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五章 初遇

第五十五章 初遇

  张平在天魔狱原中得到仙魔时代天魔宫的真正传承之后,在炼狱山里也曾经对那名炼狱山大长老跪伏,然而那样的顺从和臣服只是表面上的演戏,在他的内心深处,只要炼狱山掌教不在他完成那具铠甲之前杀死他,那他便注定取代炼狱山掌教的位置。

  先前的炼狱山掌教,只需要再多一门可以让他动用大圣师阶力量而不死的手段,然而张平在天魔狱原里得到的却不只是这样的手段,而是得到了湮灭的修行者世界里一个魔王的全部。

  这样的际遇太过惊人,完全就像一名魔王穿越时空来到了这个时代,所以在越过千霞山,重返云秦之后,张平觉得自己和昔日的炼狱山掌教一样,已经完全是超越人世间的存在。

  然而当步入这个普通小镇,他看到了自卑的面铺老板,他就像看到了自己之前的影子,他看到面铺老板暗恋的那名女子,他的脑海之中便再次充斥秦惜月的容颜,他想让这名面铺老板得到那名女子,然而当这名面铺老板最终做出了和他意料中完全不同的选择之后,他却明白自己依旧有着凡夫俗子的情绪,依旧无法高高在上玩弄着世间的一切。

  他感到挫败,只是为了发泄心中某种莫名的情绪而燃烧了整条街道,但是他在这里离开巨辇,单独一人走进小镇的本身,却依旧给了修行者的世界一个明确的讯息,他甚至已经可以不完全依赖那件铠甲而行走,或者说,他已经有足够的修为,可以确保他在重新穿上那件铠甲之前,不被人刺杀。

  这令人感到不公平和难以置信,然而却不难想象。

  张平在中州城和林夕等人战斗时,实际已突破到圣阶,他的身体让他可以一次吞噬两头火魁的元气,在过往的数十天里,他也吞噬了许多云秦修行者的元气。

  每一名修行者体内积蓄的元气,都是不知道经过多少年的冥想苦修才累积起来,只是刹那时光,便汇入他的身体,虽然只是那些修行者体内元气的一部分,但恐怕也相当于普通修行者数年的修行,这种修行的速度,谁又能够企及?

  更何况随着炼狱山掌教和倪鹤年的死去,这世间的大圣师已然湮灭,张平即便不可能很快突破到大圣师的修为,但他圣阶的修为魔变时的力量会更为强大,再加上他的身体彻底摆脱了修行者的羸弱,当他攻破青鸾学院和离开巨辇,焚烧小镇的消息传出,绝大多数修行者都开始觉得,单对单的话,没有任何修行者能够将他击败,杀死。

  ……

  一些云秦人感到有些绝望,有些人开始逃避,藏匿,然而青鸾学院在过往的数十年里最大的成功也慢慢的显现了出来,许多云秦人有着即便是死也不屈服的骄傲,而许多云秦人则更加骄傲和悍勇的觉得,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是打不倒的,恐怕即便是像唐藏的般若大佛那样的庞然大物突然活过来,他们也敢与之战斗。

  这样的意气,使得胡沉浮这样的云秦人在大_荣大辱之却依旧没有颓废,也是同样的意气,使得文轩宇也不愿意服输。

  他的面前到处都是流淌着火红岩浆的地面,到处都是喷涌着呛人浓烟的山口,甚至还有在喷发的火山口。

  他的衣衫上布满了血迹,而且比大莽的乞丐身上的衣衫还要破烂。

  他的面前,已是天魔狱原。

  虽然那日因为激愤而不顾一切的想要杀死那名炼狱山神官,然而因为那名炼狱山神官得到了如同先前的某名炼狱山大长老一样的不死之身功法,身体和僵尸几乎没有差别,所以他击杀那名炼狱山神官不成,反而在对方的反击下遭受重创。

  但在勉强逃出追杀之后,他却是开始朝着大莽前行。

  凭借着这个世间现今流传的一些修行之法,是不可能追上甚至对张平形成致命威胁的。张平的力量来源于天魔狱原,昔日仙魔时期,修魔的未必只有一支,张平能够在天魔狱原寻找到惊人遗迹,那说不定他也可以…哪怕最终真的消亡,只剩下张平所得的天魔宫那一脉传承,但哪怕只是在天魔狱原里发现一些张平的秘密,或许便能得到一些克制之法,便有可能借此击败张平。

  所以文轩宇想要来天魔狱原…而他今日也终于做到了,终于绕过了炼狱山控制的区域,潜入到了天魔狱原的边缘。

  天魔狱原在大莽本身便是属于炼狱山的领地,炼狱山一直在阻止着除了炼狱山之外的所有人进入天魔狱原,哪怕实际上根本没有什么人愿意进入那样的死亡之地。

  在所有比较容易进入,在数百年的探索中比较安全的区域,炼狱山都布置有层层封锁,甚至还驻扎着军队,所以文轩宇此刻能够不被察觉而进入的区域,便属于极其凶险莫测的区域。

  这是真正的九死一生的事情。

  只是文轩宇看着这片充满死亡火焰的魔域,他觉得除了自己的生命之外,已经没有什么再可以失去的东西。

  所以他甚至没有什么犹豫,便朝着前方走了进去。

  ……

  同一时间里,登天山脉之后的冰雪神原里依旧一味的寂寒。

  一处冻结大船般的冰川后方避风处,一股股像神灵一样扭动的寒气里,一点火光倔强的闪亮着。

  一顶堪堪让三人倚坐着的银白色帐篷里,林夕和南宫未央、秦惜月围坐在火盆旁,火盆里的燃料是奇特的银白色和紫黑色粉末,几乎不需要消耗什么空气,却是能够释放出大量的热力,让这个特制的帐篷中如春般温暖。

  已经沿着谷心音留下的一些线索往冰雪神原深处走了许多天,每日眼中所见的景物没有多少的区别,只是空气里细微至极的冰晶越来越多,气温也越来越冷。

  用林夕熟悉的“零下”来衡量的话,温度早已超过了零下数十度的界限。林夕不知道这冰雪神原的地下或者更深处到底有什么才造成了如此不可思议的极寒,但事实便是如此,越往冰雪神原的深处,便越像是进入一个超级的冰库。

  “在我认知的世界里,这样不停的冷下去,这样的温度,简直是超自然的现象。”

  林夕揉捏着自己的手指,看着脸上都有种缺氧产生的异样紫红的南宫未央和秦惜月,缓慢的说道:“如果不是怀着什么直接的目的,只是纯粹的旅游看看,在这里就会多些美好的感觉。”

  南宫未央用了比平时多出三分之一的时间来理解林夕这句话,然后她点了点头:“不知道我们到底能撑多久。”

  对于取暖和食物,她和林夕、秦惜月不需要担心,学院准备的这种燃料只是一小搓都可以发热很长的时间,她们带着的包裹里,那些学院特制的,可以给人饱足感的丹药,便足可满足三人数月之需。

  只是修行者的身体毕竟不是钢铁,每日里的疲惫都深深的累积在骨髓里,谁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天之后,她们的身体会彻底承受不住,被疲惫和病痛击溃。

  “明天开始我轮流背你们一段时间,我的身体比你们强是一个方面,最关键的在于这种地方没有人互相说话,没有人互相鼓励,会更疲惫,而且更容易失去思考能力。所以谷心音学长的处境比我们更加艰难,我们明日开始前进的速度加快一些,看看能不能快点追上他。”林夕看着南宫未央和秦惜月说道。

  南宫未央和秦惜月还未回答,便在此时,帐篷外突然传来咿的一声嘶鸣声。

  南宫未央和林夕两人几乎同时从浑浑噩噩的状态中进入了条件反射般的状态,两道剑光从帐篷进口的缝隙中钻出,破空而去。

  在涌入的寒气一激之下,火盆火焰都为之一熄。

  南宫未央和林夕首先魂力布满身体,跃了出去,秦惜月随后跃出。

  在扭曲的寒气之中,两道剑光已经狠狠的刺入吉祥对面不远处的一物之中。

  此时吉祥的警惕和敌意已然消失,浑身已然雪白,缠绕着强大冰雪气息的它的三条尾巴已经垂下。

  然而看清它发现的那物的瞬间,林夕和秦惜月,甚至南宫未央都是不由自主的喝出了一声:“这是什么东西?!”

  即便思绪有些迟缓,然而此时林夕和南宫未央、秦惜月都能肯定,这是一头妖兽。

  空气里有一些澎湃的妖兽魂力气息在消散,有白色和铁灰色的液体在从那头妖兽的体内流淌出来,在这样冰寒的空气里都并不凝结。

  然而这妖兽的样子,却实在是太过诡异和古怪了一些。

  这头在和吉祥对敌之前,便被林夕和南宫未央联手一击杀死的妖兽,竟然长得就像一柄剑!一柄白色的剑!

  在古妖林里,林夕和南宫未央也见过了许多古怪的妖兽,然而冰雪神原里这种看上去完全就像一柄一人多高的白色大剑一样的妖兽,却是使得他们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

  ***

  (今天要出门谈事情,所以今天只有这一更放假大家多出去玩吧)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