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七十九章 不求一生,只求一时

第七十九章 不求一生,只求一时

  林夕前方的大军如同痴呆一般,所有的人转身看着这一剑,震撼到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

  隔着十余万的大军,直接一剑击杀主帅,这绝对是确切的记载里从未有过的事情,也完全不符合任何人的认知。

  甚至在很多修行者眼里,这根本就是超越了修行者极限的事情。

  “你是怎么能够做到的?”就连秦惜月都有些不敢相信,忍不住轻声问道。

  “一开始他和我说话,想要杀死我们的时候,我就下意识的想到,要是有颗导弹就直接打死他了。然后我就想到我虽然没有大黑,但我现在拥有比大黑还要强大的力量,我还毕竟是风行者,今天的风从北边来,所以就有了这样的一剑。”林夕说了这一句,大约又想到秦惜月不可能知道什么叫做导弹,便又轻声补充解释了一句,“导弹就是我们先前那个世界,可以飞得极远的一种武器。”

  秦惜月点了点头,她明白这是另外一个世界的经验,给林夕带来了一些修行上的领悟,而当她从震撼中恢复过来时,她感觉到林夕的手有些轻颤,她便顿时明白,即便是施展出了这样的一剑,看着一名名昔日的同学死去,哪怕此刻的裘路是他的敌人,林夕的心中也不快乐。

  于是她也握紧了林夕的手,轻声道:“你得坚强一些,毕竟总是回忆最为美丽,而现实却总会残酷一些。”

  “有的时候你的确比我坚强。”

  林夕看着她,点了点头,然后他转过头去,看着前面的大军,在继续动步之时,他轻声道:“谢谢你。”

  秦惜月转头看着林夕的侧脸。

  她知道林夕的这一声谢谢里包含着很多的意思,而此刻她甚至似乎能够看到林夕的内心。她知道不管在世间别人的眼中,林夕是将神还是别的什么,但在她的眼中,林夕也是普通人,他有坚强的一面,但很多时候也会有脆弱和心情低落的时候,正是如此,林夕在她的眼里才分外的真实,才走得进她的心里。

  看着前方的大军,她微微的笑了起来,用唯有她和林夕才能听得见的声音,轻声道:“你曾经和我说过,当一个人的心被一个人填满之后,便很难容下另外一个人。在那天的灵夏湖畔,亚楠便占据了你的心。所以我可能注定没办法和你牵手走过一生,但我可以和你一起牵着手走进炼狱山…我不求这一生,只求这一时。”

  林夕的脚步微顿。

  他转头看着秦惜月。

  秦惜月也静静的看着他。

  她只是穿着普通的布衣,然而她的容颜,她的神情,却都让她显得前所未有的美丽。

  即便是世上最美丽的新娘,都不如此刻的她,美丽得惊心动魄。

  林夕深深的点了点头,握紧了她的手。

  ……

  密密麻麻的大军依旧呆滞着。

  当看着越来越近的林夕和秦惜月,所有的人心里都隐约清楚,没有人能够杀死十数万的军队,然而每个人的身体里都像灌了铅一样,迈不动脚步,莫名的恐惧在人群中蔓延。

  正对着林夕和秦惜月的人,都开始不自觉的退缩。

  覆盖整个旷野的大军在两个移动的黑点前如潮水一般分开,畏惧的让出一条道路。

  林夕的那一剑超越了难以想象的力量,两个人面对十数万大军,大军根本不敢动手,这也是云秦和大莽历史上根本没有过的事情,但一些虔诚于魔王的人,却依旧认为魔王的力量会在林夕之上,所以他们依旧不肯放弃抵抗,依旧想要将阻止林夕毁灭炼狱山。

  数十名押着奴隶的红袍炼狱山神官出现在了大军的尾端。

  大军如潮水一般分开,最终彻底惶乱,在林夕和秦惜月的身外,变得如同旷野里受惊的迁徙的角鹿群。这些红袍神官的目光却死死的盯着在一片纷乱里平静的走来的林夕和秦惜月。

  他们开始了虔诚的吟咏。

  “凡奉我魔者,必得永生,凡逆我魔者,必沦无边地狱,永世不得超脱…请魔王降无上魔火,燃尽一切不敬之罪孽…”

  在这些红袍炼狱山神官的虔诚吟咏之中,他们手中连通着前方奴隶的一些奇异的透明锁链开始发亮,开始散发出极其炙热的气息。

  林夕看着这些虔诚吟咏的炼狱山红袍神官,在这些红袍炼狱山神官手中的奇特透明锁链开始发亮时,他感知到了某种气息,于是他平静的看了这些红袍神官一眼,道:“如果要烧,那你们就烧自己。”

  他的指尖沁出一些凝聚的魂力,瞬间将他身前的空气压缩,这些被他魂力压缩的空气,竟然散发出冰晶一样的光泽,在弹飞到这些红袍神官的面前时,才又轰的一声震开。

  这数十名红袍神官们手中的透明锁链上已经开始出现了火焰。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他们手中的透明锁链全部崩断,他们面前的那些奴隶并没有燃烧起来,反而是他们的身体被无穷的热力包裹,开始猛烈的燃烧起来。

  数十名红袍神官同时发出了震天的惨叫。

  他们身上的神袍直接化为灰烬,身上的血肉变成焦黑的尘土,露出的内脏都燃烧了起来。

  在火焰临身,反而自己燃烧起来的瞬间,这些红袍神官才再次深刻的认知到,林夕的力量甚至已经远远超过了先前的炼狱山掌教。

  这已经完全不是人世间的力量。

  数名通过黄铜鹰眼观看着这一切的红袍神官浑身都好像泡在冰水里,在炎热的炼狱山里都不停的打起了寒颤。

  他们知道除了张平之外,世间已经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林夕,但他们还想试试非人世间的力量。

  于是他们依旧开始了吟咏,拉下了他们面前的数十条细小的金属锁链。

  这数十条不带任何符文的金属锁链带动了无数机括。

  他们前方,此刻也正是林夕前方的那座火山里,许多闸门被打开了。

  大量的冷水涌入火山内里的熔岩深处,一些原本被隔绝的气体也涌入了火山内部。

  林夕,骤然感应到了什么,微微的蹙起了眉头。

  他仰起了头。

  他面前的这座火山上方的云彩,骤然变成了赤红的色泽。

  “这个世上没有烟花,但炼狱山会为你点燃这个世上最宏大的烟花。”

  林夕握紧了秦惜月的手,轻声说道。

  一声闷雷般的声音,自他们前方的山腹中响起。

  他们前方的这座黑色的火山,在这声闷雷般的声音响起之时,就像一个气球一样不自然的鼓胀了起来。

  这是任何自然的火山喷发都无法比拟的速度。

  黑色的火山像吹气一般膨胀,鼓裂。黑色的表面裂开的地方,全部变成了赤红,无数的岩浆从这些鼓裂中迸发而出。

  林夕和秦惜月脚下的地面都震裂了,强大的力量将他们高高的抛起。

  崩裂的山体,无数的岩浆,炙热的气流,形成了一个毁灭一切的世界,将他们淹没在其中。

  冲天的烟柱形成了上升的蘑菇云,下方是喷射出不知多少米高度的岩浆流。

  所有炼狱山中的人都已经根本不可能看到林夕和秦惜月的身影。

  在之前的旷世大战里,炼狱山便曾用这样自毁的手段,阻止过敌方的进攻,并在很大程度上瓦解了敌方许多军队和修行者的意志,在后来凝固的黑色石原里,埋葬着无数的尸骨,所以在很多炼狱山红袍神官也希望林夕就此死去。

  然而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秦惜月只是在安静的看着这世上最宏大的“烟火”。

  秦惜月不可能抵挡得住这样的天威,所以她只是任凭林夕牵着自己的手,只是安静的看着这种许多人一辈子都看不见的景象。

  林夕很平静的在行走。

  他一直都觉得无论是任何修行者,和天地相比,都是十分的渺小。

  所以他根本没有力抗的心思,只是躲闪。

  他踩踏着一块块飞到身周的山石,甚至踩踏上飞溅的岩浆流。

  只是身上魂力激荡产生的气流,就将逼近到他和秦惜月身周的灼热气息和有毒气息全部排开。

  他带着秦惜月穿出了岩浆雨和崩落的石块覆盖的区域,落到了实地上。

  他也根本没有看过火山喷发的场景,所以在落下之后,他转过身来,和秦惜月一起安静的看着危险但绚烂的火山喷发。

  “好美丽的风景,和你一样美丽。”他忍不住轻声的,真诚赞叹道。

  秦惜月微笑了起来,“谢谢.”她也轻声的说道。

  所有的炼狱山神官都疯了。

  很多人在发现林夕和秦惜月还好好的活着的时候,恐惧得跪了下来,很多人茫然的哭喊着,很多人还在吟咏着,大脑空白着往林夕和秦惜月所在的方位冲去。

  然而此刻,林夕和秦惜月却没有管身后无比混乱的这些红袍神官们。

  这一时,他们只是牵着手,背对着这些红袍神官,在安静的看风景。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