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七十章 微笑的湖

第七十章 微笑的湖

  南宫未央刚刚松开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什么问题?”

  林夕看着她,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却道:“应该是先有那团冰蓝色光漩,然后再有青鸾宫。”

  南宫未央点了点头:“就算没有张院长和你的解释,光是看青鸾宫的建筑,也都可以感觉到当时建立青鸾宫的修行者便是将那团光漩当成神迹一样。整个青鸾宫都是围绕着那团东西建造。”

  林夕不自觉的摇了摇头,轻声道:“现在最严重的问题…就是青鸾宫的修行方法,可能就是得自对于那团东西的元气力量的参悟。”

  南宫未央和谷心音、秦惜月互望了一眼,三人都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南宫未央也不多想,只是说道:“到底什么意思,你说清楚一些。”

  “可不可以这样想象…”林夕转身看着青鸾宫遗迹的方向,就像讲故事一般缓缓的说道:“原本那里什么都没有,有一天,有一团那样的能量在空间中生成,出现在那里。接着有一些修行者发现了那团东西,将它视为神迹,感受着它的力量,最终在很多代的参悟之后,从它的一些元气力量领悟到了一些修行之法,那些人便成了最早的青鸾宫的修行者,变得极其强大。”

  谷心音也不自觉的看着青鸾宫遗迹的方向,说道:“你的意思是,那团东西算是青鸾宫的起源?”

  南宫未央也沉声道:“所以青鸾宫的绝大多数东西毁灭了,我们在里面找不出有用的魂兵和传承,但实际上这团东西就是青鸾宫的传承本身?”

  林夕点了点头。

  南宫未央转头看着他,问道:“你很确定?”

  林夕认真的点了点头,“很确定。”

  南宫未央凝然道:“是你已经感觉到了很不对?”

  林夕仰起了头,看着天空,道:“是的,就好像没办法呼吸一样。”

  谷心音从南宫未央和他的对话里,便已领悟出什么,脸色微凝,但修为境界最低的秦惜月却是越听越不能理解,她忍不住看着林夕,道:“是什么不对,什么好像没办法呼吸一样?”

  “我们来冰雪深原,来寻找这个遗迹,本身除了寻找张院长之外,就是为了寻找传说中可以抽引天地元气的功法。”林夕看着她充满担心且疑惑的双眸,解释道:“只是和我们一开始想象的不同,青鸾宫里没有什么可以直接给南宫未央修习的功法,倒是我在吸收那冰蓝色光漩的力量时,和最开始的青鸾宫修行者一样,感悟到了一些力量的来源。”

  秦惜月骤然明白。青鸾宫是仙魔时代所谓修仙修行者的起源,而林夕现在和青鸾宫最早的修行者一样,领悟到的修行之法,自然就是先前她们想得到的可以抽引天地元气,无休止战斗的仙道功法。但从一开始,张平就已设计让林夕入魔,林夕的身体,却是根本不适合这种功法的。

  想明白这些,她的面色便不可遏制的变得苍白起来。

  “从一开始我醒来,我感觉我不能呼吸,但我的呼吸其实好好的,然后我才发觉,这天地间好像存在着很多无比新鲜的空气,但我的身体却好像被堵塞了起来,感觉到这些新鲜空气却无法吸入自己的体内。”林夕看着她和南宫未央、谷心音接着说道。

  事关修行之时,他说得缓慢和详细:“接着我感觉到就是我的身体,将我和这些新鲜空气隔绝起来,我便明白了到底为什么。在那些天地元气贯入我的体内,当我的魂力在体内自己游走时,我无意中已经感悟了魂力的流动和感应周围这些天地间元气的联系。也就相当于直接得到了青鸾宫的传承,只是我的身体就像是一柄不合适的魂兵,无法抽引和容纳这些我所感知到的天地元气。”

  “就连仔细回味起来,我从冰蓝色光漩中抽引出的许多力量,贯入我的体内,很多也不能和我的魂力和身体相融。”

  “所以张平还是下了一步好棋。”南宫未央打断了林夕的话,沉声道:“那些你感知到无比新鲜的空气,本来便是你应该能够引聚到体内的天地元气,但现在你能感知到却不能吸收。这样你只能用体内本身魂力的力量战斗,所以你突破到大圣师之后,也只是半仙半魔的存在,御使力量也会很受限制,最多也是比先前的炼狱山掌教强一些。”

  秦惜月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些,“那即便你就像撞墙一样一次次吞噬那冰蓝色光漩的力量,体内的力量远超张平,但无法全力出手,最多只能和先前的炼狱山掌教差不多水准的话,那岂不是再也无法战胜张平?”

  秦惜月说的是事实,因为谁都知道,真正入魔的张平,必定会突破大圣师的修为,甚至更高。

  “除非就是和他同归于尽。”南宫未央看了林夕一眼,说道。

  “把自己变成个炸弹人一样,和他同归于尽,这听上去也实在太惨了一些。”林夕平静的说道:“他虽然对于仙魔时代的所知比起世间任何的修行者都要多,以至于他提前下了一步好棋,但毕竟没有任何人真的能掌控一切和预知一切,哪怕是张院长,所以他还是没有料到一点。他不知道青鸾宫里那团神迹一样的东西到底有什么样的能量,他不知道我能这样修行…而且他不像我和张院长,对于那样的能量级数根本没有概念。而这种能量…哪怕对于仙魔时代那些最强大的修行者而言,也实在太强了些。”

  南宫未央安静的听着,她的眼睛首先变得明亮起来,“是的,那团冰蓝色光漩的元气力量,哪怕只是一小点,也应该是彻底超越任何修行者的力量的。”

  “所以当我撞墙一样来修行时,这股力量几乎将我震死的同时,却也改变着我的身体。如果说现在对于我的修行而言,魔变就像我中了剧毒的话。那我这每一次以自杀方式来吞噬力量…每一次就都能让体内的这种毒变少一些。”林夕有些感慨的说道。“所以就像你以前经常喜欢说的胡话,吐着吐着就习惯了…你是震着震着就习惯了,你成魔并不深,所以还是有极大可能利用这超出世间的力量,消除掉魔变的影响,可以动用这天地间的元气,就像真正得到了青鸾宫的传承。”南宫未央平静下来,说道。

  她这句话显得有些好笑,但林夕却并没有笑,只是点了点头:“在进入登天山脉的时候,我和安老师提及魔变药物的事情,她问我要了些血液的样本回去,想必也在研究针对真正魔变的药物,哪怕她研制不出彻底解除魔变的药物,只要有一些成果,也能让我事半功倍。而且我至少很快就能到达大圣师…如果张平没有那么快突破大圣师的话,那我魂力的修为反而要超过他。哪怕只是能够动用部分大圣师阶的力量,世间除了他之外,也没有什么人能够对我有致命的威胁。或许我也有可能直接杀死他。”

  南宫未央看了他一眼,不再说话。

  虽然她没有和一开始计划的一样,直接得到一些强大的修炼功法,林夕那种独特的感悟,也未必能够说得清楚,未必能够传授给她,然而林夕的失去和得到,却是让她觉得在冰雪神原里已经得到了她们想要的东西,所以她变得平静,且满足。

  热湖开始再次安静下来。

  张平设计让林夕修习了真正的魔变,即便是在昔日最为巅峰的修行者世界里,的确都没有任何人能够让林夕摆脱这样的魔变。

  然而林夕来到这个世间,本身便是因为超乎于这个世间的力量。

  “所以这是人算不如天算,这是天意。”秦惜月的眼睛有些微微的湿润了起来,她深深的看着林夕,“或许张院长和你,本身便是上苍派来改变这世间的使者。”

  “这在我们那个世界,是迷信的说法。”林夕看着平静而美丽的热湖,就像看着昔日的灵夏湖,他轻声感慨道:“能够改变这个世间的,永远都只有懂得欣赏美丽的眼睛,永远都只有带着善意的心灵。”

  秦惜月的目光也落在了热湖的湖面上。

  艰难的旅程终于得到了她们想要的东西,而且她们都活着。她也和南宫未央一样感到了平静和满足,在林夕沿着湖面传到很远的冰原里回响的声音里,她也觉得这个热湖变得分外的美丽。

  她忍不住微笑。

  不停的升腾着热气的平静湖面,就像是一面镜子倒映着她和林夕的身影。

  镜子一样的湖面倒映出了她的笑容,就像这个湖在对着她微笑。

  秦惜月微微的怔住,忍不住转过头看着林夕。

  在这一瞬她想到了林夕所做的很多事情,她也骤然更加理解林夕的心情,以及他对这个世界,他的人生的看法。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慢慢的呼了出来。

  她的目光落向更远方的湖面。

  那里的湖面更加平静,更像一面镜子。

  人生也就像是一面镜子。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