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三章 终点

第六十三章 终点

  瓷蓝色的天空开始飘雪,然而行走在大雪中的林夕却感觉到空气里的寒气在一点点消退。

  他知道热湖已经就在前方不远处。

  蓝灰色的冰川之间,陡然冒出了一圈异样的黑色。

  那是冰川下岩石的本色,当林夕等人登上这些黑色的山岩,他们再次看到了一副难以想象的画面。

  他们看到了一片广阔到看不到对岸的热湖。

  湖水是乳白色的,升腾上天空的热气变成了一片片晶莹的雪花,有些重新落回湖里,有些飘向远方。

  湖岸边的岩石缝隙里生长着许多像桑树一样的树木,开着的却是奇特的白色小花。

  湖里的岩石上长满了肥厚的墨绿色水草,像一条条长长的鱼尾。

  就在靠近林夕等人这一侧的某条湖岸线后,是一片极其平坦的雪原。

  无数的白色剑妖就像企鹅一样聚集在那片雪原上,密密麻麻,如同一个庞大的帝国,根本看不到尽头。

  因为经常上下湖水间的关系,那一片雪原不仅被磨得光滑,而且由层层干净的湖水凝结而成,不再是冰雪神原的蓝灰色,而是纯净的白色。

  ……

  温暖的湖水渐渐将疲惫和深入骨髓的积寒从体内迫出。

  追寻着昔日张院长脚步的林夕和谷心音、南宫未央、秦惜月,开始在这片热湖里温养。

  在最初更为决烈的飞蛾扑火般攻击之后,认识到林夕等人的到来对它们的繁衍生息没有任何威胁的白色剑妖们,也开始真正变得如同无害的企鹅一样,甚至将林夕等人视做不存在。

  当体力慢慢的恢复,当身体和意识不再为极寒所左右,林夕开始感觉到先前艰辛的旅程对于修行的好处,他感觉到更为澎湃和凝聚的魂力在体内流淌,他感觉到自己的感知也变得更加敏锐。

  在这样的感知之下,他甚至感觉到脑海之中的那一个“轮盘”也变得更为清晰。

  然而他也开始隐隐的感知到了自己的肝脏相应于体内其余脏器和血脉的不对,他感觉到好像留下了永久的隐伤一样…那些被魔变药物改变了的血液,在流淌过自己的肝脏时,却也像无数张细微的嘴一样,在吞噬着肝脏鲜活的元气。

  在林夕开始感知到自己体内的一些异样,却不明到底是什么缘故之时,完成了整个云秦北境和中部行省镇压的张平,暂时消隐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张平也只是停留在云秦的某处温养,然而因为不明他的踪迹,持久了无数时日的炼狱山大战便以战死十余万人,小半炼狱山损毁的结局而告终结。

  让温养中的张平感到体内隐隐作痛的不止是肝脏,还有他的心脏。

  他心脏的伤痛是来源于天魔宫“浴火重生”的功法,这门功法可以让成魔者利用外界强大的力量和元气,以霸烈的碎身重塑的方式,让自己的身体变得更为强韧。这是一种就像锻铁一般锻造自己的残酷功法,但在碎身的那一瞬间,却是要用自己的魂力取代心脏的作用,最终还是会对心脉造成一些严重的损伤。

  至于魔变的弱点,他得到的传承之中根本没有任何的记载,然而在温养之中,他却已经想明白自己肝脏所受的损伤,来源于自己那日的震怒。

  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制怒,所以他的面容和目光开始变得更为冷漠。

  ……

  晨光来临,整个大荒泽从睡梦中苏醒。

  一片旅人芋林地里,发出了许多沉重的踩踏泥水的脚步声。一群群墨绿色巨蜥在林间穿过。

  高亚楠坐在其中一头巨蜥骑乘的背上,她的目光停留在周遭的景物上,然而心中却一直装着最遥远的北方。

  同一时间,安可依在大荒泽地下的某个洞窟里,正进行着已经失败了无数次的试验。

  她面前的小瓶中有一些稀释了的黑色血液。

  这些黑色血液来自林夕的体内。

  她将一些炼制而成的药液滴入了稀释的黑色血液之中,然而她很快发现自己炼制的药液,依旧被这些黑色血液侵袭,吞噬掉。

  试验再次失败,然而她却依旧没有放弃,再次捧起了一些书籍和一些药液,开始思索。

  ……

  炼狱山的大战随着张平的陡然消隐而结束,因为担心张平的突然出现,许多反对势力都开始了更深的蛰伏,在隐忍之中积蓄着力量。所有人都十分清楚,只要无法杀死张平,即便将整个世间都战得支离破碎,获胜的一方依旧会是张平。

  而且所有人也很清楚,哪怕张平就一直隐匿着自己的踪迹不断潜修下去,他的信徒也会越来越多,他的力量也会越来越强大。哪怕没有中州城内阁的支持,也没有什么区别。只要张平存在的一天,这世间所有反对他的修行者,便只能像老鼠一样躲着。

  在热湖恢复了足够的体力之后,林夕一行人又开始了在冰雪神原中的跋涉,但此次和之前不同,因为有了明确的指引,即便旅途和之前一样的漫长,即便所有的人再次变得虚弱下来,但眼睛里的光芒却依旧明亮。

  “快到了?”渐渐的极寒的天地里似乎变得没有风在流动,空气里令人最为难受的极细小冰晶也开始消失,当林夕拒绝了休憩的提议,沉默的看着前方的某处时,南宫未央第一个反应了过来,她转过了头,看着林夕问道。

  没有风声,天地太过死寂和空旷,南宫未央的声音虽然并不响亮,然而却传出去很远,即便在很远的冰川间,都传来隐隐的回响。

  在一遍遍的回音里,林夕眯着眼睛看着前方。

  因为有着先前的真龙卫战场和热湖这两个最明显的定位点,再加上金色铠甲碎片中一些明显景物的指引,寻觅路途已经变得极为容易。在沉默了数息的时间之后,他肯定的轻声道:“就这样直直的过去,最多还有三天。”

  关于张院长本身和这传说中的青鸾宫遗迹,每个人心中都有无数的猜想,但正因为猜想太多,再去讨论什么猜想便失去了意义。即便是谷心音也不去谈张院长的生死,只是朝着目的地不断的前进,前进。

  越是接近终点,这样的旅途在人心中就越是漫长。

  他们甚至有些不清楚到底过了多久,只是感觉走着走着,前方突然出现了一片连绵的黑色崖体。

  那是岩石本来的色泽。

  这种本来的色泽,便意味着这片崖体的后方就像那片热湖一样,和这冰雪神原的别的地方有着很大的区别。

  林夕看着这片高高突起的黑色崖体,他的胸口难以抑制的充满了难言的情绪,让他的双手都不停的颤抖起来。

  秦惜月怔怔的看着那片连绵的黑色山崖,问道:“我们到了?”

  林夕没有出声,但却是用力的,重重的点头。

  得到了肯定的确认,秦惜月的眼中湿润了起来,几滴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眶里再次掉落下来,而她的脸庞上,却是充满了骄傲的笑容。

  她还不是圣师。

  然而却在所有记载里唯有圣师才能深入的冰雪神原里穿行,最终马上就要接触世间最神秘的不可知之地,这种超越生死达成的满足和骄傲感,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

  终于到了。

  在刚刚进入青鸾学院,看到张院长留下的碑文时,林夕就已决定一定要到冰雪神原中来看一看,因为这个改变了这个世界的中年大叔,对于他而言,却还挟带着另外的一个世界。

  此刻在这里,他的面前,他只觉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终于真正的重合在了一起。

  一股难以言语的气氛笼罩在他们所有人身上,他们所有人都开始有些说不出话来,只是朝着前方那片黑色的山崖机械般的前行。

  庄严神圣的气息,便直接从这片山崖的后方升腾而起,在他们登上这片山崖的高处,看到后方的世界时,他们所有人都陷入了更加无法言语的震撼里。

  他们的面前是虚空。

  山崖的后方不是平地,而是陡然凹陷下去的山谷。

  山谷朝着无尽远处平坦的延伸,山谷里都是比水晶还要纯净和璀璨的棱形寒冰。

  这些水晶般的棱形寒冰,小的唯有一人大小,大的却是如同一座山峰。

  而这些寒冰无尽的蔓延开去,使得他们置身的这片崖壁就像是海边的山崖,他们就像是在这片崖壁上看着一片大海。

  在一片巨大的冰棱拥簇着的地方,有一座巨大的殿宇。

  即便林夕肯定那座基于许多水晶般的冰棱上的巨大殿宇就是传说中的青鸾宫遗迹,但传说中的地方就这样直接出现在他的视线里,还是让他不免产生不可思议和不真实的感觉。

  谷心音、南宫未央和秦惜月也是震惊到惘然,久久不知动作。

  那座殿宇比世间任何的殿宇都要宏大,光是殿宇前一片空地,都是中州皇城前的广场数倍大小。

  殿宇是由一块块青玉般的石头垒砌而起,只是一两块这样的石头的高度,便已和中州皇城的城墙差不多高。

  更接近神迹的是,这座殿宇的通体,周围的冰晶山谷里,都布满着巨大的符文,有数百条冰晶道路,就像一条条拱桥一般,连接着周围的巨大冰棱,通向这座巨殿。

  最先恢复一些平静的反而是林夕。

  因为在先前的那个世界中,他毕竟看过一些同样庞大的建筑。

  “我们走。”

  他第一个出声,由山体的略微平缓处借力,不断的飞跃而下。

  巨大的古殿越来越近,无论是巨殿上还是冰晶上的巨大符文,都因为年代过于久远而有些模糊不清,有些符文甚至已经失去了鲜艳的色彩,然而当林夕还只是接近到这些符文蔓延的外围,在距离其中一条布满符文的冰晶道路还有数十步的距离时,一股磅礴到令人难以想象的无形力量,陡然从所有符文中生成,压在了林夕的身上!

  “噗!”

  林夕的口中鲜血狂喷,他的身体直接像脱线了的风筝一样,被震得往后抛飞出去,抛在高空之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