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章 祭剑

第二十章 祭剑

  正是因为修行者的身体相对于自身力量而言十分脆弱,所以每个修行者对于自己的身体都是格外的珍惜。

  云秦皇帝不只是一名普通的修行者,他的身体发肤,比起中州皇城里任何一名修行者都要尊贵,平时便是身上被割裂一道伤口,那已是震动云秦的大事,更何况今曰直接被林夕一剑削去半只手掌。

  也直到他这半只手掌脱离他的身体,鲜血伴随着魂力喷洒而出,已经不知多少年未曾有过的**痛楚真实的冲击在他的脑海里时,这名拥有着无穷野心的帝王,才真正痛切的意识到,他之前所拥有,可以依赖的一切已经都没有了。

  在真龙山降落的雷光里,他反而被彻底的打落成了凡人,只能和平时在他眼里,如同蝼蚁一样在中州城里生活着的修行者一样战斗。

  “这难道就是我最后的结局?”

  在他的半只手掌脱离他的身体飞出的时候,他反而停止了哭喊,带着真正的疯意笑了起来。

  “彻底毁灭一个人的人生,很快乐么?我不知你们这些青鸾学院的人有没有想过,如果没有青鸾学院,这世间或许反而变得更好?”

  林夕听清楚了云秦皇帝的这句话。

  他不想回答云秦皇帝这么文艺,且在此时已经根本没有意义的话。

  而云秦皇帝也并不想听他的回答。

  他的目光穿过一些飞散的金色闪电,落在了林夕的那柄震颤不停的飞剑上。

  “你成功了,你成功毁掉了一个可能建立更强大帝国的帝王,彻底毁掉了我的一切。”

  “所以我现在所能做的最后一件事,便是毁掉你。”

  “所幸你那吞噬别人元气的功法,也不是毫无限制,你在这里突破成圣,也让你的身体遭受了一些损伤,所以我依旧有可能毁掉你。”

  听着云秦皇帝这一声声疯狂而凄厉的声音,林夕的面色依旧平静,心情却是变得有些异样。

  那篇至高的“成魔”修行之法,毕竟不能无止尽的吞噬别人的力量来转化成自己的魂力和修为,在强行吞噬了海妖王的一些力量,突破到大国师巅峰之后,又在很短的时间里吞噬影子圣师的部分力量,一举破圣,的确也让他的身体有些超过负荷。

  而且在云秦皇帝刚刚拍飞他飞剑的一掌里,林夕也可以感知出来,长孙氏血脉的修行者,不仅是拥有金色雷霆的力量,他们**和魂力本身的力量,也要比同等修为的修行者强出许多。

  “你不要忘记,雷霆学院是我一手创立的。长孙氏毕竟拥有真龙山。”

  看着林夕那柄在空中再次稳定的飞剑,云秦皇帝再次出声,他的左手从他颈后的龙袍中,就像抽出自己的脊骨一般,抽出了一柄金色的长剑。

  林夕既已斩断云秦皇帝的半只手掌,此刻面对云秦皇帝自然不会客气,然而此刻云秦皇帝抽出的这柄金色长剑上的气息,却是让他陷入了微微的凝滞之中。

  这是一柄带着奇异弯曲的长剑,上面有骨节一样的深痕,表面闪烁着骨质和最坚硬的宝石般的双重光泽,第一时间给林夕的感觉,就像是一根巨大的指骨。

  然而当他的目光停留在那些像指关节一样的深痕中,发现这深痕只是一条条环状纹理,而且这件东西上,似乎原本就没有任何血肉依附的感觉时,一个清晰的意识冲入了他的脑海。

  这不是什么指骨,而是一只角制成的长剑!

  这就是真龙山里的那具龙骸的龙角制成的剑?

  就在林夕的这微微凝滞之间,一股极为鲜活的生命气息,从云秦皇帝的右手流淌而出,沁入这柄死寂而沧桑的长剑里。

  鲜血从云秦皇帝的右手断掌中以惊人的速度涌出,沁入这柄长剑的剑身里。

  大量的失血使得云秦皇帝的脸颊都似乎微微下陷,而且随着血液流淌而出的,似乎还有云秦皇帝体内的其它元气,就连他的头发,都开始变得苍白。

  金色的长剑非但没有发亮,却是反而变成了暗金色,让人很奇异的自然想起,这就像是这柄剑在九天上急剧的穿行时,积蓄了无尽的光和热,但本体却又没有丝毫损毁和燃烧时应有的色泽。

  “青鸾学院最强大的魂兵是大黑…而这柄剑,才是雷霆学院最强大的魂兵,即便是倪鹤年,都是从这柄剑上得到了一些重要感悟,才成为中州城最强的修行者。”

  关闭<广告>

  云秦皇帝冷厉的目光死死的锁定着林夕,不徐不缓的说道:“这柄剑还未有过名字,今曰以将神祭剑之后,便可命名为斩神。”

  任何未知的东西对于修行者而言都要报以绝对的警惕,林夕的战斗经验恐怕要比云秦皇帝多出许多,所以面对此刻的这柄剑,他只是将飞剑召回了身前,采取了守势。

  ……

  笼罩整个中州城上方的雷云开始缓缓变得黯淡。

  从空中击落下来的闪电巨柱在连通天地时,依旧显得十分的恐怖,但却也已经开始变得稀疏。

  就连中州城里的寻常百姓,也开始可以看到皇宫中轴线上的真实场景。

  看到在闪电巨柱里和皇帝一样安然无恙,且身上也散发着金色闪电的林夕,这些云秦百姓全部疯了,他们彻底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们无法将无数年来融化在骨子里的思想剔除,所以很多人的脑海中都充斥同样的想法:难道就连上苍都认为皇帝罪不可恕?林夕这么做,本身就是秉承了天意?

  ……

  云秦皇帝先前所说的林夕的“毁”,也便是说林夕毁去了这些人心中某些固有的东西,毁去了他最后赖以和青鸾学院争的东西。

  所以他不惜以自己的鲜血和生命为引,祭出一剑,来杀林夕。

  当手中长剑彻底变成暗金的色泽时,他一声厉喝,朝着林夕递出了这一剑。

  这柄剑的剑身上流淌出了真实的剑芒,然后以这柄剑为中心,凝成了一柄大了数十倍的长剑!

  剑芒凝聚而成的巨剑,并不是暗金色的,而是金黄和鲜红混杂在一起的那种色泽,鲜艳无比,金黄无比。

  在云秦皇帝这一剑刺出的瞬间,林夕的飞剑便已经在身前疾速的穿行,形成了一片无数透明小剑形成的光幕。

  然而这一剑击出,巨大的剑芒竟是瞬间将这一片光幕全部刺透,震碎!

  林夕一声轻哼,整个身体像只堕鸟般往后疾掠,在这顷刻之间连退数十步的距离,才彻底避开了这一剑之威。

  这显然很大部分是这柄剑本身的力量。

  他想到了闻人苍月得到的李苦的那柄舍利剑。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柄剑也就像是一柄龙舍利剑。

  云秦皇帝感到了一丝快意,他没有丝毫的停留,整个身体往林夕所退的地方飘飞而出,再次朝着林夕递出一剑。

  按道理,被迫将大量魂力由脚底喷涌而出飞退的林夕,应该来不及应付云秦皇帝这种连续的攻击。

  然而林夕从来不是一个可以用常理来衡量的修行者。

  即便是抛开他将神的独特能力不论,他的魂力喷涌速度,在这世上也唯有谷心音能够相提并论。尤其在他正式突破到圣师阶的修为之后,他的感知和反应,也已经带着他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在血红和金黄混杂的巨剑剑尖距离他还有三步之遥时,又一道透明剑光组成的光幕阻挡在了他的面前。

  一声清晰的碎裂声和无数强劲的气流喷溅声中,林夕的身体再度闪退数十步。

  连刺两剑的云秦皇帝身影依旧往前飘飞,却没有马上刺出第三剑。

  他的脸颊和中州城里的白雪一般苍白,他的眼瞳却似乎要燃烧起来,他看着后退着的林夕,冷笑了起来:“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将神天赋拥有比一般修行者多出一倍的魂力,所以你根本不要想用这种方式,来消耗掉我的魂力,以赢得最后的胜利。”

  磅礴至极的魂力,在他的冷笑声里,从他的双手中狂喷而出,他持剑,不再平平刺出,而是斩出了一剑。

  血红和金黄色的剑芒再次从剑身上涌出,这些剑芒依旧凝成了一柄数十倍大的大剑,然而却没有和前两剑一样凝聚在剑身上,而是脱离了暗金色的长剑,飞了出去!

  这一柄比寻常长剑大出数十倍的大剑,随着云秦皇帝手中长剑的挥动,竟似化成了一柄真正的飞剑,在空中飞旋,朝着林夕轰然斩落!

  一片光幕已经在这柄巨剑的前方形成。

  林夕自然能够准确的把握这一柄大剑斩落的真正方位,然而此时他可以感知出来,云秦皇帝手中暗金色的长剑上,又有剑芒开始喷涌。

  也就是说,在云秦皇帝的施为下,他手中的那柄剑,就像变成了一台可以连发的旋刃飞车,而且他可以控制每一柄巨剑的飞行轨迹。

  这样数道巨剑同时袭来的速度,林夕是不可能来得及抵挡的。

  所以林夕此次没有退却,两股轰鸣般的声音在他脚下响起,在狂风吹起的浮雪中,他的身体顷刻和迎面而来的云秦皇帝不到十步!

  在这种时候,林夕认为自己依旧唯有依靠近战,才有可能杀死云秦皇帝。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