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章 未知的命运

第四十章 未知的命运

  黑金马车里的林夕听到了张平最后那一声大吼。

  但他眼前的世界也已经模糊,在突破圣阶、魔变、一系列的激战,再加上以为高亚楠等人真的已经随雷霆学院的消失而消失,在城门关前的元气冲撞里,他的身体和意志都已经超过了所能承受的极限。

  他开始不知道外界发生的事情。

  “林夕!”

  “池雨音!”

  一声声惊呼声不断的在黑金马车里响起。

  ……

  宝蓝色铠甲颓然跌坐在小山般的废墟里,一动不动,无声无息。

  里面的人到底死了没有?

  所有震撼的看着这具依旧没有什么形变的铠甲,都在思索着这个问题。

  “放!”

  随着数声军令声,无数发出凄厉破空声的黑色羽箭再次形成暴烈的箭雨,冲击在跌坐在废墟上的宝蓝色铠甲上。

  当当打铁般的声音密集响起。

  折断的黑色羽箭在宝蓝色铠甲的周遭堆积起来,然而这具宝蓝色铠甲还是一动不动,只是被冲击的力量压得往下略微陷入了些,在震荡中震出一蓬蓬的灰尘,显得更为颓然。

  场间又开始安静下来。

  一名身穿重铠的将领看着这具身边坠满无数折断黑色羽箭的宝蓝色铠甲,浑身都微微的颤抖起来。

  他统领的一千魂兵重铠,在阻止张平到这里的途中,破碎了六百余具,那么多兄弟的战死,使得他根本无法让自己平静下来。

  既然直到此种时候,还根本无法破开这具铠甲,如果没有任何东西和工具能够砸开这具铠甲的话…埋也要将它埋掉!

  这名将领伸出了手,做出了一个军令。

  一根根金属抛索从他身后的许多重铠手中抛出,套在了宝蓝色铠甲上。

  金属抛索渐渐绷直,拖曳得宝蓝色铠甲和石块、箭簇发出了摩擦的声音。

  就在此时,空气的温度又似乎陡然寒冷了数度。

  原本一动不动的宝蓝色铠甲抬起了一只手。

  它手臂上的一块铠甲再次伸展成长刀,在轻轻的挥动中,带起一连串的火星,切断了所有的金属抛索。

  它的动作十分缓慢,然而却分外的动人心魄。

  许多人在这一瞬间的感觉,就好像亲眼看到一个魔王,复活过来。

  ……

  已然平静的地面突然又开始震颤起来。

  所有在这具重新动作的神魔般铠甲面前不知何等心情的重铠军听到了远处传来海啸般的声音,他们顺着这声音看去,身体开始变得无比僵硬。

  中州城的郊外被皑皑白雪覆盖,在开始变得阴郁的天空下,远处的一切景象都变得不明显,充斥灰白的颜色。

  然而有一层耀眼的银色光芒,却是在这层灰白色中显现出来,变得越来越为清晰。

  中州城里很多人的心也倏然下沉。

  那耀眼的银甲,只可能是中州军,连成这样的潮水…只可能是南郊中州卫的大部赶来。

  然而他们心里都十分清楚,这近南郊中州卫,本应该停留在南郊不动,而不应该赶来。

  现在这尊宝蓝色铠甲里的人还活着。

  这中州卫大部又出现在这里,中州城里根本没有能够和中州卫大部抗衡的军队。

  所以这只能说明,不官今日里和林夕等人对敌的是谁,这一战,是林夕等人输了。

  如果按照林夕的安排,云秦皇帝长孙锦瑟的死,当然也会引起云秦巨大的震动,但长公主即位,接下来这个帝国的前程,却至少是清晰的。然而现在,这具宝蓝铠甲里的人还活着,中州卫入主中州城,整个云秦帝国的前程,却是根本不知道会成如何。

  银色的中州卫从这处城门关涌入中州城。

  包括这名重铠军将领在内的很多云秦军人不肯退,然后他们的身躯,被淹没在了银色的潮水里。

  ……

  这一年的新年,是整个中州城最为惊惶、最为惨淡,也最为血腥的新年。

  一个有关魔王降临的故事,开始流传,开始在每个云秦人的心里蒙下浓厚的阴影。

  没有更多有关那具铠甲的消息传出,中州卫彻底的封锁了消息,在和林夕等人的战斗之后,那具铠甲似乎真像一个凭空出现的魔王一样,又消失在中州城里。

  中州城的街巷里不断爆发比起昔日江家之乱更为惨烈的战斗,就在一日之间,大批的云秦官员惨遭刺杀。

  并没有任何宵禁的消息传出,然而当无数军士不停的穿行在中州城的大街小巷,当浓厚的血腥气笼罩全城,绝大多数甚至不知道战斗双方是谁和谁的中州百姓,都惊恐的停留在了家里,紧闭着屋门,迎接着自己未知的命运。

  ……

  整个中州朝堂在血腥的屠戮之中进行着一次大清洗。

  组织着这次大清洗的,是随着中州卫进入中州城的一名年轻云秦官员。

  这名身穿普通布衣的年轻云秦官员始终低着头,但不管他的姿态如何低微卑贱,很多只是看到他一丝侧影的人,便都可以肯定他是昔日中州城至高权贵之一的许箴言。

  在中州卫进入中州城的第一个黑夜来临后,许箴言便缓缓走入了皇城,走入了先前周首辅和文首辅办公的房间里。

  然后他取出纸笔,面无表情的发布了他重回中州城之后的第一个命令。

  他以中州皇城的命令,令云秦各司以及地方军全部协查追捕弑君谋逆的林夕和所有青鸾学院的修行者。

  在发布了这个命令之后,他靠在椅子上休息了许久,等到漫长而血腥的黑夜即将过去,黑暗的天空里开始露出一些隐约的鱼肚白时,他走了出去,缓缓的走到了皇城的中轴大道上。

  将亮未亮的天空中有黑色的羽毛在掉落,有如恶鬼嘶鸣般的鸟鸣声。

  一名名乘坐着鬼脸鸠的炼狱山红袍神官降落下来,降落在他的面前。

  有红袍神官在他的命令下,走入了中州城的街巷,但有更多的炼狱山红袍神官越过了他,以最为虔诚和恭敬的姿态,沿着中轴大道,走入真龙山,进入真龙山低处的一些殿宇之中。

  真龙山上的无疆大殿里,张平坐在金色的软榻上,冷漠的看着整个中州城。

  他的面前,放着那颗来自古妖林的扁平宝石。

  随着越来越多的红袍神官的进入,中州城里的这座真龙山,就像是变成了炼狱山中那座最高的山峰。

  ***

  (这两天有些事情,再加上书评区骂我骂得厉害所以更新会更加慢一些休息休息)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