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七章 飞剑对飞剑,光明对居留手

第十七章 飞剑对飞剑,光明对居留手

  云秦皇帝沉默的转身,穿过了宫门,走到了皇城的中轴大道上。

  这里毕竟是中州城,在云秦立国之前,在张院长出现在中州城之前,这里就是长孙氏的天下,所以即便林夕单独出现后到现在的一切,都出乎他的预料,但他依旧不觉得自己会在这里输掉这一战。

  他微微的垂下头,在很多中州城的人眼中,似乎是自责和悔过的姿态,然而他着脚底金黄se的砖石,却是在心中冷酷的想着,即便自己终究在这里死去,那么也一定要拖着林夕和青鸾学院一起死去。

  影子圣师站在宫门外,即便着背后有整个皇城,他却感觉不到有任何的靠山,着平淡的望着自己的林夕,他的内心之中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只是他毕竟是圣师,他知道自己在这种决斗里绝对不能恐惧,于是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开始了为自己树立强大信心的述说:“去年冬里,我败在你手里,只是因为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你有整个修行者世界里最强大的魂兵,另外一个原因,是你隐匿了自己的修为,将自己的修为故意限制在突破点,以至于我轻了你的修为。”

  “然而你现在毕竟还只是大国师阶的修行者。”随着述说,影子圣师的表情也变得冷酷和强大起来:“大国师阶和圣阶,即便是大国师巅峰,距离圣阶的距离,依旧如巨山相隔,所以你不可能像去年冬里一样,让我对你的修为判断产生错误。所以今ri,我不可能会败。”

  “如果就把这成一场中州城里的寻常决斗,为了观众满意,的确可以多说些废话。”

  林夕笑了笑,道:“其实相比较中州城里这么多年走出的形形sese的圣师,你始终只是其中最不入流的一个,因为你只敢躲在yin暗的角落里刺杀,像今ri这种像阵前交战的场面,恐怕你都很不适应。去年冬里,你没有死,便应该老老实实的离开中州城,渡过你的余生,现在你还敢站在我的面前,你就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影子圣师已经平静的心情又开始震颤起来,他可以感觉得出来,林夕的这些话,并不是说给他听,而是为了缓和一下外面那些中州城百姓的气氛。

  他不想再说话。

  他觉得再说下去,自己的信心便又会开始消融。

  于是他着林夕,发出了一声厉喝。

  从他口中发出的劲气,在他的身前形成了一条笔直的白线。

  一道枯叶般的剑光,由他的袖管中滑落,贴着地面,扫起了无数白雪,顷刻荡起无数蓬雪雾,隐匿在了这些雪雾里。

  白se雪雾四起,林夕却是依旧一动不动,处于这些白se雪雾的正中。

  一剑起而天下有雪,中州城街巷里无数观战的修行者,都是心中震撼,心想圣阶毕竟是圣阶,如此超脱世间的力量,似乎即便百名重铠骑士,也会被瞬间吞噬在这样的雪雾中,林夕未到圣阶,他又凭借什么,能够战胜这柄他口中鄙夷的圣师?

  让所有这些修行者更加震撼的是,一团团巨大的雪雾中,又好像有无数团白面被拉长,形成了无数条往外凸起的白se剑影。

  这些剑影,都是影子圣师的飞剑在其中快速穿刺形成。

  数百上千道白se的剑影,全部对着内里的林夕,就像是有上千柄的白se飞剑,悬浮在林夕的身外,谁也不知道哪一道才是真正的飞剑。

  所有街巷中观战的修行者都感觉到了剑意纵横的恐怖意味。

  皇廷供奉毕竟是皇廷供奉,许多平时居住在中州城里的修行者自有自己的骄傲,但此刻到这样的千剑,他们却都肯定,自己绝对不可能挡得住这样的一剑。

  然而被这不知哪一道是真实的千剑包围的林夕,却只是微微的仰起了头。

  在他仰起头的瞬间,他背后的长剑在很多修行者眼中毫无道理的跳了起来,以极轻灵的姿势,在他身前空处疾速穿行,他的身前,在顷刻之间,也漂浮出了无数条纵横交错的透明小剑。

  所不同的是,这些像一条条冰面上丝光一样的透明小剑,却都是真实的,都凝聚着真正的力量。

  在这些透明剑光在林夕的身前交织而成的一瞬间,他身前雪雾中某一条白se雪雾突然破开,那一道枯叶般se泽的飞剑,便从中she出,刺入了这无数条透明的剑光里。

  一片惊呼声响起。

  在惊呼声响起之前,影子圣师的面容就已经变得极其苍白,“嗤”的一声,他的右臂前再发一声裂响,体内原本已经急剧喷涌的魂力再强数分,枯叶般的飞剑,再次加速,以更决厉之势,往林夕的眉心刺去。

  就在他的这柄飞剑和第一条水晶般的剑光相触的瞬间,林夕面前所有这些纵横交错的剑光骤然一亮,也骤然爆发出更强大的力量,只是数分之一息的时间,便有无数丝的水晶小剑和影子圣师的这柄飞剑切割在一起。

  影子圣师想要疾行的飞剑被硬生生的割刺变缓,剑身上爆出无数条明亮的细小火光。

  汇聚于剑身的魂力冲撞,使得影子圣师体内的魂力都翻滚起来,使得他的身体都开始剧烈的晃动,然而他和许多观战的修行者同时发现,在这样的冲撞里,林夕的身体却是没有丝毫的震颤。

  “天人剑?”

  影子圣师在一瞬间反应了过来,脑海中浮现出这三个字,然后他更加清楚和正确的骇然厉喝出声:“暮光剑!”

  林夕微微的一笑。

  他的飞剑已然再次在他的面前洒落一片片暮光。

  在影子圣师的厉喝声中,影子圣师枯叶se泽的飞剑带着无数细微烟花般的火光,从透明丝光的切割中传出,就像一条游鱼硬生生的冲破了渔的捆缚。

  然而这柄飞剑周身的空间里,却是又已闪现无数透明的丝光。

  他的飞剑剑身上,依旧冒出无数的火光。

  在冲破一个剑痕带起的剑阵之后,他的飞剑又落入一个新的剑阵里。

  始终有无数透明的小剑,切割在他的飞剑上,阻隔在他的飞剑和林夕之间的空间里。

  影子圣师连破林夕的六道暮光,却始终无法控制飞剑冲出,再体内震荡产生的一口逆血涌到喉舌之间时,他知道自己已然不可能再行控制得住自己的这柄飞剑。

  在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涌出之时,他骇然的放弃了自己的飞剑。

  他失去了凭依的飞剑,顷刻间在纵横的剑光里变成了飘飞的枯叶,被斩得到处飞旋,坠落在地。

  叮的一声,在他的飞剑插入雪中,坠落在地的瞬间,所有中州城里观战的修行者,都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所有的人都想到林夕必有把持,然而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林夕依靠的并不是学院其他的手段,而是纯粹以飞剑对飞剑的手段,直接击落了影子圣师的飞剑。

  影子圣师的飞剑落于林夕的身后。

  在许多道不可置信的目光里,林夕握住了自己飞剑的剑柄,然后开始朝着影子圣师前行。

  影子圣师下意识的退出一步,然而他无路可退。

  于是他再次振作起自己的jing神,握住了自己袖中的一件东西。

  林夕的身影化成了流影,在数息的时间内,便已距离他不足十步。

  他的长剑在他的手中一震,似乎就要再次飞起。

  就在此时,影子圣师的右手从自己的袖中伸出,他的手中,紧握着一只紫砂se的金属小手!

  这只金属小手只有云秦人经常用来挠背的“挠手”差不多大小,然而手指却是分外纤细优美,像是在虚空拈花。

  居留手!

  这是专锁天下飞剑,昔ri居留氏的最强魂兵居留手!

  在将自己的力量涌入这只居留手的瞬间,原本站立在原地不动的影子圣师,双足也开始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蹬踏在地。

  在他来,只要利用这件云秦皇帝得自文玄枢的居留手锁住林夕的飞剑,林夕依旧不可能战胜得了他。毕竟林夕无论是在感知、反应速度和魂力的力量上,都根本无法和他相比。

  然而就在此时,一只黑se的小爪子,以有些yin险的姿态,从林夕的袖口中伸了出来。

  一团更浓厚的冰雾,瞬间出现在他和林夕之间。

  影子圣师一声厉叱,只是将魂力布满全身,依旧将居留手往前伸出。

  在他的感知里,林夕的飞剑已经欺近他的左侧,借着这冰雾的掩护,开始纵横的交织剑痕。

  “噗!”

  冰雾和密布于他身外的魂力撞击,使得他的身外形成了一层白se的冰屑,与此同时,一团奇异的元气波动,却在他右手握着的居留手之中爆发,在他的魂力喷涌下,骤然收缩,铮的一声,就将林夕的飞剑牢牢的锁在掌心,金铁摩擦,爆出一团火光!

  成功锁住林夕的剑,在这种近身战斗里,便相当于牢牢锁定了胜机。

  即便林夕想退,以他的速度和力量,也可以死死的贴住,林夕根本不可能和他拉得开距离。

  在此刻影子圣师的下意识里,林夕只凭飞剑,而不带一柄小黑这样的弓箭,完全就是致命的失误!

  然而也就在这一瞬间,他的身体却因为寒气的侵袭和内心涌出的寒意双重的影响而僵硬。

  因为他感觉出居留手就像是锁到了一件死物。

  林夕的力量,在居留手锁住了这柄剑之前,就已经脱离了这柄剑!

  他骇然的不知所以,也就在此刻,两道明亮纯净且耀眼的光束,从冰雾中透出,准确无误的刺入了他的眼帘!

  他知道这是林夕将力量用在了光明上,然而他的身体还在疾行,按理林夕根本不可能准确无误的将光明打入他身体最薄弱的部位。

  也就在这一刻,他比任何时候都清醒的认识到,将神是根本不能用道理来理喻。

  在比祭司殿更为炽烈的光明的灼烧下,他的两颗眼珠中所有的液体瞬间干涸,凝固,甚至裂开。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