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七章 死在一起

第五十七章 死在一起

  “又来了。レ.si露ke.♠思♥路客レ”

  瓷蓝得给人艳丽感觉的明镜天空下,一望无际的朝着四面八方延伸的冰雪神原本来只是一如既往的散发着神灵行走般的寒气,说不出的死寂,然而随着吉祥的一声嘶鸣,随着林夕的一声低呼,四面八方的地平线上,陡然涌出无数快速移动的如剑身影,朝着天地间反射出苍白枯燥的光明。

  在这种视野清晰的白昼之ri,当最前沿的这种巨剑形妖兽冲至林夕等人周围数百步的区域之内时,整个外面视野所能及的冰雪神原,已经全部都被这种妖兽充斥。

  两道飞剑再次在林夕等人的身外编织出一张死亡剑网,所有涌入林夕等人百步之内的白色剑妖全部骤然停顿,变成矗立在冰面上的死物。

  从高空中往下看去,无止尽往外蔓延的白chao似乎必定将林夕等人彻底淹没,然而在数百头这样的白色剑妖变成矗立在冰面上的死物之后,其余所有的白色剑妖却又如同chao水般开始后退,消失在扭曲如幽灵行走般的寒气里,最终冰雪深原又恢复了一贯的寒冷和死寂。

  林夕控制着自己的呼吸,让自己体内剧烈流淌的魂力温和的平复下来。

  他看着身外矗立如林的白色剑妖尸体,再看到远处那些数量庞大到难以想象的白色剑妖,他开始回忆起来自己为什么自己在面对这些妖兽时,总是产生一种在深海之中被无数水母包围的感觉。

  最深层的潜意识似乎来源于他在先前那个世界看过的一个科幻故事。

  于是他在收起自己飞剑的时候,忍不住慢慢开口说道:“想不想听个故事?”

  “什么故事?”南宫未央面无表情的应声道。她的面容有些异样的紫红,呼吸也比林夕要灼热得多。她的魂力修为虽然要比林夕高一些,体内还融合有海妖王这样的力量,然而她的身体在这种地方却是比林夕要羸弱得多,所以在这种地方,她不会比林夕更能撑。

  “在一片冰海里,有一个人类王国,还有一个水母王国,人类王国的人口不多,水母王国的水母却是数百万,甚至数千万倍,数万万倍人类王国的人口。要是这些水母都涌入人类王国,那会彻底把人类王国毁灭,只是水母王国的水母国王和所有水母都非常胆小。最终人类王国威胁水母王国帮他们推一条大船越过冰海,结果绝大部分水母都冻死在了冰海里,尸体堆积成了一座座冰山。最后水母王国剩下没有多少水母,等到被人类王国灭掉的时候,水母国王和仅剩的水母才开始后悔,想到如果一开始就反抗,死掉的水母都应该没有冻死的水母多。”

  在这种冰雪神原的深处,人的理解能力会比平时差上许多,但林夕说话本身缓慢,且这个故事实在简单,所以南宫未央脑海之中很快就出现了应有的画面。

  她微微的蹙起了眉头,沉吟着,慢慢说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些白色剑妖和那些水母一样,虽然族群庞大,但非常胆小?”

  林夕看着她,点了点头。

  “云秦人都不像那些水母…我们青鸾学院这么多年最大的成就,便是将云秦人变得不像那些水母。”秦惜月轻声道:“所以你始终相信,即便我们回不去,张平也不可能奴役整个世间。”

  林夕看着秦惜月,再次点了点头。

  同一个故事,可以有不同种理解。

  只是看着秦惜月点头的同时,他的眼眸深处,却是浮现出了一抹不为人察觉的深深担忧。

  那天第一头白色剑妖的出现,的确是某个征兆。

  在接下来的这十余ri里,他们每一两天就要经历一次和这种妖兽的战斗,周围的气温却是不再继续降低,一直保持在某一个极寒的水准线上。

  这种妖兽每次来袭,都是丢下了数百具尸体之后便消失,每次都是一样。

  所以现在联想起那个水母的故事之后,他越来越肯定,这些白色剑妖应该是胆小却没有多少智慧的妖兽。

  每次被杀了数百头之后,其余的白色剑妖就会感到恐惧,就会退走,但经过一段的时间之后,这些白色剑妖就又会忘记了恐惧,又会前来,重复这样的过程。

  这样的过程似乎对他们造成不了什么实质性的损伤,然而林夕却很清楚一个事实——唯有像海洋那样辽阔到了极点的地方,才有可能蕴育出极其庞大的族群。

  所以这冰雪神原一定很大,大到完全出乎他们之前想象的地步。

  即便气温不再下降,然而现在的气温就已经令人无法承受,他们现在每ri里只能花两到三个时辰行走,其余的时间都必须留在帐篷里补充体力和魂力。

  即使是这样,深入他们骨髓的疲惫和寒意,还是在每ri累积着。

  虽然现在他目光里的秦惜月依旧和平ri里一样意志坚定,但从昨天开始,他就已经听到了秦惜月有些压抑的咳嗽声。

  秦惜月昨天的面容也是和南宫未央一样略带着紫红,但今ri里却是有些苍白,她的呼吸声里也带着某种低沉的螺音,林夕很清楚这种声音意味着什么,他也很清楚,如果在这种地方病倒了的话,意味着什么。

  “我来背你。”

  林夕转过了身,微微矮身,对着秦惜月说道:“我们今天再走半个时辰,便扎营休息。”

  在这种地方,并不会有什么小儿女的忸怩,以及其它男女之间的想法,前几ri林夕也轮流背过南宫未央和秦惜月,然而今ri里不知为何,秦惜月却是有些莫名的沉默,一时没有俯身上去。

  她没有察觉林夕眼眸中隐藏着的神色,然而却感觉得出林夕的担忧。

  在她看来,最为关键的还不在于此…在白色剑妖出现之后,她们一直都没有再能发现谷心音留下的记号。

  这便意味着就算谷心音还活着,但她们却是与谷心音彻底的走散了,而且在这样辽阔和死寂的冰雪深原里,只要错过了数十里的距离,那结果便可能是永不相遇。

  “走吧。”

  林夕感觉到了秦惜月的迟钝,他不容分说后退了一些,挨到了秦惜月的身体,将秦惜月背了起来,他略微转了转头,对着秦惜月和南宫未央说道:“反正既然决定继续走下去,不管最终我们是否能够成功…至少我不想最后的结局是在这片冰雪神原里,你们两个死了,但我那时还活着。所以要不行就都一起不行,要死就一起死,不要让我死在你们的后面。”

  在这种最接近死亡的地方,人的思维会缓慢,人的脑袋会昏沉,但一切的情感也更加真实,也更容易将第一时间浮现在脑海里的话直接讲出来。林夕此刻的这句话便是如此,他完全就像是在无意识的倒出脑海里的话,没有特别的情绪。

  南宫未央微微的仰了仰头,她觉得有些骄傲。毕竟自己进入这世间几乎所有强大修行者都不敢深入的冰雪神原,见过这样瓷蓝到艳丽的天空,见过还有其余许多世间修行者都无法见到的景象。

  然而她也靠近了林夕和秦惜月些,平和的说道:“要是实在不成,一起死在这里也不错。”

  秦惜月放松了身体,靠在林夕的背上。

  她某名的有些开心,觉得自己从进入学院到现在,所做的一切,竟一件事情都没有让她觉得后悔。

  她也不可避免的想到了死。

  她很清楚即便这些白色剑妖族群和林夕所描绘的水母王国一模一样,但即便是数百头数百头这样的磨,也使得她们的前进的旅程更为艰难。

  “我也想和你死在一起。”

  她压抑的轻咳了一声,轻轻的将自己的脸庞靠在林夕的背上。她靠得是那么的轻,然而却是那么的认真。“对不起。”她轻轻的在心中对这个自己心爱的男子道歉。就如她一开始所决定的一样,她不想成为林夕的负担。哪怕她只能为林夕带来一丝活命的机会,她也觉得值得。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