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六章 且以杀圣为祭奠

第十六章 且以杀圣为祭奠

  这是注定会被记载入史册的一天。

  即便是在昔日西夷十五部节节胜利,逼近中州城之时,或者南摩国三十万大军逼近坠星陵之时,整个中州城里的人在早起之后,还是和平时一样吃面喝汤,还是和平常一样操持着许多事情,然而现在,整个中州城都为了云秦皇帝和林夕的这一次会面而停止了运转。

  许多面铺和早饭铺子都不开,绝大多数中州城的人们也无心再吃早饭,都聚集到皇城之前。

  许多人很惊恐,他们不知道这个由青鸾学院和长孙氏一手建立起来的庞大帝国,在今日之后会往何处去,他们有信心抵御外敌,但是却没有信心面对帝国自身的改变。

  许多人很悲恸,他们怎么都不敢相信,青鸾学院和中州皇城,竟然会走到这样一步。

  云秦皇帝只是出宫门一步,便停住。

  这代表着他的态度和威严,出宫门一步,便也是出了宫门,代表不惧出皇宫和林夕相间,只是一步,便代表着林夕也不配让他这名天子多跨出一步。

  他的面容十分平静,然而在看清林夕面目的瞬间,他身上鼓荡而出的磅礴气息,却掩饰不了他心中无比震怒和无比复杂的情绪。

  他身前宫桥上的积雪和冰棱被震得粉碎,卷起了一道雪浪,在他和林夕的中间,形成了一道界限分明的直线。

  林夕淡淡的看着这名身穿着布满无数龙纹的威严帝王,看着那条界限分明的雪线,他笑了起来。

  “今日已是除夕,又能在这里见你,这应该是件很高兴的事情。”

  他笑着看着云秦皇帝,说道:“然而我发现我并不怎么高兴。”

  林夕的声音并不大,然而人群之中有些修行者,有些人却是听清楚了他的话语,在口口声声的轻声传递里,即便后方很远处的人,也听到了此刻林夕在说些什么话。

  云秦皇帝从没有想过林夕的第一句是这样的一句话,然而视线里,无数中州城的百姓的身影,却让他剧烈波动的情绪再次冷静了下来。“这些,都是朕的子民啊。”他冷冷的在心中说了这一句,借着体内因此浮生出的更大的力量,他冷讽的看着林夕,应声道:“为什么?”

  “因为我想到了很多人,很多这城里的人,和城外的人。”林夕平静的看着他,道:“他们本来都不应该死去,都应该好好的活着。”

  一股更加悲恸的气息笼罩了皇城周围。

  很多中州城的人再次想起了自己战死的家人。

  云秦皇帝陷入了沉默。

  “你见到只有我一个人来,是不是觉得很意外?”林夕却没有停止说话,在冰冷的空气里,看着此时依旧平静威严的云秦皇帝,他却感到更加的厌憎,于是他的嘴角,也浮现出了嘲讽的冰冷笑容。

  “因为我们青鸾学院和你不同,我们不喜欢将别人硬生生的捆绑在自己的意志上。”不等云秦皇帝出声,他又冷冷的说了这一句。

  这一句让很多云秦官员和中州城里的人们的心都不可遏制的颤抖了起来。

  说到荣光,在云秦帝国,有谁比青鸾学院拥有更大的荣光?

  即便不算云秦立国前的那些事,在云秦立国之后这么多年里,青鸾学院为云秦帝国做了多少的事情,付出了多少修行者的生命?就如去年初雪,林夕背着大黑进入中州城时,只要他想要,必定也能掀起无数民间的力量。然而不管是这次,还是以前的许多次…青鸾学院都极少呼吁,宁愿如同孤傲的鹰隼一般自己战斗。青鸾学院一直如此孤立于登天山脉中的姿态,便是不希望有许多无辜的人因此而死去。

  我战斗,我挡着,你们在世间平静的生活。

  这便是这么多年里,青鸾学院的姿态。

  这城里很多人都心中清楚青鸾学院这么多年付出了什么,然而当林夕面对云秦皇帝,当林夕亲口说出这样的话时,这种情绪便分外的强烈,以至于很多人的心里和喉咙,似乎都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云秦皇帝的眉头跳了跳,他抬头看着林夕,出声道:“孰能无过?”

  简简单单四个字,却是最有力的反击。

  因为他是帝王,他管理的是整个朝堂,整个帝国,他要面对的事情比一般人要多出许多倍,也难免有过失。

  而他现在,显然也摆出了认错的态度。

  几乎所有中州城的普通百姓对于很多事情并不知情,所以绝大多数人感到不忍。

  “我已经给你太多机会。”然而林夕却是异常简单,甚至没有说任何具体的原因,他只是用甚至让人觉得粗暴的语气,对着云秦皇帝道:“所以请你退位。”

  许多云秦官员的心脏如被大锤狠狠的敲击了一记,许多忠于皇帝的官员面目变得异常雪白。

  云秦皇帝的心脏也剧烈的跳动了一下,从一开始,他便以为林夕会带着长公主到来,细数自己的罪状,然而只是一个人到来的林夕,便已经彻底出乎他的预料,现在他也根本没有想到,林夕竟然采取如此简单直接的方式。

  他深吸了一口气,竭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在所有中州城的百姓面前,依旧保持那名威严贤明的皇帝的形象。

  他用平静而诚恳的语气说道:“即便朕退位,难道你就能够一定保证,长公主治理这个帝国,会比我治理的还要好?”

  林夕笑了起来,“我能够保证。”

  云秦皇帝霍然抬起头来,从这句不讲道理的话里和林夕此刻的笑容里,他终于真正明白,林夕今日来根本不是来和他讲道理的!

  他身周地面上仅存的一层冰屑也被他身上涌出的气息从石地上刮起,飞舞起来。

  “你只不过是一个无视律法的罪人,即便青鸾学院让你代表,青鸾学院,又有什么资格让朕退位?你们不要忘记,朕才是真龙天子!”他微眯着眼睛,继续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因为他觉得这句话能够让他在中州城里赢得更多的力量。

  “你不退位,我便打到你退位。”林夕的回答依旧极其简单,他看着云秦皇帝道:“这就是资格。”

  云秦皇帝沉声道:“如果你打了朕,朕还坚持不退位,你是不是要杀了朕?”

  林夕笑了起来,他当然明白云秦皇帝的用意,但既然他今日本身决定要以这样的方式做这种事情,他又怎么会不敢出声。

  “是的。”他点了点头,笑着而认真的说道:“你若是坚持不肯退位,我会杀了你。”

  一片哗然。

  原本因为皇帝的威严,因为所有人都想听清楚林夕和皇帝的对话,所以所有人都尽量不发出任何的声音,就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在竭力的压制着,然而此时林夕的这句话,却是让无数的人都发出了各种各样的声音。

  林夕太过冷厉霸道,太过肆无忌惮,太过大逆不道。

  然而林夕又是他们最尊敬的小林大人,在过去的数年里,他们由心的尊敬和爱戴这名小林大人。

  小林大人似乎根本不是他们印象里的那名小林大人,似乎根本不是同一个人了,但为什么会这样?是不是云秦皇帝,也根本不是他们心里和印象里的那名云秦皇帝。

  极其剧烈的情绪冲突,弥漫在绝大多数中州城人的心里。

  云秦皇帝的双手微微的震颤了起来。

  因为林夕的平静,也因为此刻整个中州城虽然一片哗然,但却没有陷入一片讨逆的狂潮里,并没有无数的人,朝着林夕冲来。

  “青鸾学院和他的威望,竟然真的已经足以和朕的身份抗衡?”他的整个身体,都开始变得冰冷。

  “时间会证明一切。”林夕没有出声,但此刻整个中州城的反应,却是让他骄傲而欣喜。

  ……

  “林夕,难道你以为你是张院长?”

  “云秦帝国,是张院长和先皇所立,云秦立国时,你还根本没有出生。你只不过是踩在了前人的荣光上。你有什么资格让圣上退位?”

  一个异常阴冷,用魂力激荡的声音响了起来,一名灰袍男子,从皇宫门口的阴影里走出,就像给每个人的心中塞了一瓢屋檐下刚刚融化的雪水。

  这名灰袍男子鄙夷的看着林夕,冷笑道:“你只不过是一名没了青鸾学院,便什么都不是的乳臭未干的小子,你竟敢在这里说,要杀死圣上?”

  林夕没有生气,他明白云秦皇帝的想法。

  既然他自己是要用最简单清晰的手段解决这件事情,那云秦皇帝便会用各种手段,将这趟水搅浑。

  而且在他看来,为了这种人而生气,根本不值得。

  所以他只是笑了笑,看着这名灰袍男子说了四个字:“手下败将。”

  这名灰袍男子,便是在去年冬被他断了手指,伤重而遁的影子圣师。

  影子圣师在林夕的嘲笑里,眼中却是充满了愤怒的冷火,“那是有大黑…现在你已经没有大黑。”他看着林夕,重重的,一字一顿的说道:“我是云秦的臣子,你想要杀圣上,自然要先杀我…我现在问你,你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和我在这里决斗?”

  “你实在太让我失望。”

  林夕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影子圣师的这句话,而是看着云秦皇帝,说道:“你的选择让我失望,还有像他这样的货色,也敢出来挑战我…也实在让我失望,看来你的身边,的确是已经没有人了。”

  影子圣师发出了愤怒的低吼,他身下的坚硬石地,都开始出现无数的裂纹。

  “且以你先祭奠死去的人。”林夕的目光停留在了他的身上,淡淡的说道:“来吧.。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