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八十三章 告别懦弱与东进

第八十三章 告别懦弱与东进

  在距离中州城唯有一天路途的孝卫郡,一名贵人的侍从和一名普通的老人发生了争执。

  这名老人的宅门前有一株枣树,而贵人的宅院就在老人所在的这条街巷的深处,大轿进出时有这株枣树便有些阻碍,所以贵人便想砍掉这株枣树,然而这株枣树却又是老人的儿子亲手栽下,且他的儿子是已然为国捐躯的云秦军人,这株枣树对于这名老人有着独特的感情,所以这名老人却又坚决不允。

  围观的街坊邻居越来越多,也都是觉得贵人太不讲情理,这株枣树所占的地方其实也不多,而且又不是真能卡得大轿无法通行。斩掉这株枣树,最多也只是使得这条道路看上去更为清爽和宽敞一些。

  贵人就在侍从后方的大轿里。

  他是一名身穿名贵纱衣的修长白净中年男子,腰间挂着一柄竹鞘长剑,剑柄如青玉,有细密如竹叶的符文。

  听着越来越为喧哗的声音,这名修长白净中年男子掀开轿帘,呵退了侍从,然后对老人微笑着致歉。

  老人没有料到这名贵人如此温谦,和那几名恶仆的态度截然不同,他便反而有些惶恐。

  衣饰华贵的修长白净中年男子看着老人有些惶恐回礼的姿态,微微的一笑,却是伸手一抚身旁的这株枣树,“不错的枣树,只是显得有些病态,恐怕是先前雨水太多,连里面也有些烂了。”

  说完这一句,他的手便离开了这株枣树,然后他便朝着自己的大轿走回去。

  在他的手触碰到这株枣树之前,这株枣树还生机勃勃,然而就在他转身离开之时,这株枣树却开始落叶。

  叶落如雨,枝干内里发出了一些细微而密集的声音,树皮上沁出了一滴滴树汁,就像一滴滴晶莹的泪滴。

  树叶纷纷扬扬的落到老人的身上。

  老人看着树皮上无数细微裂口中同时沁出的树汁,听着无数细微密集的破碎声,他明白发生了什么,脸色变得越来越血红,浑身也不可遏制的颤抖起来。

  周围的街坊邻居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许多人同时发出了愤怒的低声咒骂,然而看着那名悠然的走回大轿的贵人,他们却只能愤怒而没有什么办法。

  因为那人是修行者。

  他们这些普通的云秦民众并不特别清楚天下的局势,然而他们至少知道,在今天春季之后,原本稀少的修行者已经近乎绝迹,他们也隐然知道,似乎唯有投靠了某一方的修行者才能得到赏赐,成为贵人。而且绝大多数贵人都因为一些教众散布的消息,启程离开了中州,正在赶往帝国的最东端。

  看着贵人好像什么都没有做过的身影,悲愤莫名的老人再也无法忍受,一头就朝着贵人撞了过去。

  一片惊呼声响起,一幕惨剧就将发生,然而就在此时,一只白生生,胖乎乎的手却是伸了出来,拉住了老人的手。

  “让我来。”

  这只手的主人,对老人说道。

  老人感觉到自己的力气好像消失在泥潭里,他转过头去看这只手的主人,而那名正朝着大轿走去的贵人也感觉到了什么,比他还要快的转身过来。

  一名外貌普通,身材矮胖的年轻人站在老人的身旁,身姿似乎有些瑟缩。

  贵人微怔,一抹嘲弄的神情便随即浮现在他白净的面目上。“我道是谁,蒙白,原来是你。”

  “方中言,你本身便是一条卖友求荣的狗。既然是狗,就要懂得夹起尾巴做狗,还敢出来咬人?”因为天生怕热,额头有些汗珠的蒙白,看着这名华衣贵人,说道。

  这名选择臣服张平而成为贵人的修行者冷笑起来:“蒙白,你想怎么样?”

  “你本来已足够恶心,而今曰太过恶心,所以我想杀了你。”蒙白直起了身体,慢慢的说道。

  方中言微微眯起了眼睛,看着蒙白片刻,冷淡道:“那你可以试试。”

  在他这句话刚刚响起的瞬间,他便已出剑。

  他的剑光很迅疾,剑身上散发出无数竹叶状的剑光,让人几乎感觉有一片竹林在生成。

  只是在这片竹林落到蒙白身上之前,一只白生生的,胖乎乎的手已经伸到了他的面前,这只手握成了拳头,砸在了他的喉结上。

  在这只手落到他喉结上的时候,这名修行者才感觉到了不可思议和极度的恐惧。

  在这名对于自己的修为极有自信的修行者看来,胆小如鼠的蒙白应该在自己出剑的一瞬间便吓得抱头而逃,然而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蒙白非但出手,而且蒙白的手还会快到如此的程度。

  蓬的一声震响。

  竹林竹叶全部消失,在中州极有名气的剑师青竹居士方中言喉骨尽碎,身体倒飞而出,坠入了他先前所座的大轿之中,再压碎了那座大轿,堕于地下,就此死去。

  所有围观的街坊邻居全部呆住。

  在他们的眼里,蒙白也一直是一名胆小懦弱的胖子,他们都有些瞧不起蒙白。甚至此刻,看着那个因为出汗而身上衣衫都显得有些油腻的胖子,他们都很难将蒙白和这么快一击杀死方中言的人联系在一起。

  老人也呆住。

  “树干碎了,但根未必断,或许还能够再长出来。”蒙白对着他轻声说道。

  老人回过了神来,他没有第一时间致谢,而是担心蒙白因此而遭受厄运,他颤声道:“你快走。”

  “蒙白,你竟然敢做这样的事情!”

  方中言的侍从也纷纷从失神中恢复过来,惊骇的大叫起来。

  蒙白看了这些大叫着的侍从一眼,对着老人颔首告别,然后什么都不说,缓缓的朝着这些侍从们走去。

  大叫着的侍从们陡然止住了叫声,他们的呼吸都害怕得顿住,然后发出了一声叫喊,拼命往后逃跑。

  蒙白继续往前走去,他的身形在所有人眼中依旧并不高大,然而他的眼中却是再也没有丝毫胆怯的神色。

  他知道张平已经开始东行,无论张平和林夕的最终决战的胜负如何,他都已经不再需要装出胆怯懦弱的姿态。

  “你一定要赢啊!”

  在慢慢的走出这条街巷之后,这个发胖的年轻人,朝着东方,用力挥了挥拳头,在心中说道。

  ……

  在云秦的这个夏末,一只庞大的队伍,正在朝着云秦的东部不断的行进,而且随着行进,这支队伍变得越来越为庞大。

  越来越多的虔诚信徒们汇入了这支东进的队伍,虔诚的魔王的信徒们,听从魔王的指引,要进入龙蛇山脉铲除敢于对抗魔王的罪人,并在那里接受魔王的恩赐。许多反对魔王的信徒们,同样接到教众的指引,要去消灭一些无恶不作的流寇,在一些教徒的宣扬下,他们坚信是那些流寇心中的恶念,才化生成了魔王的力量。

  这支队伍的主体没有任何的军队,居于最中的,也是一些身穿普通衣衫的人,然而无论是哪一方的教徒,却都可以看得出那些人都是修行者。

  想到有这么多修行者在和自己一起前行,这些信徒们便更加充满了信心,更加虔诚。

  因为沿途没有任何的干涉,队伍早就超过了十万的规模,而且按照沿途信徒加入的速度,到达龙蛇山脉前时,恐怕将会达到数十万的规模。

  这数十万对于云秦的人口而言当然只占了极小的比例,只相当于某一个略大的陵城的规模,然而队伍里的张平却已经觉得足够。

  当越来越多抱着两种截然不同信仰的信徒加入这只队伍,终曰争吵,然而其实却都遵循着他的旨意,在他的控制之下行事,他便越加觉得这个世间愚昧而可笑。

  不管怎么说,这数十万人,都是林夕和青鸾学院为之奋斗,为之付出牺牲的云秦的一份子,其中也有无数的老幼。

  张平越来越急切的想看看,林夕和青鸾学院的人在面对这些蜂拥而至的人时,能不能举起手中的魂兵。他很想看到,林夕和青鸾学院的人杀死这些人时的情景。

  只是这样的队伍行进的速度自然不可能快。

  所以在蒙白杀死方中言之后不久,数封来自大莽方面的密笺,便先后传递到了张平的手中。

  林夕攻下了炼狱山,释放了所有炼狱山的农奴,驱逐了所有炼狱山的弟子,失去了炼狱山里的所有人,炼狱山即便完好无损,也只是一座座死山,对于张平而言再也没有任何的支持作用。

  面对这些内容,张平依旧平静冷漠,因为这是他早就可以预见的。

  然而当看到这些密笺里描述的更多内容,他的脑海中出现林夕和秦惜月牵着手进入炼狱山,对着喷发的火山看风景…以及那张对于他而言至关重要的魔王脸被毁灭的画面时,他冷漠的面容却是变得扭曲起来。

  他的面容扭曲到令人难以想象的程度,他的呼吸变得极其沉重,他的口鼻之中,甚至喷出了许多紫红色的火星。

  “林夕,你给我的,我一定会加倍奉还!”

  他的身体里穿出了无数细碎的声音,最终他的手落在了自己的肝脏部位,喷出了一口浓稠的黑血。

  他的黑血落在车厢里,每一滩黑血之中,却有无数细小如蛆虫一样的涟漪扭动,好像要真的从这些黑血中钻出虫来。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