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五章 你们的完美不是我的完美

第三十五章 你们的完美不是我的完美

  张平停下了脚步。

  他无法杀死一名已经死去的人。

  他转身看着林夕。

  “你还不明白么?”在那名云秦军人的热血飞洒中,林夕看着张平愤怒的呼喝道:“对于绝大多数云秦人而言,帝国的利益高于一切,就如此刻这名将领,他宁死也不愿意我们为救他而多耗魂力,他并非是为我们而战,而是为这个帝国而做出牺牲。为了这个帝国,不知有多少人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吃苦,而且你最终还活着…”

  “我放弃杀你,这个帝国就完美了么?”张平无情的打断了林夕的话,“你们认为的完美不是我的完美。”

  “不要再和他废话了。”

  南宫未央看着林夕,说道:“像他现在这样的人,除非你能将他打倒在地,再说什么可能还有点意义。”

  林夕沉默了下来,不再出声。

  ……

  一只屋檐下挂着的铜铃被林夕等人疾掠时带起的风流卷动,然而尚且来不及发出悦耳的声音,这只铜铃便伴随着这片屋檐被张平的铠甲撞得粉碎。

  一场奇特而惊心动魄的追逐战在中州城的街巷中展开。

  林夕这一方的所有修行者,全部跟随着林夕和南宫未央,化成了淡淡的流影。

  张平身上铠甲的黑色双翼微微张开,沉重的铠甲在离地数尺的高度,不断滑翔飘飞,紧紧的跟在林夕等人的身后。

  然而只是在掠出数百步的距离之后,林夕等人和张平几乎同时轻飘飘的落在了街道旁的雪地里,停住了身影。

  只是这样一段的追逐,就已经让林夕等人肯定,在张平身后双翼的御风滑翔之下,即便身穿着沉重的铠甲,张平在追逐之中所耗的魂力也不会比他们剧烈。

  张平是圣师,林夕和南宫未央是圣师,然而秦惜月和池雨音等其余人不是圣师。

  与其在逃跑中耗尽所有的魂力,变成毫无战力的存在,还不如在那之前,将自己的力量砸在张平的身上。

  既然不可能甩掉对方,那便只有战!

  林夕冰冷的看着对面雪地里的张平,修行者的战斗里本来有无数种手段,然而今日里对方身穿着一具连圣阶力量都攻不破的硬壳,无数种手段便只变成了一种,就只能纯粹的力量敲击对方的这具硬壳,看什么时候能将这具硬壳敲开。

  ……

  张平的目光落在了秦惜月的身上。

  他朝着秦惜月伸出了手。

  “到我这边来…与其伴随着他和青鸾学院一起毁灭,不如和我一起见证前所未有的世间。”

  他的声音充满着难言的魅惑,声波甚至在空气中带出了许多透明的符文。

  许多停留在远处的人们都无法抵御这种声音的诱惑,他们的眼神开始变得迷茫和闪光,开始不自觉的朝着他挪动脚步。

  然而一声清冽的声音响起。

  如长巷中有幽花静静的绽放,如有人在幽花之中提着酒壶穿行,用手指弹击着腰上无鞘的长刀。

  秦惜月抬起了头,看了一眼林夕。

  然后她缓缓的动步,朝着张平行去。

  林夕和南宫未央等所有人,也和他一起,朝着张平行去。

  “真是心心相印的情景啊。”张平自嘲般的轻声说道,摇了摇头。

  ……

  六枝深绿色的箭矢首先破空。

  在池芒出手的瞬间,池珊娇小的身体,也再次因为魂力急剧的喷发而悬浮起来,她身上墨绿色的长袍内震出的无数细微的鲜血,散发出清甜的香味。

  一朵曾经在对敌海妖王时出现过的,闪动着诱惑绿色荧光的灵芝,在她的手心里生成,然后又迅速的黯淡,消失。

  雪地里骤然生出许多草根,许多细微的根须,蔓延在张平双脚铠甲的符文上,不停的被内里的电芒割碎,但又不停的生长出来,刺入进去。

  秦惜月的手指轻轻的弹击在自己手腕上如花朵一样的铃铛上,空气里骤然出现无数淡绿色的符线,不停的荡漾在张平的铠甲上。

  林夕和南宫未央的飞剑也在这一刻破空,和六枝开始燃烧的箭矢一齐,同时落在了张平的身上。

  这一刻张平感到了痛苦。

  他感到了自己被许多座大山同时挤压。

  尤其在池珊手中那一朵闪耀着奇异绿色荧光的灵芝出现又消失的瞬间,他感觉到无数的细微的粉尘进入了他的体内,而后这些细微的粉尘在他的体内迅速的生长起来。

  然而他觉得自己似乎真正的成为了魔。

  面对着秦惜月和林夕等人的全力出手,他在痛苦里似乎反而有着一种莫名的解脱和快乐。

  “我早就想打倒你了。”

  一个愉悦的声音从他的心中深处响了起来。

  面对着这些压迫在铠甲上和深入体内的力量,他只是做了一件事。

  他将自己燃烧了起来。

  无数细小的紫红色火焰从他的体内生成,弥漫他的全身,将所有侵入他体内的微尘全部燃成灰烬,然后透出体外,渗入铠甲的符文之中,透出。

  宝蓝色的铠甲表面,一层紫红色的火焰熊熊燃烧了起来。

  这种魔火,名为“噬魂”。

  ……

  池芒燃烧着的箭矢瞬间汽化,连粉尘都不见。

  池小夜魂力引动的冬草草根如蜡油一般融化,地面上的白雪在化开的瞬间,坚硬的地面就被烧得爆裂开来。

  绿色的音线和空气之中奇异的音律震动瞬间消失,有更多细微的紫红色火焰,如一片片桃花的花瓣一般,出现在张平身外的空气里。

  林夕和南宫未央的飞剑仓皇的后退。

  只有一丝的紫红色火焰出现在了两人的飞剑上,却是顷刻间弥漫了剑身。

  飞剑在急剧的回撤中断绝了魂力的输送,嘶鸣着落向林夕和南宫未央的身前。

  铠甲内里,张平的嘴角沁出了一丝浓黑如墨的鲜血,然而他却是反而一步朝前跨出,然后一拳往前轰出。

  他的身前连一丝风声都没有带出。

  然而那些像萤火虫一样漂浮在空气里的一片片紫红色火焰,却是如同雪花一般飞起,压在了最前的池雨音身外的光幕上。

  天地气息震动不堪。

  池雨音一声闷哼,整个身体再次往后倒飞而出。

  箭毁。

  剑落。

  草燃。

  音裂。

  ……

  张平一击破掉了所有人的攻击,他身上的铠甲表面依旧没有任何的伤痕。

  街巷中的白雪都似乎燃烧了起来,白雪覆盖下的房屋也开始变得焦黑,燃烧。

  无数在远处看到这一幕的人都面上失色。

  此时的他似乎比昔日千叶关前的炼狱山掌教还要强大。

  然而看着不断逼近过来的金属身影,南宫未央的神情却反而越加平静。“他的魂力也消耗得很厉害。”她对着身旁的林夕说道。

  林夕点了点头。

  一股磅礴的魂力再次从他的体内透出,坠于他面前的飞剑再次飞起,在张平身前的虚空中以惊人的穿梭,在片刻之间,便以暮光剑,连刻三个剑阵!

  他也已经感知出来,此刻张平的气息已经有些衰弱和散乱,这便代表着张平体内的魂力在大量的消耗下,也已经开始有些难以为继,而且张平在他们的合击下,也已经受了些内伤。

  先前他还有些担心,张平体内的魂力总量也远超于他,然而现在张平身上这种无法掩饰的气息变化,却让他可以肯定,张平体内的魂力总量还是无法和他的“两碗水”相比。

  既然如此,他现在便是对张平最有威胁的人物,他完全可以用自己的魂力来消磨张平的力量。

  ……

  无数丝水晶般剑光不停的在张平的身外绽放。

  风雪快速的飞舞着,围绕着后退的林夕等人和不断进击的张平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球。

  圆球的内里是被恐怖的火焰蒸发的透明水汽,中层是白色的浓雾,而外面则是旋转的风带起的白雪。

  这一个巨大的圆球越变越大,在林夕的飞剑不知道完成了多少次的穿梭,在张平的面前划出多少道透明的剑痕后,轰然爆开,溅射出成千上万道线条。

  数百座房屋,在这一瞬间随着剧烈的震颤而倒塌。

  林夕连连咳着鲜血。

  长剑落于他的手中,他的魂力消耗得甚至已经让他再也难以御使飞剑,然而所有的人也都可以看到,张平身上宝蓝色铠甲所有的符文里,那些游动着的金丝也变得极其的黯淡,似乎随时都会熄灭。

  面色煞白的池粟扶住了林夕和池珊。

  南宫未央缓缓挑眉,她的飞剑上,开始再次散发耀眼的深蓝色光华。

  张平的魂力也即将耗尽,但她还有不少的力量。

  也就在此时,远处的街巷之中,有无数金属敲击大地的声音响起。

  那名云秦将领虽然已经死去,然而他的军令却依旧发布了下去。

  中州城里的重骑军和重铠军,也已经赶了过来。

  在这样比夏日的雷声还要动人心魄的铁蹄声和魂兵重铠的嗡鸣声中,一直进击着的张平也停了下来,面对着南宫未央开始在空中加速的飞剑,他缓缓的低下了头,他身外宝蓝色铠甲上符文中所有的金色光丝,随着他的这一下低头,而彻底熄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