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一章 重逢

第六十一章 重逢

  冰雪神原的又一个清晨,面容雪白的秦惜月一面咳着,一面强行支撑起身体,开始注视着周围的景物,以确定自己不要兜圈子。

  在这种极寒的神域里,即便随身带着青鸾学院的药物和取暖之物,然而和先前她的预估一样,她体内的积寒越来越严重,这几日她在睡梦中总是觉得自己置身于湿冷的青苔中,而且经常因为剧烈的咳嗽而醒来。

  她的每一次呼吸都带着无数的杂音,就好像有许多小冰砂在她的胸口内里磨,要将她的胸肺都磨穿,磨烂。

  她长得极为美丽,然而她却不是花瓶,她的意志比世间绝大多数修行者都要强,在学院的许多讲师都一致认为唯有圣师才能深入,才能保持清醒的冰雪神原深处,距离圣师还有极远距离的她却是凭借着坚强的意志,一直到此刻还保持着足够的清醒。

  人的意志力是无穷的,有些时候甚至强大到令自己都吃惊的程度。

  秦惜月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意志带着自己的身体一再突破极限,她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的修为境界都在随之快速的增长。

  只是当在这个清晨艰难的站起,感觉到瓷蓝的天空都渐渐有些黯淡下来之时,秦惜月便知道自己就将告别这个世间。

  因为剧烈的咳嗽和难以呼吸,她能够进入冥想修行的时间已经越来越短,在这种地方,只要体内的魂力断绝,再强大的意志力,也不可能使得自己的身体能够抵御极寒。

  两颗晶莹的泪珠从她的脸上滴落,变成两颗璀璨的冰珠。

  看着这两颗眼泪化成的冰珠,她却没有丝毫的悲伤。

  周围的冰雪深原都是灰蓝的色彩,然而这两颗纯净的冰珠在阳光下,却好像蕴育着一个五光十色的世界。

  她想到了很多事情,想到了在青鸾学院时,自己和林夕的误会,想到自己不知从何时开始喜欢上林夕。

  她见过学院里风淡云轻,不与人争的林夕。

  她见过在碧落陵中垂死绝望心死的林夕。

  她见过在东景陵浴血战斗,疲惫到一根手指都懒得抬起的林夕。

  她见过和自己一起离开魔眼花山坡的林夕。

  她见过和高亚楠成亲时,快乐的林夕。

  直到此时,她都没有为自己喜欢上林夕而后悔,所有一起经历过的片段,都成了她脑海中最宝贵最珍惜的画面。

  喜欢,并不一定要在一起。

  当离开这个世间时,想到对方都依旧充满感动和温馨,双方在对方的脑海中的样子依旧美丽,这便是最好的结果。

  秦惜月继续往前走着,她想到自己在林夕脑海中的样子,也会一直那么美丽。

  她的确很美,在冰雪神原中行走的她,的确美丽得惊心动魄。

  ……

  瓷蓝色的天空渐渐黯淡,又开始变得无比明亮。

  秦惜月知道这天空的色彩其实并没有什么变化,这只是因为她的意识开始逐渐模糊,出现了一些异样的幻觉。

  她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死亡。

  然而原本似乎一成不变的冰川里,却蓦然又多出了些许生动的颜色。

  她也以为是错觉。

  但当她眯着眼睛,注视着那瓷蓝天空下闪烁出异样生动颜色的冰川时,一丝发自内心深处的激动,却在顷刻间占据了她的全身,让她不停的颤抖起来。

  那是金黄的颜色。

  她看清楚了,那是一些穿刺在冰川上的魂兵!

  她肯定不是错觉,因为如果是错觉的话,那些魂兵的形状以及纂刻在兵刃上的符文不会那么的真实。

  她的体内好像凭空的注入了一些力量,让她彻底的抛却了疲惫一样,走到了已经距离她极近的冰川前方。

  然后她的身体颤抖得更加剧烈。

  如果说冰雪神原里的冰川都像是一条条被冰封住的大船一样的形状,那她面前的这片冰川后方,就好像又被一场巨大的风暴和无数的陨石砸过。

  地面上有许多溅射状的巨坑,许多冰川像破碎的殿宇一样崩塌着,除了一些金黄色的兵刃之外,她还可以看到冰雪之间横卧着金黄色的尸体,甚至有金黄色的尸体深深的嵌入在冰川内里,像投石车投出的石弹一般,将冰川打出巨洞,并绽放出许多到此时还未消除的深深裂纹。

  这些尸体之所以是金黄色,是因为他们的身上都穿着金黄色的铠甲。

  这些铠甲上面纂刻着奇特的龙纹,甚至还镶嵌着比闪电还要夺目的宝石!

  真龙宝石!

  所以这些人便是追随着云秦先皇的最强大的一批修行者,真龙卫!

  所以这里…便应该是当年张院长和真龙卫交战的战场!

  秦惜月没有第一时间去细看那些真龙卫和那些穿刺于冰川间的真龙魂兵,她没有第一时间通过这样的场面去想象当年发生在这里的战斗是如何的惨烈和惊天动地,她只是不自觉的抬起头,尽力朝着前方最远处望去。

  她的视线尽头,依旧看不到有什么明显的遗迹,然而她至少可以肯定,自己现在,就在张院长昔日行经过的路线上。

  ……

  几乎同一时间,林夕和南宫未央的视线里,再次出现无数快速移动的如剑般身影,反射着枯燥的白光,形成从四面八方涌来的白色潮水。

  看着再次去而复返的充斥天地的白色剑妖,林夕明知道这些白色剑妖今日依旧不可能对他造成任何的威胁,但他的嘴里和身体里却是不可避免的充斥满冰冷的苦意。

  已经是秦惜月离开后的第九天,他们和吉祥依旧没有能够发现秦惜月的踪迹。

  他已经觉得自己再也不可能找得到秦惜月。

  然而就在此时,就在这无数白色剑妖铺天盖地而来,就连他都有些开始绝望的时候,他看到了一道光亮。

  他看到远处,好像天地的尽头,出现了一道细小但明亮的光柱!

  这条光柱让林夕的浑身一僵之后,差点控制不住的狂吼出声。

  南宫未央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便开始朝着那道光柱发出的方位狂掠。

  林夕也开始动步,牢牢的跟在南宫未央的身边。

  两团剑光如飞舞的狂雪,将一头头白色剑妖的生命收割,定于雪地上,成为永恒的冰雕。

  这些白色剑妖来时依旧和平时一样气势汹汹,然而随着林夕和南宫未央前所未有的快速前行,当数百头白色剑妖在林夕和南宫未央的身旁形成两排白色的树林之后,这些白色剑妖再次陷入了恐慌,拼命的往外逃遁。

  林夕和南宫未央收起了飞剑。

  这些已经陷入恐慌的白色剑妖也依旧在拼命溃逃着,它们没有多少智慧,且被恐惧充斥的脑袋里,已经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两个不应该存在冰雪神原里的可怕生物拼命追着它们不放。

  林夕和南宫未央之前的确从未这样狂掠过,他们需要尽可能的节省魂力和体力,此刻只是想要尽可能快的接应那道讯号的发生处,他们生怕自己赶得慢了,最终错过什么事情。

  他们的身影要比所有的白色剑妖快得多,他们甚至开始接近某一个方位的白色潮水的外围,在某一时刻好像在引领着这些茫茫的白色剑妖奔跑。

  所有的白色剑妖在这个时候都想尽可能的远离这两人,有一些年岁最大,最为衰老的白色剑妖跑得最慢,它们来的时候也是最慢,隔着数万数十万的白色剑妖,还没有见到林夕等人,就已经开始溃败,陷入了同化的恐惧之中,而现在它们跑的时候也是最慢,落在了最后。

  所以一些原本遇不到的,在此刻却是变成了相逢。

  林夕剧烈的喘息骤然出现了些微的停顿。

  他看到自己视线里,某一头气息苍老的白色剑妖的身上,有一条明亮的金光。

  那是一片金黄色铠甲的碎片,被某种力量如同贴狗皮膏药一样,硬生生的映在了那头白色剑妖的身上。

  那片金黄色铠甲的碎片上,有着一些在这个世间的其余人而言,根本难以理解的纹理,但这些“纹理”对于林夕而言却熟悉到了极点。

  不止于此。

  这头白色剑妖的身上,还有数条剑痕形成的伤疤。

  这些伤疤在这个世间的人眼中,依旧是形成两个玄奥难言的符号:“h”“i”。

  然而这两个符号,却是如同一个完整的世界,带着难以想象的气息,冲击在林夕的心中,冲击在他的身上。

  “嗨!”

  林夕不自觉的朝着那头白色剑妖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他的飞剑飞了出去,没有杀死那头白色剑妖,只是将那片金色的铠甲碎片从那头给他带来这样讯息的白色剑妖身上切了下来。

  当飞剑将金色铠甲碎片挑起,朝着他飞过来的瞬间,他感觉到了这个世上有时候真有奇迹。

  然后他又马上想到有人和他说过,这个世上从没有奇迹,只有人的意志,才能够真正的创造奇迹。

  他也取出了用以发出讯号的银白色金属长管。

  在他的魂力贯注下,银白色金属长管中冲出了细长而明亮的黄色焰光,直冲上天。

  前一道黄色焰光还未完全消失。

  然而就在林夕这道焰光冲上天空之后,又一道明亮至极的细长黄色光焰,却又在更远处亮起!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