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八十章 无法冷漠

第八十章 无法冷漠

  这个世上的修行者所能理解的,其实也就是圣师阶的力量。

  千叶关前虽然很多人都见到了炼狱山掌教和倪鹤年的力量,然而即便是炼狱山掌教,也并不能完全发挥出体内所有的力量,所以这个时代的修行者,已经根本不能理解大圣师阶真正的力量。

  在昔日的中州城一战力,张平主要依靠的还是那具铠甲和他强悍到了极点的**,但在今年春之后,在他开始清扫整个云秦帝国的北境时,他已经不需要依靠那具铠甲。

  他和林夕的战力已经超出了所有修行者的理解,所以没有人能够弄清楚他的战力到底到了什么样的程度,就连谷心音和南宫未央,哪怕是林夕,也根本不能肯定张平和林夕的战力到底谁更强一些。

  因为这个时代的修行者世界里,还没有出现过都是炼狱山掌教之上的境界的对决。

  除非真正见面对决,否则谁也不知道对方到底在大圣师之后的那条道路上走出了多远,有什么样的力量差别。

  ……

  大荒泽深处的某个地窟里,始终散发着浓厚的药气,不同于别的修行之地的各种水晶容器中缓缓的吞吐着雾气,有一些水蒸气从器皿中排出,安可依的脸在水汽里若隐若现,神情专注和认真到了极点。

  她面前的一个水晶试瓶里,一种似乎永恒不变的黑色慢慢分层,变成了更加深沉的黑色和鲜艳的红色。

  这两种色彩在药瓶里分开,又随着她的摇晃而各自分成千万缕,又不融合,形成无数交缠在一起的黑色和红色的丝缕。

  谷心音看着这显得有些魔幻的色彩,轻声问已经停下来的安可依,“怎么样?”

  安可依还在若有所思,听到谷心音的声音,她的面容却是浮现出一些羞愧和激动的神色。

  “你的想法和方向的确才是对的,我一开始的想法和方向果然是错的。”她依旧是读书般的语气,但却有些急促,“仙魔时代的修仙修行者都根本研制不出化解魔变的药物,我要想直接炼制出化解魔变的药物,实在白费力气。”

  谷心音微微一笑,认真道:“也不是绝无可能,而是几率太小。毕竟就和林夕所说的一样,时代不同,文明不同,我们这个时代对于修行之法的领悟不如那个时代,但对于药理的研究,却有可能超越了那个时代。毕竟在张院长到了我们青鸾学院的这数十年,我们对于药理的研究,超越了以往数百年的成就。”

  安可依又是若有所思。

  谷心音无奈的咳嗽了一声,道:“然后呢?”

  安可依这才又道:“所以我按照你的想法,换了努力的方向,我便想着,如果根本不能炼制出化解魔变的药物,能否将这种药力局限在某些地方,或者隔绝开来。”

  谷心音顿时怔住:“就像在种满油菜花的田地里,开辟出一块来,种些稻谷?”

  安可依想了想谷心音的这个比喻,然后点了点头,道:“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以林夕的修为应该会有用。”

  “那你是已经炼制出了这种药物?”谷心音深吸了一口气,他脸上的笑容也完全消失了,看着安可依和那个黑红两色交缠的药瓶,认真的问道。

  安可依看着他,点了点头。

  谷心音愣了很大一会,然后才呼出了一口气,看着安可依笑了起来,“张院长和夏副院长果然没有看错你,你果然是个天才。”

  安可依觉得自己配不上天才这个称号,有些惭愧,不由得低下了头,用读书般的语气轻声道:“最关键的在于出发点,魔变对于林夕现在的修为而言,便是最为污秽之物,你怎么会想到共存而不是毁灭?”

  “从唐藏回来之后,我想清楚了很多东西,尤其这次冰雪神原之行,又给我很多的感悟。冰雪神原里有种白色的妖兽,实力不俗,数量又庞大,见到修行者就会想要杀死修行者。在任何修行者眼中,这种像柄剑一样,连眼睛鼻子都没有的妖兽肯定会十分的丑陋。然而在张院长给我们留下的指引中,他却是觉得这种生灵其实也挺可爱的。的确,丑陋和美丽,只在人看东西的角度不同。”谷心音看着安可依,缓缓的说道。

  安可依能够理解,她点了点头,“就像这大荒泽里的很多东西,其实也很可爱。”

  “林夕要是能够利用你炼制出来的药物,在体内隔绝出一片净土,或者直接将这些魔变的药物逼到一些地方,按你的这药力,这药力只能相当于阻隔,并不能化解,那他身体一些地方的魔变药力反而会更加浓聚,那他会变成什么样?”谷心音微微一笑,却是又忍不住感慨般轻声的叹道,“半魔半仙?还是仙魔一体?”

  ……

  当谷心音和安可依被浓浓的药香笼罩着的时候,在被布置得不亚于皇宫的工坊房间里的张平,也被一股淡淡的幽香萦绕着。

  这幽香来源于他身前的一个玉瓶。

  这个玉瓶里,装着的是魔眼花提炼出来的药液,因为浓度极高,甚至药液的本身都有些玻璃的色泽。

  千魔窟的魔眼花产量很高,以往即便这样的一瓶药液不知道要多少千斤的魔眼花才能提炼出来,但张平依旧不断的拥有很多瓶这样的药液。在平时他也不见得对这种药液有多珍视。

  然而现在不同。

  这个玉瓶已经打开,幽香不停的散发开来,但张平却并没有和往常一样取用药液,而是冷漠的看着,一动不动。

  他没有去想林夕是如何知道魔眼花和他的联系,因为在青鸾学院的人还没有彻底被他杀光之前,便有无数种可能。

  他也明白这是林夕对他的打击,只是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不服用这种药液,这样林夕的行为便会变得毫无价值和可笑。

  他的眼瞳因为越来越冷漠,而变得好像两条幽深的通道,然而他的身体里,却有一种莫名的燥意和麻痒之意在泛出,越来越为猛烈。

  他不能理解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在中州城的那场大战后,在正常的情形下,他会被精神和**双重的虚弱和疲惫击倒,然而他不能虚弱和疲惫,否则他必定会被青鸾学院的反击击溃,所以他借助了魔眼花的药力,来提振自己的精神和激发**的潜力。

  在横扫整个云秦帝国的北境之后,他已经完全渡过了艰难的时期,他可以肯定自己已经不需要魔眼花这种药力的支撑。

  然而他的身体不需要,感觉里却需要,尤其随着他此刻的刻意克制,想要今后都不服用这种药液,他的身体里,骨髓的深处…或者说完全不在骨髓里的深处,却是不停的泛出麻痒之意,让他感觉到浑身都极其的不舒服,都开始变得软弱,使得他好像身体里又开辟出了一个虚弱的世界,要将他的身体都彻底的吞噬。

  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他的手伸了出来,手指接触到他面前打开的玉瓶的瞬间,忍不住的轻颤起来。

  他无情无识的冷酷眼眸里,也掀起了波澜,他的身上,都似乎散发出浓厚的血腥味。

  他再也无法保持冷漠和平静。

  他的心中生出愤怒。

  他发现自己无法摆脱那种极其难受的感觉的吞噬。

  他需要服用这种药液,他想要贪婪的吮吸这种药液,这便代表着林夕的所为的确对他能够造成影响,至少在魔眼花这件事情上,他还是明知林夕的想法却依旧无法控制自己。

  他的脑海中出现了林夕焚烧魔眼花时的情景,他生出愤怒,然而他知道自己不能愤怒。

  数滴药液从玉瓶中飞了出来,飞入了他微启的双唇,他吞咽下了这几滴药液,然后深吸了一口气,收起了这个玉瓶,缓缓的站了起来。

  他让自己恢复了冷漠。

  “去鳌角山。”

  有数名红袍神官出现在他的身前,然后他发布了这样的命令。

  之前他早就已经知道鳌角山和穴蛮和青鸾学院有着莫大的联系,但他必须先稳定中州和毁掉青鸾学院,他必须先行平定地方军和边军,而且他可以等…因为时间拖得越长久,整个云秦帝国在长公主的治理下边的更加稳定,对他就越是有利。

  然而他现在已经不能等。

  他无法阻止林夕毁掉一些对于他而言重要的地方,那他必须也设法毁掉一些对于林夕而言重要的地方,让林夕变得弱小。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他已经不想再等。

  他要逼林夕站在自己的面前。

  此时的他还无法得知炼狱山的消息,所以在看着数名红袍神官领命退出的时候,他面无表情的冷漠想着:“你可以毁掉我的炼狱山…但我也可以毁掉你的鳌角山,我可以不去炼狱山,但你一定不会让我杀死所有穴蛮的吧?”

  ……

  张平冷漠的想着,走向了自己的宝座后方。

  他的魂兵王座的后方,有一个很大的,黑色的铁箱子。

  这个铁箱子里,无数黑色的长虫扭动着,团结在一起。

  他就直接跨进了这个铁箱子。

  他的身体变得庞大起来,产生出奇异的吸力,他身上的许多_毛细孔张开,许多黑虫就这样,直接被他的肌肤吞噬一样,钻入了他的身体。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