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八十四章 食为天

第八十四章 食为天

  人的情绪往往能够决定很多事情的本身。

  对于一些本来就在云秦东部的信徒们来说,一路往东的旅途还并不遥远,但大半从一开始就加入东行队伍的信徒,却是要风餐露宿,徒步数月的时间。

  这样横穿整个帝国的迁徙,在绝大多数时候当然令人觉得很苦,然而在许多神官的鼓吹和煽动下,在沿途没有受到任何阻碍的情况下,狂热和愉悦始终弥漫在这支队伍里,使得这支队伍就像是在赶往参加一场盛大的音乐会,或者是赶往观看一场世界杯决赛。

  人同时又是很奇怪的群体动物,在群体达到一定庞大的程度时,单独个体的思维和情绪又往往会受群体的影响。

  所以在这支队伍迁徙的途中,一些原本对魔王和救世根本没有任何感觉的人,因为新奇和受莫名的感染等原因,也都加入了这支队伍。

  队伍越来越庞大。

  张平透过旌旗和帷幔,面无表情的望向前方。

  有些东西压抑在心里,不愿承认,但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摆脱之后,却会像野火一样燃烧。在隐约知道秦惜月和林夕一起进入冰雪神原之时,想到秦惜月有可能死去,自己再也无法见到,而且会和林夕死在一起,他便知道自己的心中始终无法摆脱秦惜月的影子,就像他无法摆脱那名叫常净香的女潜隐一样。

  甚至在很多冥想修行之时,他都会因为脑海中突然出现常净香弓起**的身体,让自己看得清清楚楚的画面,他都会因为脑海中出现秦惜月的面容而陡然中断。

  所以哪怕明知林夕和秦惜月牵着手进入炼狱山只是做出来给他看看的假的,但他却依旧无法遏制的陷入了一生中最大的愤怒之中。

  因为他很清楚秦惜月对林夕的情意是真的,他甚至假想,如果他不做些什么,哪怕最终秦惜月不能和林夕走在一起,哪怕只是安静的住在林夕的邻巷,什么事都不发生的安详渡过一生…这种画面,都让他根本无法承受,让他无止尽的愤怒!

  魔变虽然彻底改造了人的身体,就像林夕所说的彻底改造了一个人的基因,然而这种变化终究达不到完美,在极度的愤怒中,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肝脏内里似乎在融化,在有一些触角般的黑芽在生长出来。

  这让他感觉到极度的痛楚,以及让他的魂力已经无法肆意的流转。

  但他依旧坚定的认为自己能够获得决战的胜利。

  这支庞大的队伍,已经进入了东林行省,龙蛇山脉,已经近在他的眼前。

  张平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林夕和青鸾学院和这些云秦人交战的情景,他甚至很想击败林夕和那些青鸾学院的人,废除他们的力量,然后让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他们曾经保护,却变成暴徒的云秦人杀死。

  “值得么?”

  “让我们这些潜隐也为这样的人死去,值得么?”

  张平很想在林夕死前,问林夕这样的话。

  然而他现在还不知道的是,这支继续东进着的庞大队伍,已经开始出现了一些小问题。

  ……

  自发的身穿黑色或者红色衣衫的信徒们,如同蝗虫一样在东林行省的旷原中蔓延着。

  在正午吃饭的时间,最前沿的“蝗虫们”进入了一个集镇,然后迅速将这个集镇充斥、覆盖。

  数名信徒进入了一个普通的小院,要讨些吃食,然而却招到了拒绝。

  这在之前是从未有过的事,因为云秦人本身好客,而且中州皇城的长公主也颁布了御旨,命令沿途的粮仓和百姓为这支队伍提供食物,在长公主的旨意里,为这些信徒们提供食物的最大理由是避免为乱和开辟大荒泽。

  遭到了拒绝的信徒有些发愣,于是他们分别用了很多理由请求,哪怕只是提供这一顿的吃食。

  这家小院的主人是一名壮实憨厚的庄稼人,面对这些人的请求,他越加为难,但最后还是满怀歉意的说道:“不是我舍不得…只是我家的存粮也只够几顿。米铺又说要关上好些天,我们自己都要没有饭吃。”

  绝大多数进入这个集镇的信徒都是同样的遭遇。

  他们很简单的发现了引起这件事的源头,集镇里的大德祥米铺已经关了数天,而且按镇上流传的消息,似乎还要关好些天。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别人都没饭吃,自己自然没办法再从别人的手里得到食物。

  所以这些饥肠辘辘的信徒只能接着前行,进入下一个镇区。

  然而他们很快发现,下一个镇区、陵城,也都是如此。

  ……

  “大德祥为什么不开?”

  “难道大德祥想把人都饿死么!”

  在某个镇区,一批已经饿了数顿的信徒们聚集在大门紧闭着的大德祥米铺前,强烈的饥饿感使得他们忍不住叫喊起来,拍打着大德祥米铺的大门。

  这些人是被饥饿冲昏了头脑,但对于其余的云秦人而言,大德祥却是足够值得他们用生命去尊敬和捍卫的。

  “大德祥为什么一定要开?兴许是运送的车队出了问题,兴许是储备出了问题。”这些信徒们的叫喊和拍打顿时迎来了很多镇民的怒骂呵斥,“不管怎么样,开不开也是大德祥的事。”

  “大德祥是你家开的么,你想要开就开,想要关就关?”

  “本来还想施舍你们个饼,现在你们这样,还是怎么来怎么走吧!”

  “你们以为白米白面是沟里的水么,想怎么流就怎么流,叫叫就会有的?”

  在这样一声声的怒骂里,有信徒恼羞成怒,大叫道:“不开就不开,我就不信,难道世上就只有大德祥一家米铺,除了大德祥之外,就没有别的米铺,买不到米面了么!”

  在这名信徒的发狠大喊里,一名身穿短绸衫的六十余岁长须老人摇了摇头,轻叹道:“年轻人…现在在这边,除了大德祥之外还真的买不到米面了。”

  他的声音并不响,然而充满了深深的感慨。这种蕴含在话语里的情绪,甚至使得那些信徒都感觉了出来,都陷入了莫名的发愣里。

  这名老人有理由拥有这样深的情绪,因为他本身便是镇上另外一家最大的米铺的掌柜,在长孙锦瑟死去,整个云秦陷入大乱,恢复到云秦立国前的诸侯割据般局面之后,一直到今年夏,长公主正式执政,重整云秦朝堂,局势才渐渐平定。在过往的半年里,在那样的动乱之中,绝大多数商行都没有办法做生意,尤其是米铺,更是无法营生。因为粮食对于任何一股势力都是极为重要,哪怕能够筹集到粮食,在运送途中便有极大可能遭遇各种不测。然而在过往的半年里,大德祥却是运转如初,各地的铺子都几乎正常开业。

  或许是因为大德祥赢得所有云秦人的敬重,或许是大德祥本身保证了整个帝国足够的粮食供应,任何势力都不敢也不需要对大德祥动手,又抑或大德祥本身拥有很强大的势力….但不管基于何种原因,最后导致的结果是大德祥已经垄断了绝大多数省份的米面生意。

  其余所有拥有自己产粮地的米铺,也都和大德祥签订了条件,委托大德祥进行运送和出售。

  所以这名老人可以肯定,大德祥只要无米,不说整个帝国,至少这邻近数个行省便会无饭可吃。

  ……

  本地人即便米缸见底,但总有一些支撑下去的办法,而且大德祥在关铺之前,也做过保证,不会关很长久的时间。

  然而对于迁徙中的人来说,饿着肚子赶路,很快便会被摧垮信心。

  而且很快更为严重的消息也在队伍里扩散开来…即便是前面的一些粮仓和军队的粮储,也已经不足。

  “都是因为你们信奉魔王,才会这样,这是上天对你们的惩罚!”

  “还不是因为你们的反对,所以魔王的赏赐才无法顺利到达!”

  当先前无忧和狂热愉悦的气氛被饥饿打破,不同信徒之间便从之前的平和,演变成剧烈的争吵。

  数名扛着锄头去田边挖灌溉水渠的农夫经过了这样的一个争吵小圈。

  看着数十名争吵得面红耳赤的信徒,这数名农夫鄙夷的冷笑走过:“什么信奉不信奉,什么魔王不魔王,能吃么?连饭都没得吃,还要争论什么狗屁信奉。信奉能有吃饭重要么?”

  这几名农夫没有停留,声音冷冷的抛下,争吵着的信徒们却是停止了争吵,陷入了长久的沉默里。

  “连饭都没得吃了…我们还在这里做什么?”

  一名信徒先前是官宦子弟,在他以前看来,那几名粗野农夫极其蠢笨,但现在,他却陡然觉得自己好像是个白痴。

  他陡然泄了气。

  越来越多的信徒离开了队伍,很多人一开始都是乘着夜色偷偷溜走,但后来却是光明正大的大批大批的溃散。

  有些人设法捕鱼卖钱,有些人设法帮佣,有些人设法做些力气活…这些人溃散于东林行省境内,用各种方式获得吃的食物,返程。

  这些人来自民间,又这样散于民间。

  ……

  张平透过旌旗和垂幔看着前方。

  龙蛇山脉的影子他已经看得清清楚楚,然而他却可以更清晰的看到队伍的迅速溃散,看着无数人像蚂蚁一样离开。

  他可以杀死这些人,然而却已经不能驱使这些人去为他效命,去和林夕、青鸾学院战斗。

  他的这支“大军”,他最想见到的场面,被大德祥所败,就败在这最后的时刻。

  ……

  谁都知道只有可能是大德祥。

  这不是简单的断粮。

  要让这支队伍在先前的行进过程中一直有粮可吃,没有发现异常,而到东林行省的时候,周围的数个行省却都开始缺粮,正好都开始无粮可吃,连发现都来不及,这肯定要经过极其缜密的计算和安排。

  唯有大德祥这样垄断姓的商行和一些大势力的联手,才有可能做到这样的事情。

  …….

  一列红袍炼狱山神官和一支骑军疾驰在碧落陵。

  为首的一名中年神官双鬓飞雪,眉宇间全部是掩饰不住的杀意。

  对于大德祥这样的庞然大物,张平也自然有所监管,平曰里便有许多炼狱山神官和一支护教军驻扎在大德祥的农场附近,名义上是传教,实际上只是接管大德祥,所以在东进的队伍在东林行省开始遭遇粮荒的时候,这里的炼狱山神官也已经发现了大德祥在一些环节上做了手脚。

  之前大德祥一直十分规矩和安稳,现在这名中年神官便是想要问问,陈妃蓉是怎么敢在这个时候,做出这样的事情。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