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章 怒

第六十章 怒

  罗侯渊很担心齐逆鳞的脖子就此折断,然而齐逆鳞在这样的矿洞里挣扎求生了这么多年,又怎么会在这种时候让自己的脖子就此折断。

  “魔变始终是过去和现在的修魔修行者最强大的地方。”

  他用如风中烛火般昏黄和微弱的目光看着罗侯渊,微笑着说道:“魔变同样也是炼狱山掌教和过去的成魔者一切力量的来源,几乎所有强大的修行之法,全部要基于魔变之上。”..

  罗侯渊并没有费神去思索什么,因为在支撑了很多年之后,终于得到一个倾述机会的齐逆鳞已经接着说了下去。

  “修行成了魔变的人,体内的鲜血会受药物的影响彻底的改变,接着整个人的体质便也会改变,很多机能便会增强,然后才能让他们施展出一些独特的手段,比如炼狱山掌教的狱火。”

  “现在张平从天魔狱原中得到的魔变比炼狱山的魔变更强。”罗侯渊觉得自己有必要说明这一点,所以他出声插了一句。

  “我当然知道。”但齐逆鳞却是不以为然的看了罗侯渊一眼,“我看过的记载里,仙魔时代的成魔者身体无一不是强逾激ng钢,而且修炼魔变大有保障,不像炼狱山的魔变一样九死一生,所以我当然知道炼狱山掌教的魔变并非是真正完整的魔变。但其基本道理也是一样的,而且既然现在炼狱山的掌控者已经是掌握真正魔变的修行者,那我说的便更加不会错误。”..

  罗侯渊沉吟道:“所以你说的罩门,便在于这魔变本身?”

  “你们青鸾学院包罗万象,有最好的大匠师,也有最好的制药师,老朋友你对药理方面应该也有些涉猎。”齐逆鳞微笑道:“在药理上,五谷之气,以及我们服用的任何灵药,都是分别滋润五脏,要用药力来彻底改变人体,这在药理上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上古修魔者的手段远超我们现在的想象,炼制出了魔变的药物,又有魂力的修行之法配合,将成魔者的身体机能改造到极其强大的程度,但药气要做到调理五脏均衡,却还是无法做到完全自然,五脏之中,肝脏便承受了解除魔变毒xing的重任。”

  罗侯渊知道齐逆鳞已然说到最重要的关头,所以他即便心中疑惑更浓,却是依旧保持了沉默。

  “火旺则血旺,气血旺盛,药力便更盛。所以在那个时代的成魔者,在真正成魔之后,首先要做的便是制怒。”齐逆鳞看着罗侯渊,神情莫名的温润道:“魔王真正的罩门在魔变,魔变的罩门在肝脏。越是发怒,肝火越旺,肝脏遭受的损伤便越大。所以上古的成魔者大多断绝七情六玉,极其冷漠。他们不是装出来的,而是他们真正怒火攻心一次,内脏就像被狠狠刺入了一剑,他们的身体便要遭受严重的损伤。发怒的次数越多,他们遭受的损伤越大,轻则根本无法承受魔变的副作用,无法魔变,重则直接衰竭而亡。”

  罗侯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呼出:“所以魔王的罩门在于怒火,要对付魔王,最有效的一点,便是要设法令他真正的愤怒?”

  齐逆鳞脸上的肌肤像许多枯叶抖动了一下,他的脸上流露出令人难以理解的表情,“我已经应征过这点,而且差一点便成功了…我想在我被斩断双臂,震碎体内许多经脉丢到这个矿洞里自生自灭的这么多年里,炼狱山掌教一定很少发怒,他一定非常的威严冷漠。”

  罗侯渊听出了齐逆鳞这句话里的某些关键意思,他看着齐逆鳞,问道:“你当年做了什么事情激炼狱山掌教发怒?”

  “他有一个女弟子。他和那名女弟子之间到底有没有男女之间的情|玉之事我并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他对那名女弟子极其钟爱,一心想要让那名女弟子成为新的炼狱山大长老。”齐逆鳞看着罗侯渊说道,“然后我花了很大的代价,擒住了他最钟爱的那名女弟子,然后我将他那名女弟子送入了最低等的激院,最后还让她和一个让我都觉得恶心的龌龊男子生了个儿子。然后我派人将她一家都送回了炼狱山,送到了炼狱山掌教的面前。”

  罗侯渊脸se略微难看了些,说道:“怪不得他最后不直接杀死你,而是把你不死不活的丢在这里,让你受这么多年活罪…对任何人而言,最令人愤怒的不是将他钟爱的一件东西直接毁灭,而是将他最钟爱的那件东西变得面目全非,甚至令他自己都深深的厌恶。”

  “只可惜他所修的魔变不够强,这种怒火并没有能够达到让他直接死去的地步。而且那名女弟子的确对他而言太过重要,所以今后我再做出一些想要令他愤怒的事情…有那件事情在先,我却已经无法再令他怒火攻心。”齐逆鳞遗憾的叹息道:“所以最后我才在这里,而他却依旧坐在俯瞰天下的宝座上。”

  罗侯渊没有时间去理会齐逆鳞的感慨,在他的感知里,他的到来也打破了齐逆鳞维系着生命的状态,即便将齐逆鳞带离出去,可能接触到外面阳光和新鲜空气的瞬间,齐逆鳞便会死去。

  所以他想了想,接着问道:“你知不知道天魔狱原里有独轮金属傀儡和火魁这样的东西?”

  “在记载里,占据北面世界的仙道修行者和占据南面世界的修魔者都制造过许多强大的金属傀儡,在那个对于符文和诸多炼器材料有着极其深刻认识的时代,对于一些修行之地而言,制造出一个圣阶的金属傀儡比培育出一名圣阶的修行者反而要容易许多,所以那个时代交战时,都是不少修行者带着大量的金属傀儡或者妖兽。”齐逆鳞有些疑惑的表情:“你们北面的古修行者的主战金属傀儡是青鼎怪、剑仙,而魔王的御下,其中有一种便是喷火的傀儡。火魁应该也是昔ri成魔者统御的妖兽之一,只是这些东西,竟然也出现了?”

  罗侯渊看着他点了点头:“至少目前是出现了这两种东西,且张平已经拥有了炼制金属傀儡之法。”

  “看来这真是一个魔王降临的时代,那时普通的金属傀儡,在现在却是圣阶的无上力量。”齐逆鳞震惊的看着罗侯渊,“现在这金属傀儡的数量多不多?”

  罗侯渊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但还是平静的摇头,道:“不算多。”

  “独轮金属傀儡的最核心部件,其实是内里的一块晶石。”齐逆鳞从自己的记忆里搜索着,缓缓的说道:“那种晶石能够持续不断的通过铠甲身上的符文配合,吸聚天地元气。那种晶石被称为源晶。如果始终只是那些独轮金属傀儡,便说明只是废物利用,从损毁的独轮金属傀儡中取出那种晶石装配到新的独轮金属傀儡之中。”

  罗侯渊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理解,然后他接着问道:“那他是如何控制这些金属傀儡的?还有那些火魁呢?”

  齐逆鳞摇了摇头:“独轮金属傀儡只靠符文的一些独特气机锁定,在触发之后,便会一直战斗,直到积蓄的力量耗尽,或者那名控制着在现场接触,至于火魁,应该是和控制绝大多数妖兽一样,依靠某种独特的食物。”

  “炼狱山掌教的死亡,无数人进攻炼狱山…一个真正的魔王降临世间,修行者和魔王战斗,这是何等激ng彩的时候,只可惜我看不到了。”

  齐逆鳞的脸上浮现出了某名的神光,目光却是如鬼火般渐渐的黯淡下去。

  罗侯渊知道自己的到来使得齐逆鳞一贯的状态有所改变,此时齐逆鳞的生命已经到了最后的尽头,谁也不可能改变。

  虽然无法再问更多的话,但今ri齐逆鳞所说的这些,对于青鸾学院而言已经是莫大的收获,所以罗侯渊微微躬身,送别这名曾经的敌人。我的qt房间开通了!无罪官方qt房间号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