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九章 就如撞墙

第六十九章 就如撞墙

  无数股强大的天地元气从青鸾宫遗迹的方位而来,庞大的力量就像无形的巨柱从空中镇落,瞬间就将林夕身下的岩石压得粉碎,然后将林夕继续往湖中压下。

  乳白色的湖水被压得彻底分开,庞大的气柱将林夕死死的压在十余米深的湖底白沙之中,整个热湖都掀起了波浪,远处那些白色剑妖都感到了极大的恐惧,如潮水一般拼命的离开热湖的边缘,朝着冰原的深处逃遁。

  林夕的识海就将崩裂了,他的所有意识似乎都要被震成碎片。

  他被磅礴的元气镇压在湖底的身体上,也开始出现了一道道裂纹,冒出了鲜血、甚至魂力的光华。他的整个身体,也难以承受这样庞大的天地元气的贯入。

  这是真正的身心重创,精神和**同时遭受强大的损伤。

  无论是他自己还是南宫未央等人都根本无法阻止这样的元气贯入,他的意识迅速的消散,马上濒临死亡。

  然而也就在他意识消散的一瞬间,贯入他体内的天地元气也骤然中断。

  那根从空镇落,分开湖水,将他压在湖底的气柱直接消失,四周的湖水塌陷般合围。

  在秦惜月的一声惊呼中,南宫未央的飞剑电射刺入林夕身下的湖水之中,硬生生的将林夕的身体在湖水合围之间挑出。

  轰的一声,湖水相撞激起一片巨浪,林夕的身体在水面上方,然而他身上留下的无数股鲜血,却是将下方乳白色的湖水染成了一片黑色。

  南宫未央一声低喝,飞剑再度用力,瞬间就将林夕送至她和谷心音、秦惜月的身前。

  谷心音的脸色早已变得苍白无比,他的右手食指、中指和无名指三指以不亚于飞剑的速度点出,落向林夕的心口。

  他本身便是青鸾学院最优秀的学生,在唐藏水牢中的那么多年,更是让他对刺激人体生机有着比任何修行者都更深的理解,此刻他的三根手指上沁出的魂力形成了奇特的韵律,就要第一时间设法护住林夕心脉的生机。

  然而就在他的手指和林夕的身体接触的瞬间,他的整条手臂却是往上一震,只是林夕体内的气息震动的余韵,就在林夕的体外形成了一层薄薄的气流,直接将他的力量全部震散!

  谷心音骇然的看着林夕。

  林夕已经陷入了最深层的昏迷,他的呼吸和心跳都甚至已经彻底停顿。

  按理而言,此刻的林夕已经必死无疑,或者已经死去,谁也不可能救得活他。

  然而正是因为他体内有强大的元气在震荡,却是震得他的魂力和气血都在不停的流淌,奔行,使得他只是陷入最深层的昏迷,而不向真正的死亡转变。

  “噗噗噗…”

  无数细微的喷流声从林夕的身上响起。

  无数他融合不了的力量夹杂着血沫从他的毛细孔中喷出,让谷心音和南宫未央、秦惜月的呼吸彻底停顿,身体猛的一震,好像此刻喷出无数血沫的是他们自己一般。

  林夕依旧没有死去。

  而且无论是谷心音还是南宫未央还是修为最弱的秦惜月,都可以感觉到他体内的一部分强大力量,正在迅速的和他的魂力相融。

  变得越来越为强大的魂力奔行在林夕的体内,如同甘霖浸润着干涸开裂的土地。

  这样的变化持续了许久,直到林夕体内再没有气流冲出,再没有力量融入他的魂力之中。

  谷心音的手心中全是汗珠,他等待着林夕体内所有这些变化停止,当他感知到林夕体内的魂力停止流动,然而林夕却依旧处于深层的昏迷中时,他的脸色顿时再次骤然变色,他再次伸出了手,三根手指落在了林夕的心口。

  林夕的心口不停的震荡,足足数停的时间过后,他的心口响起了微弱的心跳声,他的胸口也开始微微的起伏,开始呼吸。

  谷心音松了一口气,收回了自己的手。

  “不会死了?”南宫未央看着他问道。

  谷心音点了点头,“应该不会。”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南宫未央的表情放松了些,问道。

  谷心音看着青鸾宫遗迹的方向,摇了摇头,他知道此刻除了林夕自己,恐怕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

  林夕处于昏迷之中。

  精神的损伤比起**的损伤更为严重,然而他毕竟在进入冰雪神原时就已经是圣阶的修行者,经年累月的修行,也使得他的身体形成了一些本能。

  在呼吸和心跳恢复之后,他体内的魂力也本能的缓缓流动起来,在他体内化成温暖的热流,开始修补他体内的一些损伤。他的身体又感觉到这种魂力流动的好处,于是他体内的魂力便自然而然的越淌越快。

  魂力本身便是精神力和天地元气结合的产物,在流淌之中,也开始滋养着他的精神,林夕开始恢复一些意识,首先感到了无尽的痛苦,这种无数刀斧砍削他脑袋般的痛苦,甚至使得他根本无法思考,使得他的身体自然的出现了抽搐,但他同时也感觉到有清凉的气息,不停的涌入他的脑海,缓解着这种痛苦。

  他开始有意识的驱动魂力流淌,让魂力流淌得更快,沁入身体更多细微的角落,然后他感觉到在魂力的浸润和先前巨大的力量压迫下,他的身体内许多地方开始重构,有些改变。就像一些杂质被击打了出去,然后又揉入了许多新的东西。

  时间不停的流逝。

  处于越来越多的暖意和清凉气息浸润中的林夕突然心中闪过一丝极度不安的感觉。他开始有意识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一些改变,似乎使得自己的呼吸极其的困难,似乎就要窒息。

  这种就要窒息的不安,让他从昏迷中骤然惊醒。

  身体的极度不适,使得他马上剧烈的抽搐和呕吐起来。

  然而他很快发现,自己的呼吸其实并没有多大的问题,然而窒息的感觉却依旧存在。

  他的呕吐渐渐停止,但这种感觉却让他和周围的世界隔绝开来,让他下意识的陷入了痛苦的思考之中。

  ……

  热湖早已经恢复平静。

  那些惊恐逃离的白色剑妖也已经回到热湖畔,又聚集得像铺天盖地的企鹅一样。

  从林夕的陷入昏迷到他此刻惊醒,实际上已经过去了数天的时光,这个等待过程对于秦惜月和南宫未央、谷心音而言都是极其的漫长,但见到此刻的情景,三人却都是没有出声惊动林夕,他们都很清楚需要给林夕更多的时间感觉这种比破境还要剧烈的突变。

  林夕脑海里的痛楚缓缓消失,当这种剧烈的痛楚不再干扰他的感知之后,他感知到自己脑海里的那一个青色“轮盘”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形状,就像一块完整的宝石崩塌了一角,然后他终于彻底的清醒,开始彻底的明白发生了什么,感知清楚了一切的变化。

  他开始轻咳,借着这种方式,尽量的将体内不适的感觉排除一些,然后他抬起了头,朝着谷心音和南宫未央、秦惜月苦笑了一下,道:“这还真是九死神功。”

  谷心音微微一怔,比他更熟悉的南宫未央却是皱了皱眉头,道:“不要老说你那些胡话。”

  林夕又咳嗽了一阵,然后才微微苦笑着道:“虽然是胡话,但我觉得说说什么是九死神功你们会更容易理解一些。”

  谷心音本身是个很乐天的人,在唐藏杀死萧湘,彻底抛开心结之后,他便更加豁达,此刻看到林夕的状态都还不错,他便忍不住微笑起来,很有兴趣的问道:“什么是九死神功?”

  “在我们那个世界有很多荒诞不经的故事书,其中有本故事书里描写的有一种修行手段,是要一个人连死九次才能练成,这死九次里面,要是有一次活不过来,这门功法便修不成。”林夕解释道。

  谷心音笑了笑,也不说什么,便等着林夕说下去。

  “我一开始还是想错了一点。”林夕转头看向青鸾宫遗迹的方向,“我以为这团能量就在我体内,但等到我感觉到元气从外界贯入我体内时,我才知道我还是没有完全想对。的确,如果的确这团能量始终在我体内,便应该是和魂力一样的有形之物。原来那股能量一直在外面,我体内感知到的这团东西,只是和外界这股能量的链接。”

  这句话很难懂,然而林夕的神色和目光,却是让南宫未央隐约感觉到了他的意思,于是她马上问道:“你的意思是,其实你的能力…只是你一直在调用那团冰蓝色光漩的力量?你只是出于某种原因,和那团冰蓝色光漩有了独特的感应?”

  林夕点了点头,“确切而言,应该是那团冰蓝色光漩的部分力量。”

  “原来将神,只是在借用那团冰蓝色光漩的力量?就连张院长也是…”秦惜月明白了道理,但她还是觉得有些难以想象和接受。

  南宫未央蹙了蹙眉头,有些不悦道:“那这和你所说的那句胡话又有什么关系?”

  “关于这股能量不在我体内,我一开始想错了,但绝大部分事情,我却都想对了。”林夕有些感慨的轻声道:“我感知里的那团青色光亮也像冰蓝色光漩一样近乎永恒不变,只有破坏它,才能让它崩散出元气…但我的力量比它小,它又存在于我的世界中,所以最为简单有效,也是唯一的方法,便是摧毁我的世界。我的世界崩碎,它自然也无法存在。所以我只能用自杀般的手段…只是我想,在我真正死去之前,我便应该失去意识了。这种行为,就像是用头撞墙,撞一下墙,裂开一条缝,才有一点元气流淌出来,能让我吸收。用头撞墙,很容易撞死,不过好歹我撞一下就晕死过去了,这种行为自然停止,不是一直撞下去。”

  南宫未央理解了林夕这种说法,她沉吟了一下,又道:“你的意思是你还要撞很多次,才能吞噬掉这股和你相关的元气?你现在感知如何…既然那团东西崩坏才能导致散出元气,会不会这团东西不是一点点崩解,而是彻底的崩裂了,导致太多的元气,一下就将你撞死?”

  “应该是要很多次。不然我不会说像九死神功了,但至少幸运的是,这一次我都没有死,我就应该挨得住。”林夕看着南宫未央,认真的说道:“张院长既然和我那么说过,现在想来,他对于这些理解得似乎要比我更加深刻,他应该更有把握。不过我现在也已经想明白,如果真的一下子彻底崩裂了,这便也代表着我和那团冰蓝色光漩的连接彻底失去。就算那团冰蓝色光漩流散出天地元气,应该也不会再贯入我的身体了。”

  “魂兵符文毁坏,就引聚不到相应的天地元气。我同意你的看法。”南宫未央点了点头,眉头彻底的松开,“接下来你的魂力会更强大,应该能够扛得住更多的天地元气冲击。”

  “所以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能够扛住不死。”林夕看着她和谷心音,以及秦惜月,认真的道,“现在有了一个新的…最重要的问题。”

  ***

  (接下来的两章更新又要到明天晚上)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