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七十六章 活着

第七十六章 活着

  千魔窟的魔眼花在春天开花,夏天结出的果实就又会裂开,洒落许多细小的种子,在秋天再开一轮。

  在夏天果实裂开时,漫山遍野的魔眼花就变得如芝麻成熟时一样,茎秆和荚果都显得干枯,没有了多少的美感。

  一名红袍神官走在陇间,和往日一样巡查着一片片花田。

  蓦然间,他的脸上出现了震惊和不解的神色。

  他看到三条陌生的身影出现在了自己的视线里。

  所有只要是生长着魔眼花的山坡,在李苦时期的千魔窟,便是禁地,而在炼狱山掌控千魔窟之后,这些生长着魔眼花的山坡守卫便更加的森严。怎么可能会有陌生的人突然出现这里?

  这名红袍神官感到了危险,他发出了一声厉啸,然而他却发现根本没有人听从他的命令出现在他的周围。

  “我听人说,你为了树立威信,一来到这里管这些花场的时候,就找借口在这里当众鞭死了数个农奴。”

  他听到了一个认认真真的女声响起,“所以你可以自杀,或者被我杀死。”

  “你们是什么人?”这名红袍神官终于看清了对方的面目,他想到了某种可能,发出了颤抖的质问声。

  “白痴。”回答他的是两个字,然后一道剑光。

  那名出声和出剑的女子根本没有任何的耐心听他多余的话,而等到这一道强大的飞剑狠狠的刺入这名红袍神官的心脉,从他的后背透出的瞬间,这名红袍神官终于确定了对方的身份,不可置信的发出了在这个世上最后的声音:“南宫…”

  南宫未央收了飞剑,安静的看着这名红袍神官的鲜血在花陇间铺散开来。

  林夕和秦惜月也安静的看着这片山坡。

  两人也都记得,上次来到这里时,这里的魔眼花开得无比的灿烂。

  有火焰从周围的山坡间燃起,一片片长满魔眼花的花田充满了烈焰,最终林夕和南宫未央、秦惜月面前的这片魔眼花田也燃烧了起来,化为灰烬。

  千魔窟所有的魔眼花田,全部被焚毁。

  看着面前余烬未消的花田,林夕轻声道:“我为蒙白感到骄傲。”

  秦惜月想到了碧落陵里的蒙白,想到了那一个跳崖后摔断很多根骨头的蒙白,想到那个面对着被擒住的闻人苍月而哭喊逃跑掉的蒙白,她也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我也为蒙白感到骄傲。”

  ……

  谷心音行走在大荒泽里。

  他的脚上绑着两根很长的木枝,他就像踩高跷一样在大荒泽里行走,所以即便大荒泽里极其的泥泞,但他的双脚却非常的干净。

  他的表情非常自得,看上去很自娱自乐。

  突然之间,他停顿了下来,看着脚下。

  他脚下的黑泥水里,咕噜咕噜的冒出了几个泡泡,然后骤然往上凸起,一头巨大的蜥蜴,就从他的脚下钻出,带着他往上升起。

  这样的变故之下,谷心音却没有丝毫担心和惊讶的表情,他反而笑了起来,身体摇摇摆摆的,保持着平衡,等到巨蜥从地下钻起大半个身体时,他却是依旧踩高跷一样稳稳的踩在巨蜥的头顶,这头巨蜥甩了几下脑袋,也没有能够将他从脑袋上甩落。

  “不容易啊,终于遇到穴蛮兄弟了。”

  与此同时,谷心音还自言自语的感叹了一句。

  周围的芋林里发出了许多细碎的声音,上百名强壮的穴蛮战士从齐膝深的泥水中迅速的走出,将他团团包围了起来。

  这些穴蛮战士的身上都穿着精致的锁片甲,身后背着的标枪看上去也更为精致,甚至连着细细的锁链。他们手中的兵刃也不再是残缺的武器甚至木棒,而是各种比一般制式武器更大更沉重一些的非制式兵刃。

  “林夕的黑市生意都做成这样了…都装备成这样了,龙蛇边军还怎么打啊?”谷心音又有些目瞪口呆的自言自语了这么一句,这才飞快的拍了拍胸脯,说道:“我是青鸾学院的人…我知道安可依来了这里,她现在在哪里?”

  所有的穴蛮战士看着他,没有出声,却是又逼近了一些。

  谷心音愣了愣,马上又拍了拍胸口,道:“你们听不懂云秦话么?我…谷心音,不是你们的敌人,是你们的朋友,朋友来着。”

  “谷心音…不认识。”一名背上背着一张巨弓的强壮穴蛮战士突然用生硬的云秦话说道。

  “你会云秦话?那就好了,不认识我也没有关系,你认识安可依吧?”谷心音顿时眉开眼笑了起来,他看着这名穴蛮战士道:“就是那个长得还不错的,就是有点书呆气,好像一直在捧着书读的女孩子。”

  “哦,是她…”这名穴蛮战士点了点头,道:“已经被我们吃掉了。”

  谷心音顿时差点从巨蜥的头顶上掉下来,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这名穴蛮战士,道:“你说什么…被你们吃掉了?”

  这名穴蛮战士用生硬无比的云秦话,肯定的说道:“是的,肉的味道还不错。”

  谷心音张大了嘴,脸上的表情极其的古怪。

  就在这个时候,轰的一声,这名和他对话的穴蛮战士先笑了起来,然后所有的穴蛮战士都轰然大笑了起来。

  “你们…”谷心音愣了愣才有些反应过来,“你们是和我开玩笑的?你们穴蛮也居然会蒙人,开这样的玩笑?”

  “他们说你在青鸾学院的时候最喜欢捉弄别人,开别人的玩笑。这次也和你开个玩笑看看。”这名穴蛮战士说道。

  “是谁说?安可依可不会这么说的。”

  谷心音捏了捏自己的鼻子,说了这一句的同时,感觉到什么似的,抬头往外看去。

  更大的水花四溅声响起。

  随着这样的声音,一头头庞大的身影从翠绿色的屏障中穿出,出现在谷心音的四周。

  一头头巨蜥骑乘不断的出现,甚至遮挡住了谷心音和这些穴蛮战士周围原本黯淡的阳光。

  谷心音首先看到了一个人的身影,他的眼睛瞪大了,不可置信的叫出了声来:“徐生沫,你怎么还活着?”

  “怎么,你很希望我死了么?”身披着一件绿草编织的草袍的徐生沫,很没好气的瞪着谷心音叫道。

  “高亚楠…姜笑依?”谷心音接着看到了巨蜥骑乘上更多的身影,他呆住了,然后又马上明白了怎么回事。“你们在雷霆学院崩塌之前,及时跑出来了?”

  不等任何人回答,在哈哈一笑之中,谷心音便已经掠到了最靠近他的徐生沫所在的巨蜥骑乘上,一把抱住了徐生沫。“我刚刚就知道你没有死,青鸾学院除了你这个睚眦必报的家伙,谁会教这些穴蛮和我开这样的玩笑。”

  徐生沫陡然被谷心音抱住,心里还是挺感动的,然而听到谷心音的这句话,徐生沫顿时气急败坏,猛的推开了谷心音,大叫了起来,“谷心音,你放什么屁,我什么时候是个睚眦必报的人?”

  谷心音也不说什么,只是看着徐生沫哈哈一笑。

  徐生沫更加郁闷,黑着脸骂道:“笑个屁啊,有什么好笑的。”(未完待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