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二章 雪线之前

第五十二章 雪线之前

  越是人间,各种喜怒哀乐,各种关系便越复杂。

  因为越是需要力量和规则约束保护的普通人们,越是无法突破规则本身的限制。

  然而在强大修行者的世界里,一切的规则最后都归结于力量本身。

  就如大莽那一柄逆天剑李苦,在尽情的杀戮反对大莽老皇帝的将领时,便曾直接说过,这世间令人敬畏的,除了力量之外,还有别的什么东西么?

  这听上去似乎有些残酷,然而修行者的存在,本身就自然造成了阶层,所以修行者世界里的争斗,到最后便反而简单和单纯。

  只要一名修行者拥有别人难以企及的力量,那么他不管失败多少次,不管有多少算计落空,只要杀不死他,那他实际便是一直胜利着,一直是这个世间的掌控者。

  其实修行者世界对于不可知之地,对于力量的追求一直都没有停止。

  炼狱山在过往的许多年,在大莽之前数个朝代的更替之中,一直在派遣着弟子和奴隶不停的进入着天魔狱原,这种探索一直被修行者的世界熟知。

  然而实际上张院长在云秦立国之前,便或许已经进入大荒泽之后的古妖林探索,从种种迹象而言,明哥和他的大黑,便极有可能出自大荒泽之后的古妖林。而在发现自己也被大圣师所限之后,他便进入了冰雪神原。

  而对于般若寺而言,那名一直坚信无尽沙漠终有尽头,在行走之中修行的僧人觉远,也成了般若寺打破原本命运的希望。

  ……

  ……

  就像是一个宿命的轮回,从哪里开始,必定要回到哪里去。

  林夕走出了马车,看着面前的雪线和插天的冰川,看着青鸾学院的方向,沉默不语。

  有细微如十指岭中的飞雪,被冰川间的风带来,洒落在他的身上。

  云秦极乱,张平真正有控制力的,还是只有中州区域,他的推想又十分正确,在体内不存留丝毫魂力,完全像一个普通人的情形下,那些火魁也追踪不到他的气息,所以在中州逃出张平的封锁之后,在学院的接应下,他没有穿过四季平原,而是通过山海主脉,绕路进入了登天山脉,到了在青鸾学院新生时,他们都难以久呆的雪线之前。

  这是一段难以节省的时间,他和南宫未央都需要有最佳的状态进入到冰雪神原中去。在这数十天里,他和南宫未央的伤势在安可依的调养下已经彻底恢复,然而这么长的时间体内不经任何魂力,他的体内却是空空落落,如同失去了魂魄,难过到了极点。

  “你真的决定要和我们一起进入冰雪神原?”

  在看了青鸾学院的方向许久之后,林夕转身,看着秦惜月,认真的说道:“冰雪神原地势极高,空气极为稀薄,不是圣阶的修为,甚至恐怕无法保持头脑的清醒…这是学院对于冰雪神原的基本记载,但南宫未央在真龙山里见过的那名真龙卫没有手指和脚趾,所以即便圣阶的修为,在里面也是举步维艰。”

  “你是比我更好的将领。”秦惜月的眉头微微的蹙起,坚定的说道:“你也明白,在战场上意志比一切更为重要。学院给我们准备了比那些真龙卫更好的装备。如果我无法保持平时那样的绝对清醒,也没有什么关系,我只要知道跟上你们两个便是。”

  “我不会成为拖累。”秦惜月转头看了南宫未央一眼,又看着林夕,说了这一句。

  林夕和南宫未央互望了一眼。然后林夕认真的看着她,说道:“我们自然都明白你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但我真的不想见到那样的场面在我眼前发生。”

  “正是因为你没有把握,甚至没有能够从里面回来的把握…我便一定要跟着你们进去。”秦惜月看着林夕的眼睛,她双眸之中的坚定没有任何的改变,“因为你们若是无法回来,若是我落入张平的手中,我的命运将会更加凄惨,我绝对不容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他将一切不公归咎在你的身上,他想要毁灭你曾经拥有的一切,让所有人觉得他比你强,他要成为掌控世间的魔王。”秦惜月看着青鸾学院的方向,清冷的微笑了起来:“他可以毁掉灵夏湖,可以毁掉我们住过,学习过的地方,然而他永远毁不掉我们那些人的感情,他永远都不可能得到我,即便只是当做一个附带的战利品。”

  “他已经是真正的魔王,像他这样的人,即便一个缺憾不能满足,也会成为他的致命弱点。”南宫未央看了一眼林夕,又转身过去看着头顶上方看不到顶的冰川巨影:“在冰雪神原那样的天威之地,修为已经不是决定性的因素,我同意让她和我们一起试试,看看能不能支撑下去。”

  林夕不再坚持,他伸出手,轻轻拍了拍秦惜月的肩膀。

  在此时的气氛下,在身后的巨大冰峰映衬下,他的这个举动显得分外的肃穆和圣洁。

  谷心音已经进入冰雪神原。

  等到林夕再进入冰雪神原,学院最重要的力量,便都砸在了冰雪神原里面。

  虽然谷心音先前已经传出过预示着希望的讯息,但谁都明白,在那样的神原里面,谁都不可能支撑太久。

  所以很快到了最终告别的时候。

  林夕对着安可依微微躬身行礼,然后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他上前一步,和安可依轻轻相拥,然后拍了拍安可依的背,轻声但用尽了他全部力气,道:“保重。”

  在学院时,安可依是林夕最为亲近的老师,而林夕也是安可依在学院时几乎唯一亲近的学生。

  两人之间的感情自然非同一般,而此时,无论是进入冰雪神原的,还是留在这世间的,都是命运莫测,所以这是真正生离死别的时刻。

  安可依心中自然也想和林夕一起进入冰雪神原,然而她必须留下来为学院炼制一些药物,她的能力也使得她要在林夕不在世间的时候,承担起一些使命。所以她原本不知对林夕的这个动作会做何等的反应,然而此时此刻,她的身体微微一僵之后,却是反而将林夕拥抱得更紧了些。

  “保重。”

  她也拍了拍林夕的背,然后缓缓站直,寒风吹乱了她原本也并不整齐的发丝。

  林夕知道自己这一生都不会忘怀这样的画面,他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微笑了起来。

  “其实我有一个秘密一直没有告诉你,那份炼制对付魔变药物的药方是错的。在炼制过程中,我自己加了些改变。”

  他看着安可依,轻声的说了这一句。

  ***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