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八章 旷世大战

第五十八章 旷世大战

  艰辛的旅程依旧在继续。

  这种艰辛不只来源于身体每日里每日里不断的虚弱,还在于根本不知道这样的旅程到底何时会有尽头,不知道这样的旅程最终会不会遇到他们所期待的东西。

  清晨,天空将亮而未亮之时,秦惜月深深的看着冥想修行之中的林夕和陷入睡熟之中的南宫未央,似乎要将这两人的容颜刻入自己的灵魂深处,然后她在火盆之中小心的添了一点燃料,乘着这燃料新生的温暖,她走出了帐篷。

  “再见了。”

  她对着身后的这顶小帐篷微笑着,在心中轻声的说着,然后紧了紧自己的衣衫,抑制住咳嗽,用最轻柔的脚步离开。

  ……

  林夕在晨曦中醒来。

  他醒来的时候首先看到了南宫未央的目光,又看到帐篷里唯有他和南宫未央,于是他在呆了片刻之后,才开始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他的身体便迅速变得冷僵起来。

  “我查点过了,她大概带走了十天左右的取暖燃料和食物,还有一些用于传讯的东西。”南宫未央也沉默了许久之后,才语音有些沙哑的说道。

  林夕的心脏也和火盆一样渐渐的冷下来。

  “她觉得她最多支撑不过十天,所以她只带了维持十天的东西。还有她带走传讯的东西,是为了预防万一…万一她在这十天里面有所发现,她就会给我们发讯息。”他艰难的呼吸着,像说给自己听一样,说道:“如果她没有发现什么,那我们会永远看不到她的讯号。”

  南宫未央没有说话,她保持了沉默。

  因为秦惜月的想法显而易见,而且这些在林夕醒来之前,她也早就已经想清楚。

  “她是上一个轮值时间离开,所以必定不会走出太远。”林夕沙着声音,说道:“我还是和先前一样的想法,即便我们最终没有能够在这冰雪神原里寻找到什么东西,我们就算要死,也要死在一起。”

  南宫未央点了点头:“让吉祥找她…我们可能会吸引那些白色剑妖过来,在无法确定她的具体所在之前,如果她也处于那些白色剑妖的浪潮中,她不可能具有自保的能力。”

  林夕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他开始发出声音让远处搜寻的回来,然后飞快的收起帐篷。他不可能有什么奢望,只想尽力。

  ……

  在不可知之地里的探索就像是在无尽的大海里航行,不知何时才能终结,其中的人,甚至不知道寒暑更替。

  世间却是冬去春来,战争还在继续。

  在云秦皇帝死去,张平背叛青鸾学院之后,整个世间已经爆发了无数场战斗,有修行者之间的战斗,也有军队之间的战斗,然而所有过往的这些战斗,无论是修行者的数量还是军队的数量,却都无法和这年春里爆发的这场大战相提并论。

  数十万人还有无数战马、军械同时出现在一处地方,厮杀了许久,将刚刚冒出嫩芽的山林践踏成泥,热血和破碎的兵器、铠甲铺满原野,地面到处布满着深深的沟壑,燃烧着火焰,漂浮着尘土,且四面八方还依旧有军队在赶来,战斗还在持续…这种画面,实在令人难以想象。

  这样旷日持久的史诗级大战却并非爆发在云秦,而是爆发在大莽。

  在过往的冬里和初春里,焚毁了青鸾学院所有殿宇的张平没有回到中州皇城,而是亲身带着他的虔诚信徒们横穿了整个云秦帝国的北境,接着穿过了数个最为反对他和许箴言等人掌控的内阁的行省。

  这数个已然完成兵变,正挥师进军中州的行省反对势力,在他的亲自扫荡下遭受了极其惨重的损失。

  他所降临的战斗,和过往无数年的所有战斗都有很大区别。

  因为在以往无数年的所有战争里,即便是再强大的圣师,也不可能以一人之力击溃军队,不知疲倦的收割生命。然而他在战场上却是永不倒下,他所经过的地方,永远都只有对手破碎的尸体。

  没有军队能够阻止他,不能够杀死他…所有的战斗便失去意义。即便反对他和中州内阁统治的势力可以攻克一个个行省,但却又会被他击破。所以不管他身边的虔诚信徒战死多少人,那些战斗最终都是以他的胜利而告终。

  只是绝大多数反对他的云秦人以及大莽人却依旧不愿屈服。

  不管张平有多厉害,他毕竟只是一个人,越是在云秦北境至云秦中部杀戮反对他的人,他的行踪便越是确定,越是不可能突然分身出现在这世间的其它地方。

  很多云秦人决定要乘他不在大莽的时候攻打炼狱山。

  风雨飘摇的大莽王朝在千叶关那场盛会之后,先前炼狱山掌教扶上位的傀儡皇帝和湛台浅唐却是达成了一致,在湛台浅唐开始重整大莽,整个大莽似乎即将迎来来之不易的和平和安宁时,炼狱山却陡然又产生巨大的变化,红袍神官开始接替朝堂的势力,开始抓捕湛台浅唐和支持湛台浅唐的人。

  傀儡大莽皇帝终究是皇帝,湛台浅唐又秉承着先前老皇帝的所有力量,而绝大多数大莽民众和大莽军队在心理上又根本不能接受…怎么好不容易迎来的和平,陡然之间就又要没有了呢?

  没有人能够居高临下的掌控所有这些反对炼狱山的意志,没有人能够协调和统御所有人,但当有大量的大莽军队开始朝着炼狱山挺进时,这场史诗级的大战却自然而然的生成。

  ……

  这场大战在后世很多人的分析之中,归结于云秦的影响和大莽人压抑得太久。

  在云秦帝国和大莽老皇帝的双重影响之下,许多大莽人其实已经难以忍受自己被炼狱山像奴隶一样奴役,但炼狱山的势力太过强大,他们只能将所有的反对情绪死死的压抑在心中,当这样的情绪终于一朝爆发,又没有任何退路时,就会像火山喷发一样的猛烈。

  然而又有无数的大莽人却是在炼狱山积年累月的威慑下,早已经忘记了反抗,甚至成为了炼狱山的虔诚信徒,所以也有许多大莽人,许多被这种意志统御的军队,就像朝圣一样从四面八方不停涌来,使得这场战斗不断的持续下去。

  所以这是一场举国之战。

  一场信仰之战。

  这里没有张平这样不知疲倦,哪怕魂力耗尽之后身体依旧比这世间绝大多数魂兵强横的魔王,所以在这种数量级的大战里,任何修行者也依旧只是辅助的力量,尤其是在这种没有退路的狂热信仰之战里,任何修行者都不可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天空中和战场之中不时有荡漾着圣阶力量的箭矢或者飞剑飞过,战斗的双方都知道青鸾学院也已经出动了许多强者加入了这场旷世的大战。

  许多红袍神官在这样的雷霆一击中死去,但依旧有宛如僵尸一般的红袍神官出现在战场之中,陡然将数人化成一条前进的火浪,给进攻炼狱山的军队造成巨大的杀伤,甚至杀死一些夹杂在军队中的修行者。

  战场在持续不断的战斗中慢慢朝着炼狱山推进,不时有军队力竭再也无法继续战斗,退出破碎血肉铺满的战场休憩,在恢复一定的体力之后,再次加入战场。

  陡然杀声震天的战场中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

  这欢呼声并非是来自进攻炼狱山的联军,而是来自已经退到炼狱山前沿一些死火山区域之中的炼狱山方面军队。

  沿着炼狱山外围一座座死火山略微倾斜的黑色火山岩地面陡然以某一个固定的频率震动起来。

  鲜血和小石子跳动,飞溅起来。

  一头头无比庞大的身躯从炼狱山内里走出,给所有已经疲惫至极的人带来强烈至极的视觉冲击感和心理压迫感。

  一名来自云秦的修行者用长枪支撑着身体,呼吸彻底的停顿住。

  神象军!

  在千叶关之后被驱赶的神象军,出现在了这里。

  而且虽然绝大多数修行者都可以肯定此刻像一座座小山一样,接替炼狱山方面中军位置的这支军队必定是神象军,然而现在出现的神象军和以往的神象军却截然不同。

  现在的这支神象军的身上全部布满了密封的黑红色金属铠甲。

  神象鞍座上的除了先前的神象军军士之外,还有炼狱山的红袍神官。

  巨大神象身外的这些铠甲符文里,都流淌着热气,流淌着红色的火焰。

  燃烧着的神象军开始碾压进攻炼狱山的联军中军。

  每一头神象都像从高高的山坡上滚落的燃烧着的巨大铁球,即便是一些沉重的军械,也都被这些神象轻易的掀翻。

  ……

  在联军中部的军队在神象军的碾压下开始崩溃之时,炼狱山的内里,却也在进行着一些战斗。

  无论是来自云秦还是大莽的修行者,自然不可能全部老老实实的在战场上战斗,自然有一些怀着各种不同的目的,已经先于战斗的大军进入了炼狱山。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