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一章 臣服,或者死亡

第四十一章 臣服,或者死亡

  云秦皇帝死去的消息,在这一年的新年里迅速传遍了整个云秦,震撼了整个世间。

  有关张平和林夕战斗的消息,更是让整个修行者世界陷入了更深的震骇之中,张平那一具来自过去和现在的铠甲,比起当年的“大黑”面世还要令人心颤。

  虽然张平最后在中州卫的围困之中,生死和下落到底如何,在消息封锁下,一直没有确切的消息传到外界。即便是效忠于许箴言和容家的许多中州卫将领,也根本不知道张平进入了中州皇城,进入了真龙山,然而至少所有人都知道,在战斗的最后,这具铠甲似乎还完好无损。

  这种圣阶的力量都始终没有办法破开的铠甲,似乎永不磨灭,所以修行者的世界,都将张平的这具铠甲称为“不灭”。

  有关林夕逼迫云秦皇帝退位,云秦皇帝展露出“麒麟”的力量,最后身死,到张平和林夕等人的战斗,每个中州城的人乃至整个云秦的人都有自己的判断。

  在有些人看来,林夕逼迫云秦皇帝退位无可厚非,最后学院这个名为张平的学生的所为,只是为了自己的权欲。

  有些人认为林夕是大逆不道,张平只是在为长孙氏除逆。

  有些人则认为谁对谁错更不重要,谁当云秦皇帝都不重要,关键在于,谁能让时局更加稳定,让云秦百姓过上更好的生活。

  在无数种看法和无数种意志的左右下,整个中州城和地方上变得无比混乱,在短短数天的时间里,中州卫和中州城守军便因为内乱而自损了三分之一。

  在这种混乱之中,先前在朝堂殿议之中占据主要分量的言官和文官们完全丧失了优势,许箴言、冷家和容家这三股主要力量的出奇统一,使得整个中州城开始陷入许箴言、冷镇南等人组建的内阁的管辖之中。

  ……

  在山阴行省原遥城,也进行着一场对于整个云秦帝国而言十分重要的争论。

  整个云秦帝国大半重要商行,都出自山阴行省。

  但此刻聚集在原遥城大丰号榕庄大院里的,除了山阴行省几乎绝大多数商行的大东家之外,还有地方上的许多清流、归老之臣。

  这些人物,除了名望之外,还因为长久在地方上做的一些善举,而让许多人都欠其恩情。钱财、名望、恩情、各自的子弟…这些东西,甚至可以决定数省的一些军队归属,甚至可以决定这数省是不是会造反,对抗中州皇城某些人的统御。

  榕庄大院原本的戏院子里,数十张桌面上的酒水都没有动过,围绕着云秦帝国这场惊天变动的争论,却已经持续了近一个时辰。

  “诸君,且不论青鸾学院和圣上到底孰对孰错,但关键在于,按我所知的消息,许多对我们有过恩情,对整个云秦帝国而言是清正好官的大人,被杀死的被杀死,被下狱的下狱。我庞某是个粗人,不知道许多大道理,我只知道,就如郑大人和刘大人,帮我过很多事情,为我们云秦百姓说过很多话,然而他们却是已经被许箴言和冷镇南杀死。我想要为他们报仇,这就是我的想法。”

  太平遥商号的大东家庞如雷的声音十分响亮。这名身高不高,络腮胡子的粗豪男子的声音,在持续了近一个时辰的争论之后,也已经开始占据主流。

  即便是为了稳定时局而屠戮异己,杀死那些反对的官员,对于地方上的清流,都是超越底线之事,都是难以忍受的。

  “我这把老骨头,也想为郑大人和刘大人他们报仇。”

  就在庞如雷的声音占据绝对上风之时,一个苍老的声音缓缓响起,令整个大院繁杂的声音为之一净。

  出声的是一名满面皱纹的白须老者,他是袁侯霆,所处厚丰熙商号现在在整个山阴行省而言并不算特别的大,然而在数十年前,厚丰熙却一度是整个山阴行省最大的商行,最为关键的是,山阴行省商号抱团,互相帮扶,就自厚丰熙始,这里绝大多数商号在走出山阴行省,遭遇困难之时,都是由厚丰熙从中调度,互相帮扶,所以这名老人在整个山阴行省商号之中拥有难以想象的名望。

  “但这次大变,说到底还是修行者世界的战斗。我们在山阴行省起兵不难,然而即便能够攻入中州城,要杀死许箴言和冷镇南,最终还是要靠修行者世界的战斗。现在不管青鸾学院还有没有能力配合起兵的我们一起战斗…最为关键的是,我们绝大多数人都反对许箴言和冷箴言组成的内阁,然而你们之中绝大多数人,也都对林夕的看法有很大分歧。”

  整个大院开始陷入沉默之中。

  这里有一半人认为林夕值得相信,但也有一半人认为林夕和青鸾学院的手段太过狠辣,对于青鸾学院的看法都得不到统一,便不可能起兵,做出什么事情。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寂静。

  一名身穿紫锦袍的长须掌柜快步走入了会场,紧张且急切的禀报道:“诸位,大德祥陈大掌柜到了。”

  会场中所有人闻言不由得浑身一震。

  虽然大德祥出自东林行省,但因为和大盛高的关系非同一般,无形之中也被山阴行省的商号看成半个自己人,而且大德祥在商界完全是个传奇,现在又隐然已经是凌驾于云秦所有商号之上的第一商行,所以陈妃蓉这名带着大德祥一飞冲天的大掌柜,在整个商界拥有难以想象的威信。

  此次山阴行省诸多商会在和大盛高商议之后,虽决定邀请大德祥,然而谁也不知道陈妃蓉到底会不会到场。

  在绝大多数人热切而期待的目光之中,会场大门的门帘再次被掀开,身穿皮袄,围着白狐尾的陈妃蓉,走入了会场。

  陈妃蓉对于商界而言的传奇和神秘,使得整个会场一时之间鸦雀无声。

  盛满盈和数名大盛高的人最先迎了上去,引着陈妃蓉在入座的同时,按序对各大商行的东家和掌柜进行了引荐。

  在极其简单的寒暄之后,以德高望重的袁侯霆出声,正式道:“陈大掌柜现在隐然已是商界领袖,之前在南边行省的义举,在民间的威望更是无人能及。陈大掌柜的意见,对于我们自然十分重要。”

  场间再度陷入沉默。

  陈妃蓉也陷入了微微的沉默之中。

  先前的数日,她的目光自然也全部集中在中州城之变,在张平和林夕那场大战之后,她比这里在场的任何人都清楚青鸾学院遭受了重创,因为即便连她此刻都不知道林夕的生死。

  因为担忧林夕的安危,此刻她的嘴角都生出了小小的嘴疮。

  这里无人知道,大德祥就是林夕的产业,在得不到林夕的任何消息和指示的情况下,她此时的取决,便更加的困难。

  “林夕,我要怎么做?”

  她口中微苦的想着,长长的眼睫毛不停的颤动着。

  “如若是换了你在我这位置上,你会怎么做?”

  陈妃蓉缓缓的呼吸着,她想着如果换了林夕,林夕会做什么样的选择,然后抬起头,看着这些对于整个云秦帝国的走向将有重大影响的山阴大豪们,缓缓的出声:“现在最为关键的只有一点,我们所做的一切,到底是为了将云秦帝国交到谁的手上。”

  “如果能够杀死许箴言和冷镇南,甚至杀死那个传说中的魔王,之后将云秦帝国交到谁的手上?”

  陈妃蓉的这两句话让沉默持续着,所有场间的人都在看着她,思索着。

  “我知道你们大多数人此刻也不敢相信林夕,哪怕他给云秦帝国带来了许多荣光,但我想他或许也想到了这点,所以他在中州城逼迫圣上退位时,便已表明要让长公主即位。”

  “长公主颇有贤明,所以让我选择的话,在不信任其余人的情况下,她是目前唯一的选择。”

  “所以我认为关键在于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便是确定她是否还活着,便是要将她找出来,让她可以真正的管理朝堂。”

  陈妃蓉说完这些话,便再次陷入了沉默中。

  袁侯渊也沉默了片刻,然后深深躬身,对着陈妃蓉行了一礼。

  “师出必先有名,我同意陈大掌柜的看法。与其急着起兵,将云秦变得更乱,不如专心做我们可以做的事情。”

  ……

  在山阴行省的大豪们聚集在一起,决定自己在帝国的这场动乱里要先怎么做之时,在栖霞行省的白露学院里,走入了一名身穿着红袍,只是红袍上不是火焰的符文,而是一尊尊八臂魔王花纹的炼狱山神官。

  这名中年炼狱山白面神官沿着山道跨入了白露学院虚掩的山门,走入了内里的庭院。

  一名身穿长衫的修长男子,站在庭院里的一棵掉光了叶子的大梧桐树下,看着这名炼狱山白面神官。

  “明明是炼狱山的人,为什么要换件这样的衣衫?”他淡淡的问道。

  “神可以有许多种化身,魔也一样。”这名炼狱山中年神官也平静的说道:“在云秦,便需要这样的化身,我们便不是炼狱山神官。”

  修长男子冷淡的看着这名炼狱山神官,并不驳斥,只是问道:“我想知道你的来意。”

  “臣服,或者死亡。”炼狱山中年神官平静的叙述道。

  ***

  (恢复更新,下一更在明天早上然后这两天没上网,翻阅书评感谢一些书友的理解和支持的同时,也同时对说我耍大牌的书友说两句一本书如果不按自己的意愿来,一个人说这么写,一个人说要那么写,百个人有百个人的看法,一百种看法凑成一本书,那不是一个怪物?至于爽和不爽,除了个人看法和理解不同,当然还有很多客观原因和水平问题。懂得少些苛难,多谢理解,相信每个人都会平静很多。还有觉得菜式做得实在不合口味,我也认真的说声抱歉,争取今后做得更好,还有消消气,不要菜式不合口味就一副要砸店的架势,这也太凶残了点。还有我觉得因为那几天拼字我的确写得急了点,和大海他们聊天的时候也懊恼万分,说有一段情节无意之中被我写漏掉了。不过要想补救实在无能,那天还发了个略惨。内心无比纠结和痛苦,不过希望获得点理解的同时,结果反而遇到一批以前被我封禁过的id乘机落井下石,我就很郁闷故事依旧是我的故事,其中节奏太快了点,做不到完美,算是个教训,今后自己的水平会更高些,尽量不犯类似的错误。毕竟写书这种事情,不是一开始一个人就站到最顶端的高度,我也是一直在努力的往高水平爬。但总不至于要将我吊起来咋样咋样吧。还有我觉得故事依旧是好故事,我也有信心写出更好的东西。然后,要骂就骂吧,反正这么多年下来,我的皮的确超级厚的,基本上看批评书评都是看得津津有味,有时还会哼哼两声,很牛叉的说,你们怎么会有我考虑的事情多,没写怎么知道其中会有多少纠结,会知道其中多少艰难。完美,我也想啊,可你找一个完美的人我看看先~)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