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八章 你还能不能微笑

第二十八章 你还能不能微笑

  在推开铁门,看到像魔王一样坐着的张平时,林夕就知道自己最不想见到的事情已然发生。

  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张平是他的朋友,所以他感到非常的痛苦,所以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自己和秦惜月等人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才导致张平这样。

  “为什么?”即便是听到张平那样冰冷而讥讽的声音,林夕都想要先弄明白是什么原因,是什么导致张平会有这样的改变。

  “我恨你。”

  张平面无表情的看着林夕,漠然的说道。

  林夕的脸色更加的苍白,这样简单的三个字,是他根本无法接受的理由。

  “为什么?”他竭力让自己冷静一些,看着张平,接着问道。

  张平冷漠的看着他,面露嘲弄:“因为不公平。”

  “不公平?”林夕和南宫未央、秦惜月,甚至是最为心细的花寂月都根本想不通张平这简单几个字里的意思。

  “按理说我本应该感激你。”

  张平抬起了头,直到此时,他的目光才平平的落在了林夕和秦惜月、花寂月的身上,他的语气很平淡,就像在述说一个别人的故事一样,“如果不是你的提醒,我当年甚至连青鸾学院的大试都通不过,都不可能成为青鸾学院的学生。”

  “的确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很感激你。”张平自嘲般的轻声道:“所以我在第一次离开学院时,便特意为了做了一对护臂。”

  “然而在千魔窟魔眼花草场再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却莫名的开始厌恶你,甚至开始恨你,而且这样的愤恨不仅无法消除,反而越来越深,我不明白原因,但后来我自己终于明白了原因。”

  花寂月听出了什么,她颤声打断了张平的话,“在炼狱山里…在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才会让你这样?”

  张平一直觉得自己不会再想起那些事情,也不愿意对着自己憎恶的人提起那些事情,然而今日里,在他真正再次面对林夕和秦惜月时,他却莫名有了些想要讲述的**。

  这能够获得一些精神上的满足么?张平在心中冷冷的问自己,然后他没有压制自己的这种**,平静的说道:“我在炼狱山里被挑选成为修行魔变的弟子,修行魔变唯有十之二三的活命机会,且拒绝修行魔变的话,就会被杀死,或者永远在最深的矿洞中做奴隶,直至死去。我相当于亲手杀死了一名和我发生**关系的云秦女潜隐,然后借着她的尸体,我得到了一些地位。接下来正是因为我有了那样的地位,却被炼狱山掌教下令率众进入天魔狱原。所有进入天魔狱原的人几乎都不可能活,跟着我进去的所有炼狱山神官也都死去了,唯有我被独轮金属傀儡和火魁追杀,掉入了一个地底深窟。在那里我不知道呆了多久,被沉在永远的黑暗里,怎么都爬不上来,每日靠吞食令人呕吐的东西活着。最终我爬了出来,在里面获得了昔日天魔殿的真正传承。接下来的事情你们依旧不知道,我虽然杀死了炼狱山大长老,但为了能够镇压住所有的神官,我甚至亲手杀死了那名提前告诉我有关魔变消息,相当于对我有救命之恩的老神官。”

  他讲述的声音很平静,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那些事情是多么的可怕,就连南宫未央蹙紧着的眉头都略松了一些,林夕的身体因为难受都有些略弓了起来。

  “我能理解你的痛苦。”林夕看着张平,用尽自己的力气一般,说道:“但是你已经回来了,一切苦都已经过去了。”

  张平冷漠的摇了摇头:“我想你依旧误解了我的意思,我和你说这些,不是想要通过倾述排解我的痛苦,也不是想要得到你的同情,而是我刚刚实在很想知道,如果换了是你,换了是你亲手杀死你的恩人,杀死一名和你发生第一次关系的女子,发生那么多事情…你还会不会保持千魔窟见我时的笑容?”

  “你的微笑很温暖,然而在千魔窟却让我分外的厌憎。其实在那一刻我看见你的时候,我只有两个念头,一个是我也想将你丢道那种地方,看看你会不会还笑得出来。另外一个念头,是我想说,我不想呆在大莽,不想呆在炼狱山,我想回家。”张平的声音更加冷漠了些:“可是当时这两个想法,一个都无法做到。”

  “可是这和林夕又有什么关系?”秦惜月看着张平,痛苦而愤怒的出声:“信任你,将你当成真正的朋友,难道也有错,你知不知道,即便当时我就有对你表示一些疑虑,林夕就对我说一定要信任你,他怕失去你这个朋友,即便等到你成为炼狱山掌教,在东景陵外和你见过之后,他都很坚定的对我们说过,如果当你是真正的朋友,即便你真的有了什么过错,都不要第一时间责难你,而是要想办法把你拉回来。”

  张平看着秦惜月,他的眼睛里有了些异样的东西。

  他很清楚,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什么让他在意的东西,那秦惜月绝对是其中之一,但这并不代表他会改变自己的想法。他平静的看着秦惜月,认真的说道:“我一开始便说过,我恨他因为不公平。就如魔变这种东西,像我这样的人,是不知要用多少的勇气去承受,去搏,但他却轻易的就能得到。就像你的喜欢也是一样…你不用掩饰你喜欢他的事实,如果没有高亚楠,或许你们早就会走在一起,不管我做什么,都根本没有机会。”

  “你也不用说你喜欢他,并不是因为他的外表和天赋,而是因为他所做的事情,为了朋友和学院所做的事情和牺牲。”张平看着嘴唇都发白得近乎透明的秦惜月,接着说道:“正是因为他的天赋,便使得他在学院时便很轻易的能够得到你和高亚楠的好感,但像我这样平凡的,甚至要在他的帮助下才勉强进入学院的人,却根本不可能引起你的任何注意。”

  “这世间难道有绝对的公平么?”花寂月也开始感到愤怒,这种愤怒甚至冲淡了她对张平经历的理解和同情,“你至少还能够进入青鸾学院,你至少还四肢健全,你为什么不想想,有些人甚至一出生,便伴随着痛苦的疾病,甚至根本无法看到这个世间的任何画面。”

  “你说的对,这个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平。然而我就是愤恨为什么他可以拥有这样的能力,拥有和我完全不同的命运,为什么那一件件不幸的事,不是降临在他的头上,而是要降临在我的头上。”张平看着花寂月和林夕,缓缓的说道:“其实在学院里,我最好的朋友不是你们,而是李开云和蒙白,因为他们是我在灵夏湖畔最先认识的,而且他们也和我一样,有着各种各样的缺点,不像你们天生那么出色。他们也为青鸾学院而战,但最终的结果呢,蒙白喜欢的姜钰儿为你挡刀死了,你却活了下来。李开云死了,你却成就将神。我便忍不住想,为什么不是你死了,而他们还活着?”

  “那么多人的牺牲,才最终成就我成了炼狱山掌教,然而所有人最希望的,却是炼狱山消失。”张平已经忘记了笑,然而此刻他却露出了一丝带着浓浓嘲讽和冷酷强大的笑容,“我一直想要信守自己的诺言,然而老天却偏偏都要捉弄我,就连我想要在下雪封山前越过千霞山,它都要比往年早很久下一场暴雪封山,让我完成不了我的诺言。所以在越过千霞山时,我便做出了决定,我不再让任何人的意愿和想法加在我的身上,我也不会再受命运的欺凌,我会亲手掌控自己的命运。就像之前的炼狱山掌教一样,真正的掌控着世间的一切。”

  “如果你在承受了许多像我一样的不幸之后,你还能保持在千魔窟见我时的微笑,我便承认我的错误。”张平看了林夕一眼,冷漠的说道:“而在此之前,你必须接受我为你安排的命运。”

  “你也不需要试着再说服我。我相信你知道我在雷霆学院安排的事情之后,你便不会再试图要说服我。”看着就要开口的林夕,张平冷漠而厌憎的说道。

  林夕的身体陡然一震,他用自己都觉得很陌生的声音,问道:“你在雷霆学院,到底做出了什么样的事情?”

  张平再次冷酷而强大的笑了起来:“雷鸣山已经不复存在…所以雷霆学院的修行者,和青鸾学院去那里的人,应该都已经被埋葬在崩塌的雷鸣山里。”

  林夕的身体僵硬了很久,然后他缓缓直起身体,看着张平:“你怎么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

  “如果你们不急着动手,我还可以告诉你我做了更多的你们不知道的事情。”张平抬头看了南宫未央一眼,道:“因为今后恐怕再也不会有这样谈话的机会.。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