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一章 最后的秘密

第二十一章 最后的秘密

  早于林夕到达云秦皇帝面前的,是林夕的飞剑。

  林夕的暮光剑得自文昌剑阁的传人解还真,解还真是先前整个中州城飞剑速度最快的御剑圣师,在修行暮光剑时,林夕自然也从解还真的身上获得了许多剑道的感悟。

  再加上他的魂力调用速度比一般圣师快出许多,所以他此刻的飞剑虽然不如解还真的飞剑那么细小轻薄,但在速度上,比起解还真却有过之而无不及。

  面对这在感知里都已经有些模糊的,刺向自己眉心的一剑,云秦皇帝没有丝毫有关林夕刚过圣师,就已经比许多御剑圣师御剑还要厉害的感慨,他只是简单至极的挥出了手中的长剑。

  还未彻底凝成巨剑的剑芒在他的身前飞散,形成了比暮光剑更为华丽的屏障。

  林夕的飞剑被无数剑芒冲击,骤然以极高的频率在空中震颤着,一时无法寸进。

  就在这一刻里,云秦皇帝手中真实的长剑准确的落在了林夕的剑上,剑刃斩击在林夕的剑身上。

  这一击和先前的巨剑和飞散的剑芒相比,显得分外的朴实无华,然而却在这一刻震荡出开山裂湖的气息,林夕的飞剑猛的往下一沉,剑身上散发出一阵令人心寒的金属震鸣声,竟给人一种要彻底散开解体的感觉。

  “恩?”

  然而在这一刻略有些惊疑的反而是云秦皇帝。

  林夕最开始的直觉并没有错误,他手中的这一柄剑,便是由真龙山龙骨中的龙角所制。

  这根龙角不仅蕴含着强大的元气力量,且本身也是最为坚硬的存在,这世上绝大多数飞剑,都要被这柄剑一击而碎,他没有想到林夕的这柄飞剑,竟也能够承受住他这柄剑的一击。

  林夕体内的魂力震荡不息,许多控制不住的魂力在他体内撕扯出了伤口,但他从青鸾学院开始,便一直在经历着以弱战强的战斗,所以他似乎根本没有受任何的影响,双目之中再次发出纯净而耀眼至极的光束,she向云秦皇帝抬起的头颅,she向他的双目!

  云秦皇帝来不及躲闪林夕的光明。

  在这么急促的时间里,他甚至已经来不及转头。

  然而就在纯净的光明扑到他面上的瞬间,他的双眸里也散发出了纯净的光丝。

  他的嘴角流淌出冷酷和更加快意的意味。

  “祭司院毕竟是属于云秦的,凭什么你认为我不会光明呢?”

  “难道你觉得就你能够代表光明?”

  他就要忍不住说出这句话。

  他的魂力毕竟比林夕更为强大,所以他的光明将会驱散林夕的光明,反而冲入林夕的双目。

  然而他的这一句话,却是化成了一声厉声痛呼!

  他的光明并没有能够冲溃林夕的光明,只是将林夕的光明冲淡了少许,依旧有许多光丝,如同细针一般扎入了他的眼瞳里!

  这些光丝不足以让他的眼睛像影子圣师一样瞎掉,所以他这一声厉声痛呼里包含着更多的是不可置信。

  林夕知道为什么。

  在云秦皇帝的这一声痛呼里,他冷峻的面容没有丝毫改变,他的身体略微往上拔起,伸手抓住了他那柄正往下坠落,失去控制的飞剑,以完美的出剑势,一剑朝着云秦皇帝的心脉刺去。

  云秦皇帝侧身,右臂一阵爆响,整条手臂竟然不可思议的伸长,在林夕这一剑的剑尖还未接触到他的衣衫时,他的断掌已经按在了林夕的腹部!

  用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云秦皇帝这一掌的速度。

  从一开始他祭出的剑,到他此刻的这一掌,彻底提醒了很多中州城修行者,在云秦立国前十年,长孙氏本身便是中州城里最强大的修行者,长孙氏和居留氏的半壁江山,本身便是因为他们本身的力量打下的。

  更让许多修行者震惊和不解的是,云秦皇帝的这一掌落在林夕的身上,却是连任何的声音都没有发出,就好像一团极黏的东西,粘附在了林夕的腹上!

  此刻唯有亲身战斗的两人才真正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夕的身体微微的一颤。

  “噗!”

  他身后的衣衫陡然出现了无数细小的孔洞,无数细小而带着恐怖的磅礴气息的气流,以及无数细小纯净的光丝从这些孔洞里激she而出,就像是他的身体陡然被打穿了无数细小的通道。

  然而他长剑上的力量却并没有消减。

  在云秦皇帝更为不可置信的一声厉喝里,他的剑尖刺破了云秦皇帝肌肤上护体的魂力,刺入了云秦皇帝的胸口!

  关闭

  云秦皇帝厉喝着倒退。

  一股血浪从他的胸口飙she出来,在他的双脚落地的时候,这一条鲜血都还没有落地。

  直到此时,许多中州城里的高阶修行者才开始反应过来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

  皇廷大供奉倪鹤年之所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在中州城无敌,那是因为他有一门独特的手段,可以将自己的魂力强行贯入敌方的体内。

  云秦皇帝的那一掌,显然便是和倪鹤年一样的手段。

  那一掌看似无声,然而却将恐怖数量的魂力,一举灌入了林夕的体内。

  没有任何圣师的身体能够承受住如此数量的截然不同的魂力,云秦皇帝便是想凭借这一掌,便让林夕瞬间死亡。

  然而他这本应该致命的一击,却是不知被林夕用了什么手段,尽数排出了体外!

  ……

  云秦皇帝的体内已经没有多少的鲜血。

  然而他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指缝间却依旧在流淌着鲜血。

  “你的身上,到底还隐藏着多少这样的手段!”

  他竭力用魂力压迫着自己的血肉,阻止自己体内的伤口因为林夕的剑意激荡而流出更多的鲜血,同时忍不住疯癫般嘶声厉吼了起来。

  “长孙氏再强也只不过是一个数百年积累的氏族。”

  林夕轻轻的咳嗽着,看着龙袍处处染血的皇帝,说道:“你再强,也不可能胜得过天下所有的修行者。”

  云秦皇帝此刻莫名的听明白了林夕这句话的意思。

  然而他却依旧没有任何后悔之意。

  “既然如此,就让一切美好的故事都毁灭吧。”

  他说了一句林夕一时无法理解的话。

  一道甚至几乎和炼狱山掌教的火焰同样炙热的气息,从他苍白的肌肤上析出,就连远处的积雪都因为这股恐怖的热力而融化,往外荡出,形成一片片的水纹。

  林夕也陷入了强烈的震惊之中。

  这股气息,甚至比云秦皇帝先前未曾受伤之前的气息还要庞大,而且完全不像是云秦皇帝自身的力量。

  就在这数分之一的时间里,所有观战的人看到一幅奇异的画面。

  云秦皇帝受创的身体依旧看上去十分凄惨、虚弱。

  然而一团庞大的红se元气,却是从他的体内升腾而出,在他的身外形成了一头庞大异兽的虚影。

  磅礴的元气冲击着皇城中轴大道上方的云彩,使得这些刚刚才金黄se褪去的云彩变成了耀眼的红se。

  这头红se的异兽,身上布满了许多红se螺旋状的斑纹,远远看上去,就像是一头很大的癞皮狗,也像是林夕那个世界的故事里,才有的一种异兽…麒麟!

  许多中州城里老人的呼吸在这一刻真正的停顿了。

  这个世上,只出现过一头这样的“麒麟”。

  这样的一头“麒麟”在很多前,跟着一只昂首挺胸的“鸭子”和一名中年修行者进入了中州城,然后和当时中州城里的许多强大修行者发生了战斗,留下了无数jing彩的故事。

  谁都记得这头“麒麟”的强大力量,记得它身上的元气爆发时,可以在天空中形成艳丽的晚霞。

  ……

  这只可能是张院长的“麒麟”!

  张院长的“麒麟”是和张院长一起离开青鸾学院的,之后便和张院长一起消失在了这个世间,就连青鸾学院的人,都再也不知道张院长和它的具体踪迹。

  然而现在,它竟然会在这个时候,以这样的形势出现!

  融魂!

  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了这一副画面所代表着的含义。

  越来越多的人口中都不可遏制的发出了嘶嘶的声音,不知道是呼气还是吸气。

  既然这头“麒麟”被融魂…那它便不可能还活着。

  既然它已经死了…那和它一起消失的张院长呢?

  云秦皇帝,到底和这之间,有什么样的联系!

  林夕的心在这一刻沉到了谷底。

  他想到了南宫未央所说的没有手指的真龙卫。

  心中的某个猜测,越来越接近残酷的真实。

  他只是见过明哥,从未见过这头“麒麟”,还有和他来自同一个世界的昔ri那名中年大叔。

  然而在他见到青鸾学院那块碑文时开始,他的命运已经和青鸾学院,以及和这一名中年大叔,和这一头“鸳鸯”和“麒麟”密不可分,它们是他的师友,是夏副院长一样的亲人。

  看着从疯狂的云秦皇帝体内沁出的这些元气,凝聚成的这一头虚影,他深深的吸着气,然而却根本无法阻止他的心脏如同撕裂般的痛。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