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五章 真实与梦幻

第六十五章 真实与梦幻

  殿宇里更加没有风流,似乎就连天地元气都被彻底的固定在空间里原有的位置,一切不变到了极点。

  天地如此静寂,林夕四人就像一副永恒画卷里增添的四个小黑点。

  有一条脚印清晰的印在灰尘上,虽经历了许多年的时光却没有改变,孤单的深入殿宇深处。

  无论是追溯着修行者曾经建立过的高度文明,追寻着修行者最光辉的时代,还是追寻着张院长的脚步,林夕等人的心情都有如真正的朝圣。

  他们看着沿途一些残破如祭天台般的建筑,看着一些如巨大青鸾般的图纹和一些巨大的力量冲击形成的深洞,但却并没有花任何的时间去思索其中一些符文和图纹的意义,也没有仔细搜索看看有没有什么魂兵或者什么修行之法残留,因为他们前方的那条脚印几乎经过了所有的偏殿和建筑,最终又行往这座殿宇的更深处。

  如果这殿宇里有什么残留的东西的话,那也应该最终到了张院长的手中。

  殿宇实在太大,也不知过了多久,林夕的面前变得更加空旷。

  他和谷心音、南宫未央、秦惜月的身体被更加空旷的前方传来的冰蓝色光亮照耀得都似乎隐隐透明起来,都甚至显出了体内骨骼的影子。

  四个人的身体,再次不可遏制的颤抖起来。

  他们来到了整个青鸾宫的中心。

  虽然只是沿着一条直直的线路进入到这深处,根本没有去过别的地方,但只是第一眼的直觉,就让他们四个人在潜意识里便能肯定,他们来到了整个青鸾宫的中心。

  尤其在林夕的眼中,他面前的这个空旷的广场,完全就像是一个圆形的角斗场。

  他看到所有的建筑都是围绕着这个圆形之地而建,他看到四面的殿宇都是保持了对称。

  只是让林夕等人此刻颤抖的,并不是建筑物本身,而是就在这片空旷的圆形广场的最中心,就在悬空数米的空中,竟然凭空悬浮着一个椭圆形的冰蓝色漩涡!

  这个冰蓝色漩涡就像一条静止的星河,虽只是一味的冰蓝,但却依旧给人散发出无数种不同光泽的感觉,散发出的冰蓝色光亮,照亮了这个空旷的圆形广场的每一个角落。

  更加莫名的是,林夕只觉得自己脑海中的那个“青色轮盘”,就像要从自己的感知世界里硬生生飞出,和自己彻底脱离开来一样。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在大脑一片空白的颤抖了许久之后,他却有些惘然的感知,并不是自己脑海中的那个“青色轮盘”要和自己的身体脱离开来,而是自己体内的所有一切感知,似乎要投入那个悬浮在空中的冰蓝色光漩,似乎要和那个冰蓝色光漩相融。

  在更久的感知后,林夕的心中涌起更加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的感觉,他隐约觉得自己和那个冰蓝色光漩有着莫大的联系…或者说,那个冰蓝色光漩对于他而言,就像是一扇门,或者就是像他来之前的世界。

  林夕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感觉生成,然而这样的感觉就是如此直接而清晰的在他的心中生成了,而且越来越为强烈!

  ……

  谷心音和南宫未央、秦惜月并没有和林夕一样的感觉。

  他们最初时只是陷入更强烈的震撼之中。

  他们感觉到这冰蓝色的光漩里,甚至洒落到他们身上的光线中,都荡漾着他们根本无法想象,甚至比外面符文中的力量迸发时,更为强大…而且强大到根本无法用多少倍圣阶、大圣师阶来衡量的元气力量。

  这种感知比起林夕先前在冰雪神原中终于发现张院长遗留下来的讯息,看到那熟悉的文字时,一个世界扑面而来的感觉还要强烈。

  他们甚至有种要忍不住跪伏在地,膜拜的冲动。

  然后他们在和林夕一样颤抖了很久之后,慢慢的发现,这个圆形的广场里依旧有许多张院长留下的足迹,而这些足迹最终围绕着这个冰蓝色的光漩,似乎张院长在这个冰蓝色的光漩前盘桓了许久。

  然而视线所及,却没有张院长的任何踪迹。

  这是一种巨大的心灵冲动。

  “张院长!”

  不知被何种情绪左右,这种情绪甚至压过了难以想象的力量震撼,让谷心音嘶声喊出了这三个字。

  在这三个字喊出的瞬间,这个在地底水牢呆过了很多年都意志如铁的男人,却是已经泪流满面,难以自已。

  南宫未央成了此刻相对而言最为镇定的人。

  她竭力调整着呼吸,让自己不去感知那团冰蓝色光漩的力量,然后她看到,就在那团冰蓝色光漩的下面不远处,有一个小小的黑色铁箱。

  那是一个很普通的,青鸾学院的人经常用于存放东西的铁箱。

  “那应该是张院长留给我们的东西。”于是她伸出了手,点了点那个铁箱,认真的说道:“他应该会告诉我们他到底怎么样了,还有告诉我们这团光漩到底是什么东西。”

  在南宫未央的声音里,林夕慢慢的清醒过来,他的目光也终于脱离了那个冰蓝色的光漩,落到了那个距离他们很远,只是一个小黑点的铁箱子上。

  他深吸了一口气,心脏虽然依旧不可遏制的剧烈跳动着,然而他的心情却慢慢变得冷静下来。

  因为他知道,不管那团冰蓝色光漩是什么东西,和自己之间又有什么样的联系,那个铁箱子里,一定会有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

  他转头看了南宫未央和谷心音、秦惜月一眼,然后在冰蓝色光线的沐浴里,走向那个黑色的铁箱,一直走到了那个黑色的铁箱前,然后什么都不想,只是在铁箱前坐了下来。

  “如果你真的来了…看到我的字迹,那便说明我的推断应该是正确的。”

  铁箱子上也有纂刻的字迹,依旧是林夕熟悉的,属于他和张院长先前那个世界的文字,他用手指轻触着这些字迹,轻声读了起来。

  铁箱子没有锁。

  因为张院长肯定除了将神之外,在仙魔时代那个灿烂的修行者文明已经消亡了千万年之后,已经根本没有人能够进入到这里。而且这里的天地元气都似乎永恒禁锢不变,所以也不用担心这个铁箱子和铁箱子里的东西会被锈蚀或者损毁。

  林夕读完了铁箱子表面刻着的字迹,他艰涩的吞咽了一口口水,打开了张院长的这个铁箱子。

  铁箱子里唯有一卷牛皮卷。

  林夕打开了这卷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迹的牛皮卷。

  “嗨,老乡…你没有万一,如果你真的见到一个和我们一模一样,来自同一个世界的人,你们见面的第一句话,想要说什么…换个方式来说,你有没有想过,你和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第一句想说什么话?”

  林夕一个字一个字的读出声来,他就像在青鸾学院第一次读那块碑文一样。

  “你真的很多废话啊…”

  林夕轻声的回答。

  他和写下这字迹的张院长,在很多时候的心情应该是一样的,他当然也想过张院长所说的这个问题。“你真的很多废话…”这当然不是他想过要说的第一句话。只是此刻,他也根本不知道自己第一句话会说什么。

  “其实不管你想说什么,我却是想好了…我会告诉你,看见你真好,因为我终于可以肯定,我所经历的那一切,不是一个梦。我的那一生,那些过往,之前的那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

  “是的,是真实存在的。”林夕自言自语一般,和手中的这卷文字交谈着。南宫未央和秦惜月都很能理解他的心情。因为张院长和他有着绝大多数完全相同的东西,包括心情,如果说知己的话,那张院长和林夕一定是这个世上最懂得对方的知己。

  “要说的,想说的实在太多,却反而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看还是只能说些这里的正经事…如果你是纯粹来找我这个老乡,我想你不会失望,因为你会有更多的选择…但如果你除此之外还想从这里获得青鸾宫的传承和力量,你或许又会有些失望。”

  “我在这里转了很久,最后我确定了一件事实…作为最后的决战之地,我想青鸾宫一定是动用了某种玉石俱焚的力量…即便如此,最后的胜利者应该还是昔日的修魔者。因为似乎一切有价值,或者说对于我们现今的修行者有价值的东西,都已经毁去了。不是最后的战斗,或者是成魔者有意的毁灭的话,绝不会毁灭的这么干净。至于说这里的符文和一些图录,我想如果用我们的一生都没有办法参悟得出奥妙,那至少对于我们这一生而言,便也没有什么意义。”

  “然后你也应该感觉到了你和这团东西的一些古怪感应,和你一样,我也有这样的感应。”

  这句话里并没有说这团东西是什么,但林夕自然明白他说的这团东西是头顶上那团冰蓝色光漩,他忍不住微微抬头,再次望向那团冰蓝色光漩。

  ***

  (终于真正的接近张院长了,有些亢奋)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