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七十五章 世间战

第七十五章 世间战

  世间很多普通人在看到洪水泛滥,道路被冲毁,农田被淹没,而大雨依旧不停止时,总会不自觉的陷入怀疑这场雨永远不会停止的恐惧。

  然而许多高阶修行者却不担心这点。

  因为他们虽然不知道这场前所未有的暴雨是因何而起,但强大的感知至少让他们可以肯定空气中浓郁的水汽在减弱,所以这场大雨终究会停止。

  就在张平在长公主的面前彻底展露他对这个世间的厌憎和冷酷的这天,长公主走出了马车,走入了中州皇城,进入金銮殿,召集内阁,开始收拾一片混乱的朝堂。

  长公主的出现引起了巨大的震动。

  一些不明所以的官员以为长公主在暗中终于扫平了阻止她接替皇位的障碍,终于可以入主皇城,这些官员激动得痛苦流涕。

  一些明白的官员同样痛哭流涕,因为他们知道长公主的正式出现主持政务,便代表着她终于放弃了抵抗,屈从于张平。

  长公主出现之后,并不提及青鸾宫和炼狱山,只是有条不紊的主持政务,进行了一系列的任命和罢免,处理水灾,重整军队…她的所有任命和罢免都极有条理,按照云秦的律法,所用的也是最合适的人才,并没有特别安插属于哪一系的官员,甚至连许箴言和冷镇南、容家的一些心腹官员都被撤换,替换上了更适合那个位置,更有能力的官员。

  这一切就像真正的战后和灾后重整,治理国家的样子。

  这便是张平需要她做的。

  其实这原本也是林夕希望她做的。

  只是在不同的时机,同样的所为却是带上了截然不同的意义。

  现在整个云秦都很乱,就像回到了云秦立国前,无数诸侯拥兵割据的年代。

  但这样的乱又本身是因为她和青鸾学院以及许多拥护她,或者只是单纯的认为长孙氏才是能够掌管云秦的真龙血脉的人造成的。她和青鸾学院以及那些抵抗势力,都需要这样的乱。

  在这样的乱世里,不管张平杀死多少的修行者,他所能做到的最多也只是保证中州的稳定,最多也只能控制中州的一些军队。

  然而长公主将整个云秦的局势开始平定下来,张平便不用为那些地方上的军队进攻中州而担心,哪怕他一直不公开露面,让越来越多的人随着时间而潜移默化,觉得整个云秦帝国的确是牢牢的掌握在长公主的手里,实际上他却可以更轻松的梳理修行者的世界,哪怕他不通过长公主大规模调动云秦的军队,哪怕所有的云秦军队都只是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他便也无形中少了无数的敌人。他的弟子和投靠他的修行者,他的信徒们,依旧会成为他的军队。魔王需要有人帮他整理世间,然后他便可以更好的用整个世间,对付他的一些敌人。而在这个世间的大多数人,还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就如身穿黑袍的白胖男子和红袍男子在街巷里的争吵一样

  在长公主出现在中州皇城,开始坐在龙椅上重整朝堂的第三天,已经连绵了许多时日的大雨开始停止。

  无数的云秦人涌上泥泞的道路看着久违的阳光欢呼,很多人开始认为长公主的执政才带来了好运气,很多人反对中州皇城只是因为反对临时组建的内阁,现在长公主掌控了朝堂,在普通的云秦民众看来,这样的反对便已经没有意义,所以一些还在反对的势力,在普通的云秦民众看来反而是另有所图。

  张平不在中州城,在大雨停止的时候,他在中州城外南郊的一处工坊里。

  即便是在远离中州城的工坊里,在他虔诚的信徒的侍奉下,他所处的环境也根本不亚于世间任何一个皇宫。

  一名虔诚的年轻红袍信徒亲吻着他脚尖前方的土地,将数盆盛放在精美玉盘中的食物放在他身前的案上。

  谁都可以看的出他对于张平的忠诚,然而张平看着这名年轻的红袍信徒虔诚的样子却没有任何的愉悦,哪怕明知这名年轻红袍信徒的虔诚是真的,他也只是觉得有些厌恶。

  因为他知道这名年轻的红袍信徒之所以对他如此虔诚,是因为他让他成为了修行者,并将他喜欢的嫂嫂赐给了他,成为了他的妻子。

  所以虽然这名年轻红袍信徒对他虔诚,但在他的眼中,这名年轻红袍信徒却是丑陋的。

  在他冷漠的眼睛里,这个世间的绝大多数人都像这名年轻红袍信徒一样丑陋。

  虽然也有像那天的面铺老板那样拒绝他,让他盛怒的人,然而在他的眼中,那只是因为太过怯弱。所以在他的眼中,这个世界本身便是丑陋的,到处都是丑陋。

  ……

  在林夕和南宫未央、秦惜月进入登天山脉之前,张平直接以臣服或者死亡的姿态,让云秦所有的修行者站队,造成了云秦修行者之间的互相厮杀,而在林夕等人越过登天山脉,进入冰雪神原之后,大莽在炼狱山周遭爆发了一场大战,造成了无数军队和修行者的死亡,而张平在整个云秦的北部进行了一次清扫,所有的修行者都成为了他的目标。

  整个世间的修行者数量比起先前的任何朝代都已经要更加稀少,而整个云秦北部,则已经变成了修行者的荒漠,活动着的几乎只有效忠于张平的修行者。

  张平在中州城外南郊的一间工坊里开始享用虔诚信徒们准备的精美食物时,打扮成寻常小商贩的林夕和谷心音等人走出了一家大德祥的皂膏铺子。在这家皂膏铺子的外面,林夕忍不住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

  “长公主能够撑到这个时候也实属不易了。”南宫未央看着他的表情,认真的轻声说道,“她已经比我想象得要好一些。”

  “我明白你的意思,只是我不是因为长公主。”林夕知道她会错了自己的意思,微微的摇了摇头,轻声道:“只是我恐怕需要些时间来适应我失去的将神能力,因为在刚刚看到那些皂膏上的讯息时,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直接杀去中州城,找他出来看看。但现在我的人生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所以我至少要做得更稳妥一些,至少要确定现在我的力量在他之上,才能够这么做。”

  谷心音微微的一笑,道:“你能够意识到这点,便说明你很快便会适应你自身的改变。”

  秦惜月深吸了一口气。

  虽然她和林夕、谷心音、南宫未央此刻只是处于一个偏僻的镇落,但这个地方已经接近云秦的中部,距离中州城已经并不遥远。

  “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她忍不住看着林夕和谷心音,轻声的问道。

  “他是想让整个世间成为你的敌人。”谷心音微笑着看着林夕,轻声说道:“这不仅让他可以拥有更多的力量,而且如果以你为之努力的世间将你击败,他想必会觉得更加满足。”

  林夕点了点头,转头看了一眼身后那间小小的大德祥店铺,看着里面的许多种皂膏,轻声道:“只可惜他并不知道大德祥是我的,也不知道在这么久之后,依旧有人坚信我还活着…本身我必须适应失去将神能力的改变,那我就必须采取更稳妥的手段,那我就用他想要的方法对付他.。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