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八十二章 破

第八十二章 破

  暮山紫躺在山脚下唯有原先的炼狱山长老才有资格进入的温泉里。

  林夕和秦惜月坐在温泉边的石头上,看着泡在奇异的黄绿色温泉水里的他。

  “那种时候的天魔狱原里,是随时都有可能死人的,你说那些红袍神官还拼了命的在那打捞,打捞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描绘完了自己在天魔狱原中所见的场景之后,搓着自己身上泥垢的暮山紫看着林夕,一本正经的问道。

  “水中捞出来的东西,应该就是那种不断修行魔变所需的黑虫。”林夕有些凝重的说道。

  “哈哈。”暮山紫拍水得意的大笑起来,“我也知道应该就是那种黑虫,但我就是想听你亲口说出来。”

  林夕一怔:“为什么?”

  暮山紫挤着眼睛,哈哈大笑道:“因为我听说你吃过那种黑虫,而且我还知道那种黑虫很恶心,还知道要想不断增强成魔者的身体,不断让魔变境界更高,就必须不断的吃那种黑虫。中州城张平和你们对决时,很多话都传了出来,张平故意让你吃那黑虫,一是让你今后得不到那黑虫,不能继续不断的修行魔变,成为最弱小的魔,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是也要让你吃吃那种恶心的黑虫。”

  林夕笑了起来,“所以你听到我亲口说出是那种黑虫,你就很幸灾乐祸,很高兴。”

  “是啊。”暮山紫又是哈哈一笑,但看着也笑着的林夕,他就有些奇怪,微愣道:“怎么,你不生气么?”

  “为什么要生气?”林夕和秦惜月相视一笑,“谁都知道天魔狱原里九死一生,你冒着这么大危险进去,发现了张平所需的这种黑虫的采集地,我们便可以便可以像烧掉千魔窟的魔眼花一样,去毁掉那处地方,那便相当于断绝了张平继续修行魔变,身体继续变强的可能性。你都不计危险的做成了这样的事情,让你嘲笑两下,高兴一下又何妨?”

  暮山紫愣住,但还是有些不死心,“林夕,那黑虫的味道怎么样?是嘎嘣脆还是满嘴流油的那种?”

  明白暮山紫用意的林夕又轻笑了起来,道:“不知道,反正安老师帮我制成了丹药。”

  暮山紫顿时彻底的无语。

  林夕微微一笑,正想又说些什么,但面容却是渐肃。

  他转过了身去,暮山紫愣了愣,顺着林夕所对的方位看去,看到有一个比自己还要满身污垢,还要疲惫的年轻人,在山道上走来。

  看着这名越走越近的年轻人,暮山紫脸上的郁闷神情也渐渐消失,最终化成了惊诧,“文轩宇?”他惊讶的叫了起来。

  在学院里,文轩宇是天选之一,同时也是最大的“金勺”之一,他极少和人接近,然而在那年秋祭之后,他辗转流离,成了一名采藕人,见到了许多平凡人的悲欢离合,融入了许多平凡人的生活。这些平凡人的生活改变了他许多,甚至可以说重塑了他人生的意义。

  听到暮山紫的惊呼,他朝着暮山紫颔首回礼,然后对着林夕微微躬身行礼,“谢谢你。”

  这绝对是一个意想不到的同学。

  在秋祭之后,青鸾学院也失去了文轩宇的行踪,谁也没有想到,文轩宇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然而林夕能够理解文轩宇此刻为什么和自己致谢。因为不管昔日的长孙氏和居留氏之争到底谁对谁错,不管长孙锦瑟和文玄枢之争谁对谁错,不管文玄枢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都是文轩宇的父亲。长孙锦瑟最终因为和林夕的交战而死去,对于文轩宇而言,林夕便是为他报了父仇。

  林夕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微微躬身回礼,平和问道:“你怎么也会在这里?”

  当所有的人都不再年轻无忧,“你怎么也会在这里”,这样的一句平平淡淡的话,便能让空气里弥漫无数感伤的气氛。

  从那年秋祭,从中州皇城,再到大莽,到炼狱山,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林夕等人都很清楚对于文轩宇而言,里面会有无数的故事,然而文轩宇没有多说什么,在淡淡的感伤气氛的包裹里,他只是看着林夕,说道:“我是从天魔狱原回来。”

  暮山紫的眼睛顿时瞪大了。

  “火魁原先并不是火魁。”文轩宇看着林夕,接着说了这一句。

  暮山紫愣了愣,“什么意思?”

  林夕却看着文轩宇,问道:“你在天魔狱原,发现了火魁的秘密?”

  “我发现了昔日天魔宫的试验场。”

  文轩宇看着他,说道:“即便拥有可以使人完成魔变的药物,但昔日的天魔宫对于可以让人体,甚至妖兽产生异变的药物研究却一直都没有停止。”“天魔宫的强大修行之法都建立在魔变的基础上,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批修行魔道的人,倒反而是这个世间最早的基因研究者。”林夕看了文轩宇的身后一眼,南宫未央正从文轩宇身后的山道上走来。他缓缓的说了下去,“我们学院的御药系和内相系,其实很大程度也是在研究这些,只是显然还未取得和仙魔时代这些修魔者一样的成就。你先前说火魁原先并不是火魁,意思是说,那些火魁原先并不是这么强大,只是被张平用某种手段改造得如此强大?”

  文轩宇从未听过“基因”这个名词,但他也能理解林夕这些话的大部分意思。

  “不是被张平,而是被仙魔时代的那些修魔者。”他摇了摇头,看着林夕,道:“那个时代的修魔者发现了一种手段,可以令妖兽的身体产生异变,令它们的血流流淌得更快,温度更高,令它们身体内最细微的肌体的活力变得越来越强,死亡和生长的速度都更快。”

  微微一顿之后,文轩宇补充解释道:“在那个时代的修魔者看来,无论是我们人体还是妖兽的身体内,无时无刻不在死亡和增长,我们体内无数最细微的肌体会死去,但同时又会有新的生长起来。而他们的手段,可以使得妖兽体内的一些东西的生长速度彻底超过正常的生长速度。然后这头妖兽的力量会随着岁月不断增强。”

  文轩宇是文家的独子,从小便看各种简报和密笺,所以叙述起来比安可依显然要简单和精准许多,只是这些话,林夕便已然领悟。

  “体内的死亡和生长,叫做新陈代谢。”他沉吟着,说道:“昔日这些修魔者应该是用了加快新陈代谢的方法,再加上一些独特的手段,使得妖兽体内出现一些变异。只是这些火魁活了这么久…用漫长的时间来形成变异,这种手段,实在有些难以想象。”

  “最关键的不在这点。”文轩宇并不能完全理解林夕的话,但他却也不关心林夕所说的道理,只是凝重的说道:“火魁之所以现在还能存在,那只是因为它的本体只是很弱小的试验物,只是类似于山猿一般的存在。天魔宫的这种手段,越是庞大的个体,在前期的改变就越会惊人,力量增长数倍。”

  “所以现在天魔狱原里有火魁存在,恐怕就是因为当年那些火魁实在太过弱小,连上战场的资格都没有?”这下就连暮山紫都听明白了,他随即也联想到了什么,脸色有些微白:“越是庞大的个体,在前期的改变就越惊人…你的意思是说…神象军?”

  文轩宇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如果张平也传承到了这种手段,那他就应该能够让神象军的那些白色神象的体型变得更加庞大,而且拥有数倍于原先的力量和生机。”

  暮山紫的脸彻底的白了。

  很早以前在般若走廊里的一场战斗,就已经让人知道,神象军的白色神象的力量,根本不是一般的修行者所能抗衡,而在先前发生在炼狱山的旷世大战里,神象军更是让炼狱山能够保存下来的关键。

  一头白色神象的力量增长数倍,那是什么概念?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同时增长的还有生机,这便代表着哪怕能够在一头白色神象的身上破开很多的伤口,都未必能让它很快倒下。

  南宫未央一直在文轩宇的身侧不远处安静的听着。

  在暮山紫的脸色迅速发白的时候,她的脸色却是没有任何的改变,她只是平静的问道:“你也知道了如何让妖兽产生异变的方法?你知道张平是如何控制这些火魁的?”

  文轩宇知道她是谁,他点了点头,看着林夕,“你和张平的身体,便是让这些妖兽异变的容器。你们体内的魔变血液改变了你们的血肉,内脏,同时也能改变流入你们体内的血液。而经过你们身体改造的血液,便能让这些妖兽发生异变。”

  其余的人还不能够完全理解,然而林夕却是已经明白,他看着文轩宇,确认道:“你的意思是,只要我引入妖兽的血液入体,让自己的身体改造这妖兽的血液,然后再将这妖兽的血液注入这头妖兽的身体,便能让这头妖兽发生异变?”

  “异血入体,会有些损伤,但你和张平的修为,都应该能够承受。”文轩宇看着他,说道:“而且你们的血液最具侵蚀性,换血量只需很少。”

  顿了顿之后,他又补充回答了南宫未央的问题,“至于控制火魁,是用血契的方法。因为无论是火魁还是别的经过魔血改造而产生异变的妖兽,对于修魔者的血液气息有着极高的敏锐,甚至在它们的意识里,都有种想要通过魔血得到更强大的力量的简单意识,所以它们会有很直接的撕碎修魔者的**,吞食血肉的想法,然而修魔者的魔血其实对于它们而言其实又是剧毒,所以修魔者可以轻易的用自己的血液书成一道符文,通过让这些妖兽吞噬的方法,将魔血在这些妖兽的脑部起作用,破坏这些妖兽脑部的一些东西,令这些妖兽完全听令。”

  “那我可否用这种方法,再夺取已经被他控制的火魁?”林夕想了想,问道。

  “这种改变和破坏是永久性的。”文轩宇摇了摇头,“张平现在能够控制这些火魁,应该就是那些火魁在那个时代太过弱小,只是最早试验的产物,甚至没有修魔者愿意花力气去控制那样弱小的东西。”

  秦惜月听到此处,也忍不住问道,“能够用这种方式让妖兽异变,那能不能用这种方式让修行者也发生异变?”

  文轩宇摇了摇头,“人和人的血液没有太大的差别,人体需要魔变的药物才能改变,林夕的魔血要是唯有小量进入我们体内,或者会被我们当毒素一样慢慢消解掉,若是大量抽入我们体内,我们便应该会败血死掉。”

  他的话还未说完,秦惜月自己便已明白。在从冰雪神原中出来的时候,林夕最想的便是驱除自己体内的魔变血液,但就是做不到的原因,是因为林夕体内的内脏在魔血的不断改造下,都已经发生了变化,哪怕抽光体内的所有血液,新生出来的还是同样的魔血。而这种魔血的性质,和最早用以产生魔变的药物,已经是截然不同。

  “神象军在之前炼狱山的大战之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所以你的猜测应该是对的,神象军的异变,应该就是张平的另外一张底牌。”在这个时候,林夕平静的说了这一句,然后微笑了起来:“但是他有异变的神象军,我们也可以有异变的巨蜥军…而且我们巨蜥军的数量会比神象军更为庞大。”

  “他的确很强大,竟还隐藏着这样的力量。”

  林夕缓缓的抬起了头,看着炼狱山上方的天空,轻声但坚定的说道:“但他的魔眼花被蒙白所破,他的魔变黑虫被暮山紫所破,神象军这样的强大后招,又被文轩宇所破…所以想要用一人之力便镇压整个人世间的人,是永远不可能取得胜利的。”

  ***

  (大家也应该都知道了或者不知道的也看得出来,仙魔变已经接近最后结局。一些更多的想要说的话,应该会在真正完结之后再说。然后这本书投入了太多的感情和精力,写得很累,更新也不够快,所以已经很久很久没拉过月票,所以应该是最后一个月给仙魔变拉月票了感谢一路陪伴我到这里的书友们。感谢所有喜欢和批评,但看到现在还在看的书友们,最后一个月,有月票的,投给陪伴了你们许久的仙魔变吧.。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