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章 魔王的两所房子

第五十章 魔王的两所房子

  .

  风声如吼,蓝大先生并不知道安可依和林夕等人在说些什么,他惊怒于自己身为昔日青鸾学院的第一剑师,今日里竟然连重伤中林夕的一剑都接不下,在风雪交织中,马车中林夕的身影在他的眼中也渐渐的和昔日张院长的身影交织在一起,似乎再也没有分别。

  在这种错觉之中,他艰难的呼吸着,陡然却又感到了某种莫名恐惧的意味。

  似乎有种致命的威胁已然临近,然而他却不明白这种致命的威胁来自何处,他的身体极度的冰寒,然而体内有股说不出的燥意却是翻涌起来。

  他脑海之中张院长和林夕的身影,以往很多次战斗的刀光剑影竟然消失,被一名他记忆中女子的雪白身子所占据。

  他身外的白雪在这一瞬间似乎变成了鲜红的锦被,他听到自己的喉咙里发出了异常沉重的喘息声,他还听到四头火魁的呼吸声也变得异常的沉重。

  就在此时,林夕身旁的南宫未央伸出了手,她握住了林夕手中的长剑,只是数分之一息的时间,她的身体如承受猛烈的后座力一般,猛的一震。这列普通马车的两个车轮轴同时咔嚓一声震裂。长剑化成惊虹,顷刻间以纯粹的直线行进,到达蓝大先生的身前。

  蓝大先生意识之中的所有旖旎和这道剑光交织在一起。

  他脑海里的**女子手中出现了一道剑光,他此时已经明白到底是什么导致自己这样的异常,然而这一剑比起林夕方才的那一剑还要强大,他手中的黑红色长剑刚刚飞起,这一剑就已经强势降临,压住了他的黑红色飞剑,落在了他的胸口。

  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飞出。

  飞剑从他的背后带着一团浓厚的血雾冲出。

  这一瞬间他有些茫然,只看到安可依和秦惜月带着林夕和南宫未央,在风雪之中狂奔。

  “蓬!”

  他重重坠地,身体在雪地里滑继续滑行。

  在滑行出十余步的距离后,他下意识的站起。

  等到他站起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他抬头,看到四头火魁在雪地里咆哮,似乎彻底失去林夕等人的踪迹。然后他低下头来,看到自己的胸膛已经彻底的空了。

  透过自己胸口的大洞,他可以看到身后的染血的雪地和黑色的夜空。

  他看到自己身体内里的血肉也都是黑色的。

  他想到了自己的一生,突然感到无比的痛苦,然后倒下,死去。

  ……

  “那是什么药物?”

  林夕忍不住看着安可依问道。

  除了安可依,他和南宫未央、秦惜月三人都有种真正的劫后余生的感觉。

  在施出重创蓝大先生的那一剑之后,他体内的魂力也被他不断的析出了体外,此刻在凛冽的寒风中,他的身体感到了刺骨的寒冷,嘴唇也开始冻得有些乌青。

  挟着他在狂掠的安可依听到他的这个问题,双颊隐隐透出一丝红晕,但她还是用读书般的语气回答道:“是春药…应该是世上最强烈的春药。”

  虽说许多御药系的顽劣新生在入院之后,私下里开玩笑起来,往往最想炼制的药物不是春药就是泻药,但安可依此刻的回答,还是不由得让林夕等人全部愣住了。

  “魔眼花…”

  安可依看出了林夕的寒冷,她微微犹豫了一下,用手将林夕的身体挟得和自己贴得更紧了些,这个对于此刻的战斗和逃亡而言显得十分正常的动作,却让她脸上的红云更浓,她下意识的仔细解释道:“在东景陵、韶华陵和坠星陵的那次大会战之中,我们认识到了魔眼花的功用,然后按照学院的本意,是看看能不能在炼狱山掌教降临千叶关之前,炼制出可以大幅度提升战力的药物。因为魔眼花有着大幅度刺激人体兴奋程度的作用。如果能够大幅度提升反应能力和感知,甚至支配**超越平时极限的战斗…只要能够杀死炼狱山掌教,那么即便使用者有些后遗症,在我们很多人看来也是值得的牺牲。但我们御药系的努力最终失败了…炼制出来的这种药物,有着极大的制幻作用,反而成了最强烈的春药。”

  “不管是什么药,只要能够杀死对手,便是好药。”南宫未央看了安可依一眼,认真的问道:“只是这药力的影响时间只有数十息,所以我们才必须马上离开?”

  安可依点了点头:“在你们和张平的那场战斗里,我们学院取得了几份他那两头火魁的鲜血。所以我确定这药物对火魁也有用,只是持续时间也不长。任何圣阶的存在即便处于这种药物的影响中,面对死亡的威胁总会有战斗的本能。”

  南宫未央蹙起了眉头:“如果我和林夕没有受伤,可以杀死那四头火魁。”

  安可依点了点头。

  “这种药物今后依旧有用。”南宫未央看着她说道:“将来对敌张平的时候也应该有用。”

  听到她这句话,安可依却是沉默了片刻,然后摇了摇头:“谁也不知道张平的体质会进阶到什么样的地步,将来这种药物对他未必起作用。”

  南宫未央也再度沉默了下来。

  火魁能够感知到“成魔者”的气息,张平的手中,到底还握着多少这样对他们极为不利的秘密?

  ……

  ……

  三尊雄伟和庄严到难以想象的大佛半埋在黄沙沙丘之中。

  这三尊一个衣服褶皱都比一列车队要长的大佛旁,一条宽阔的水渠里奔腾着清水。

  在这大佛之后,是一条深深的沟堑,巨大的峡谷。

  一些金光闪烁的佛殿殿顶略微超出地平,建立在这深深峡谷之中。山壁和庙宇上的符文里,都散发着柔和的佛光,结成一个个蒲团般的圆形梵文,汇聚成一片金光佛海。

  这里是般若寺,世间除了青鸾学院、炼狱山之外的另外一个修行圣地。

  真毗卢和云海坐在佛光笼罩的某个山崖洞窟里。

  这光头僧人的面前,盘坐着一名黄眉老僧。

  “请师尊解惑。”

  真毗卢和云海行礼,两人都没有说任何多余的话,因为他们知道对方一定知道自己的困惑在哪里。

  黄眉老僧看着真毗卢和云海,不见悲喜的说道:“佛有很多种化身,魔也同样有很多种化身。”

  真毗卢和云海知道黄眉老僧的这句话里必有深刻含义,然而他们依旧不能理解,所以真毗卢再次发声:“弟子不明。”

  “佛也有可能是魔,魔也有可能是佛。”黄眉老僧无悲无喜的看着真毗卢和云海,淡淡的说道。

  真毗卢和云海眼中都出现了震惊的神色。

  真毗卢的眉头皱起,眉心中鼓起一块,他张口,即将发声。然而黄眉老僧却已经再度出声:“魔要掌控世间,他有恶的化身,以恐惧和绝望征服世人,同时也必须有善的化身,来感召另外一部分世人。”

  云海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睁大,他愣愣的问道:“师尊…你的意思,是我们般若寺,也只是魔用来掌控世间的一个手段?”

  黄眉老僧看着他,说道:“确切而言,曾经是。”

  沉浸在佛光里的真毗卢和云海震撼难言。他们想过无数种可能,却没有想到黄眉老僧给出的竟会是如此的一个答案。

  “对于真正凌驾于世间的人而言,无论是恶还是善,都只是他统治这个世间的手段。当许多人为了心中的善念,拼命的反抗着魔的统治时,却并不知道他们本身其实也在魔的控制下。魔王在最高处看着世间,摆落着棋子,善恶的争斗,只是在他操纵之下的戏。”黄眉老僧接着缓缓的说道。

  真毗卢的眉心鼓得更高,他凝重的问道:“师尊的意思,是我们般若寺最早也只是魔宗的一门传承,之前也一直在魔宗的控制之下?”

  黄眉老僧看着他,淡淡的伸出手指,指着他和云海身后峡谷里的某处。

  真毗卢和云海转身,看到那里有两座很小的庙宇。

  “世间的魔和佛,对于真正的魔王而言,就像是两所房子。他今天进左边的房子,左边的房子便是属于他,他便是左边房子的主人。明日里他想进右边的房子,他便是右边房子的主人。”黄眉老僧说道:“直到他最终被打倒,这两所房子才不属于他。”

  云海想了想,问道:“师尊,我们般若寺原先是魔王的另外一个化身,属于他另外一脉的传承,被他所用,那听您的意思,后来这样的时代最终消亡。后世的修行者最多算是从先前的时代里获得了一些修行的经验,那我们般若寺现在和炼狱山还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无论是先前的炼狱山掌教,还是现在的张平,都似乎根本不将我们放在眼中?”

  黄眉老僧看着他,说道:“我们般若寺曾经有过一次分裂,你们所知的,便只有最早建立神象军的那批僧人,以及脱离般若寺,拥有谷心音得到的修行之法的那批苦行僧人。现在我和你们说了这些,你们也应该明白,唯有一些信念和想法的剧烈冲突,才有可能导致般若寺这样的分裂。”

  “所以那次我们般若寺的分裂,便是因为发现我们般若寺的传承只是来自魔的化身?”云海呆呆的说道。

  “不止于此。”黄眉老僧摇了摇头,悲悯道:“真正的魔王建立了两所房子,他便一定会有进入两所房子的钥匙,他不会让房子里的人有背叛他的能力。那次在无尽沙漠里的发现,指明了一个事实,我们般若寺的修行者,对于魔王而言,可能就像现在的火魁一样,魔王有控制我们的手段。”

  “那次发现的记载里…这种手段甚至能够控制我们的身体。”黄眉老僧顿了顿之后,看着愈加震撼的真毗卢和云海,接着道:“所以在那次发现之后,很多般若寺的人感到恐惧,他们害怕有人能够拥有魔王的那门手段,所以他们离开了般若寺,变成了独自穿行在无人之地的苦行僧,躲避着世人。有些僧侣放弃了修行般若寺的绝大多数功法,最终变成了现在的神象军。还有些人留在了般若寺,秉承着善念,并开始寻求改变自身,斩断和魔联系的方法。”

  “只要是般若寺的修行者,便很有可能被魔王轻易的控制。”真毗卢肃穆的问道:“那我们今日般若寺的修行者,依旧如此?难道炼狱山的修行者,能够克制甚至控制我们?”

  “在那场般若寺大变之后,在悠长的岁月里,我们般若寺的历代修行者已经将修行功法进行了彻底的改变,甚至做出了很大的牺牲,彻底毁灭了一些力量分外强大的修行之法。原本即便是昔日的魔王重生,我们也可以和他战斗。”黄眉老僧看着真毗卢和云海,说道:“但在那场分裂之后,我们般若寺曾经有一名僧人远去大莽,远去天魔狱原,他想要得到一些魔王的修行之法,从魔王的修行之法中的,得到彻底斩断和魔联系的方法,然而最终他却成了炼狱山掌教,成了在千叶关前死去的那名炼狱山掌教的师尊。”

  云海震惊得身体都不停震颤起来,“师尊,您的意思,是那名炼狱山掌教的师尊,其实是我们般若寺人?”

  黄眉老僧缓缓点头,“从某种意义而言,今日的炼狱山,才是我们般若寺的另外一处分支。”

  真毗卢和云海一时说不出话来。

  “那人知道我们般若寺绝大多数对于功法的更改,所以在得到一些魔的手段之后,他有了针对我们般若寺功法的手段。除了谷心音的那一脉苦行僧在他之前便离开了般若寺,他无法知道那些苦行僧对于功法的更改,不可能有什么手段克制。”黄眉老僧看着说不出话的真毗卢和云海,说道:“所以对于这一门遗留下来的功法,我们极其的重视。”

  “所以这么多年里,炼狱山掌教和我们般若寺一直拥有着难言的默契,他的目光也始终只在云秦,他眼里的敌人,都只有云秦和青鸾学院。”真毗卢沉默了许久,才出声说道。

  黄眉老僧点头不语。

  云海白着脸,说道:“炼狱山掌教虽然已经连换了两任,到了今日的张平,但针对我们般若寺修行功法的手段,必定也留在了炼狱山的秘典里,一定会被张平得到,所以张平也不将我们视为威胁。”

  “我们可以选择逃,或者隐匿在般若寺的有些佛光里。然而却无法面对真正的炼狱山掌教,无法和他为敌。”黄眉老僧无悲无喜的说道:“这便是我们般若寺现在的命运。”

  “一定会有改变这样命运的方法。”真毗卢看着他,说道。

  “玄远也是和你一样的想法。”黄眉老僧看着远处峡谷口洒落的黄沙,慢慢说道。(未完待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