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二章 你的理由,我的理由

第四十二章 你的理由,我的理由

  “凭什么?”

  身穿长衫的男子没有动怒,只是平静的问出这一句。

  云秦地大,除了青鸾、雷霆、仙一三大学院之外,尚有不下百处修行之地和学院,白露学院在其余百家之中虽然尚且不算出名,但凡是能够站稳脚跟,成为修行传承之地,自然出过一些出类拔萃的宗师级人物,自然也有着自己的骄傲。

  白露学院尚奉剑院长,也就是这名长衫文雅男子,年纪不过四十,但修为也已至大国师高阶,也是整个栖霞行省最有可能成就圣师的数人之一,且他经历颇杂,最早是私塾先生出身,后又加入边军,成为修行者之后又被白露学院前院长收为嫡传弟子,和一般修行者相比,他更是多了一份惊涛骇浪在前而处变不惊的气质。

  在先前数天,他也听到了中州城有关张平和林夕对决的一些具体细节。这一名炼狱山中年神官出现在白露学院的视线内时,他便已然可以肯定,相当于得到了古修行者完整传承的张平还活着。

  昔日的炼狱山和千魔窟只是分别得到了一两门天魔狱原古修行者的不完整传承,便成为屹立世间无数年的强大修行圣地,他当然知道得到天魔狱原完整传承的张平是可怕的,然而就如许箴言和冷镇南、容家,依旧经年积累下的势力以门客和军力控制了中州皇城,但以皇城内阁的名义发出的诏书在许多地方依旧得不到承认,整个云秦的许多行省都有着无数不同的意见一样,尚奉剑和许多云秦修行者一样,自然也有着自己的气节。

  随便派出一个人就想要让人归顺,这种言语和行为在尚奉剑的眼里自然是可笑的。

  若是换了一个粗豪一些的修行者,此刻恐怕应声的就不是“凭什么”三个字,而肯定是“随便派出一个人来就想要让一个学院臣服,他真以为自己是江湖盟主,修行者世界的统治者了么?”

  身穿别样红袍的炼狱山中年神官抬头看着尚奉剑,双唇微启,然而未等他出声,一名身穿青袍,手提着青鞘长剑的白面剑师,却是出现在了白露书院的门口。

  “是啊,凭什么?”

  这名白面剑师朝着尚奉剑颔首为礼,同时也轻曼的说道。

  “赵兄。”

  尚奉剑躬身回礼,目光温暖。

  这赵如陵是栖霞行省赵姓大阀中最出名的剑师,平日里交往虽然不深,然而在这种时候到来援手,却自然令人感动。

  “奉我魔者,可得永生。”

  炼狱山中年神官面容不变,平静吟咏道。

  尚奉剑微微蹙眉,耻笑道:“获得像先前那六个老怪物一样的力量?那六个老怪物,还不是早就死了?这世上有什么人能够长存不灭…能够流传不灭的,唯有精神和信念。”

  炼狱山中年神官有些失望的看着尚奉剑,摇了摇头,“不,这世上能够流传不灭的,还有恐惧。”

  “在最深沉的恐惧里,人的想法最终往往会变得简单,会只考虑自己的生存,或者生存得比身边的人好,不会再去想自己活着有什么意义。”微微一顿之后,这名炼狱山中年神官平静的看着尚奉剑和走到尚奉剑身旁的赵如陵,缓缓的说道:“你不要忘记,炼狱山曾经使整个大莽臣服,所以你们不要以为,整个云秦就不可能会臣服。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切终究会改变。”

  “那除非将所有像我这样的云秦人杀光。”尚奉剑看着这名炼狱山中年神官,认真的说道。

  立于他身旁的青袍名剑师赵如陵微微一笑,一声清鸣,他拔出了手中的长剑。

  他的长剑也是青色,剑身上有一层符文,如同繁花层层叠叠。

  这柄长剑往前缓缓伸平,指向炼狱山中年神官。

  然而也就在这柄长剑伸平的瞬间,赵如陵的左手微微一动,一柄薄如蝉翼的轻柔软剑却是如同毒蛇一般,无声无息的从他的左手衣袖中闪电般弹出,以惊人的速度刺入尚奉剑的小腹之中。

  尚奉剑发出了一声厉吼,一道弯月般的剑光袭向赵如陵的面目。

  赵如陵于顷刻间连退十步站定,他的右眉处鲜血淋漓,整条右眉被削去,留下一个见骨的伤口。

  尚奉剑的右手食指上也缠绕着一柄极软极细长的银白色软剑,他的左手捂在自己的小腹上,鲜血却是不断的从他的指缝里涌出。

  这名中年炼狱山红袍神官虽然从魂力气息上判断,只是一名大国师中阶的修行者,然而在张平接掌炼狱山之后,炼狱山的手段更加诡奇,他的所有注意力也一直聚集在这名炼狱山中年神官身上,等到赵如陵偷袭这一剑临身,便已为时已晚,赵如陵的这一剑已然发力完全,迸发的力量已经震碎了他腹部的脏器。

  “你是云秦人。”尚奉剑的脸色迅速灰败了下来,一瞬间的愤怒也在他脸上消隐下来,他只是用一种鄙夷和可怜的目光看着赵如陵,说了这五个字。

  “炼狱山也被云秦人统治着。”赵如陵看着尚奉剑,取出一块锦帕擦拭着流淌道自己眼睛里的鲜血,平静的轻声道:“我可以有我的选择。”

  “好好的人不做,偏要做狗。”尚奉剑缓缓的坐在了地上,他的眼睛已经开始模糊,气息已经微弱,然而却依旧低声嘲笑道:“再强大的狗,也依旧是狗。”

  ……

  真龙山,无疆大殿里。

  张平坐在金色的龙椅上,微垂着头,看着对面的女子。

  女子面容很美,双唇薄如剑,正是云秦长公主长孙慕月。

  “你知道我此刻在做什么事情么?”

  张平冷漠的声音开始在无疆大殿里回响。

  长孙慕月看着这名曾经的青鸾学院学生,保持了沉默。

  张平应该很年轻,然而她现在从他的面目之间,却根本看不出他的年纪。

  “我派了许多人去云秦,去找那些民间的云秦修行者,去那些修行之地,然后告诉他们,要臣服于我。”张平神情冷漠的接着缓缓的说道。

  长孙慕月仰起了头,声音微寒道:“你这样做只不过是自寻死路。”

  张平面无表情的看着她,道:“我想听听你的理由。”

  长孙慕月冷笑道:“云秦人用数十年的时间学会了挺直身体,你一夕之间,便想让他们弯腰做狗?你这样做,只会给自己树立无数的敌人。你自己也应该清楚,即便是现在的中州城,军队之中都依旧在不停的叛乱,不停的战斗。更不用说想要令整个修行者世界臣服。”

  “这是你的理由。”张平冷漠的说道,“不过我有我的理由。我在炼狱山从最低贱的学徒爬起,在炼狱山里,我不仅修到了魔变,还学会了更多炼狱山统御世间的方法。”

  “林夕一直想用温和的手段来改变云秦,然而我不是林夕。我不在意一些人的生死…我当然知道我派出去的绝大多数人会失败,但我这样做,却可以让所有的云秦修行者开始站队,这样我可以很清晰的分清我的敌人和可以被我所用的人。而且你也应该明白,依旧有一些人会抵挡不住力量的诱惑。他们之间会互相厮杀,所以我可以少死许多忠于我的炼狱山弟子,让更多的云秦修行者死在他们的自相残杀里。”

  听着张平这样的声音,长孙慕月的嘴唇变得更加没有血色,她声音微颤道:“你这个疯子。”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魔王,我只是释放出人心中的魔王而已。”张平微微抬起头,深深的看着长孙慕月,道:“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你和我是一样的人。你抛弃了你的亲哥哥,我抛弃了青鸾学院。你应该和我站在一起。”

  “放出每个人心中的魔王,那这个世间会变成什么样子?”长孙慕月咬牙看着他,寒声道:“即便你杀死我,我都不可能和你站在一起。”

  “他们会活在恐惧里,然后臣服于真正的魔王。”张平没有动怒,只是平静的看着长孙慕月,淡淡的说道:“我会让你改变主意的。”

  说完这一句,他轻轻的探出一朵火焰。

  一名炼狱山红袍女神官走了进来,对着长孙慕月行了一礼,然后将不发一言的长孙慕月带出了这个大殿。

  当炼狱山红袍女神官和长孙慕月离开这个大殿之后,在空无一人的清冷大殿里,张平沉重的呼吸起来,且越来越为急促,他带着紫金色光泽的面容,因为急促的呼吸而变得紫红。

  他身体的血脉都开始浮在了肌肤的表面,似乎体内都有裂纹要绽裂开来一般。

  他冷漠的双眸里出现了一丝犹豫的神色,然而只是瞬息之间,他的目光便又变得冷漠而坚定。

  他又取出了一个白玉药瓶,打开,将内里的药液震成药雾,吸入口腹之中。

  他的呼吸渐渐平缓,脸色也慢慢变得红润,眼神也变得比平时更为有力,更为明亮。

  整个大殿里,随着他灼热的呼吸,渐渐弥漫魔眼花的醉人芬芳。(未完待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