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七十七章 信仰之战

第七十七章 信仰之战

  “巨蜥骑乘都这么大的规模了。”

  看着越来越多,渐渐充斥视线范围的巨蜥骑乘,谷心音的笑容渐渐收敛,他也不管徐生沫的怒骂和恨不得砍他一剑的表情,看着迎上来的高亚楠和姜笑依等人,认真问道:“你们是怎么能活下来的?”

  见到一些原本以为已经死去的人,谷心音的情绪自然极其的复杂,而相对于高亚楠和姜笑依等人,谷心音的出现,自然也带着不同寻常的意味。

  高亚楠认真的对着谷心音行礼,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谷心音的问题,而是沉静的问道:“他怎么样?”

  谷心音看着她沉静的面容,然而却微微绷紧的双肩,认真的轻声道:“他去了大莽千魔窟。”

  “这是凰火笑。”高亚楠点了点头,微微侧身,让谷心音可以看到她身后不远处的巨蜥骑乘上的凰火笑,“是他及时通知了我们,我们才来得及逃离。”

  “原来是昔日龙蛇边军的那位统领。”谷心音微微一笑,对着凰火笑躬身致谢。

  凰火笑也听说过许多谷心音的传奇故事,心中也是十分敬仰,顿时恭谨回礼。

  “我们都以为你们死了,他也以为你们死了。”谷心音有些感慨的看着高亚楠,问道:“你们为什么一直都隐瞒着你们还活着的消息?”

  “我们应该是除了林夕之外,张平最想杀死的人。”高亚楠看着谷心音,说道:“他已然知道池小夜她们和这里的穴蛮和林夕有关系,如果再被他发现我们还活着,被他隐约觉察出我们在这里的话,他一定会先到这里。”

  “你说的不错。”谷心音点了点头,“他不知道你们还活着…你们对于他而言,便是一股意料之外的力量。只是这无论对他还是对你,都有些残忍。”

  “为了战胜张平,我们别无选择。”高亚楠微微的低下了头,“而且我对他有信心。”

  “他到底怎么样了?”边凌涵对着谷心音行了一礼,忍不住问道。

  对于她和姜笑依等人而言,林夕已经离开了太久,且林夕和谷心音的回归,还有关张院长的生死。

  谷心音想了想。

  他决定用一种更加委婉和更加容易接受的方式来表达,于是他看着边凌涵这些学院的年轻修行者,道:“仙魔时代的修行者将我们这个世间称为山海界,在青鸾宫遗迹里,有一扇通往另外一个虚空界的通道。张院长已经进入了虚空界,简单而言,他离开了这个世间,进入了另外一个不可知的世界去历练,但他留下了足够的指引,使林夕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张院长去了另外一个世间?”所有学院的人,包括徐生沫都陷入了震惊和沉默里。

  “虚空界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徐生沫也似乎忘记了不快,忍不住问道。

  “不知道。”谷心音摇了摇头,道:“因为那条通道已经崩塌,之前的那场大雨是因为那条通道和青鸾宫遗迹的消失而引起。”

  徐生沫又愣了很久。

  不过到一个不可知之地探秘,对于他和其余学院的人也更容易接受,所以他在愣了很久之后,脸色又难看了起来,哼道:“那林夕现在怎么样?到底是不是张平的对手了?”

  “我只能说他现在比起当年的炼狱山掌教要强大得多。”谷心音看着一想起林夕就满脸不爽表情的徐生沫,微微一笑道:“毕竟我们现在也不知道张平到底有多强。”

  徐生沫再次愣住了。

  “你是在和我开玩笑么?”他黑着脸,看着谷心音,“你要明白,炼狱山掌教是大圣师,圣师前面有个大字的好不好。”

  “我知道你很难接受,不过你还是认命吧。”谷心音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的确没有和你开玩笑,他的圣师前面的大字肯定比炼狱山掌教的大字来得大。”

  谷心音的话听上去很像玩笑话,然而谁都看得出他说的是真的。

  边凌涵和姜笑依等人互望了一眼,然后他们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聚集在了徐生沫身上。

  他们都十分清楚徐生沫最看不惯的就是林夕,所以他们觉得徐生沫这次肯定会更加气急败坏。

  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徐生沫听到谷心音的这句话,黑了黑脸之后,却很不屑的看着谷心音,哼了一声,道:“有什么很难接受的?厉害就是厉害,我承认我小看了他,还不行么?好歹他再厉害也是我的学生。”

  谷心音怔住,摸了摸鼻子,“我真是看不透你了。”

  徐生沫看了他一眼,有些得意道:“当然,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小气的人。”

  姜笑依想要又不敢笑,憋得脸都有些扭曲。

  “他去千魔窟做什么?”高亚楠的心情真正的平静了起来,她看着谷心音问道。

  谷心音说道:“他去毁了所有的魔眼花,这是蒙白传递出的讯息。在中州城一役之后,张平似乎也受了严重的损伤,对魔眼花有所依赖。”

  “蒙白真是了不起。”高亚楠和边凌涵等人互望了一眼,有些沉默的说道。

  “所有的人都认为他胆小无比,就连张平都是这么觉得。但他却战胜了自己。”谷心音点了点头,道:“这世上最难战胜的就是自己,所以他的确很了不起。”

  “接下来他有什么计划,我们该怎么做?”高亚楠点了点头,看着谷心音说道。

  “接下来他会去炼狱山,在张平回到大莽之前,炼狱山没有人是他的对手。”谷心音微笑道:“张平用这种简单粗暴的办法征服了中州城,他就用同样的办法征服炼狱山。至于接下来,我和他的想法也很一致,不管现在张平多强,但我们却可以将他变弱。焚毁千魔窟的魔眼花和征服炼狱山,便是开端。”

  微微顿了顿之后,谷心音看着高亚楠和边凌涵等人,微笑道:“让他变得更弱,这种方式更为稳妥,而且在我看来,这样最终的胜利会更让我觉得爽快。因为他现在所做的一切,便是让整个世间和我们为敌,他想让我们看到,他控制的无数信徒,都曾经是我们为之战斗过的人,他想让我们亲手杀死那些人,他想让我们看到这个世间的丑恶,让我们觉得从一开始为这个丑恶的世间战斗便是错误的,他最想看到的就是我们和他控制的那些信徒互相残杀的情景。然而我们始终认为,丑陋只是这世间的一小部分。所以从某种意义而言,这场战争,便是一场信仰的战争。我想到这场战争的最后,到我们击败他的时候,林夕一定想要告诉他,他才是错误的,林夕一定会很想告诉他,他败给的是这个世间,是蒙白,你们,还有许多像你们这样的人击败了他。”

  “他现在应该已经焚毁了所有的魔眼花…这是开端。”谷心音的声音略微低沉了些,他看着高亚楠,轻声道:“我想和你单独谈谈,因为接下来针对张平的第二件事,必须得到你的同意。”

  ……

  “什么事?”

  高亚楠和谷心音单独乘坐在一头巨蜥骑乘上,走在队伍的最前方,她看着谷心音,轻声的问道。

  “在之前炼狱山那场大战里,我们学院有人进入了炼狱山,得到了一些有关张平的秘密。而且这个秘密在林夕的身上也同样得到了证实。”谷心音看着她的双目,缓声道:“愤怒可以让他的肝脏造成一些致命的损伤。我们学院的一些讲师分析了他在今年途径某个小镇时的怒火,他的愤怒,应该来源于觉得秦惜月和林夕一起进入了登天山脉。”

  高亚楠顿时就理解了谷心音的意思,她点了点头,轻声道:“所以秦惜月也可以给他致命的一击…而张平之前最痛恨的,便是秦惜月喜欢林夕。如果让他知道秦惜月和林夕在一起了,他一定会极其的愤怒。而且这世上应该也没有别的什么可以让他感觉更愤怒的事情了。”

  谷心音看着高亚楠,他看得出高亚楠是真正的平静,所以他也觉得释然,知道自己并不需要任何的拐弯抹角,他点了点头,道:“虽然只是演戏,可至少也要顾及到你的感受。”

  “我信任林夕,当然不会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高亚楠看着他,说道:“而且他也不是迂腐之人,他现在以为我已经死了,也会尽一切可能的方法帮我报仇。或许现在我们应该继续保守着我们还活着的秘密,到时候让张平陡然发现我们还活着,或许他会更加的愤怒。”

  ***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