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一章 不可胜

第三十一章 不可胜

  飞剑带着两头火魁体内冲出的岩浆般的鲜血,狠狠的斩击在这尊铠甲的胸口。

  即便在两头火魁的体内消减了一些力量,但在南宫未央的魂力全速贯注之下,这依旧是世间最强大的一剑。

  就像一片深海冲上一块岩石。

  在轻薄的剑身还未和铠甲的表面真正接触时,在狭小的空间里,就已经发出了无数惊涛拍岸般的轰鸣声。

  锋锐的剑意冲击在锃亮的铠甲表面,瞬间就形成了数百上千道明亮的火光,就像整具铠甲在下一刻就要被这无数细小的剑气摩擦而彻底的燃烧起来。

  然而在下一刻,这尊铠甲的表面骤然释放出无数道符意,那些比剑锋要细小无数倍的金色符文里,就像同时绽放无数道烟花,骤然冒出无数条金色的游丝。

  飞剑的剑身此刻真正和铠甲的表面相接触,剑锋和铠甲接触的地方,出现了一条更明亮的剑痕,随即无数剑气从这条剑痕中流散而出,和盔甲上流散的无数金色游丝相撞,激起无数道恐怖的元气湍流和爆音。

  密集的切割声、爆裂声、雷电的轰鸣声在铠甲的表面汇聚成无比噪杂的声流,张平脚下的地面骤然变形下陷,但整尊看上去无比沉重的铠甲,却反而像皮球一样从地上跳起,往后落下。

  即便如此沉重的铠甲,都被南宫未央一剑震退。

  然而也就在身穿着铠甲的张平在地面上跳脱而出的这一刻,南宫未央的双瞳却是微缩。

  宝蓝色铠甲表面那一条光亮的剑痕正在消失。

  铠甲的表面非但没有留下任何的斩痕,而且就连些许的凹陷都没有。

  即便是姜笑依身上的那件青鸾学院的最强战铠,都不可能在她这样的一击下完好无损,然而这件铠甲,却做到了。

  纯粹只是铠甲没有丝毫的损毁,还不能够让南宫未央的心情凝重到极点,因为庞大力量的冲撞,依旧可以杀死人。就如即便是两柄飞剑的冲撞,她都可以将对方御剑圣师震伤,杀死。

  然而在张平被她这一剑斩中,到从地上跳脱而起之时,他身外这尊铠甲上所有的符文,却一直都在闪亮,他的身外,始终交缠着无数道金色的游丝。

  这只能说明,张平一直在保持着魂力的连续输送。

  不中断的魂力输送,便说明在她的这样一击下,张平都甚至没有遭受多少的损伤。

  感受到自己这样一剑的无用,南宫未央的飞剑悬浮在了空中,如在沉吟。

  “噗!”

  张平落地,双脚下方的地面再次凹陷,尘土大作。

  铠甲的脑后,陡然震开无数的“发丝”,在空中飞舞。

  这纯粹透明的发丝,在宝蓝色和金色的光华中若隐若现,使得这尊铠甲更像活着的神魔。

  林夕认得这种“发丝”是什么东西,他的心更加的冰冷。

  这原本就是他和佟韦等人在大荒泽里经过死战之后才得到的东西。

  “这是学院准备用来对付炼狱山掌教的铠甲。”

  “你一直说这具铠甲无法完成,想不到你已经暗中完成了这具铠甲。”

  林夕看着这具铠甲宝蓝色的眼睛,寒声道:“为了这件铠甲,学院不知付出了多少心血,不知道付出了多少人的牺牲,可是你竟然用这件铠甲来对付我们?”

  ……

  张平也是第一次真正穿上这件铠甲对敌。

  他第一次对敌,便是面对这世上最强的圣师南宫未央,现在南宫未央的一剑,也只是让他震退了数步的距离。

  在这件铠甲的包裹中,他感到分外的安全,分外的温暖,与此同时,他也感到自己分外的强大。

  这种感觉真好。

  他听到了林夕的声音,他也看得出南宫未央是在寻找他的弱点。

  于是他没有第一时间理会林夕,而是同情般的摇了摇头,“没有用的。”

  “你在寻找这尊铠甲的弱点,然而我这尊铠甲根本没有弱点。”

  “这件铠甲已经不只是青鸾学院所有大匠师设计的铠甲…还汇聚了我在天魔狱原中得到的冶炼之法和古符文。经过炼狱山的大匠师制造…所以这件铠甲,已经是汇聚了云秦和大莽所有匠师力量,是现今和古修行世界的完美融合,这件铠甲,已经无限接近于仙魔大战时古修行界中的强大铠甲。当初很多修行者,便应该是穿着这样强大的铠甲战斗。”

  “而得到天魔宫真正传承的我,和这尊铠甲也是完美的融合。我的身体比世间任何人都要强大,即便这尊铠甲无法消除所有的力量,然而这种力量,却是已经对我的身体造成不了什么损伤。”

  “所以你们凭什么战胜我?你们所做的唯一事情,就只有臣服。”

  张平的声音通过金属的震荡传播出来,显得分外的森严而冷酷。

  ……

  剑啸声再起。

  在张平最后的“臣服”二字还未出口时,南宫未央悬浮在空中的飞剑,便已经重重的斩击在了铠甲的面部。

  她这一击比方才的力量更强,如同破海而进。

  她依旧没有能够察觉到这具铠甲的弱点,她也十分清楚自己的这样一击可能不会有任何的效果,然而她却是受不了张平说话的这种姿态和语气,她很想张平闭嘴。

  所以她这一剑,是准确无误的落到了这具铠甲的嘴部。

  无数剑光和金丝在铠甲的表面瞬间交错。

  在巨大嘈杂的声浪中,张平的身体微微往后倾倒,双脚再次被震脱了地面。

  然而在这一瞬间,张平的双手却是往上伸出,宝蓝色的金属指掌准确无误的握住了南宫未央的飞剑。

  这是一种可怕的感知和反应速度。

  张平在这一瞬间很是骄傲。

  “我忘记告诉你们一个事实…身体的强大,同样也会使得感知和反应变得更强。昔日那些修魔的修行者们,即便和现在的修行者同阶修为的,他们的感知和反应,也比现在的修行者更强,而且随着身体强度的不断提升,他们的感知和反应,也会更强。”

  他体内的鲜血被南宫未央的这一剑也震得如同沸腾,然而他却依旧忍不住想要述说。

  金属的指掌上金色的电芒开始切割南宫未央飞剑上的力量。

  飞剑上的光芒随着金属指掌的合拢而迅速黯淡下来,外界的力量若是和这柄飞剑隔离,材质本身的差异,将会使得这柄飞剑被扭成彻底的废铁。

  然而也就在这一刻,又一道剑光出现在张平的面前。

  这一道剑光狠狠的斩击在张平其中一条手臂的臂弯处,硬生生的将这只手的速度减缓了一分。

  只是这极短暂的一个时间里,南宫未央的飞剑陡然一震,硬生生的从这两只手的锁扣里冲了出来。

  张平在倒退中看着这柄突然降临的飞剑。

  这柄飞剑是林夕的。

  “你终于忍不住对我出手了。”他发出了冷嘲的声音,“终于不把我当成朋友了,不想再解救我了么?”

  林夕甚至已经很少会想起大荒泽一役里的凰火笑,他也绝想不到凰火笑会出现在雷霆学院,他也不知道高亚楠等人在雷鸣山崩塌前及时的逃了出去。他以为自己挚爱的妻子和最好的朋友们已经在雷霆学院死去。这种悲恸和张平的扭曲和背叛,让他的体内就像有无数冰冷的火焰在燃烧,也像有无数的蚂蚁在噬咬着他。

  然而在这一瞬间,他还是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退!”

  面对张平的嘲讽,他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个字。

  花寂月和秦惜月第一时间往后全力退却。

  林夕微仰起头。

  他围绕着张平飞舞的飞剑,在一息间和张平身外的铠甲发生了五次真正的接触。

  刺、斩、削、挑、抹,每一剑都在变化着,竭力试探着张平身外这具铠甲。

  南宫未央的飞剑,也在这一息之间和张平身外的铠甲发生了数次碰撞,而且每一击都是落在同一个点,铠甲的小腹部位。

  铠甲中张平的面容变得更加的冷漠。

  他在心中发出了一声惊疑的声音,此刻他的感知甚至已然超过了南宫未央,然而他却是一次都没有能够阻止林夕和南宫未央的飞剑落到自己的身上,都无法像先前一样锁住南宫未央的飞剑。

  南宫未央和林夕的实力,依旧出乎了他的意料。

  只是他依旧不认为这能改变什么,依旧不认为他视线之中这些人能够逃出中州城。

  他的双手朝着地下伸出。

  一股强劲的旋流将数十条黑红色的锁链吸引而起,在飞剑还在不停击刺在他身上,带出一条条剑光和火光时,落到了他的手中。

  这数十条黑红色的锁链一端还留在那两头火魁的体内。

  黑红色锁链在落入他金属指掌之间时,便骤然变得通红,燃烧了起来,发出紫红色的火焰。

  两头火魁的身体内骤然发出了无数火焰的声音。

  两头死去的火魁站立了起来,燃烧了起来,在林夕的眼中,化成亡灵骑士一样燃烧着的恶魔。

  “千魔窟的东西,只是小道。”

  张平森寒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