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七十八章 以剑为箭

第七十八章 以剑为箭

  第十六卷:人生就是一面镜子第七十八章以剑为箭

  接近炼狱山的地界,看着眼前的一座座浓烟缭绕的火山,林夕沉默不语。

  无数的活火山和死火山林立,其中还建立着许多殿宇,这绝对是在他先前的那个世界所没有的异样风景。

  只是他现在的目力已经极其惊人,所以只是在炼狱山的边界地带,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他就已经能够看清很多无数身体近乎**的奴隶,像蚂蚁一样爬行在山道上,出入一些矿洞和工坊之中,在一些红袍神官的铁链驱赶和抽打之下劳作。

  炼狱山的红袍神官数量已经很少,然而那些奴隶却是那么的多,多得甚至让他都有些双手微微的轻颤。

  只是在他沉默的这数息时间里,他就看到在不同的山道上,至少有数处,都有奴隶支持不住而倒下,无法站起,然后被红袍神官的铁链卷住,随意的丢进熔岩火坑,或者废弃的矿洞尸坑里。

  即便不时的有奴隶倒下,死亡,然而对于这整个炼狱山而言,却好像根本没有损失什么人一样,看上去那些奴隶依旧像漫山遍野的蚂蚁一样,那么多。

  南宫未央也眯着眼睛看着,她不像林夕可以看得那么清晰,她只是直觉不喜欢炼狱山这样的地方。

  对于不喜欢的东西,她最擅长的便是一剑斩去。

  “你们进去吧,我在外面帮你除掉一些碍手碍脚的。”然而在林夕的沉默里,她却是说了这样一句话。

  在从冰雪神原返回之后,她和林夕、谷心音在对付张平的事上达成了一致,张平在变强,现在甚至连圣师都不可能试得出他到底有多强,她和林夕没有办法阻止他通过某些手段继续变强,但他们却可以通过一些事情让他变弱。

  不管你怎么变强,我只管做让你变得更弱的事情。

  这是她们的对策。

  她此刻也很想杀入不喜欢的炼狱山里,但她觉得让林夕和秦惜月两个人进炼狱山,会对张平造成更多的影响。

  林夕明白她的意思,他点了点头,和秦惜月并肩往前走去,走入了炼狱山的地界。

  就在过往的那个春季里,围绕着炼狱山进行了一场旷世大战,真正意义上的炼狱山也有小半毁于战火之中,尤其在暴雨过后,地面上一些埋藏于泥土之间的破碎兵刃甚至一些尸骨也都显露了出来,让任何进入炼狱山地界的人,都一眼可以感觉到当初那场大战是何等的残酷。

  但炼狱山这种绝对的奴隶制下的恢复能力也是惊人的,即便林夕和秦惜月行进在炼狱山的外围旷原上,只是两个移动的小点,然而他们的面前,却依旧很快的出现了一支骑军。

  这支骑军中的将领在远远的看清楚林夕和秦惜月的面目之后,便马上惊惶的率军退去,同时不停的吹响军号,发出了一声声如同鬼哭狼嚎般的示警声。

  这支骑军退去。

  一条充斥地平线的尘浪却很快涌起。

  暴雨过后的地面还未干燥到尘土飞扬的地步,先前那支数百人建制的骑军甚至没有带起任何的尘嚣,此刻这样的尘浪,便足以说明这支军队的数量到达了何等恐怖的地步。

  无数的骑军、步军、军械车如浪潮一般从正对着林夕和秦惜月的数个火山间涌出,甚至在观感上,让人觉得好像潮水一样将那几座火山淹没成了孤岛。

  这些军队带起的尘嚣之后,依旧有队伍不停的涌出,配合着身后那连绵不断的火山口,给人的感觉好像魔界的大门陡然打开了,这样的军队涌出永远不会停止。

  无数强弩的声音响了起来。

  数千枝弩箭在一息的时间内腾空而起,发出凄厉的啸鸣,形成了暴烈的箭雨。

  发出这一轮_暴烈剑雨的数千重铠骑军因为马身上弩机的后坐力而齐齐一震,在超过两百步的距离之下,他们配备的这种小型强袭弩虽然已经无法保证精度,然而这种大军的箭袭,已经根本不需要任何的精度,只需要覆盖。

  在之前的那场旷世大战之后,大莽国内至少有一半的军队被直接收编成了炼狱山的护山军队,现在面对林夕和秦惜月的这支大军里,其中有些人也见过李苦独自闯军的战斗。

  他们其中很多人甚至见过李苦面对这种类似的暴烈箭雨,他们清晰的记得,李苦在面对这样的箭雨时,以强横的魂力散布体外的方式,让落向他身体的箭矢全部静止在他身外,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箭球。

  此刻他们不由自主的想,林夕会用什么样的方式,来面对这样的箭雨?

  ……

  林夕并没有放出飞剑或者使用别的手段来袭杀首先逼近自己的军队。

  在这样暴烈的箭雨腾空而起的时候,他伸出了手,一手牵住了秦惜月的手,另外一只手从身旁的一株孤单的杨树上,折了一根枝条。

  然后他继续向前行走。

  那些在别人眼里快若闪电的弩箭,在他的眼中却异常的缓慢。

  他在这些弩箭的缝隙里穿行,只是挥着手中的枝条,击打在一些箭矢的尾端箭羽上。

  这些箭矢改变了飞行的方向,或者擦着他和秦惜月的身体飞出,或者撞击到别的箭矢上面。

  除了他之外,所有其余人都看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所有人只是看到,箭雨落下,但他却是从箭雨里安然无恙的走了出来。

  他的身上甚至没有多少魂力的震荡。

  然而这样的景象,却是比起李苦的千箭成球,更让人感到莫名的震骇,更让人难以想象。

  一时之间,整支大军都在震颤。

  因为绝大多数的人都在颤抖。

  很多人看着林夕手里那一根还完好的杨树枝条,再也无法迈动脚步。

  ……

  这支炼狱山的大军里,有一名年轻的将领。

  这名年轻的将领便是这整支炼狱山大军的最高统帅。

  他身穿着一身蓝金色的铠甲,坐在大军之中其中一座火山口接近顶部的战车上。

  这样的景象也让他有些战栗,身上的肌肤起了一粒粒的疙瘩,然而他却并没有觉得恐惧,他在这山上,远远的眺望着一个人便以无形的压迫,迫停这样一支大军的林夕,冷笑着出声:“怕什么,他再强也只是一个人,当年的李苦,也只不过是用威吓的手段,才能杀入军中杀死主帅。只要不被他吓破胆子,他必死无疑。你们看看周围,这里是超过十万的大军…杀了他!”

  这名年轻将领所在的战车前端,有一个白金骷髅头状的魂兵,当他的魂力涌入这件魂兵的符文之中,这件魂兵之中响起了无数呼啸声,最终又只是将他的声音扩大了无数倍,从这座火山的山顶传到了战场的任何一个角落,任何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个声音让林夕仰起头来,注意到了他的存在。

  林夕和秦惜月都觉得这个声音有些熟悉,然后林夕隐约看清了这名年轻将领的面目。

  “裘路,居然是你?”林夕的眉头皱了起来,他的声音也响起,好像水波一样,传到那座火山山巅。

  秦惜月微微一怔,她的脑海之中出现了学院的一个“金勺”学生的影子。

  她想起了裘路是谁,然而她却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和她们一起进入青鸾学院的金勺,竟然会成为此刻炼狱山大军的统领。

  “不错,是我。”

  火山口上,已经变得不再稚嫩的裘路笑了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有些残忍的冷道:“林夕,你大概想不到,在离开学院之后,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再见吧?”

  “我的确没有想到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林夕停了下来,他微仰着头,很少见的在面对敌人的时候有耐心的说道:“以往不管在学院有什么争端,不管土包金勺边蛮有什么天生的看不惯,但至少都是学院的学生,我没有想到你也会背叛,而且居然还会成为炼狱山这样的大军的统领。”

  “此一时,彼一时,我一直都很想杀了你,只是一直都没有机会。”裘路有些感慨的说道:“没想到你会自投罗网。”

  “是因为都是学院的学生,所以我才和你多说一些话。毕竟不管好的坏的,有关我们在学院里的一切,都是值得珍惜的回忆。”林夕摇了摇头,道:“你以为我杀不了你?你别忘记,你在学院提出和我决斗时,也是同样信心满满。”

  “即便你有大黑,都不可能穿越这样的距离杀死我,更不用说你已经没有大黑。”裘路冷笑着,厉声,近乎吼了起来,“杀死他!”

  在他的厉吼声里,大军里许多人觉得他说得是对的,整支大军再次开始移动。

  “你错了。你的认知,还局限在所有圣师阶的力量上…还有,我没有了箭,但用剑也是一样。”

  然而林夕只是平静的说了这一句。

  他的那柄飞剑,从他的身后升腾而起。

  然后这柄剑不再向世间的任何飞剑那样运行,而是随着他的目光,直接在他贯注的难以想象的力量的推动下,冲上了高空,直接超脱了他的控制。

  他的身前爆开一团元气和音波。

  他的飞剑就像箭矢一样,射上天空,飞到不知如何的高度,只在坠落时,所有的人才看到了他的飞剑化成的那一个小点。

  他的飞剑随着他的心意,就像箭矢一般被他所用,抛飞出去,坠月一般落下。

  那一个落下时才被人看到的无尽高空中的小点,在瞬间又化成一条划破天空的流火。

  飞剑的后方,空气燃烧产生的幽蓝火焰,在空中留下了一条长痕。

  裘路原先冷傲的面容变得无比的苍白。

  他张开了嘴,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林夕的这一柄飞剑在隔着世间任何武器都打不到的距离坠落,也已无法拥有绝对的精准,然而这股从空中镇落的力量,却太过庞大,笼罩了数丈方圆。

  在飞剑接近地面之前,飞剑带起的元气涡流和冲击波,已然降临地面。

  在裘路无比惊恐的目光中,他的身体根本无法动作,被瞬间往下压矮数寸,他的身体中传出无数骨碎和血肉破碎的声音。

  “轰!”

  飞剑终于落地。

  在恐怖的冲击和爆炸声中,他和战车一起被震飞出去的同时,他的整个身体也出现了无数的孔洞,破碎的血肉和骨骼,从中喷洒出来。

  林夕的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送别这个昔日的金勺。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