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七章 坐在火魁间的魔王

第二十七章 坐在火魁间的魔王

  数百里外的雷鸣山崩塌小半,具体情形还没有传到中州城,但引发的地震却已经使得整个中州城里积雪簌簌而落,许多屋瓦破碎,屋面出现了裂痕。

  在花寂月的视线里,一名走累了,回到自己家门的老人,正满含着苦意抬头看着自己屋面上的一些破损之处。

  在更远一些的地方,有一片废弃的工坊。

  那片工坊太过残破,屋面和墙面四处漏风,看似随时都有倒塌下来的可能,所以即便是中州城里的乞丐,都似乎不愿意将这片废弃的工坊作为落脚点。

  云秦军方应该也有人在这片废弃工坊附近搜寻过,可以见到许多凌乱的脚印。

  只是这片看似平淡无奇的废弃工坊,此刻落在花寂月的眼中却是有些莫名的惊心动魄。

  因为这片废弃工坊里地面上的积雪,要比外面薄一些。

  花寂月安静的看着这片废弃的工坊,然后她取出一个精巧的黑色小铁管,用力的拧动,举起。

  一股青黄色的浓烟从她手中的黑色小铁管中涌出,冲上天空,变成一条凝结不散的烟柱。

  ……

  很多中州城里的人都看到了这条青黄色的烟柱。

  一些云秦官员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原本接近花寂月的一些军队第一时间发出了一声声紧张的厉喝,朝着烟柱发出的地方狂奔而去。

  在这片废弃工坊附近的中州百姓看到越来越多的军队将这片工坊围得水泄不通。

  很多人发现天空中很快出现了一些艳丽的色彩,看到林夕和一些修行者随着一朵朵奇异的绚烂花朵降落到那条青黄色的烟柱下。

  “这片工坊已经有七年没有动用过了,但七年前便是属于容家的工坊。”

  看着落在自己面前的林夕和南宫未央、秦惜月等人,和数名云秦官员正在交谈的花寂月沉声道:“七年前的废弃原因是失火,但七年下来这废弃的工坊没有拆建或者改建,依旧在这里存在着,本身便很不正常。”

  林夕看着那片残破的工坊,觉得自己的心脏也和那片工坊一样残破不堪,他感到了更加的痛苦,但他已经开始能够承受这种痛苦,他深吸了一口气,缓声道:“有什么发现没有?”

  “这是工司的辛大人,他正在负责处理此事。”在林夕等人赶来之前,花寂月已经完成了一切部署,她点了点身旁一名面容也有些惨淡的微胖中年官员说道。

  微胖中年官员微垂下头,低声道:“要查有没有机关、密室,最快就是打钎,用铁管以尺为间隔打下去,有异常很快就能发现,我的人已经去取器械,半个时辰之内应该就有结果。”

  “还是太慢。”

  一个声音从不远处的街巷之中传出。

  这名微胖中年官员忍不住转身,他虽然依旧不能承受今日之变,但对于机关密道,他却是整个工司的权威,在这方面他自然有自己的骄傲。然而等到他看清那名走出的白发老者手中托着的一个乌金色方盘时,他的眼中却霎时充满了震惊和惶恐。

  “司徒前辈。”这名微胖中年官员马上深深躬身行礼。

  青鸾学院既然早已知道真龙山的雷霆之秘,今日自然也会随着南宫未央的控制真龙山而有学院的人研究真龙山的阵法符文之秘。这名此刻身穿普通棉袍的白发老者,便是青鸾学院此道中的权威,同时他也是中州城中关于机关和符文之道的某位传奇人物,先前许多工司的大家,也都不过是这名老人的弟子。

  此刻这名学院老者并没有拘礼,只是直接托着手中的乌金色方盘走入了工坊。

  几乎没有任何的停留,他走到了工坊的北角。

  工坊的北角,有一个池塘。

  池塘的中心,有一座假山。

  池塘的水看上去不浅,水面的薄冰上面,还有许多黑枯的残荷茎叶。

  “就在这里。”

  这名学院老者看着面前的这个池塘,然后对着跟在身后的林夕和南宫未央等人说道。

  说完这句,这名学院老者便转身开始离开。

  只是在越过林夕和南宫未央的身旁时,他才说道:“你们的剑应该直接可以破开。”

  林夕清楚这名学院前辈的意思便是将这里交给了他们,他也只是对这名学院老者行了一礼,便伸手招来那名工司的官员,在他的交待之下,所有的云秦军人和云秦官员退出了这片工坊,唯有他们留在了这个池塘前。

  南宫未央看着面前的这个平静而冷的池塘,微微蹙眉。

  只在这蹙眉的一瞬间,一道剑光从她的手中飞出,落入了前方的池水中。

  这一道剑光落入池中,却像有一片汪洋大海的海水陡然注入了这个方圆不过十数米的池塘中。

  池水冰冷,结满冰片,然而在这一瞬间却似乎沸腾起来,有无数的白气带着一股烟熏火燎的气息,从池水中迫不及待的钻出。

  一阵阵水雾从池塘中飘了起来,然而池水却在顷刻间消失无踪。

  假山的下方,有一个窟窿。

  窟窿的下面,有一条铺满了无数淤泥的台阶。

  台阶的尽头,有一扇毁坏了的铁门。

  林夕第一个踩踏着湿滑冰冷的淤泥走了下去,他伸手推开了沉重的铁门,然后他在心中马上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

  这扇铁门的后方,是一条如同云秦街道一样的宽阔甬道。

  长达百米的甬道尽头,是一个地宫似的工坊。

  他可以看到有红彤彤的火焰从有些墙壁里渗出,他也可以看到有些人影在晃动。

  但让他在心中发出这一声痛苦呻吟的,是这个地宫的中心,坐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身穿炼狱山掌教神袍的张平,就坐在这座地宫的中心,他的身前,踞坐着两头火魁。

  两头火魁身上的罩布已然除去,在两头火魁恐怖的身躯和身上花纹的映衬下,冷漠的端坐着的张平,就像是地狱里的魔王。

  林夕看着张平冷漠的眼睛,痛苦的问道:“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张平原本都只是垂着眼睑一动不动的坐着,都没有看脚步声无比沉重的林夕,甚至没有看跟在林夕身后的秦惜月和南宫未央等人。

  听到了林夕的这句话,他却是缓缓的抬起了头,冷漠的眼睛里有了些别样的色彩。

  “我坐在这里的时候,想过许多你们进来之后的画面,然而我没有想到你第一句说出的是这样的话。”他冰冷的轻声道:“在这种时刻,你都还在想着是不是因为你们的一些过错,才造成我这样,是我该赞美你是个好人,还是该说你不可救药?”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