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四章 粉碎

第六十四章 粉碎

  这股震飞林夕的力量甚至远远超越了千叶关前炼狱山掌教的大圣师阶的力量,即便林夕已是圣阶,且整个世间也唯有张平的身体比他强横,然而被这沛然的力量震飞的瞬间,林夕便已经感觉到自己的伤势直接到了无可收拾的地步。

  于是只是面对死亡的直觉,便让他直接推动了脑海中的那个“轮盘”。

  他回到了一息之前,身体猛的在那力量震荡而出的界限前顿住,同时对着跟随在身后的谷心音、南宫未央和秦惜月发出了一声厉声低喝:“不要上来!”

  三人的身体在他的身后急剧顿住。

  林夕的心脏剧烈的收缩着,如果没有将神天赋,那他现在已经死了,一股恐惧的余味不停的泛上来,让他连裸露在外的肌肤都开始出汗,结成冰晶。

  “怎么?”南宫未央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她极其警惕的看着林夕前方的冰晶道路,虽然不知道林夕为什么会突然这样停下来,但只是从林夕身上的气息,她就可以肯定前方的平静里肯定蕴育着极大的凶险。

  “让我想一想。”

  林夕觉得自己需要一些时间彻底的平静下来和思考,他先退了两步,说了这一句,然后将自己的呼吸调匀,在抬头看了前方那条冰晶道路和其余数百条同样通往上方殿宇的冰晶道路许久之后,他的视线里,这些冰晶道路也越来越像一条巨大的符文。

  他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然后才看着等待着他的南宫未央等人,说道:“我想我明白了张院长为什么说这世间恐怕唯有将神才能通过这片冰晶神谷,进入这传说中的青鸾宫。”

  他身后冰地上的三人自然不可能明白他的意思,所以南宫未央很直接的问道:“为什么?”

  林夕没有先行回答她的问题,一道剑光从他的身后飞出,掠过了他刚刚进入的区域。

  没有任何的异变产生,只在他的这柄飞剑朝着冰晶道路上的随意一条符文落去,看上去好像要设法损坏这条符文,当剑光将要接触到这条符文时,他们前方的这片天地才陡然一震,一股令大圣师都要战栗的磅礴气息,汇聚成无形的重锤,狠狠的敲击在林夕的这柄飞剑上。

  在异变发生的前一息,林夕便已主动断绝了和这柄飞剑的联系。

  所以在这种世间的修行者都根本无法抵御的力量面前,他虽然没有受什么损伤,但他这柄飞剑,却是直接就被震得化成了一条流光,不知道飞向了哪里。

  “如果将这里的这么多符文连接在一起,看成一个巨大的法阵的话。这里的每一条冰晶道路,都像是一个可以进入的阵眼,然而如果我领会得不错,这些冰晶道路里,唯有一条才是真正的可容人进入的生路。”直到此时,林夕才看着那布满整个冰晶山谷和殿宇的符文,缓缓的说道,“而且这个巨大的法阵有独特的气息感应,如果不是像我方才那样做出想要直接破坏符文的举动,震荡不到符文里弥漫的元气,那唯有人进入的时候,才会发动。”

  南宫未央的心头都不由得猛的一颤,她的脸色有些微白,看着那数百条冰晶道路,沉声道:“你的意思是,这些道路只有人走进去才会发动,魂兵等物,哪怕魂力震荡进去,也不会发动,所以别的试探手法根本无效?”

  林夕点了点头,在南宫未央等人所不知的时间里,他又已经做了数次试探,所以他比方才更为肯定。

  他接着说道:“除非有谁能够真正参悟出这些符文的奥秘。”

  秦惜月和南宫未央互望了一眼。这些符文和现今修行者世界的符文完全不同,即便是整个青鸾学院聚集在这里,穷极数代的时间,都未必能够研究出其中几条符文的奥秘,更不用说能够理解所有这些符文的奥秘。

  “不,如果换了炼狱山的话,还有一种方法可以进入。”只是秦惜月却又摇了摇头,看着林夕道:“如果是炼狱山,他们可以用奴隶或者红袍神官的性命,一个个的去试。”

  林夕看了秦惜月一眼,又转头认真的看着那些凌空廊桥一样的冰晶道路,然后他摇了摇头,“我想应该也没有用处。”

  秦惜月一怔,“为什么?”

  林夕伸了伸手,点着前方高处:“你看,这些道路纵横交错,而且分成数层,最终才到达这殿宇前方。应该是每一层你经历数百种可能之后,到上一层又要经历数百种可能…这数层累积下来,数量的级数会达到恐怖的地步,而且谁也不知道这大阵自身会不会有所改变。如果只是牺牲数百条性命就能进入这传说中的青鸾宫,那我想张院长也不会说这世上恐怕只有将神才能进入这青鸾宫。”

  顺着林夕的目光看去,秦惜月看到那每数条冰晶道路每往上上升一段就会出现一个连通的平台,然后又分化出数条冰晶道路。再听到林夕这样的话语,她的面容便不由得变得更加苍白起来。

  “无所谓。”南宫未央的面容却反而平静了下来,她转头看着林夕,道:“你反正能够找出正确的道路的,对不对?”

  林夕点了点头,他看着面前这一条条冰晶道路,嘴角泛出些苦涩的意味。

  如果张平还是和在青鸾学院的时候一样,如果他们不需要比张平的力量提升更快,那光是眼前这些冰晶道路,对于他而言都是最好的修炼手段,每一次真实的死亡威胁,都可以让他的修为有所进步。

  林夕开始动步。

  他一次又一次的被震飞出去,一次次的面对死亡。

  在谷心音和南宫未央、秦惜月的眼中,林夕只是休息了很多次之后,便带着他们走上了其中一条通往青鸾宫的冰晶道路。

  他们看到随着前进,林夕的面容变得越来越苍白,汗水流淌得越来越多,他们不知道发生在林夕身上的真实境况,他们只是越来越为担心林夕的身体状况。

  ……

  和林夕先前的预估完全一样,每一层的道路之中,唯有一条真正可以通行的生路。

  有的时候他运气比较好,只是试了数次便恰好找到这条路,有的时候他却几乎将数百条道路试了一遍,他的脸色慢慢的变得比白雪还要白,然而在先前冰雪神原中磨砺出的更坚韧意志的支撑下,他坚持了下来。

  “吐着吐着就习惯了…飞着飞着也就习惯了…”

  当他咳嗽着嘟囔出这样一句谁都不能理解的话时,他的双脚落在了传说中的青鸾宫前方的空旷平地上。

  平地只是一片光滑的晶面,没有任何的符文,倒映着天空的蓝色和白云,然而在跟随着林夕,双脚踩踏到这样的平地上时,谷心音、南宫未央和秦惜月的心脏都无法遏制的咚咚跳动起来。

  他们面前的殿宇依旧一片安静,但因为他们的如此接近,显得更加的庞大,他们就像是蚂蚁,在仰头看着一座小山。

  林夕休息了很久,才再次动步。

  ……

  门是破的。

  等林夕等人真正到达这座殿宇的面前,他们才看到这座巨殿的大门是破的。

  非但是高达数十长,宽厚到令人想象的巨门是残破的,就连巨殿内里的地面和视线所及的墙壁上,都有着深深的裂纹。

  所有站在这两扇残破的孔雀绿色大门前的人,都不会认为这是张院长强行进入打破的。

  因为光是一些巨门上掉落下来的“金属碎屑”,就有和林夕等人一样的大小。

  林夕触碰着这些孔雀绿色的金属表面,他可以肯定除了张平那具铠甲之外,现在世间任何一具铠甲的金属都不会有这种孔雀绿色的金属坚硬。

  这里的确和流传至今的一些故事里描述的一样,经历过最终的仙魔大战。

  所以这里的确是遗迹。

  “走吧。”

  林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着身后的谷心音和南宫未央、秦惜月说了一句,便不再停留,沿着布满无数深深裂纹的地面,走了进去。

  通过破碎的大门,巨殿的内里原本应该是一个正殿,然而走进之后,才能够看到这个正殿的穹顶已经彻底的碎裂,天空就那么直接的映入眼帘,使得这个正殿就像是一个广场。

  按理而言整个巨大殿顶破裂掉落下来,必定会有无数的乱石乃至金属等物,因为这座巨殿完全是由各种坚硬的岩石和各种金属堆砌而成。然而布满裂纹的地面上却是没有任何大件的废墟,唯有厚厚的,各种色泽暗淡的尘埃。

  在四周的尽头,墙壁的边缘,尘埃堆积得更厚,甚至形成了尘墙,堵住了一些出入口。殿宇的墙壁上除了那些巨大的符文依旧在闪亮着黯淡的色彩之外,隐约还可以看到无数尖锐的力量冲刺出的线条。

  林夕等人的脑海中都不由自主的出现了这样的画面。

  无数的修行者在这里战斗,最终某种强大到极点的力量席卷和摧毁了这正殿里所有的一切,所有的修行者甚至魂兵都在这样的力量下粉碎,唯有还有符文保护着的建筑物本身遗留了下来。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