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九章 魔王的死穴

第五十九章 魔王的死穴

  .

  从闻人苍月和那数名炼狱山大长老死去开始,炼狱山的红袍神官便已死去得太多。

  虽然从张平越过千霞山之后,炼狱山一直在吸收着新血,但在这旷日持久的大战中,又不知道有多少红袍神官死去,所以炼狱山的内里,比任何时候都要死寂,几乎难以看见红袍神官的身影。

  知名的炼狱山修行者已然所剩无几,且大多数都在山外的战场上,只是这种几乎无人的炼狱山依旧十分凶险,一些机关埋伏的威力甚至远远超过红袍神官的威胁。

  一名身穿古旧黑袍的老者出现在了炼狱山的一片山崖下。

  这片山崖崖壁和炼狱山的绝大多数地方不同,并非是寸草无生,而是长满了奇特的手指粗细的金黄色茅草。

  在这些茂密的茅草间隙里,隐约可以看到崖壁的本体却是奇特的紫红色,还能看到这片崖上有很多废弃的矿洞,阴风呼啸,透着异常古怪和阴森的味道。

  身穿古旧黑袍的老者面容沉静的走入了其中一条废弃的矿洞,矿洞非常低矮,普通人在里面无法直立,且越是往里,空气越是污浊,越是莫名的发出各种鬼哭狼嚎的声音。

  矿洞里的分叉越来越多,越来越通往地心深处,且所有的分叉矿洞之中都许久没有人行经的痕迹,然而有股寻常修行者所不能感知的莫名气息,却是隐隐的从最深处的矿洞中传出。

  在搜寻和感知了很久之后,这名身穿古旧黑袍的老者最终发现了这股隐隐的气息,他趟过了一段积着污水,闪着铜绿色荧光的矿洞,最终来到了一个因采掘矿石而形成的洞厅里。

  在这个洞厅的最深处,有一个因崖壁渗水而形成的水潭。

  水潭始终混杂着一些岩石中溶解出的昏黄颜色,并不干净,水潭的边上堆着一些朽木,内里有一名衣衫都早已腐朽掉,双手都已经被斩掉,面目都被乱发和胡须遮掩住,如野人一样的老人。

  这个老人瘦到极点,嶙峋的骨头外面紧紧的包着一张皮,眼窝都已经深陷得如同骷髅一般,然而当身穿古旧黑袍的老人第一步跨进这个洞厅时,他却发出了响亮的笑声。

  “想不到还能见到一个老朋友,罗侯渊,你都来到了这里,难道炼狱山已经被你们青鸾学院灭了么?”

  在这样的笑声里,身穿古旧黑袍的学院守护罗侯渊微微颔首,说道:“齐逆鳞,我没有想到你还活着。”

  响亮的笑声过后,老人接下来的第二句话却是变得微弱,气若游丝:“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真好,这总算也让我回想起一些值得骄傲的光辉回忆。”

  “曾经的南摩国大国师,在南摩国兵败之后不仅不想让炼狱山掌教替换国君,改朝换代,而且甚至想取代炼狱山掌教的位置。”罗侯渊平静的点头:“你当然有足够值得回忆的东西。”

  “可是我还是不如炼狱山掌教,还是失败,被他丢弃在这里。”这名名为齐逆鳞的骷髅般老人牵动着枯叶般的嘴角笑了起来,感慨道:“我能在这里活下来,不是因为有水喝,有青苔,有蘑菇可以吃,甚至还能吃到一些老鼠,而是因为他已经根本不将我放在眼中,我在他的眼中,被和他击败,最后被他当成奴隶的修行者没有什么不同。甚至时间太久,除了那几个老不死之外,已经没有人记得还有这样一个囚徒被他随意丢在了这样的矿洞里。”

  “炼狱山掌教已经死了,那六个老不死也已经死了。现在接替炼狱山掌教的是一名曾经的青鸾学院学生。”罗侯渊看着他,说道:“从某种意义而言,你的仇已经报了。”

  齐逆鳞如枯叶般的眼皮微动,用一种温润的目光看着罗侯渊,“为什么说是曾经的青鸾学院学生?”

  罗侯渊平静的说道:“因为这名青鸾学院学生从天魔狱原中得到了传说中天魔宫的传承,然后他背叛了青鸾学院,现在他比以前的炼狱山掌教还要强大。强大到现在虽然有无数的军队和修行者在进攻炼狱山,但却没有人能够真正对付得了他。”

  齐逆鳞笑了起来:“所以你们这些青鸾学院的强者进入炼狱山,只是想多知道一些炼狱山的秘密,寻求到一些帮助。”

  罗侯渊点了点头。

  齐逆鳞有些感慨,轻叹道:“想不到我撑着活到现在,终究有些用处。”

  罗侯渊依旧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此时外界的人都已经忘记了世间曾有南摩国大国师齐逆鳞这样的人物,此时气若游丝的齐逆鳞也早已经徒有修行境界,而身体已经衰竭到难以想象的地步,和炼狱山中绝大多数在炼狱山掌教眼中犯了莫大罪孽而被抛在一些深窟中等死的奴隶没有什么区别。但在许多年前,坠星陵一役过后,南摩国覆灭时,青鸾学院的某份最机密卷宗中,却是通过当时追随齐逆鳞的数名亲信隐约得出一个推论,齐逆鳞是因为知晓了一些炼狱山的秘密,才有足够信心想要取代炼狱山掌教。这是一个连昔日的炼狱山掌教都不知道的隐秘。

  昔日在坠星陵一役中,齐逆鳞和张院长以及罗侯渊这些青鸾学院的强者是死敌,然而当南摩国灭之后,时过境迁,一切却都已彻底不同。

  “真正的事实,始终处于多方的记载中。”

  齐逆鳞看着罗侯渊,微笑道;“任何一方都会篡改一些事实,魔为了统治世间,自然也会尽可能的将自己描述得更为强大一些,而这样的记载,便会对后世的修行者形成影响,后世的修行者或许会单纯的完全相信记载里的一切。”

  罗侯渊的眉头顿时深深的皱了起来,他看着齐逆鳞,认真的问道:“你发现了什么样的事实?”

  “现在世间所有的修行功法,几乎都来源于昔日所谓的修仙一脉的修行者,只是失却了其中最精华的部分。但即便是最强大时代的仙宗修行者,他们也有着自己的弱点,他们的弱点来源于自己身体的羸弱。”齐逆鳞牵扯着嘴角,轻声道:“但在我得到的一部那个时代的古册里,也清晰的记载着,修魔的修行者,其功法本身,也会有着自己的弱点。”

  罗侯渊眼光剧烈的闪动了一下,“你的意思是,即便得到昔日天魔宫的完整传承,自身也会有着某一个弱点?”

  “是的。”

  齐逆鳞没有打哑谜,他艰难的微笑着,说道:“任何魔王也都有着自己的罩门。”

  罗侯渊心中被震惊所充斥。

  今日世间的一些强者借着大战进入炼狱山,都是为了寻找一些炼狱山的最深层秘密,以及毁坏一些炼狱山的真正力量,然而他没有想到,齐逆鳞竟然会说出这样惊人的秘密。

  只是罩门….他此时却无法理解,在中州城一役之中,通过一些亲眼目睹的学院强者的转述,他可以肯定张平在某一时刻浑身都近乎被震碎,如果他的身上有罩门的话,在那时就应该已经死了。

  齐逆鳞缓缓抬起头,他的颈椎处发出干涩的响声,似乎马上就会折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