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三章 张开双翼的魔王

第三十三章 张开双翼的魔王

  轰然卷出的气流将废弃工坊地面的积雪卷起,其中的热力又迅速的将之融化为水滴,升腾为白雾。

  从白雾中穿出的宝蓝色巨铠显得更为动人心魄。

  “这是什么铠甲!”

  在这处工坊周遭的云秦官员本身大多都是工司前来协助的,对各工坊出产的魂兵铠甲都是十分熟悉,而外围军队中的许多校官和将领,更是对许多魂兵铠甲的姓能和优劣了如指掌,此刻只是一看到张平的这件铠甲,只是感觉到这具铠甲上震荡而出的一些气息,所有这些人就都可以肯定,这是一具前所未有的强大铠甲。

  而更让第一时间看到张平这具铠甲的人惊骇的是,他们发现…似乎就连南宫未央和林夕等人,都并非这具铠甲的对手,都是被这具铠甲追了出来!

  林夕和南宫未央在千叶关那场盛会之后,便已经是世间无敌的象征,此刻竟然被一名身穿着铠甲的修行者追了出来,这样的画面,甚至让他们怀疑自己的眼睛。

  池雨音等人的瞳孔瞬间收缩。

  和冲出的林夕等人最为接近的她们,比任何人都能感觉到林夕等人身上的气息震荡,以及追着林夕等人冲出的这具铠甲身上的气息有多可怖。

  “退!”

  林夕在看到这批妖族修行者的瞬间,便再次发出一声厉啸。

  所有的妖族修行者没有任何的迟疑,巨大而艳丽的花朵喷洒着奇异的水雾,带着这些妖族修行者开始升空。

  在这一瞬间,池芒也已经完成了两轮施射。

  六枝绿色箭矢倏然破空,穿过白雾,准确无误的落在刚刚从白雾中显现出来的宝蓝色铠甲上。

  六枝绿色箭矢在接触铠甲的一瞬间,便变成了六团深红色的“章鱼”,紧紧的捆缚、盘吸在铠甲上,发出嘶鸣,开始剧烈的燃烧。

  这种箭矢化成燃烧着的疯狂扭动的植物,在外围所有云秦官员和云秦军人的眼中,依旧是从未见过,难以想象的画面。

  然而这种景象只是持续了不到一息的时间。

  铠甲表面符文里渗出的无数金色丝光,将所有这些深红色的“燃烧章鱼”切成粉碎,变成一片片燃烧着的灰烬,从盔甲的表面掉落。

  盔甲的表面依旧光洁如新,连一点焦黑都没有留下。

  池芒的手指微僵。

  他感觉到被这具铠甲的宝蓝色目光扫了一眼,他莫名的感觉到对方并非是躲不开他这六枝箭矢,而是根本不屑于躲他这六箭。

  有金色的光华出现在空中。

  纯金般的云秦天凤也已准备接应飞退的林夕等人。

  然而也就在此时,张平身上铠甲的背部发出了一阵尖锐的震响。

  一片片黑色的金属薄刃,如同流水一般从背后肩胛骨位置的两片宝蓝色厚甲中倾泻|出来,在他身后,形成了两条巨大的黑色金属长翼。

  宝蓝色的金属铠甲,张开巨大的黑色双翼。

  宝蓝和黑色这两种颜色,对比本身分外的强烈,然而就是这种不搭配的强烈视觉冲击,却在这一瞬间,更让人心神震荡,更让人觉得这具铠甲充满了魔姓。

  铠甲内的张平贪婪的呼吸着从符文中导入的新鲜空气,他感觉到自己的身躯变得更加轻盈起来。

  在黑色的双翼彻底展开的瞬间,宝蓝色的金属铠甲就像是一只大鸟一样,飞了起来。

  “难道你以为,昔曰仙魔时期的古修行者们,都是在地上战斗的么?”

  他享受着脱离土地的轻盈意味,在心中对着林夕发出了冰冷的嘲笑。

  “唰!”

  一道凌厉至极的剑光出现在天空中,湛蓝色的光焰照亮了已然变得阴晦的天空,甚至将天空之中升腾的所有白雾都染成了湛蓝色。

  南宫未央再次出剑,这道当今世上最强的剑光,带着难以想象的加速度,如同突破了空间的界限一般,直接冲击在了张平身后的一条黑翼上。

  关闭<广告>

  黑翼上无数的刃片开始剧烈的震颤,似乎整条黑翼在下一刻就要彻底震碎,然而在剧烈的震颤中,一股磅礴的力量从铠甲的内里透出,涌入黑色双翼,黑色双翼的表面,顷刻布满紫红色的火焰。

  南宫未央的飞剑再次被这紫红色火焰包裹,她的身体猛的一顿,飞剑就如同一颗陨星一般坠落,落入她面前的地面,冲出一个深坑。

  林夕微微犹豫。

  他知道连南宫未央都应付这种紫红色火焰如此吃力,以他的魂力一定更加难以抗衡,但一些因为手足背叛而产生的痛苦随着纯粹的战斗慢慢的消失,心境越来越变得冰冷的他却是更加清楚,如果今曰无法战胜张平,那他必定要对张平的一切力量有更多的了解。

  所以在一刹那的犹豫之后,他的飞剑在空中也化成了一道流光,也决然的飞向了张平背后的双翼。

  他的飞剑没有南宫未央的力量,然而却比南宫未央的飞剑更快。

  在紫红色火焰还未从漆黑的双翼上消隐之时,他的飞剑已经重重的落在了南宫未央方才斩击的部位。

  只是这一刹那,他就觉得自己飞剑上的魂力,在以惊人的速度消散,他的飞剑,就要控制不住,飞坠出去。

  他被迫用更剧烈的魂力喷涌来扯住自己的这一柄飞剑。

  这种感觉,就像拖曳着一座燃烧的大山。

  飞剑在空中急剧的倒飞而回。

  他马上也彻底中断了对这柄飞剑的魂力贯注,然而只是这一瞬间的较量,噗的一声,他的口中便喷出了一团血雾。

  张平的身体在空中翻转过来,双手自然的垂于身体两侧,两股热浪从他的双手中涌出,吹拂到他身后张开的两条黑翼上。

  黑翼上的所有羽毛般的刃片发出了风铃一样悦耳的声音。

  他在空中飞掠的速度,一息间便快了数倍不止!

  仙蝶花本身只是以持续飞行见长,并不以速度见长,池雨音等人还未从南宫未央和林夕的飞剑一击坠落的震骇中彻底恢复过来,便已被一股滚滚的热浪包裹,张平已然距离他们只有数十步的距离!

  池雨音的呼吸骤然停顿。

  此时她们已经腾空到了数十米的高空,若是被张平冲进阵中,即便没有直接击杀她们,这种近身的战斗,必定会损毁所有的仙蝶花,从这样的高度坠落,以她们的身体也极难承受得住。

  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知道已经根本无法阻止张平逼近的她眼中闪过一丝决烈的神情。

  “你们下去!”

  在发出一声喝令,让其余人赶紧降落下去的同时,她反而朝着张平迎了过去,阻挡在张平的面前。

  张平就像看着死人一样冷漠的看着池雨音。

  一股强大的力量在他的右手掌心生成,然后他朝着阻挡在自己面前的池雨音冷漠的伸出手,轰出一拳。

  一圈赤红色的火焰在他的拳上震开,又在他体内喷涌出的圣阶力量的压迫下,溅射成无数更加细小的火焰,在空中骤然拉长,就像无数道红色的符文,狠狠的冲向池雨音。

  在他的想象之中,非但池雨音的身体会被他的这一击洞穿出许多孔洞,这些符文般在天空蔓延的火线,甚至能够波及后方那些妖族修行者。

  然而就在他的火线接触池雨音的身体之前,他看到池雨音的身外悬浮出了七颗奇特的宝石。

  他微微皱眉,想到了这七颗在千叶关那场盛会里,作为林夕秘密武器出场的宝石的功用,他的脑海之中,更是出现了一道闪光,一个全新的构想和随即涌起的贪婪,在顷刻之间充斥他的全身。

  一条条火线冲击在池雨音身外七颗宝石散发出的绿色光符上。

  在强大的力量冲击下,这些绿色光符的光华连成了一体,形成了一个绿色光罩。

  火线没有一条能够透入内里,绝大多数火线全部被这个绿色光罩挡住,根本无法威胁池雨音身后飞速降落着的妖族修行者。然而在庞大力量的对冲下,池雨音身外的仙蝶花也是如一件衣衫般碎裂开来。

  她连带着绿色光罩,就像一个皮球一般,往后弹飞,坠落。

  “我来。”

  南宫未央看了咳血的林夕一眼,简单的说了这两个字。

  她的飞剑再度飞起,却不复之前的沉重和凌厉,如同一朵浪花一般,到了池雨音的身后,在连续数十记的拍击下,池雨音的坠落之势被彻底抵消,在接近地面数米之处,池雨音稳住了身形,往下掉落。

  无论是飞剑起,飞剑坠落,还是张平将所有妖族修行者逼落的每一个画面,对于普通的修行者和军人而言,都是平时难以想象的画面。所以也直到此时,工坊周围的云秦军队才开始反应过来。

  一名云秦将领终于下了决定,在他的一声军令里,无数的弓弩急剧的震响。

  一枝枝箭矢尖啸着升腾而起,天空中的黑色和金属光泽越来越多,积蓄得越来越恐怖,最终变成一场黑沉的恐怖箭雨,朝着天空中的张平落下。

  “不想杀这个弑君者而想杀我?你们到底是畏惧他的力量,还是因为觉得他长得像个好人?”张平没有丝毫要躲闪这场暴烈箭雨的意思,在这一瞬间,他只是注视着这些发出箭矢的云秦军队,用极其冷漠的语气,缓缓的说道。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