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四章 脱变、挫败和怒火

第五十四章 脱变、挫败和怒火

  云秦故事里代表着厄运和灾难的黑兽,变成雪白而浑身荡漾着冰雪之力,有如神国中的仙灵

  这是真正的蜕变。

  林夕怔怔的看着吉祥的蜕变,从周围天地元气和吉祥身上气息的改变,在稀薄的空气和极寒的包裹中有些迟钝的他,慢慢反应过来这才是吉祥本来应该的修行方式,只是失却冰雪神原这样的环境,这样的天地元气,吉祥这一脉的妖兽,才在大荒泽之中艰难的生存。

  他为吉祥而感到高兴。

  同样在吉祥这样真正的觉醒变化里,他也想通了更多的道理。

  ……

  ……

  红袍神官和护山骑士簇拥着的金属巨辇在云秦北部行进着。

  和进入四季平原和青鸾学院时相比,这支队伍里已经多了许多新的虔诚信徒,队伍显得更为庞大。

  天色渐渐暗沉,队伍的前方出现了一个云秦小镇。

  数名红袍神官加快了步伐,脱离了队伍,准备和一路上一样,进入这个小镇,带走一些魔王的虔诚信徒。

  然而他们的步伐却陡然停顿了,听着后面发出的声音,他们甚至不敢回头,便虔诚的跪拜了下来。

  整支队伍全部跪拜在地,听着地面上的脚步声,心中全部被巨大的震惊和不可置信所充斥。

  张平从巨辇中走了出来。

  在此之前,在沿经所有的镇区、城陵之时,张平都没有显露过身影。

  而且即便是在这些虔诚的信徒的心目中,张平大部分力量都来源于那具魔王的铠甲。那具铠甲应该就在巨辇里,所以这支队伍里所有人也都下意识的认为张平理应呆在巨辇里。

  然而现在他们虽然都不敢抬头看张平,但他们都可以肯定,张平只是穿着简单的黑色的掌教衣袍便走了出来,走向那片镇区。

  联想到其中所蕴含的意义,所有这些虔诚信徒的身体在不可遏制的剧烈颤抖的同时,他们的眼神也变得更加恐惧、虔诚和狂热。

  此处是北苗行省和甘水行省的交界地带,地处偏僻,小镇很小很普通,只有一条不长的街道,街道两侧林立的民宅老旧且简陋,流水沟里漂浮着烂菜叶,地面上甚至还能够看到干的鸡屎。时常有放养的家鸡从院落里跑出,又跑到院落的后方不知何处去。

  虽然地处偏僻,没有被战火波及,但云秦各地大乱,这里的生活还是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影响,街道中的店铺都显得有些冷清。

  正因为太过普通,所以小镇中的几乎所有民众都不知道有正是引起云秦大乱的至高人物走了进来。

  街道正中有一家不起眼的面铺。

  面铺的老板是一名相貌极其普通的中年秃顶男子。

  云秦一般习惯早上食面,面铺晚上一般做些小炒,此时小镇民众生活比起往年拮据,他的生意便也更不好做,店里并无一名客人,他在锅里翻炒的咸菜豆干,只是为了自己的晚餐所准备。

  平凡而拮据的生活让这名中年秃顶男子脸上刻满了谦卑,在翻炒着咸菜豆干之时,目光偶尔落到斜对面的一家客栈,看到内里和一些落店客人笑着打趣的丰腴而艳丽的老板娘时,他眼中的自卑便会更多一些.

  张平沿着街道走来。

  他在这家面铺停了下来,然后走入了这家面铺。

  听见脚步声,这名中年秃顶的面铺老板抬起头来,他看到看到走进面铺的张平,不由得微微一怔,他不认得张平,也并没有将张平和此时传说中的那名魔王联系在一起,只是觉得张平身上的衣衫十分华贵,华贵得不像是坐下来吃面或者吃些他味道普通的小炒的客人。

  于是他有些怀疑张平是不是只是问路或者问些其它的事情,然而不等他开口。张平却是已经看着他,平静的说道:“一碗肉面。”

  面铺老板顿时有些意外,但又觉得这名客人不喜欢多话,顿时应了一声,便下起了面来。

  张平冷漠的看着这名中年秃顶,微胖的面铺老板下面。

  待到面端到他的面前,他开始慢慢的吃面,才看着这名中年秃顶的面铺老板,慢慢的说道:“我没有面钱…但我可以给你侍奉我的机会,我可以满足你的愿望。”

  这名卑微瑟缩的中年秃顶面铺老板听到第一句,初始有些惊诧,但听到张平接下来的一句,他却是愣住。

  张平没有理会他,只是自顾自的慢慢吃面。

  这名中年秃顶男子开始想到了什么,他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了起来,他手中握着的一双长竹筷和锅沿不停的磕碰起来。

  但是他不敢发问,在自己的面铺里,直到张平吃完这一碗面,他都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唯有沉重的呼吸声。

  张平放下了筷子,没有看他,却是转过身去,看着对面那家客栈里的艳丽女子:“我可以完成你的心愿,将她赐给你。”

  这名中年秃顶男子的呼吸声原本在张平的转身中看的更为沉重,然而此时听到这句话,他的呼吸声却骤然停顿。

  张平转身,看着这名中年秃顶男子。

  这名中年秃顶男子看着张平身上黑袍独特的花纹,越来越觉得那些花纹的威严,越来越肯定张平便说传说中的那人。

  看着张平冷漠而充满威严的目光,这名中年秃顶男子不敢让张平过多的等待,他发抖着低下头,“我…我配不上她。”

  张平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可以给你金钱和地位,足以配得上她。”

  中年秃顶男子的油腻棉袍逐渐被汗水湿透,他不敢抬头看张平,鼓足了所有勇气和花费了他所有力气,才沙哑的颤声道:“可是她已经有夫君,而且现在她过得很好。”

  张平冷漠的说道:“我可以让她没有夫君,可以让她过得不好…或者说,我赐予你的东西,可以让她跟着你过得比现在更好。”

  这名普通的面铺老板面上的水珠扭曲而下,也分不清楚是汗珠还是泪珠。他和那名艳丽女子自幼便相识,然而他家境平凡,自觉根本配不上她,虽然从小内心便一直深深的暗恋那名女子,但自卑的他连吐露心声的勇气都不曾有过,只是默默的看着对方嫁给别人,今日里陡然有张平这样的存在,说可以满足他的愿望,他却没有狂喜,反而是陷入了纠结和巨大的挣扎之中。

  “为什么?”他用自己都觉得陌生的语调问道,想要为什么张平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说要满足自己这样一名最普通的人的愿望。

  “像你这样的人做事情,或者一定需要什么理由。”张平漠然道:“但对于我而言,做什么却不需要你们的理由。”

  面铺老板并不算多聪明的人,然而像他这样的人对神灵却更加充满敬畏,所以他此刻很自然的理解了张平的意思,理解张平这样超出凡人世间的存在和他们并不一样,根本不能用他们的想法和情绪去揣摩。他同时更加确定的意识到,只要现在自己点头说要,那那名自己从小喜欢的女子便不再是别人的妻子,而真会成为自己的妻子。

  他陷入了更剧烈的挣扎之中,面容更加苍白,水珠一滴滴从他的下颌滴下。

  张平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这名中年秃顶男子的挣扎和犹豫让他有了些厌烦。

  中年秃顶男子也感觉到了张平的厌烦,感觉到面铺里有可怕的风流动,他觉得越加恐惧,然后他终于下定了决定,摇头:“我不能这么做。”

  张平冷漠的眉梢挑了起来,他凝视了这名中年秃顶男子片刻,问道:“为什么?”

  中年秃顶男子带着哭音道:“她…她不喜欢我。”

  这是一个很充分的理由,但张平却是莫名的愤怒了起来。

  他的眼睛里好像有火焰开始燃烧,严厉的声音也好像从极远处的地狱中传来:“她喜不喜欢你,难道很重要么,你可以得到她,然而只是为了这样一个自卑的理由,你竟然拒绝我。”

  这名中年秃顶男子只是最普通的云秦人,他想要站直身体,但是巨大的恐惧却使得他不自觉的屈下身体,跪了下来。

  “爱不是占有,而是付出,如果你真这样以为,为自己的自卑和怯弱找借口,那我可以给你一个选择。”张平看着他,厉声的冷笑道:“你要么接受我的赐予,将她夺过来做妻子,要么你证明你可以牺牲一切,让她过着你觉得很好的生活。如果这句话不能让你理解,我可以说得更简单一些,你要么死,要么夺她过来做妻子。”

  中年秃顶男子哭喊了起来,但他不敢哭喊出什么声音,以免引起小镇里其余人的注意,尤其是对面那家客栈中的人注意,以免为那里的人引来更多的厄运。

  他捂住了自己的口鼻,无声而痛苦的哭喊着,身体扭曲着。

  “都是我的错,我不该一直对她有非分之想。”

  这名中年秃顶男子最终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张平的瞳孔微微的收缩了起来。

  他知道这名中年秃顶男子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你宁愿死都不肯接受我的赐予?”

  张平看着浑身颤抖和扭曲但依旧不肯改变决定的面铺老板,他陡然陷入了无穷的愤怒之中。

  他不再说话。

  他的身上涌出了紫黑色的火焰。

  面铺燃烧了起来,一切化为灰烬。

  他沿着街道往外走去,整个街道中发出了无数惊恐的尖叫声和惊呼声,整条街道都燃烧了起来,化成灰烬。

  张平在燃烧着的街道中走出,接受着小镇外旷野中信徒们更加虔诚和恐惧的目光,然而他的心中却依旧被愤怒和难言的情绪充斥。

  他没有任何一丝的骄傲和得意。

  不仅是今日里那一名最普通,最自卑的中年秃顶男子都让他的意志遭受了挫败,而且他无名的震怒,也让他明白自己并不像自己所想的一样,完全脱离了世间的情绪,他明白自己不像自己先前所想的一样,对秦惜月已经可以并不在意。

  精彩小说记住我们的网址: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