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三章 荣工坊

第二十三章 荣工坊

  林夕的步伐看似缓慢,然而他的每一步跨出,实则要比寻常人跨得更远。

  随着他在中州城的穿行,跟在他身后的人群变得越来越分散,也不再像先前那么密集。

  在他看来,自己为这个帝国的人们所做的事情自然还无法和张院长相比,而且自己所做的事情,自然也无法取代张院长在这个世间的人们心中的地位,所以他的心里没有因为自己的言语一时无法抚平这些云秦人心情的丝毫挫败感,他只是在一处转角,悄然的展开了甄快塞进他手里的纸卷。

  云秦皇帝最后释放出来的融魂力量,已经让他的思绪有些混『乱』,他知道云秦皇帝为了让云秦人开始怀疑一些美好的故事之外,最大的用意,还是想要让自己进入登天山脉之后去寻求答案。

  而现在甄快在这种时候特地塞入他手中的纸卷,也让他觉得必定有什么不寻常的事发生。

  纸卷上唯有五个字:“城西荣工坊。”

  林夕将这张纸卷在手心中悄无声息的震成粉尘,然后直接朝着城西行去。

  中州城西有许多处工坊。

  林夕先前并没有到过这里,他并不知道荣工坊到底位于何处,然而在距离这些工坊很远的街道上,林夕却依稀已经能够确定荣工坊是哪一家。

  因为此刻城西那些沿河的工坊中,唯有一家工坊中,还有浓厚的烟柱在冒出。

  此刻依旧有很多人跟着林夕,随着林夕和那些工坊的越来越为接近,很多人,尤其是一些中州城里的修行者,也发现了在静寂的天空里显得异常突兀的烟柱。

  他们比林夕更能确定,那处便是荣工坊的所在。

  城西这片工坊一共有十三处,其中十二处都是属于朝堂的工坊,专门为朝堂制造各种的军械。

  荣工坊在这些工坊里并不算最大,然而却是拥有最多大匠师的工坊,且不产制式军械,只制一些特殊的军械和魂兵。

  此刻最让人生疑的是,荣工坊和中州城里另外几家高级工坊,平素全部都是由容家管辖。

  容家和冷家,在秋祭之后,已然是中州城里最举足轻重的力量,今日这样的大事,和容家休戚相关,别的工坊都已经没有正常开工,容家这间工坊,怎么还会有条不紊的维持着运转?

  林夕的脚步依旧不算特别的快。

  此刻绝大多数中州城里的人还没有回到他们平时所在的地方,他的身后是熙攘,前面却是空寂。

  在这片空寂的城区里,任何细微的动静都恐怕逃不出他此刻的感知。

  让他的心情越来越为凝重的是,此刻工坊里的人也应该已经知道他的到来,然而那些冲天的烟柱似乎根本没有太大的变化。

  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如果这个工坊里隐藏着什么秘密的话,那隐藏这个秘密的人,等到发现这个秘密已然被他发现的时候,也已经根本毫不在意。

  ……

  工坊外依旧有身穿银甲的中州卫军士在巡逻着。

  这些依旧在严格执守着军令的云秦军人还不知道云秦皇宫的剧变,但是他们也都看到了笼罩皇宫上方的雷云,也都看到了天怒般的闪电,此刻看到出现在视线中的林夕,这些在极度紧张不安的情绪中度过了很久的云秦军人身体全部都僵硬了起来。

  “云秦皇帝已经死去,将由长公主继任皇位。”

  走到工坊门口这些云秦军人面前的林夕很简单直接的说了一句,然后问道:“谁是你们中的校官?”

  一名年轻的银甲军士嘴唇颤抖了很久,都没有发出声音。

  “在我来这里之前,有没有什么东西运送出去?”林夕看着这名一时发不出声音的中州卫校官,问道。

  这名年轻的银甲军士用力的吞咽了一口唾沫,这才下意识的摇头;“没有。”

  林夕点了点头,他没有多说什么,便越过了这些云秦军人,推开了工坊沉重的黑『色』铁门,走了进去。

  只是凭借感知,他便直直的走向了最靠近河边的一间工坊。

  在他走进这间矗立着数个熔炉的工坊内时,他看到内里数十个人都停着,面『色』都有些苍白的看着他。

  在数个怪兽一般的熔炉的后方,有几个用金属板隔离,显得异常干净和整洁的工装区。

  有无数细小的金属和晶石制成的零件,分列在铺着各种绒布的摆架上。

  然而此刻林夕的目光里没有这个工坊内的怪兽般的熔炉,也没有所有知道他的到来而停下来的那些匠师们的身影,他的脑海之中,都甚至没有这间工坊内部的具体印象。

  他没有注意这间工坊的内部到底有多少奇怪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样的布置,他的目光在越过这些匠师的一瞬间,便已经停留在那几个工装区的其中一件东西上。

  那是一个极其独特的厚重金属转轮。

  转轮的上面,有许多古朴的纹理,转轮中心的一个转轴里,有着许多细小的环状金属和摆轮。

  林夕的脸『色』渐渐变得有些苍白起来。

  他将这些匠师当成空气一样穿过,来到了这个厚重金属转轮的面前。

  他希望自己看到的是错的,然而当他的脚尖都触碰到这个厚重的金属转轮时,他知道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他呼吸都有些停顿的转过身来,看着方才被他当成空气的匠师们,问道:“你们是在制造这个东西?你们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所有这些匠师都不能理解林夕此刻的情绪和话语。

  他们也都没有出声,只是为首的数名年迈的大匠师都点了点头。

  “是谁让你们制造这种东西的?”林夕看着这几名大匠师,艰涩的问道。

  “是容大人。”一名大匠师敛容静气道。

  林夕看着这名身穿着工司官服的大匠师,问道:“哪个容大人?”

  “容宗生大人。”这名大匠师说道。

  容宗生并不是昔日那名端坐在重重帷幕之后的老人,然而却是秋祭之后,容家在中州城里的主事人。

  林夕深吸了一口气,接着问道:“炼制这些东西的方法和材料,从哪里来?是什么时候运来的?”

  “我们只是在负责炼制其中几件零件。”

  这名大匠师听出林夕只是要追查这些东西的来历,愈加镇定了些,清晰的解释道:“其中有两件东西的主要合金,本来便只有我们此处工坊出产,另外一些材料和已经制造完成的零件,都是从外面运来。我们知道这是一件极其厉害的魂兵,但具体如何装配,我们却不知道,因为我们只被告知了让我们炼制的其中几件东西的工序。”

  微微一顿之后,这名大匠师补充道:“这些东西,都是七天前送来。”

  林夕看着自己脚尖前的厚重金属转轮,站在他此刻的位置,他看到这样的金属转轮一共有三个,于是他有些吃力的轻声说道:“如果你们一切按部就班下去…是不是应该很快就能完成三件这样东西的零件?”

  “应该会在五天之内完成。”这名大匠师看着林夕说道。

  林夕点了点头,他也不再和这些匠师说什么,他甚至连这些东西如何处理都没有提及。

  他走出了这个工坊,在这个工坊的门口停了下来。

  在明晃晃的阳光下,他觉得有些眼花。

  南宫未央的身影,就在此刻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长公主没有到真龙山。”南宫未央在还未走近他的时候,便已经说道。

  林夕的双手颤动了一下,他看着南宫未央,问道:“即便是你,也没有追踪出是谁将她带走了?”

  南宫未央点了点头,看着林夕问道:“这个工坊里有什么?”

  “独轮金属傀儡,圣阶独轮金属傀儡!”

  林夕看着南宫未央,说道:“现在张平在哪里?”

  南宫未央的眉头深深的蹙了起来,她想了想,看着林夕,道:“张平在中州城里,即便他躲着,要找他肯定也找得出来,但你确定不先去雷霆学院?”

  “我希望这件事与他无关,或者他有另外的想法。”林夕看着南宫未央,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说出了第二句话:“而且如果他真是有着你所想的安排,那即便我们现在赶去雷霆学院,恐怕也根本来不及了。”

  “我们应该去南郊。”

  南宫未央再次认真的想了想,然后她抬头看着林夕,说道:“我们可以先看看秦惜月还在不在那里.。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