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六章 失望但不能绝望

第二十六章 失望但不能绝望

  秦惜月和池雨音等人落了下来。

  远处雷鸣般的声音还在不停传来,中州城里依旧有无数簌簌雪落声。

  城楼上林夕和秦惜月的面容都很凄清惨淡。

  “那应该是雷霆学院传来的声音。”

  秦惜月看着林夕的双眼很长时间,然后打破了沉默,缓声说道:“只有可能是他。”

  林夕看着她,一时说不出什么话来。

  “我知道你不愿意相信这点,你心里还想着其它可能,比如他已经被人杀死,或者他被人控制。可是你要明白,独轮金属傀儡和火魁,本身就是他在炼狱山安身立命的东西,独轮金属傀儡的炼制方法,本身就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七天之前容家就已经开始制造独轮金属傀儡的一些东西,但七天前他还和我们在一起,所以不可能存在他被人控制的事实。还有你不要忘记,他既然能够杀死那名炼狱山大长老,那能够杀死他的,恐怕也只有南宫未央这样的圣师。而且即便是南宫未央,也不可能在中州城里毫无声息的杀死他。只要有那种级别的战斗在中州城里爆发,就不可能不被发现。”秦惜月的脸色越来越为清冷,就好像有冰晶的光泽在闪动,“我知道你很失望…我对他也很失望。但不管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事情都已经发生,我只希望你能够彻底的冷静下来,能够和平时一样做出应对。”

  林夕沉默了许久,缓缓的点了点头,问道:“安老师她们离开南郊中州卫军营了么?”

  秦惜月很了解林夕,她和林夕也是同样的心情,但她知道自己支撑不住可以,但是必须要让林夕恢复平时的统御能力和应变能力,否则将会发生更多令她和林夕失望甚至绝望的事情。

  所以她没有第一时间回答林夕的问题,而是看着他,引导般的反问道:“你希望她们离开南郊中州卫军营还是留在中州卫军营控制中州卫?”

  林夕看着她,说道:“越是力量分散,就越是有可能出问题。所以她们不能留在中州卫军营。”

  “你的想法和我们的想法一样。”秦惜月看着林夕点了点头:“安老师她们已经离开了南郊,只是因为神木飞鹤已然再次不保险,池雨音她们又没办法控制更多的仙蝶花,所以她们还在赶来的途中。”

  “要让所有人都不要暴露自己的踪迹,不要用青鸾学院最常用的联络手段。”林夕紧了紧让他觉得有些寒冷的衣衫,轻声说道:“因为他熟悉我们的联络方式,还有我们不一定能够战胜他。”

  ……

  高亚楠等人从铺满山谷的乱石中爬起来。

  她们的身上也满是碎石,身上的黑袍都看不出原本的颜色,每个人的身上都有许多血迹,即便是徐生沫这样的存在,眼神里也全部是恐惧和不可置信,说不出的狼狈。

  他们身后高处的雷鸣山,就像是一个被棍棒硬生生的从中间捅烂了的南瓜,所有那些雄伟壮观的殿宇、山道都已经根本不见任何的踪迹。

  “你到底是什么人?”

  高亚楠克服着魂力消耗过剧的虚弱和内心的震骇,看着那名同样艰难的从沙砾中爬起来的修行者,问道。

  身穿云秦黑甲的修行者从黑色的金属面罩里咳出了些混杂着灰尘的血沫,说道:“凰火笑。”

  高亚楠想起了林夕和自己说过的昔日大荒泽会战里的真实发生的故事,然后她记起了这个人是谁:“黑龙军大统领凰火笑…你没有死在磁泽里?”

  这名呼吸困难的修行者扯下了自己的金属面罩,虽然脸上布满了灰尘和鲜血的混合物,然而却依稀可以看到他的面容极美。

  “他在大磁泽里留了我一命,让我能够回到大莽,我今日便必须也帮他一次。”这名容颜很美的昔日龙蛇山脉黑龙军大统领轻咳着说道。

  高亚楠依旧无法完全从雷霆学院的完全毁灭中彻底恢复过来,她看着凰火笑,想着那么多被彻底埋葬的雷霆学院的修行者,下意识的颤声道:“既然你决定要帮…为什么不早些出现,让这些雷霆学院的人也来得及逃命?”

  “因为来不及。”凰火笑看着她,苦涩的说道:“等我受命来到这里时,我才发现要对付的是你们,而等到我终于发现这里准备的竟然是这样的手段时,便已经没有多少时间。”

  微微一顿之后,他又看着因为太过剧烈奔逃而魂力全部消耗得极其厉害的所有人,凝重的说道:“而且现在即便如此,对于我们能够活着逃离,我也没有丝毫的把握。”

  听到这样的话语,高亚楠才开始慢慢的恢复了正常思考的能力,她开始意识到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她沾染着灰尘、沙砾和鲜血的面容,变得更加的苍白:“你先前是炼狱山的潜隐?”

  “是。”凰火笑深吸了一口气,咳出更多的血沫,接着说道:“早在那次大荒泽会战,那名申屠氏圣师进入大荒泽,任务便是和我一起设法擒住那名妖族修行者,或者得到一些有关妖族修行者的更多讯息。”

  “所以今天这里的事情,是张平做的?”边凌涵看着凰火笑,因为愤怒,浑身都开始不停的发抖。

  “我不知道是否一定是新任掌教,但我可以肯定,这命令是炼狱山下达的。”凰火笑看着她说道。

  徐生沫从恐惧和不安中也开始回过神来。

  他脸上那副不可一世和不爽的神情在此刻也不见了。

  他这一辈子都很少佩服人,就连林夕做到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他都依旧看林夕不爽,然而此刻看到这样瞬间毁灭整个雷霆学院的手段,他都不可能不服气。

  “怎么可能直接令这样一座山都崩塌下来?这是什么手段?”他忍不住对着凰火笑问道,他觉得这根本不是修行者的力量所能做到的。

  “炼狱山许多年来一直在研究毁灭云秦三大学院的方法。其中毁灭雷霆学院有一个最简单的方法。”凰火笑转头看着徐生沫,说道:“雷鸣山里有很多条金属矿脉,其中有一种金属矿脉中的矿石,遇到沸水之后更会发热,产生大量的蒸汽和气体。所以只要开凿出不少深入矿脉的孔洞,并同时在山体的很多合适的地方也同时开凿出许多通道。当陡然贯入大量的沸水之后,那些急剧膨胀的蒸汽和气体,将会震塌那些通道,然后引起山体的崩塌。要让炼狱山匠师计算如何贯入沸水,以及在山体哪些部位开凿通道并不困难,因为炼狱山这百年来一直便在和地热、岩浆、山体、矿脉打着交道。利用矿脉本身的特性弄塌一个山头的方法最为简单,然而这个方法在平时却是又根本不可能实现。因为以前的炼狱山,根本不可能做到公然的在雷鸣山里挖掘各种通道。”

  高亚楠从凰火笑的这句话里听出了更多的东西,她的脸色变得更为难看,“所以不只是炼狱山,而是云秦有着强大的势力在配合…这就是你说我们现在还未必能够安全逃离的原因?”

  “如果我判断的不错,应该是容家的人。”凰火笑看着她点了点头,“而且我至少还发现一名很强大,给我的感觉不会比炼狱山大长老弱的圣师。”

  高亚楠咬着嘴唇,她艰难的轻声说道:“不管是不是张平,既然对方都能够在这里采用这样的手段…这便说明对方在中州城里一定也有安排。”

  “是的。”姜笑依看着她,点了点头:“所以我们一定要逃出去,或者便战死在这里,至少不能落在对方的手里。”

  “我想死。”徐生沫对着身旁的秦疯子说道:“秦疯子,你说我的眼光是不是真的有问题?就连张平那样的黑小子竟然也能够走到这样的一步?”

  徐生沫此刻的这句话很搞笑。

  但秦疯子却一点都笑不出来。

  ……

  花寂月缓步行走在中州城的街巷里。

  从大莽回到云秦之后,青鸾学院外部的一些情报工作便已经都由她接手,因为她的一些独特天赋,她实则已经开始成为青鸾学院在世间最大的密探头目。

  所以此刻出了这么多的事情,她都没有事先能够发现端倪,且此刻虽然没有任何张平已经离开中州城的迹象,然而却依旧找不出张平隐匿在中州城何处,她内心的愤怒和自责便比一般人更多。

  只是她依旧克制住了自己所有的情绪,她的目光比平时更加冷静和细致。

  曾经作为一名极其成功,令闻人苍月都十分惊叹的潜隐,她很自然的抛开平时的感情因素,做出最大可能性的假设。

  假设张平在谋划着这一切,且雷霆学院方面已经发动,但他此刻却还没有露面,这便说明提前发动他独轮傀儡的事情也是打乱了他的一些部署,他恐怕在等待着其它的力量,才敢正式露面。

  所以如果能够尽快将他找出来,便有着更大获胜的机会。

  她缓慢的行走着,寻找着,突然之间,她发现了一些不同的地方,她停了下来。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