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四章 那一场场久别重逢

第十四章 那一场场久别重逢

  并非每一次久别重逢都令人欣喜。

  一名身穿皮袄的微胖男子提着一只狍子和一串火红的干辣椒行走在街道上。

  他是甄快,昔日闻人苍月座下最大的密探头目之一,但在这过往的几年里,所有的街坊邻居都知道他叫宋成。他自己也渐渐的忘记了自己是甄快的事实,为了妻子和那年新生的儿子的生活,他带着妻子下了山,最后到了这个不会有任何人认识他的,靠近中州的一个普通小镇。

  小镇里的生活平淡而安逸,他的妻儿健康而平安,所以他过得十分的满足,从一名身材瘦削的瘦子,变成了一个圆脸的胖子。

  将近年关,他眯着眼睛看着红融初升的朝阳,想着的只是将手里的这只狍子腊制,在年关的时候,便有一锅火红而香浓的狍子腊肉火锅。

  如果就如此平静的过完一生,对于他而言便是真的不错。

  然而就在转过头,想着要去裁缝店问问过年穿的新袄子是否已经完成的瞬间,他的双腿有些微僵,心中充满了后退逃离的冲动。

  他看到了一名身穿着锦袍的中年商人。

  这名商人似乎和平时过往于这个小镇的云秦商人没有任何的不同,然而甄快却知道这名商人来自遥远的大莽,而且是来自大莽最南端的炼狱山。昔日的碧落陵乱之中,正是因为他和此刻这名中年商人的合作,闻人苍月才最终能够平安的到达大莽,并配合炼狱山掌教杀死了李苦。

  近乎身体的直觉,甄快强行移开了自己的目光,和方才并无二致的步伐,走向这条街道的尽头。

  在眼睛余光的打量里,他可以肯定,因为自己现在已经是发胖的宋成而不是昔日的那名甄快,所以这名昔日大莽方面的头目并没有丝毫注意到他的存在,然而在初始的空白过后,他的心中,却是掀起了更大的惊涛骇浪。

  他虽然早已真正的脱离了修行者的世界,所听见的,所看到的,都和这个小镇上所有的普通百姓完全相同,但从同样的所闻所见里,他却是可以敏锐的猜测出修行者的世界里已经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千叶关的盛会里,林夕和青鸾学院取得了绝对的胜利。

  和炼狱山掌教站在同一条船上的云秦皇帝在中州城等待着审判。

  大莽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权力交接,湛台浅唐最终会完成大莽老皇帝的遗愿,成为大莽的新皇。

  这世间,还有林夕和青鸾学院的敌人,然而在这样的大势之下,还有什么样的敌人敢出手,敢对着林夕和青鸾学院发动什么阴谋?

  可是这名中年商人的出现绝对不是偶然,难道他现在已经为湛台浅唐效力,不再是林夕和青鸾学院的敌人?

  甄快希望如此。

  只是他却无法用这个可能说服自己,因为常年以来的密探头目生涯,使得他可以轻易的感觉出,这名中年商人平和的外表下,却掩饰着深深的戒备,这名中年商人必定是在执行某项极其秘密的任务。

  而在甄快看来,现在林夕和湛台浅唐现在就算要做什么大事,也不需要用这么秘密的姿态。

  中年商人所在的街道缓缓的被他抛在身后,他距离自己的家门已经越来越近,然而他的脚步却越来越沉重。

  ……

  有些久别重逢可以令人生畏。

  中州城,距离年关还有三天,大晴。

  一名青袍年轻人出现在中州正南门外的官道上,他微微仰起头,看着这座世上最雄伟的大城,眼睛里全是莫名的感慨。

  然而随着他的接近,城楼周遭却变得一片死寂。

  城关口所有的行人和商队散去,城墙上无数弩箭对准了这名青袍年轻人,但每一名持箭或者把持军械的云秦军人的双手都在不停的震颤。

  林夕来了。

  去年初雪时,林夕在中州城里住了很久,所以此刻城门楼上绝大多数守军几乎都是第一眼就认出了他。只是现在的林夕,是中州皇城通缉的大敌,在中州城里公然大开杀戒的罪人,这些城门守军包括他们的将领,此刻看到林夕的出现,都根本不知道自己要以何种方式来面对。

  林夕因为这座城的雄伟,因为想到这座城里发生的许多精彩的故事,走出的许多修行者而感慨,但他也能理解这些云秦军人的情绪,所以他在距离城门关很远的地方,便停下了脚步,用很柔和和很清晰的声音道:“放心,我不是要来杀人的,我只是要皇帝来见我…他想必也已经知道我来了。”

  一个云秦人要点名道姓,让云秦皇帝出来见他,这听上去狂妄且大逆不道,然而几乎所有的云秦军人听到这一句的时候,都没有生出任何愤怒的情绪,反而都是心情微微的一松,放开了拉紧的弓弦。

  林夕停在了城外,只是等着。

  城门关保持着沉默,一辆马车,由中州皇城的方向疾驰而来,在城门关口停下。

  在冷凝的空气里,一名年轻的云秦官员从这辆御都科的马车里走了出来,单独走出了城门关,在所有守军的目光里,走到了林夕的身前不远处,对着林夕深深的行了一礼。

  “林大人。”这名从东港镇走出的年轻云秦官员,艰涩的低声道:“圣上让我转告你,你有什么话想要对他说,可以到皇城对他说。”

  林夕看着汪不平,看着这名故人,摇了摇头,温和道:“不用了,既然他让你出来见我,那你便替我告诉他…我要他退位给长公主。只要他下旨退位给长公主,我可以许他富贵终老。”

  汪不平的面容变得无比雪白,他的嘴唇却是开始变得有些乌青,“林大人…”

  “不要再劝说什么。”林夕摇了摇头,直接打断了汪不平的话,“让他退位,已经是看在长孙无疆的面子上。”

  汪不平看着林夕,却依旧颤声道:“但圣上已经表现出悔改。”

  “如果是真心悔改,便不会不敢出来见我。”林夕看着汪不平,淡淡的说道:“退位,便是我给他的最后机会。”

  汪不平的胸口好像压上了一块大石,他无法呼吸,痛苦的看着林夕,“如果圣上坚持不退位呢?”

  林夕看了他一眼,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转身离开。

  然而汪不平却是已经从他的沉默里看出了答案,他再无站立的力气,坐倒在了湿滑的地面上。

  ……

  有些久别重逢也可以令人生憎。

  许箴言看着坐在垂幔里的那条黑色身影,震惊的久久无言。

  “没想到是你。”

  他摇了摇头,又忍不住仰起头,看着垂幔里沉默的身影,极其感慨的说道:“原来大莽一些荒诞不经的传言竟然是真的…新的炼狱山掌教,竟然真的是一名青鸾学院的学生,而且竟然是和我同一年进入青鸾学院的学生。”

  张平也冷漠的缓缓抬首,充满厌憎的看着许箴言:“所以就算是你这样的人,也根本没有将我放在眼里,也觉得即便是真的有青鸾学院的学生能够成为炼狱山掌教,也绝对不可能是我这样的人?”

  张平是新的炼狱山掌教,且是真正的炼狱山掌教,他厌憎的看着许箴言,便有至高的威严和冰冷浓厚的死亡气息将许箴言吞噬在内。

  然而许箴言却没有惊悚,反而只是平静的笑了起来:“越是像你我这样被人看低的人,往往越能走到最后。”

  张平笑了起来,笑容有些清淡和充满嘲讽:“你也配和我相提并论?”

  许箴言也笑了起来,没有丝毫的愤怒:“我可以帮你,或许还有一些你要的东西。”

  张平漠然的看着他,冷声道:“你出现在我的面前,到底想要说什么?”

  “林夕来了中州城,你也来了。”

  许箴言着看着森冷如海的张平,谦卑的微笑道:“林夕要除去云秦皇帝…这整个世间,没有人再在他之上,然而你有没有想过,只要你杀死他,这世上便不会有任何人在你之上,你今后便是这个世间的主宰,没有人再可以威胁到你的存在。他之前所做的一切,也变得只是为你扫平了所有的障碍。”

  “除去他,你便是这个世界真正的主宰…在过去修行者的记载里,从来没有人能够真正做到这点。然而你可以做到,而且你也有实力做到。”

  “过往的无数逆天强者,要除去无数的对手,才有可能做得到这点,但你想想…只要你杀死他,这世上你便已经没有任何的对手。”

  许箴言的声音十分平和,但话语的本身,却是充满着诱惑,就如同描绘着一个最美和最真的梦。

  张平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他憎恶的冷笑了起来:“你不要忘记,林夕是我的朋友,你竟敢在我的面前说出这样的话?”

  “我一直在等待着一个机会。在你来到中州城,我以为我等到了这样的机会。”许箴言依旧谦卑的说道:“但等我见到你的时候,我才终于明白,这样走到你面前的机会,本来就是你给我的…因为你是真正的炼狱山掌教,如果不是你想见我,我根本不可能知道你的踪迹,根本不可能活着走到你的面前。”

  “或许我只是想看看有什么对林夕还图谋不轨的人存在?如果不是念有同窗之谊,我现在就会杀死你。”张平冷漠的说道:“而且你不要忘记林夕的将神身份,你不要忘记,先前的炼狱山掌教也同样无比接近这个世间的唯一主宰,甚至他已经是这世间的唯一主宰,但他都依旧败在了林夕的手中,这世上,不可能有人杀得了林夕,杀得了将神。”

  “你错了。”许箴言摇了摇头,他看着张平,平静的说道:“将神也依旧可以被杀死…这正是我敢来见你的真正原因。”

  张平看了许箴言一眼,冷漠而平淡的说道;“如果你还不想死,就马上消失在我的面前.。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