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九章 雷光里,谁无敌

第十九章 雷光里,谁无敌

  “有胆量的话,你也和影子圣师一样,出来和我决斗?”

  这一句话在这样凝重肃冷的时候说,似乎有些轻佻。

  只是被疯狂的气焰所笼罩的云秦皇帝,却从林夕的这句话里听出了许多更深层的意思。

  一开始他将林夕到来逼他退位的消息传遍全城,引得半城空城,令所有中州城里的人,都聚集在皇宫前的这半城,然而林夕即便以简单暴力的方式开场,他都没有看到他想象中的民意所向,千万人一齐要上前杀死林夕的场面。

  林夕的这句话,已是隐隐的在嘲讽他不用再想裹挟中州城的百姓,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

  同时,林夕的这句话也已经让他明白,林夕对于秋祭击溃文玄枢的天怒,也已经有了自己一定的猜测,且林夕的这个猜测,无限接近真实。

  他原本认为自己对于林夕的愤怒已经到达了极限。

  然而此时林夕这样一句话里包含着的轻蔑和挑衅,却是让他体内的怒火,更加像春天里的野草一样疯狂的生长起来。

  “你很聪明。”云秦皇帝愤怒无比的看着林夕,冷笑道:“但即便是昔曰的张院长,也必须借助我长孙氏的力量,才能完成他想要做的一些事情,你真以为就凭你一个人,就能摧毁长孙氏数百年的基业?”

  林夕看着他,平静的说道:“摧毁你长孙氏数百年基业的,是你自己。”

  “这样的对话毫无意义,你的面目也让朕由心的厌恶。”

  云秦皇帝转过了身体,沿着皇城异常宽阔的中轴大道,缓缓的前行,“如果你敢来杀朕,那你便进来。”

  “好啊。”

  林夕很自然的回答了一声,然后朝着前方的宫门走去。

  即便所有的人都已经彻底清楚了林夕的意思,但是听到林夕这样干脆的回答,看着他走向皇宫的身影,绝大多数人的脑海里还是根本无法接受。

  数十名云秦官员从皇宫城门里涌出,拦在了林夕的面前。

  “不要拦我。”林夕看着面前这些失魂落魄的官员,认真的说道:“你们拦不住我的。”

  这些官员大多都是文官,不是修行者,而此刻皇宫里的许多修行者听到林夕的这句话,却是身体都彻底的僵硬起来,他们知道林夕说的话是事实。

  先前林夕在大国师巅峰时,便已杀死了影子圣师,此刻他已然突破到了圣阶,而中州城里再也没有倪鹤年这样的存在,根本没有任何一名修行者,能够阻挡得住林夕。

  “让他进来。”

  云秦皇帝在此时也发出了声音。

  在他的声音发出之时,所有这些阻挡在林夕面前的云秦官员也只觉得眼前一花,再转身看时,林夕已经穿过宫门,踏上了如纯金铺就的中轴大道。

  云秦皇帝负着手,远远的看着真龙山。

  他的愤怒渐隐,听着身后传来的脚步声,他开始真正的怀疑,难道将神意味着的真的是无所不能?

  然而他想到了自己完成过的某件事情,他的眼睛便微微的眯了起来。

  “将神也会死。”

  他微眯着眼睛转过身来,呼吸着皇宫里冰冷的空气,看着如同站立在一汪金色海洋中的林夕,在心中缓缓的说了这一句。

  然后他抬首望天。

  在他抬头的这一瞬间,一股磅礴的气息,从他的体内涌出,飞散在四周,沁入他脚下的金色地面。

  所有中州城里的人呼吸都已彻底停顿。

  无数细小的金色闪电,在他的身外雀跃而生,汇聚成一道粗大的金色闪电柱,以他为中心,冲上高空。

  在这一瞬间,云秦皇帝保持着绝对的警惕。

  他认为林夕会在这一瞬间出手。

  以林夕此时圣阶的修为,再发动魔变,即便只是用飞剑,也对他有着致命的威胁,甚至林夕的身上,或许还有学院其它厉害的东西存在。

  然而林夕依旧平静的站着,他那柄长剑,也依旧好好的停留在他的手中。

  巨大的金色闪电柱冲向高空,破开上空的云层,照耀得皇城的上空一片金黄,林夕的浑身也被染得一片金黄,在异常宽阔宏大,可以容纳九辆马车并驾齐驱的皇城中轴大道上,面对着这条闪电巨柱的他也骤然显得十分渺小。

  然而他依然平静面对,一动都没有动。

  中州城上方的天空,好像有一个神国在降临。

  所有中州城里的人们,都怀着和那年秋祭时一样震恐的心情,抬头看着天空。

  无数金色的雷云就像神将的金甲,也像天龙的龙鳞一样在空中泛出,然后乌沉沉的像一座座小山一样压下来。

  雷云的边缘,开始流淌出金黄色的雷光。

  关闭<广告>

  一条金色的闪电,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鸣,从天空中落了下来。

  一条之后是无数条。

  无数条如柱般的金色闪电,如同暴雨一般倾泻而下。

  信心和威严再次充斥在云秦皇帝的面上。

  在这样的雷光里,他感觉到了整个中州城的惊恐和臣服。

  他觉得在这样的雷光里,至少在他和林夕之间,这些再次感受天怒的中州百姓,自然会做出选择。

  一道金色的闪电柱落在了他的身上,如水一般的散开。

  无敌么?

  在这样的雷光里,我才是无敌的。

  他略带着快意的想着,望向林夕。

  林夕依旧站在大道的正中一动都没有动。

  就在他浑身流淌着如水般的金色闪电,望向林夕时,一条粗大的金色闪电,也正从空砸落,砸向林夕。

  林夕依旧没有动。

  只是他的身上,也开始散发出金色的光彩,不是被外面的雷光闪耀的金黄,而是他的身体,在往外散发着金色的雷光。

  粗大的金色闪电落在了他的身上。

  如同一股金色的水流,浇遍了他的全身,沿着他的身体,冲击到地面,流淌开来。

  云秦皇帝等待着林夕被这一道闪电轰飞。

  然而这一瞬间的画面,却是连他做梦的时候都不会出现。

  他的呼吸和心跳都似乎在这一刻彻底停顿。

  他的身体缓缓的开始颤抖,然后开始抽搐。

  “怎么可能!”

  在这样的雷光里,这名本应该到了最强大之时的帝王,像个被夺了糖果,又被人欺骗和殴打的小孩子一样,尖叫和哭喊了起来。

  ……

  天空里的金色闪电还在不停的落下。

  巨大的轰鸣声遮住了云秦皇帝的尖叫声和哭喊声。

  然而因为林夕凝立在皇宫中轴大道上的位置,从一开始到现在根本没有变过,所以在无数道金色闪电的交错间,越来越多的人们看到,林夕依旧平静的站立在那里。

  越来越多的人看到,林夕的身上也在闪耀着金色的闪电。

  大脑最为空白的,是看到这一幕的许多云秦官员,似乎他们所熟知的世界,在这一刻完全倾覆在了他们的眼前。

  很多人都彻底失去了站立的力气,跌倒在地。

  很多人都不明情绪的开始嘶叫,开始哭喊。

  雷光里,林夕平静的看着抽搐和哭喊着的云秦皇帝。

  他很能理解云秦皇帝此刻的心情。

  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切和自己认定的东西,彻底的崩毁之后,谁的心理都会承受不了,就如他在鹿林镇醒来,发现原本属于自己的世界完全不见,发现自己完全被遗弃在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时,他也曾这么歇斯底里的发疯哭喊过。

  而且打破云秦皇帝他的世界的,还是自己这个他最痛恨的人。

  云秦皇帝自认为最强大的武器就是他自己,就在于无数年下来,深植于这个世界人心中的观念。

  然而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这同样也是林夕最后用于对付他的武器。

  林夕在先前最艰难的战斗里,都一直隐匿着的东西。

  “我要杀了你!”

  云秦皇帝在哭喊中看到了平静的林夕,他发出了一声野兽般的嚎叫,双手往前拍出,数条金色的闪电在他的身前凝成一股,撞向林夕。

  他的身体,也随着这条闪电,朝着林夕疯狂的飞扑而去。

  林夕平静的等待着数条金色闪电冲击在他的身上,流瀑般散开。

  然后他往前跨出一步,出剑。

  云秦皇帝的右掌,直接被锋锐的剑尖刺穿。

  在凛冽的剑气沿着手臂穿行,锋利的剑身继续切削着血肉,往前穿行,狠狠的刺向他心脉之时,彻底丧失了理智的云秦皇帝才在痛楚和直觉反应的双重刺激下略微的清醒过来。

  他体内的魂力不顾一切的从足底喷涌而出,将他的整个身体变成了投石车投出的石头,往后飞出。

  林夕的眼睛微眯,他的手脱离了长剑。

  但他体内的魂力却是汹涌的贯入这柄长剑的符文之中。

  他已经是真正的御剑圣师。

  所以他的剑反而比在他的手中更快!

  在真正的死亡威胁面前,云秦皇帝终于彻底的清醒过来,在剑光已经刺破他胸口的肌肤的瞬间,他的左手不顾一切的敲击在了从他右掌中穿过的飞剑剑身上。

  “咚”的一声闷响。

  林夕的飞剑被他这一击震飞出去。

  与此同时,他右手的半只手掌,也被旋转的飞剑切下。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