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二章 云秦之殇

第二十二章 云秦之殇

  “你该死!”林夕看着浑身包裹着燃烧一般的红se元气,显得更加疯狂的云秦皇帝,一字一顿的说道。

  “如果毁灭这个美好故事的决定者不是我,你还会选择继续将皇位交给长孙氏么?”云秦皇帝带着疯狂的快意,看着林夕,轻声的说道。

  从这句话里,林夕听出了更多的意味。

  他陷入了沉默里,浑身流淌的血液,却似乎也随着红se元气的震荡而开始燃烧起来。

  比平时更为强大的云秦皇帝开始大笑,开始动步,碾压着空气,发出绝大的火焰燃烧声和轰鸣声,朝着林夕逼近。

  林夕微微仰起了头。

  他没有出手。

  到现在为止,只有他单独刺杀云秦皇帝,只是因为真龙山的威胁,只是因为他要破掉云秦皇帝最可以依赖的力量,但不代表其余的人没有在中州城。

  有很多人和这头麒麟的感情更深,他们此刻必定更为心痛。

  就在他沉默的微微仰头的瞬间,天空里响起了一声爆鸣。

  这一声爆鸣比闪电击落时的雷声更巨大,更愤怒!

  一道比正午的烈ri还要炽烈的箭光击碎了让很多人心痛得难以呼吸的霞光云彩,落向皇帝的身体。

  皇帝疯狂的笑着,磅礴的红se元气如小山般往上喷出,那一道箭光在红se的元气里越来越清晰,最后变成了一枝巨大的金属长箭,在红se的元气里开始融化成一滴滴的铁汁。

  连这样的一箭都被云秦皇帝一击瓦解,作为一名修行者,云秦皇帝从来没有如此强大过。

  然而这样的强大,却是越加唤醒了许多中州人尘封的记忆。

  “张院长呢!”

  “张院长的失踪,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

  “张院长在哪里!”

  越来越多的人感觉到了这一箭里的愤怒,无数愤怒的声音在皇宫内外响起。

  十余道苍老的身影从官员群中以及皇城卫军中掠出,没有朝着林夕逼去,而是悲愤莫名的朝着分外强大的云秦皇帝逼去。

  皇宫外,原本停留在广场外的人们,也已经越过了平ri里按照云秦律法不允许进入的区域,如chao水一般,汹涌的朝着皇宫涌来。

  在这一刻,云秦皇帝没有继续出手,反而是看着林夕,用疯狂而戏谑的语气,轻声道:“这个云秦…在所有人的想象中这么美好。你们青鸾学院,也让每个云秦人觉得这个帝国充满荣光,如此美好。现在我让很多事情,都变得不再美好而残酷,你现在有没有一点失望和痛苦?”

  “你让真龙卫在登天山脉之后伏击了张院长?”林夕深吸了一口气,他看着皇帝的眼睛,问道:“张院长现在活着,还是已经死去?”

  “我不会告诉你任何事情。”云秦皇帝笑了起来,他残忍的看着林夕,用唯有他和林夕才能听得清楚的声音,道:“所有这些秘密,注定随着我的死去而埋葬。”

  无数人在朝着云秦皇帝涌来。

  林夕在此刻也不可能阻止住被无比强烈的情感充斥的无数人。

  “你如果杀不了我,我便能杀死很多人。”云秦皇帝对着林夕狂笑了起来,“你应该明白我此刻不会有什么留手。”

  林夕知道云秦皇帝说的是真的。

  他从一开始突破圣阶,身体就不足以承受他施展魔变,所以此刻,他唯有尽自己的全力,放出了自己的飞剑。

  无数的破空声朝着云秦皇帝落至。

  所有这一波次的箭矢、魂兵,包括林夕的飞剑在内,全部被云秦皇帝身上涌出的红se元气震飞而出。

  然而又有更多、更密集的破空声不断的响起。

  ……

  人群chao水一般涌到皇城的中轴大道上。

  无数东西砸向云秦皇帝的身体。

  除了许多的魂兵之外,更多的反而是无数的杂物…砖石、银两、甚至玉石、鞋子,许多人把可以砸出的东西,都砸了出来。

  所有这些被莫名情绪左右着的人们只想将云秦皇帝击倒,问他有关张院长的事情,在所有人的下意识里,如此强大的云秦皇帝,不可能被自己的东西杀死。

  然而所有人都未曾真正面对过无数的东西击向自己的场景。

  关闭

  即便是一名身体和魂力同时处于巅峰的圣师,都未必能够应付如此的场景,更何况他们所面对的,已经是一心求死的云秦皇帝。

  看上去包裹着翻滚的红se元气,看上去无比强大的云秦皇帝,骤然身上所有的光华消隐。

  他的身体在无数东西的砸击下,变成了一团血肉模糊的物事,然后在顷刻间,就被各种各样的杂物堆砌起来。

  很多人终于冲到了云秦皇帝的面前。

  等他们终于意识到云秦皇帝已经变成了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之后,许多人开始哭喊了起来。

  林夕握着自己在地上捡起的剑,站在汹涌的人chao之中。

  张院长在所有云秦人的心中,是无敌的存在,他和所有云秦人敬爱的云秦先皇一起建立了云秦帝国…这是个异常美好的故事,然而如果这个故事的背后,隐匿着巨大的yin谋,那所有这些云秦人,就会怀疑许多他们认为真挚的情感和事情,甚至开始怀疑这个建立在许多故事的荣光之上的帝国。

  张平在皇宫外的某条街巷里,看着这个失控的城。

  在云秦皇帝最后动用他从未动用过的力量,使得这个城失控的瞬间,他脸上冷漠的神se没有任何的变化,却是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之中。

  ……

  “张院长呢,张院长到底在哪里?”

  有人拉住了林夕的衣袖,问道。

  然后越来越多的人聚集过来,问道。

  林夕也并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而且他不能肯定,即便他进入登天山脉,会不会能够找出这个问题的答案。

  然而他知道事态必须有些控制,他必须说一些话,否则毁掉的不只是这个皇宫,而会是整个云秦帝国。

  “长孙锦瑟指使真龙卫,在登天山脉之后设伏,想要杀死张院长,但没有成功。”

  “张院长在登天山脉之后的不可知之地里游历。”

  他开始出声,说出自己心中所想的最好结果。

  “那张院长怎么这么多年没有出现?”

  “他不想亲手杀死故人的儿子,想给长孙锦瑟悔过的机会。”

  林夕知道自己只要回答,便会有更多的问题,便会带来更多的疑惑或者破绽,所以他只是抬起了头,看着周围汹涌的人群,异常坚定的说道:“相信我,相信青鸾学院,我们会处理好所有的事情。”

  在说完这一句之后,林夕走到了宫门侧一些面se极其苍白,但还能保持些冷静的云秦官员面前,沉声说道:“你们应该知道怎么做。”

  然后他便缓缓走出宫门。

  人chao无意识的随着他移动。

  许多还未听到他的话的人,也想从他口中得到一些答案。

  涌入皇宫的人们,也开始随着他的移动而走到皇城之外。

  那些云秦官员开始咬牙行驶自己的职责,皇城的侍卫和守卫军开始缓慢的调动起来,维持着秩序。

  林夕继续往前走着,他知道时间可以让这些云秦人重新平静下来。

  有人挤到了他的身边。

  在他继续行走的过程里,有许多人挤到他的身边,然而这人挤到他的身边时,林夕却感觉到了手里多了一卷薄薄的纸卷。

  他看清了这个低着头,似乎和平常的中州百姓没有任何区别的人。

  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微胖的中年男子。

  林夕也是在这名微胖的中年男子消失在他眼睛的余光里很久之后,才开始恍惚的记起,这名男子是叫甄快,曾经是闻人苍月的部下,曾经是一个瘦子。

  ……

  真龙山里,南宫未央站在一根巨大的金属柱的前方。

  这根金属柱的最中心阵盘上,盘坐着昔ri那名曾将她迫出真龙山的没有手指的真龙卫。

  此刻她的力量已经远远超过这名无比苍老的真龙卫。

  然而即便是此刻,她也无法杀死这名真龙卫。

  因为这根伸出地面数米的金属巨柱顶端镶嵌着的无数真龙宝石,在这名真龙卫的魂力贯注下,散发着无数重圣阶的力量,在这名苍老的真龙卫身外形成了数道金黄se的闪电光罩。

  她是按照林夕的意思,在天怒般的闪电雷暴开始消隐之后,才进入了真龙山里。

  但是真龙山很高,可以依稀看到中州城里发生的一切。

  所以她也没有动手的打算,反而只是看着这名真龙卫,认真的行了一礼,问道:“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和张院长的一战,到底是什么结果?”

  她问的很认真,就像一名恭恭敬敬请教老师的学生。

  然而她这一句出口,原本只是在木然的贯注魂力,以防自己被南宫未央杀死的这名真龙卫,却是惨然的一笑。

  “噗”的一声。

  他体内剩余的魂力爆炸了开来,他的身影,随着南宫未央的这一问,在金属阵盘的中心彻底消失。

  ……

  在距离真龙山已然不远的一辆马车里,长公主的脸上早已布满了泪水。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