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八十五章 天意民意

第八十五章 天意民意

  杀气腾腾的红袍神官们和数千护教骑军冲进了大德祥的农场。

  大德祥的农场里,有许多人正在劳作,面对冲入农场的红袍神官们和护教骑军们,这些在田地里劳作的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反应,很多只是抬身看了一眼,便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

  一名身穿普通布衣的女子似是听到马蹄声,从一片黑瓦农舍间走出。

  双鬓飞雪的中年神官目光一寒,额头上无声无息的暴起数条蓝黑色的血脉。

  他见过这名女子,此时虽身穿布衣,却掩饰不住她的光彩,因为她便是云秦传奇的人物,大德祥的大掌柜陈妃蓉。

  “陈妃蓉!”

  见到陈妃蓉的身影,这名中年神官便不担心陈妃蓉逃走,停了下来,隔着田垅,寒声呵斥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

  这名中年神官先前在炼狱山之中便是负责审讯,极有经验,第一句话便是直接落实罪名,根本不给陈妃蓉辩解的机会,攻心之言,且长久负责刑讯之事,此刻出声,自有一股阴冷气势在田野间流散开来。

  “我原以为你会先问我为什么这么做。”看着这名声色俱厉的中年神官,陈妃蓉却只是微微一笑,和平时一样温雅的说道。

  中年神官双眼微眯,寒声道:“我问你便答?”

  陈妃蓉微笑道:“我会答。”

  中年神官面容更加森冷,冷笑道:“好,你为什么这么做?”

  “因为很简单。”陈妃蓉静静的看着这名中年神官:“因为大德祥本来就不是我的,我是大德祥的大掌柜,但我同时也是林夕的人,林夕本来就是大德祥的东家。”

  中年神官和他身后的所有神官,所有护教骑军全部僵住。

  中年神官的面容迅速变得苍白,嘴唇也无法控制的颤抖起来。

  一片哗然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如潮水般响起。

  谁也没有想到陈妃蓉的回答如此简单和干脆,而且谁也没有想到陈妃蓉给出的,会是这个答案。

  中年神官的嘴唇颤抖着,背心的汗水不停的沁出,一个修行圣地要想控制一支大军,或许还能轻易的做到,然而让一个商号以惊人的速度成为云秦帝国的最大商号,这种事情,不是想做就能做到的。大德祥的东家就是林夕!这名中年神官甚至不敢想象,这样的一个事实传出去之后,将会引起什么样的震动和后果。

  “毁掉大德祥!”

  “一定要毁掉大德祥!”

  他的脑海之中,最终只出现了如此清晰的一个念头。

  “杀!”

  一声有些颤抖,有些凄厉的命令声,从他的口中发出。

  他身后的红袍神官们和骑军们收敛了震惊的心情,开始疯狂的前冲,虽然知道此时大德祥对东进队伍造成的影响已经无法补救,但对于张平的忠诚,还是让他们想要尽可能快的杀死这些敌人。

  气氛陡然变得诡异了起来。

  因为在这些红袍神官和骑军开始往前冲锋的时候,大德祥田地里那些劳作的人,还在埋头劳作,好像根本没有看到有修行者和军队冲来。

  这让冲锋的红袍神官和护教骑军都觉得这些人到底是不是真实的血肉之躯,还是不切实的幻影。

  一名红袍神官冲到了一名埋头劳作的农夫面前。

  一条黑红色的锁链从他的手中飞卷而出,卷向这名农夫的头颅。

  这名农夫旁边的一名农夫挥起了锄头,往下锄去,锄头落入泥土之中,同时也将这条锁链砸入泥土里。

  先前那名埋头劳作的农夫直起身体,手中的镰刀割开了这名红袍神官的喉咙。

  红袍神官倒下死去。

  他后方的很多红袍神官也在一息间死去。

  田地里的农夫们似乎依旧在有条不紊的劳作,然而冲进他们之间的红袍神官,却倒下,死去,而且死得极快,极有效率。

  红袍神官后方的数千护教骑军浑身都开始冒着寒意。

  他们都怀疑自己的眼睛,但是嗤嗤的热血喷洒声却是无比的真实。

  这样的杀敌速度,而且是杀死修行者的速度,太过恐怖。

  “黑旗军!”

  “是龙蛇边军的黑旗军!”

  有惊骇到了极点的声音在骑军中响了起来,骑军里所有人的战意瞬间消失,恐惧到头皮发麻。

  中年红袍神官呼吸彻底停顿,他也终于反应了过来。

  那些在田地里“劳作”的人,根本不是什么普通的农夫,而是天下最强的军队,龙蛇黑旗军!

  一枝箭矢射入了他的眉心。

  黑旗军本身就有屠戮数千正规军的能力,更何况是一支没有配备重型军械的骑军,战斗变成了一面倒的屠戮。

  陈妃蓉没有去看血腥的战斗场面。

  她安静的看着远方的天空。

  她是这个世上最为坚定的相信林夕一定会取得最后胜利的人之一。

  “加油。”她微笑着,轻声在心中说道:“我想看更美的世间。”

  ……

  “大德祥是小林大人的?”

  “小林大人竟然是大德祥的东家!”

  云秦所有大德祥的店铺都开始暂且关闭,而且所有的大德祥雇员都第一时间知晓了这个令人震撼的消息。这个消息以惊人的速度在云秦扩散着,所有听到这个消息的云秦人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情感。

  “在击败魔王之后,我们会有一个更加美好的世间。”

  这是陈妃蓉代替林夕给出的承诺。

  最为关键的是,绝大多数的云秦人,都相信这个在云秦扩散的承诺,都因为这个承诺而激动,而热血澎湃。

  ……

  任何正常人都对美好生活有着向往,在这种民心民意之下,连饭都没办法吃饱的信仰,便是真的可笑和愚蠢。

  数十万浩浩荡荡进入东林行省的信徒,在东林行省里彻底的溃散。

  在进入接近龙蛇山脉的荒原,任何人都可以清晰的看到矗立的鳌角山时,这支队伍已经只剩下了最开始出发时,旌旗和垂幔包围着的主体队伍。

  这支主体队伍在距离鳌角山唯有数十里的地方停了下来。

  这支队伍里,汇聚着很多绝对忠诚于张平的炼狱山弟子,其中有许多甚至是张平在刚刚成为炼狱山掌教时便收的心腹,以及许多选择臣服于张平的修行者。

  然而他们里面的绝大多数人,也根本不知道张平为什么要在这里停下来。

  他们的心中,被无形的失败和不祥阴影笼罩着。

  数天之后,他们的视线里突然出现了一群群庞大如移动小山般的身影。

  他们的眼睛开始变得明亮了起来。

  他们知道这是神象军。

  然后他们接着看到,神象军的身后还有许多密密麻麻的身影。

  他们便激动了起来。

  很显然,神象军还带来了数万的军队。

  神象军带着不知是从大莽还是云秦何地收编而来的数万军队汇聚到旌旗和垂幔竖满的营地。

  很多炼狱山神官发现,神象军还和炼狱山大战时一样,浑身包裹着炼狱山后来特制的铠甲,唯有两个眼睛露在外面,就连象鼻都覆盖着铠甲。但和以前不同的是,他们震惊的发现,这些神象的气息,却是极其的炙热,呼吸间长鼻中呼出的热气,都好像是沸腾的蒸汽一般!

  ……

  林夕就在鳌角山里。

  他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神象军的到来。

  他已经做好了正面迎接张平的准备,然而就在神象军到来的这天,一名白衣僧人却是从龙蛇山脉的密林中走了出来,到了鳌角山下,最终被南宫未央领着,到了他的面前。

  “我是玄远。”

  这名温和干净,身上好像散发着佛光的白衣僧人对着林夕微笑着自我介绍道:“真毗卢和云海是我的师弟。”

  玄远在修行者的世间里毫无名气,甚至在唐藏也毫无名气。

  此刻的林夕已经能够光凭玄远身上的气息,便确定玄远的确是般若寺的人,但他同时也觉得玄远的气息很是奇怪,于是他便忍不住直接的说了出来:“你的气息有些奇怪。”

  “哦?”玄远微笑问道:“哪里奇怪?”

  林夕认真道:“好像和世间隔绝开来,不在这世间,就如画中人。”

  “先是锁水汽的小道,后是悟出立足旁观,同看世人与吾身,便如此了。”玄远说道。

  林夕有所悟,对玄远再次行礼,“多谢指点,要看别人简单,看自己却难。”

  南宫未央微微蹙眉,只觉得两人的谈话已然包含着绝妙的修行道理,然而以她的修为,一时竟是无法悟通。

  玄远却是又看着林夕微微一笑,道:“你的气息却也有些奇怪。一半黑暗,一半光明。”

  林夕也笑了起来,“心若光明,便是光明。”

  玄远大笑起来,“果然妙极。”

  林夕却又慢慢收敛笑容,认真起来,问道:“你怎么会特意从般若寺赶到这里?”

  玄远看着林夕说道:“我来站在你的身边。”

  南宫未央终于忍不住,看着玄远,皱起了眉头,“你的话虽然不像他一样胡话,可是每句话我也都听不懂。”

  玄远笑了起来,看着张平所在的方位,说道:“到时就会明白了,而且他已经没有耐心,应该不用多等.。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