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五章 这一年的年关

第十五章 这一年的年关

  夕阳将要落山,将尽年关,绝大多数商户都已经歇业,即便中州城里昔日最繁华的街巷,少了那些灯笼和铺旗的映衬,也显得有些落寞。

  张平不离开的许箴言,他只是微讽的着外面的天色,心想真龙山里的长孙氏,也已经就像这夕阳的最后光彩。

  在很快降临中州城的黑暗里,甄快在一个街角蹲下了身体,他拔了拔自己的鞋子,实则却是用手触摸了地上的一抹粉尘。

  在见到那一名先前炼狱山的密探头目之后,早已脱离了修行者世界的甄快最终做出了艰难的抉择。

  平静而幸福的生活值得他珍惜,然而他的命和这样的生活,都是湛台浅唐和林夕给的,所以在这年关前,他还是离开了妻儿,一路追踪着那名中年商人的踪迹,来到了中州城里。

  他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回到了通过自己先前的乡邻寄宿的小屋里,然后才以最快的速度,点燃了蜡烛,将自己沾染了粉尘的手指放到眼前。

  粉末是奇异的粉红色,比中州城里最细腻的胭脂水粉还要细腻。

  甄快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下意识的端过了一盆清水,然而还未试着取一些粉末放在水里,只在手指微动之间,他就到这些极其细腻的粉红色粉末,发出了游火般的水晶光泽。

  只是这一刹那,甄快就陷入了巨大的震惊里,他直接将自己的手指放在了清水中,然后他到和他猜测的一样,这些细腻的粉末比水更加沉重,且不容易水,落于水底之时,映射着火光,就像无数粉红色的水晶。

  这是炼狱山特有的火融晶!

  这种在炼狱山矿脉之中才有出产的奇异晶石已知的唯一作用,是可以改变许多矿石、金属的熔点,用于炼器。

  越是品质高,越是坚韧的金属,越是不容易融化和锻造,有些金属甚至用炼狱山最强的火焰灼烧,都不会融化,无法铸形,无法在上面纂刻符文,镶嵌其它元气之物,制成魂兵。

  火融晶的粉末便能和许多矿石、金属发生奇特的反应,能够使得这些矿石和金属容易熔化,就像可以将这些矿石和金属融化在火融晶的液体里。而且火融晶和这些金属融化在一起之后,炼狱山还有一些手段,可以最后除去火融晶和金属结合产生的杂质。

  火融晶这种东西十分珍贵,也唯有炼制一些极其厉害的魂兵时,才有可能动用。

  然而这些时日的追踪,让甄快可以肯定,那名中年商人的任务,便是将包含火融晶在内的许多东西,运送至中州城里。

  而且他可以肯定,这名中年商人负责送入的火融晶的数量是十分惊人的。

  现在谁都知道林夕已经到了中州城,甄快也知道林夕已经在给云秦皇帝最后的选择,他不认为这是公然露面的林夕的做事手法,他越来越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大的阴谋。

  ……

  中州城的深夜很寒冷。

  然而皇宫里的温暖炭火使得屋面上的积雪依旧有些消融,檐上不时的发出滴水下落砸地的声音。

  面临着最后审判的云秦皇帝却反而不像平时一样的暴戾。

  或许对于他而言,先前那些平静等待的日子,才是真正的煎熬。

  “退位?他想要朕退位?”

  这句话云秦皇帝已经重复了很多次,所以他面前跪着的很多官员都已经听得有些麻木。

  “好,朕明日里就在皇城见他,朕就当面问问他,他凭什么让朕退位。”

  然而一句新鲜的,幽寒的话骤然响起,让所有这些官员的毛细孔里都像被瞬间吹入了许多寒气,让他们的身体不由得一颤。

  他们身上萦绕着寒意抬起头来,着龙椅上的云秦皇帝。

  “明日里就让他到皇城前来,还有将这个消息让整个中州城的人都知道,不要阻拦中州城的百姓们前来,朕便是想,当着中州城所有百姓的面,他敢不敢做出些大逆不道的事出来。”

  汪不平无力的垂下了头。

  这一瞬间他的脑海中出现了很多画面,其中最鲜明的一副画面,是他的老师临终时的泣血交待。他本身是一个正义而热血的年轻人,他听从着老师的教诲,竭尽一切的为这个朝堂,为君王效命。

  然而林夕的复仇,刘学青的选择…发生的很多事情,却让他越来越为无力,他想忠于这个帝王,然而此刻听到云秦皇帝的这些话,不知为何,他却是对云秦皇帝充满了深深的失望和绝望。

  ……

  天色渐明,笼罩中州城的不再是过年时的喜悦,而是莫大的惊恐。

  谁都知道了林夕要求云秦皇帝退位。

  所有中州城的普通百姓,不知道林夕的这个要求,会对整个云秦帝国产生什么样的改变,这样的消息,在平静里出现,显得分外的突兀。

  一团耀眼的金光,也以异常突兀的态势,出现在中州城清晨的天空里,朝着皇城落下。

  许多人的瞳孔剧烈的收缩着,林夕的出场方式,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快和干脆。

  已经变得更为庞大的云秦凤凰落在宫门外,落到平时除了朝官之外,其余人不准进入的宫前广场上。

  皇宫的宫门是打开着的。

  宫门前没有任何的朝臣在等候,因为所有的朝臣,昨夜都在皇宫之中,并未离开。

  无数的中州城百姓聚集在可以清皇城前的每一条街巷里,围绕着这个广场,形成了一道道新的城墙。

  整个中州城都似乎空了,唯有这皇宫前是满的。

  金色的云秦凤凰再次腾空,唯有林夕一个人静静的站在宫门前的开阔广场上,背着长剑。

  一抹明黄色的色彩从皇宫里飘出,身后跟着身穿各色官服,如潮水一般的云秦官员们。

  在从皇宫中走出时,云秦皇帝的眼眸中已经只有一味的平静,只剩下了帝王的威严,然而在到唯有林夕一人时,他的双瞳里还是闪耀出了惊异的色彩。

  在将要走出宫门的瞬间,他微微的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对着身后做了个手势,让所有的朝臣停下,然后缓步独自一人走出了宫门。

  最近每一句话都让我商榷很久,所以写得异常缓慢。这种时候多想想应该比硬着头皮写要好一些,所以下一章的更新时间可能会往后延一些。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