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八章 魔的气息

第四十八章 魔的气息

  .

  云秦实在太过辽阔,即便已经位处整个云秦的北部,在这里往北望去,却依旧看不到登天山脉的影子。

  陈岸石和许多死在这里的云秦修行者的猜测没有错误,张平陡然出现在云秦北部,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进攻青鸾学院。

  虽然他在天魔狱原之中得到了莫大的奇遇,就像挟着一个时代强势的降临这个世间,然而他十分清楚,既然学院能够设计出用以对付先前炼狱山掌教的铠甲,便也有可能蓄积出对付自己的力量。

  所以他要尽可能的快。

  哪怕只是扫平青鸾学院在登天山脉之中的所有建筑,也比扫平无数支陈岸石这样的反对力量更有意义。

  只是在最终进攻青鸾学院之前,他还决定要见一个人。

  这个人距离这里不远,这才是他今日里顺手将道石学院这些反对力量除去的真正原因。

  ……

  数百骑身穿黑红色轻铠的骑者呼啸冲出炼狱一般的道石学院。

  张平坐上了沉重的金属巨辇,谁也不知道他是用何种方法,将这样沉重的金属巨辇,在绝大多数云秦反对势力根本没有察觉的情况下,运送道了此处。

  在数十名炼狱山神官的拖曳下,这被垂幔遮掩的金属巨辇,像一辆马车一样快速的前行着。

  张平身上的铠甲片片卸落,归于他身下宝座之中。

  他透过垂幔的一丝缝隙,看着前方的骑军和炼狱山神官,不由得觉得这个世间真是充满了讽刺。

  此刻活动在云秦的许多身披红袍的神官,以及护山骑士,都根本不是先前的炼狱山弟子。

  在他以最直接的方式让天下的修行者选择臣服或者死亡时,在陡然多出无数反抗势力的同时,却是也莫名的多出了无数狂热和虔诚的信徒。

  他想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这些人不是臣服炼狱山,而是信奉传说中的魔王降临,而是崇拜力量和恐惧的本身。

  所以即便真是那种最凶残的,以人为食物的魔王,也一定会有很多的追随者。

  ……

  平静山野间的清澈溪流被铁蹄踏碎,接着沉重的巨辇从溪水中滑过,使得整条溪水出现了瞬间的断流。

  溪流南面的一个小镇的平静也被彻底的打破。

  镇里的百姓惊恐的退让到屋檐下,看着疾驰而过的骑者将镇南头的一片宅院包围了起来。

  那片宅院里的其中一个院落里,种着些果树。

  和之前在南方前线军部相比,显得更为白胖了些的蒙白从这个院落后院的一间房子里走出,他绕过了这些果树,走到了前院,然后在心中想着,终于来了。

  他眼中的平静在一瞬间就改变,变成了他一直让人觉得的胆怯和卑微。

  他的身体开始发抖,令人觉得极其的真实,或许在所有人的眼中,此刻胆怯卑微且浑身发抖的他,才是真实的。

  一股强大而令人觉得不像是修行者所有的气息陡然降临,然后他身前狭小的院门陡然崩裂,沉重的金属巨辇像一头地狱中走来的巨兽一样,穿过破碎的院门,降临在他的面前。

  蒙白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他低着头,身体显得出奇的僵硬,然而浑身却发抖得更加厉害,汗水渐渐将他的棉袍全部湿透。

  金属巨辇上的垂幔缓缓的分开。

  张平从无数断裂魂兵铸造而成的宝座上站了起来,安静的看着他。

  “你也为他们做了很多的事情…然而在闻人苍月被他杀死之后,你却依旧融入不了他们的圈子。所以你也是个被他们遗弃的人。”

  看着蒙白下颌滴下的一滴汗珠,张平轻声的说道。

  蒙白的头已然垂得很低,然而听到张平出声,他的身躯却越加低矮,双膝渐弯,就将跪下。

  “你和李开云是我在学院里最好的朋友,你可以不必如此。”张平淡淡的说道。

  蒙白的身体变得更加僵硬。

  但在僵滞了数息的时间后,蒙白还是跪了下来,双膝没于院门和院墙的碎砾之中。

  张平的眉头微蹙,面上依旧没有任何明显的感**彩,然而不可否认的是,他的心中陡然有一种异常满足的感觉涌起。

  原来有时候朋友,或者说曾经的朋友的屈服和跪下,比起敌人的跪下,还要令人满足。

  “我知道你很怕死。”张平的面色冷漠了下来,想了想,道:“我可以让你活着,而且可以让你一直好好的活下去。但你必须证明你不是我的敌人。”

  “我是个无用之人…”蒙白变异的哭喊声响了起来。

  张平没有理会他的哭喊,只是缓慢而清晰的说道:“我马上要进入青鸾学院,但在进入之前,我必须确定青鸾学院没有足以杀死我的埋伏。”

  蒙白还在抽搐般哭喊着,然而他的身体很多部分,却都在尽力的捕捉一些有用的讯息。

  在清冷的空气里,他隐隐约约感觉到张平的身上有一丝奇异的香气。

  ……

  大风吹动了积雪,穿行在山林和屋舍间,发出各种奇异的啸鸣声。

  风声消隐时,天地间冰冷凄清,月光洒落下来,地面如同铺满白玉。

  一辆马车在月光下的雪地里行走着。

  这是一辆看上去极普通的马车,看上去就像路上因为有些事情耽搁,而错过了落店的时辰,而不得不在夜间赶路。

  然而就在这辆马车前方的一条小道上,却是出现了一个黑点。

  在夜晚的雪原里,这一个黑点显得十分的渺小,然而随着这个黑点在马车中人的眼中变成清晰的人影,一切便都变得不再普通。

  来人身穿狐毛裘衣,风雪自然畏惧般避开一边。

  看着在身前数十步外缓缓停下的马车,这人的眼眸中流露出感慨和悲悯的神情。

  “安可依,你们让叶忘情来我那里取忘情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反而成了人家嫁衣?”

  在这人清越而有些苍老的声音中,赶车人微微仰头,斗笠下显出了清秀而带着浓厚书卷气的容颜。

  她身后的马车车帘也缓缓掀开,露出了林夕、南宫未央和秦惜月的身影。

  安可依对前方这名衣着华贵的圣师并不陌生,就连林夕等人,也已经从他的这一句话里,知道他便是学院之前忘情剑的主人,蓝大先生。

  这绝对不是他们此刻想要看到的人,安可依也很清楚这名学院前辈的强大,所以她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用一贯的读书般的语气,平平的问道:“就连你都选择了臣服于张平?”

  蓝大先生沉默片刻后叹息道:“你们应该明白,他和青鸾学院截然不同,青鸾学院可以容许我这样的一个人无所事事的安静活在世间,但他却是一个真正的魔王,对他而言只有臣服和死亡两种选择。”

  “你们跑不了的。”

  蓝大先生的目光又落在了安可依身后的林夕身上,他的语气更加清冷,带着一丝无奈。

  在他说出这样一句话时,安可依看到了他面上的肌肤在月光的照耀下,隐隐的发出了靛蓝色和紫金色的微光,她的呼吸顿时微微一顿,“张平传了你真正的魔变?”

  “所以他是魔王,你是弱小的魔,而我是最弱小的魔。”蓝大先生没有回答安可依的问题,而是看着林夕,说道。

  林夕没有因为蓝大先生的成魔而太过震惊,但他此刻却下意识的觉得蓝大先生的这句话里包含着更多的讯息。

  远处陡然又响起了呼啸的风声。

  四条庞大的身影,带着风声,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秦惜月的呼吸也彻底的停顿了。

  那是四头火魁!

  南宫未央的目光剧烈的闪动了一下,她也第一时间从蓝大先生的那句话里联想到了某种可能,于是她很直接的沉声道:“这些东西能够感知到成魔的修行者的气息?”

  她对于蓝大先生而言只是小辈,然而因为她曾经是炼狱山掌教之后最为强大的修行者,所以蓝大先生也给予了足够的尊敬。

  他微微颔首,叹息了一声。

  “先前只是因为我受伤太重,气息太弱,所以这些火魁没有感知到?”林夕深吸了一口气,冷静的出声问道。

  今日里虽然只有安可依一人接应着他们离开,但在中州区域里,学院的强者已经做出了许多安排。学院已经确定张平不在中州区域中,而另外的一批学院强者甚至以护送胡辟易离开而设了一个局,引诱冷镇南和炼狱山的力量。

  之前蓝大先生能够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便感觉到不可思议,而此刻蓝大先生的话语和态度,便已经让他接触到一个更可怕的事实。一个张平为什么那么胸有成竹的事实。

  面对林夕的这句话,看着自己第一次真正会晤的学院新一代的将神,蓝大先生苦涩的一笑,道:“所以你们跑到哪里都没有用的。”

  林夕想了想,说道:“我可以让自己一直处于没有多少魂力,气息很弱的境地,而且我可以用别的气息遮掩,你也可以如此。”

  从中州城和张平一役之后,他似乎变得比以往更为冷静,敏锐。

  蓝大先生微微一怔,却是又苦笑了起来:“之后呢?一直没有魂力的躲着?青鸾学院都快要不复存在,天下虽大,又有哪里能去?更何况…你们都伤势未复,今日里,你们便根本逃不出去?”(未完待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