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七十一章 北方有暴雨

第七十一章 北方有暴雨

  在张院长最开始给林夕的指引里,他将热湖畔那些长得像大剑一样的妖兽称为剑灵。

  在他看来,这些没有多少智慧,在发现修行者不会对它们的家园造成威胁之后便相安无事的白色妖兽还是很有意思的生灵。他在热湖和青鸾宫停留,思考的那些时光里,他甚至觉得这些剑灵还是很可爱的。

  和往常一样,密密麻麻,不知多少万计的白色剑灵聚集到了湖畔,在跃入热湖进食之前,这些没有多少智慧的妖兽习惯性先看了林夕等人所在的地方一眼。

  它们的外表虽然看起来没有眼睛,然而它们的整个身体表面的肌肤却都可以起到眼睛的作用。

  它们很快发现,林夕等人的身影已经从热湖周围消失。

  整个热湖除了它们,再也没有别的活动的身影。

  它们顿时陷入了最单纯的欢喜之中,在跃入热湖时,溅起了更高的水花。

  同一时间,在距离热湖已经极远的冰雪神原之中,有一道光桥正在闪亮着。

  光桥的两端是南宫未央和林夕。

  极其纯净和明亮的光束自然是修行者世界所说的光明,只是这次的光明不是林夕发出。无数纯净的光丝是从南宫未央的身体内射出,沁入林夕的体内。

  明亮的光丝逐渐消隐,光桥消失,最后只剩下两端的人儿。

  “谢了。”

  因为之前的极其明亮,此刻恢复如常但反而显得有些黑暗的南宫未央,想了想,对着林夕说了这两个字。

  林夕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他忍不住走到了南宫未央的面前,伸手摸了摸南宫未央的额头。

  南宫未央没有躲闪林夕的手,因为如果简单的将这世上所有的事情分成厌恶和喜欢,林夕的这个动作并不让她觉得厌恶。她只是看着缩回手去的林夕,问道:“干什么?”

  “不会是有病了吧…”林夕有些苦恼的说道:“就算我们之间还需要客气一下,但明明是你在用光明帮我疗伤,要说谢,也是该我说谢谢,你谢我干嘛?”

  南宫未央脸上的神情没有多少的改变,平静的说道:“光明这种手段并不难学,只是用起来感觉很不舒服。你先前替我治伤的时候用过很多次,当然你救我,我救你都不用客气,只是用光明时这种滋味很不好受…所以还是忍不住说了声谢。”

  林夕愣了一会,才叹了口气,“有时候我真怀疑你是不是萌种机器人。”

  南宫未央蹙了蹙眉头,“又是什么胡话。”

  林夕微微一笑,道:“反正就是夸奖你的意思。”

  南宫未央看了林夕一眼,“我怎么觉得还有别的意思?”

  谷心音也笑了起来,“你的心情不错。”他看着林夕,微笑道:“看来是又恢复得差不多了?”

  林夕看着面容有些过分苍白,还有些冻紫斑点的谷心音,认真的颔首。

  他不再说话,独自一人往前走去,和南宫未央、谷心音和秦惜月拉开了一段距离,然后站定,闭上了眼睛。

  在闭上眼睛的瞬间,有股令圣师都会感觉战栗的气息从他的身体内析出,他脚下的冰雪发出了轻微的咔嚓声,就连弥漫于冰雪神原的极寒寒气都似乎感觉到了畏惧,离开他的身侧。

  林夕静静的感知着。

  他的感知世界里,那个青色“轮盘”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团缺角的细小残片,就连他此刻的感知,都快要感知不出其存在。

  ……

  和南宫未央刚刚所说的一样,祭司殿的光明对于她和谷心音等人而言并不难学,但她之前战力惊人,根本没有必要学这种为人嫁衣的手段,而且林夕对祭司殿的几名老人都十分尊重,所以他之前也都尊重祭司殿的意愿,哪怕这种光明已经经过了他的一些改进,他都没有传授给身边的其余人。

  然而现在云秦的祭司殿都已经不在了,而且张平的力量必定在不断的增长,他需要走在张平的前面。

  和张院长所说的一样,他也的确是幸运的。

  他不仅有张院长这样的“老乡”,而且还有南宫未央和谷心音这样的伙伴。

  “差不多可以做个了断了。”

  感知着自己现在的强大,感知着这个即将消失的青色“轮盘”碎片,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如同自杀一般,将自己的意识撞向这个青色“轮盘”碎片。

  “轰隆”一声巨响。

  他身外陡然一震,无数的冰雪被他身上震荡出来的力量激得往外飞射而出,力量之强,就像无数道圣阶的冰雪飞剑。

  从空中镇落的天地元气再次如同巨柱一样,将他身下的地面都按出了数米的深坑,并不断往外扩大。

  即便南宫未央和谷心音、秦惜月早已做好了准备,藏身在一座冰川之后,这一瞬间的无数冰雪飞行的嘶鸣声和恐怖元气的从空中轰落,也让三人齐齐变了脸色。

  此次从空中镇落的天地元气,似乎比林夕以往的任何一次修炼,都要庞大,都要恐怖。

  林夕一声闷哼。

  他的脑袋里依旧和之前几次一样,痛得就像无数柄刀斧在里面乱削,他的精神遭受了重创,然而他却没有像先前几次一样直接昏死,陷入死亡一样的昏迷之中。

  而且他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源源不断的天地元气贯入之下,也不像先前数次一样卡在崩解的临界点上,而是马上要真正的崩裂开来。

  他马上自己反应了过来。

  他的感知在这次修炼之中,陡然破境,以至于这样的损伤都无法让他陷入频死的昏迷,他的魂力还在不停的流转,导致天地元气还在不停的贯入。

  在这极短的一瞬间里,他及时的做出了反应,让自己的魂力停止了流转。

  他体内和贯入的天地元气的联系彻底中断,那股从空中镇落的无形气柱骤然崩散,消失,造成的真空使得他被紧紧压在地上的身体反而随着上升的气流被往上卷起,瞬间就被卷上数十米的高度。

  南宫未央和谷心音、秦惜月甚至都没有来得及为这个画面而感到震惊。

  就在这恐怖元气形成的气柱和林夕的联系骤然切断的同时,远处极北的天穹,陡然开始震动。

  这股震动竟然使得整个冰雪神原都在抖动,几乎所有的冰川在一瞬间出现了无数极细的裂痕。

  一种极其可怕的气息,在天地间弥漫开来,使得南宫未央等人直觉天空都在裂开。

  在遥远的热湖,那些白色剑灵在天穹震动之前便感觉到了危险,所有这些没有多少智商的妖兽都无比惊恐的朝着热湖里涌去,想要将自己藏匿在湖水的深处。

  后方的白色剑灵挤在前面靠近湖水的白色剑灵身上,就像无数挤成一团的饺子倾泻在湖水里。

  巨大的轰鸣声和恐怖的狂风从青鸾宫的方向袭来,将绝大多数都来不及跃入湖水的白色剑灵卷起,抛洒在湖水里。

  远处许多巨大的冰川上,发出了无数雪崩的声响。

  一些钻入湖底泥沙中的白色剑灵秫秫发抖,然后它们觉得身上的压力轻了许多,然后它们更加惊恐的发现,热湖的大半湖水都被恐怖的狂风卷走,与此同时,有更多令它们恐惧的力量,在天空高处窜行。

  ……

  林夕体内的魂力涌出,他在空中惊人的稳住了身形,近乎悬浮在空中。

  他开始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不可置信的望向青鸾宫的方位。

  有狂风首先卷来。

  数滴雨珠洒落在他的身上。

  极寒的冰雪神原之中,竟然开始下雨。

  极寒的寒气被驱散,千万年都没有改变过的冰雪地面和冰川,被暴雨打得千疮百孔。

  接着才是隆隆的轰鸣声,从极远处的天穹中传来。

  此刻他在这样令人难以想象的暴雨中,按理是不可能看得见任何远处的画面,然而他体内那一个青色“轮盘”彻底消失的瞬间,那种独特的连接终于彻底切断的瞬间,他却和极远处的青鸾宫中心产生了一瞬的独特感应。

  此刻在他彻底恢复思考能力的时候,就有清晰的画面从他的脑海中浮起。

  他“看到”那一团始终静止不动的冰蓝色的光漩在空中骤然收缩成一个极细的小点,然而彻底的凹陷,崩塌,无声的消失在空气里。

  无数的空气和元气从虚空中被抽引过来,引到那团冰蓝色光漩消失的地方相撞,产生巨大的力量。

  这股力量,就连青鸾宫遗迹都抵挡不住。

  那些密布于冰晶谷和青鸾宫遗迹所有建筑之上的符文在光华一闪间便彻底的崩裂。

  青鸾宫遗迹里所有的建筑,所有那些冰晶道路,全部崩解,像陨石一样,飞向四面八方。

  这种强大的力量,甚至激起了惊人的热力,驱散了沿途的寒气,形成了热风,改变了气候,形成了暴雨。

  ……

  南宫未央、谷心音和秦惜月此刻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身处在暴雨里的他们,只能够感觉到暴雨从北而来,不断的笼罩更多的区域,朝着登天山脉蔓延。

  ***

  (接下来两章依旧明天晚上)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