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九章 谁之胜,谁之败

第三十九章 谁之胜,谁之败

  他这一拳甚至没有多少魂力的震荡,然而来源于**本身的力量,却是依旧在他的拳头前方形成了磅礴的气息,化成无数股拧在一起的飓风。

  沉重的黑金马车车轮微微离地,似乎都要被这飓风掀起。

  张平漠视着拳头的前方,他这一拳,似乎要将以前的一切,以前的天地,全部砸碎。

  一道洁白色的剑光从黑金马车中飘飞而出,剑尖刺落在张平的拳头上。

  在剑尖和冷硬的金属拳头相撞的一瞬间,一名身穿布衣草鞋,满脸疤痕的圣师,也从黑金马车中飞出,落于张平和疾驰着的黑金马车之间。

  没有巨大的声音发出,唯有剧烈的震颤。

  张平身前的地面抖动着,就像波浪般起伏,无数条裂纹沿着震颤的地面往外蔓延,就连不远处的城墙上,也开始出现了许多细微的裂纹。

  张平的拳头也陷入了奇异的震颤中。

  这股奇异的颤动带动了他的身体,让他无法前进,往后退出了一步。

  一股血腥气从腹喉中涌起,充斥到张平的口间,张平收回了自己震颤着的拳头,微微凝滞。

  满脸疤痕的圣师双脚陷入地面,头顶散发的热气,化成缕缕的白烟,到张平的后退和凝滞,他荣辱不惊的双眸骤然变得明亮起来。

  “胡辟易,收起你无用的侥幸,你们谁都不可能阻止得了我。”

  就在此时,沉默的张平出声,说出了这样一句。

  胡辟易微微一笑,慨然道:“谁都不可能天下无敌。”

  只是这样的一句,却让张平陡然愤怒了起来。

  没有人知道他此刻内心的想法,他只是再次往前一步跨出,再次出拳。

  拳剑再次相交。

  地面波浪再起,城墙上裂纹又多几分。

  张平再退一步。

  然而没有任何停留,他再进,再次出拳。

  张平又退一步,然后再进,再次出拳。

  拳剑再次相交。

  胡辟易的衣袖上,突然也裂开了无数裂纹。

  就在下一刻,他的衣袖片片裂开,如蝴蝶飞舞,他的飞剑和整个身体,也被张平这一拳轰得倒飞而出。

  口中鲜血狂喷的胡辟易心中震撼到了极点。

  在第一剑拦住张平时,他就已经感觉到张平的**力量虽然得到了长足的增长,然而在之前接连的战斗之中,张平似乎也已经接近了极限,否则他的力量不如南宫未央,也不可能让张平退出一步。

  然而现在,张平的身体承受能力和续战能力,依旧彻底超出了他的想象!

  唯有张平知道自己真正的真实状况。

  在数拳震飞胡辟易这样的强者之后,他眼前的世界已然模糊。

  他感觉自己不像是行走在冰雪遍地的中州城里,而是像浑身**的行走在到处都燃烧着的火狱里。

  他的意识都已经有些模糊,呼吸也变得异常灼热,他知道自己已经无法接着战斗,然而他还想要继续战斗。

  他必须要继续战斗下去,必须将林夕杀死在这里。

  所以他已经布满裂纹的铠甲内里,某片铠甲随着他的魂力推动弹开,喷涌出芬芳浓郁的药雾。

  他拼命吮吸着充斥铠甲内里的药雾,然后疲惫和虚弱迅速的从他的体内消隐,他感觉自己不再像**的行走在地狱里,而是行走在无数魔眼花开放的原野上。

  他再次抬起了头,发出了一声厉啸,整个身体于一息之间,便化成了速度难以想象的流影,到了林夕等人所在的黑金马车之后。

  “轰!”

  天地之间再起暴鸣。

  马车里面被灌满了狂风,所有的人都不清面前的景象,只到肆虐的,遮掩了目光的狂风中,有一只宝蓝色的拳头正在透出来。

  ……

  这辆黑金马车在载起林夕等人之后,一直在朝着关闭着的城门疾驰。

  在一名林夕等人都并不认识的黑袍学院讲师的御使下,这辆黑金马车几乎快要和关闭着的城门撞在一起。

  而那重达万斤的巨大钢铁闸门,此刻却是已经出现了松动,开始缓缓往上升起。

  就在此时,黑金马车的下方,陡然发出无数游蛇涌动的声音。

  无数银色的长鞭,从坚硬的地面中涌出,这无数银色长鞭的末端,沁出浓厚的黑暗,在一刹那,这些带着点黑暗的长鞭就涌上了张平的双足。

  张平身形微顿。

  银色长鞭在他的脚下纷纷断裂。

  城门楼外_阴影里的黑袍少女猛然一震,口中一团血雾喷出。

  张平的拳头继续往前。

  池雨音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厉啸。

  她不知道学院的其它计划,但她明白,此刻唯有自己才能阻挡住张平的这一拳。

  她站立在张平拳头的正前方,背部紧紧的贴着身后的黑金马车,然后她将自己所有能够迸发出来的魂力,全部贯入了七颗宝石里。

  张平的拳头前方,出现了一个绿色的光罩。

  宝蓝色的拳头落在这个绿色的光罩上,绿色的光罩凹陷下去,然后裂开。

  池雨音的整个人都像被无形的巨山压在了马车上,她的背部发出了无数骨裂的声音,鲜血从她的口鼻之中冲出,却又被无形的力量压得往后冲击在黑金马车车厢上。

  黑金马车在猛然一震之下,往前的速度陡然加快了数分。

  在原先的配合之中,这辆马车将会堪堪通过正在上升的万均城门,然而因为张平的这一击,城门还没有升到足够的高度,黑金马车的顶部和升起的城门猛然撞击在一起。

  也就在此刻,御使着黑金马车的黑袍讲师一声厉喝,他体内的魂力往下如狂澜般喷涌而出,整个车厢之中震荡的磅礴气息,竟然也是圣阶!

  学院中有像佟韦、徐生沫和秦戈等天下知名的圣师,但同时也有许多外界根本不知道名字,就连林夕等人都不认识的圣师。

  此刻在这名面容有些枯黄的黑袍讲师的全力一压之下,沉重的黑金马车竟然硬生生的往下陷入了半尺。

  整个车厢顶在刚刚撞击到升起的城门的瞬间,便变成了顶部和城门的下沿正好摩擦在一起。

  一片耀眼的火星就像一条小溪一样,伴随着令人难受到极点的剧烈金属摩擦声,从车厢的顶部流淌下来。

  张平的整个身心都已经处于极其的亢奋和狂热之中,他着被自己的一拳轰得紧贴在马车上,已然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的池雨音,再次往前一步跨出。

  他再次出拳,想要一拳穿过池雨音的身体,然后将这辆马车轰成碎片。

  然而就在此时,他的呼吸彻底的停顿。

  巨大的阴影将他笼罩。

  这是他和南宫未央、林夕开战以来,第一次感觉到最真切的死亡逼近。

  那刚刚升起,和冲出的黑金马车车厢顶部摩擦出无数火星的万均铁门,并没有再往上升起,而是在某种强大力量的推动下,陡然像一面墙一样倒下,朝着他压了下来!

  无数石粉伴随着恐怖的裂响和迸出的气流飞洒,倒下的不只是这万均铁门,而是整个城门楼!

  青鸾学院在这里布置的最决厉埋伏,不是上面的军械齐射,而是这座城墙本身,而是这座城门,城墙,连带着上面无数沉重的军械,一齐轰然倒下,要将他埋葬在其中!

  即便他身穿着世上最强,甚至可以说是来自仙魔时期的铠甲,也不可能承受得住这样的重量的掩埋。

  在呼吸停顿的一瞬间,他的大脑几乎一片空白,然而他体内的所有力量,全部涌向了脚下。

  他用尽了所有的力量,往后倒飞而出!

  万均铁门带着轰然的气势倾覆砸下。

  这座不知道到底多少万斤的铁门最顶端,和倒飞着的宝蓝色铠甲撞在了一起。

  宝蓝色铠甲就像一只甲虫一样,被往后拍得跳起,又被无数砸落的大石击中,随着无数的尘嚣落下。

  池雨音从黑金马车上坠落下来。

  原本立于城门外_阴影里的黑袍少女发出了凄惶的叫声,抱住了池雨音,掠上黑金马车。

  黑金马车继续不停的往前冲出。

  它的后方,整座城门楼彻底倒塌了,冲天的尘雾笼罩住了整个崩塌的废墟。

  ……

  尘烟中,一块大石陡然裂开。

  让许多人瞳孔彻底收缩的是,宝蓝色金属铠甲再次露出身影,往前跨出一步。

  然而随着这一步的跨出,内里的张平和这整具不可一世的铠甲,都猛烈的摇晃起来。

  一口黑色的血雾,像火山喷发一般,从张平的口中喷涌而出。

  “林夕!”

  一声凄厉的啸鸣,从这具宝蓝色铠甲之中发出。

  然后这具宝蓝色铠甲摇摇晃晃的坐倒了下来,身上的符文彻底黯淡下来。

  它的右手手心里,却是抓着一颗布满着符文的扁平宝石。

  ……

  黑金马车彻底远去,消失这倒塌的城门楼附近所有人的视线里。

  跌坐在城门废墟里的宝蓝色铠甲一动不动,慢慢被落下的尘土铺满。

  一直紧跟在这具宝蓝色铠甲后面,先前在城墙上无数军械的轰鸣中停步的云秦军队,也开始继续前行,如潮水一般,将这整个倒塌的城门楼包围起来。(未完待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