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八十六章 空之败

第八十六章 空之败

  清晨。

  整个世间好像随着阳光的洒落而苏醒。

  有无数窸窣的声音从四面八方随着微风而来,传入张平的耳廓。

  已入秋,清晨的空气已经有些微冷。

  数十万的信徒都已经离开,然而四面八方,却又有越来越多的云秦人正在赶来。

  赶来的云秦人,也大多都是普通的云秦百姓,其中也有很多的老弱妇孺。

  他们都是听到消息,赶来帮助他们敬爱的小林大人的。

  只是听着天地间风流中的窸窣声音,张平就可以肯定,赶来的云秦人远比先前追随他的信徒要多得多,远处,更远处…赶来的云秦人就像是无尽的浪潮。

  然而他并没有阻止这些云秦人,他也不想杀死这些赶来的云秦人。

  如果对于这些云秦人而言,林夕代表着的是更美好的希望,更美好的梦的话,那他就要亲手将这个梦在这些云秦人的面前撕碎。

  风吹过原野和山林,旭日升起,全新的一天开始。

  张平宝座外的旌旗和垂幔猎猎作响,他的身上并没有多少魂力震荡,然而他的身体本身却就像一件独特的魂兵,好像在吸收光线。

  他上方的天空,反而变得黑暗了下来。

  所有的人都看到了这真实的阴暗。

  许多信奉或者臣服于他的神官和修行者看着阴暗下来的天色,都是呼吸停顿,知道魔王和将神最后的决战已经宣布开始。

  “这是怎么回事?”

  “天空怎么会阴暗下来?”

  “那是魔王的力量?”

  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云秦人有些惊恐,有些担心,但他们依旧在心中祈祷着林夕和青鸾学院能够取得胜利。

  在张平插满旌旗和垂幔的队伍里,有一名戴着玄铁金属面具的人也在凝视着变得阴暗的天空。

  他是许箴言。

  看着光明和黑暗变幻的天空,他双瞳中的神色变得越来越复杂,他很嫉妒现在张平的力量。

  即便他做了那么多事情,到最后还是依旧只能成为这样的附属,哪怕成为了内阁中的最高权贵,在张平离开中州城后,他也只能跟随着离开中州城,否则他也无法保证自己的安全。

  越是如此,他越恨林夕。

  因为他觉得正是有林夕这样的人存在,才会让他最终走到这一步。

  等待这一天,他已经等待了很久。

  许多炼狱山神官开始吟咏,吟咏的声音越来越整齐,越来越响亮。

  天空之中陡然出现了更多的黑色。

  鳌角山上,林夕看着天空中出现的一条条黑色流影,微微沉吟。

  “我知道你是还犹豫,看看是不是想要和张平说话。毕竟他曾经是你们的朋友。”南宫未央转头看着他,认认真真的说道:“但我记得以前就提醒过你,他现在根本不会听你说什么,你要和他说话,就至少要将他差不多打服了才和他说话。”

  林夕点了点头,“你说的对。”

  “他现在就是和你说的那个词一样,‘傲娇’。”南宫未央看着林夕,继续说道:“他最好你主动出现在他面前,他连主动喝你出来都不愿意,所以你现在连面都不要露,他越是看不到你,越是逼不出来你,他就会越加愤怒。”

  林夕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

  ……

  “那是什么?”

  “那是鬼脸鸠!”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

  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天空中密密麻麻的黑色流影。

  那是一头头凶恶狰狞的巨禽鬼脸鸠。

  先前绝大多数云秦人都知道炼狱山神官已经驯服了许多鬼脸鸠,而且许多炼狱山神官都将鬼脸鸠当成座骑,在云秦各地飞来飞去,很多深夜里,也都有这种鬼脸鸠飞过时发出的鬼哭狼嚎声。

  然而现在出现在他们眼中的鬼脸鸠,却至少有上千头之多!

  随着飞近鳌角山,无数恶鬼哭号般的尖鸣声从空中落下,形成的声浪甚至让地面上的人们耳膜都产生了撕裂般的痛苦。

  阴沉下来的天空却又骤然变得明亮起来。

  所有人看到,一团青黄色的烈焰陡然从一头鬼脸鸠的上方生成,朝着鳌角山坠落而下。

  这团烈焰猛烈的燃烧着,在天空之中形成明亮的青黄色烟柱,就像一颗真正的陨星般朝着鳌角山砸落。

  一团之后是很多团。

  最先飞临鳌角山上空的鬼脸鸠身上,都燃起了这样的烈焰,如陨星一般朝着鳌角山砸落。

  最先的一团烈焰砸入了鳌角山中,发出了巨大的爆炸声,有无数焰光和碎石从鳌角山的山壁上飞溅出来。

  荒原中很多修行者都十分震撼,忍不住想到了昔日云秦南伐时那一场焚灭整个城的火焰,他们没有想到,张平竟然还隐匿了这样的手段。

  对于普通的云秦人而言,眼下的这种场面,就像是无数恶魔在围着鳌角山在飞翔,在喷出毁灭的火焰。

  再易守难攻的天险,不需要去攀爬登上,便不再是天险。

  “轰!”

  又一团陨石般的烈焰狠狠的坠落在正对着荒原上所有人们的这方山巅上。

  一团青黄色的火焰和浓烟,从山巅上爆开,如巨蛋般扩大,有一道比这些火焰更为明亮的金黄色光华,却是以惊人的速度,从这团火焰和浓烟中穿刺出来,飞上高空!

  这团金黄色的光华太过纯净,比最纯净的黄金还要纯净百倍,虽远在高空之上,但所有的人却都看得异常的清楚。

  冲天而起的云秦天凤,随着一声洞金裂石的凤鸣声,用最狂放的战斗姿态,就像一柄金色的镰刀,切入了鬼脸鸠群中。

  一头头鬼脸鸠的身体在空中肢解,坠落如雨。

  若是寻常的鬼脸鸠和云秦天凤之间的争斗,恐怕在数息的时间里,基于对比自己更高阶的妖兽的天然恐惧,鬼脸鸠就会选择逃亡。

  然而不知道炼狱山用了什么手段,暗中培育出了这么多的鬼脸鸠,也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手段,使得这些鬼脸鸠似乎忘记了恐惧,拼命的朝着云秦天凤涌出。

  这是一副足够令人震撼的场面。

  高空中,云秦天凤以惊人的速度在扑杀着鬼脸鸠,然而许多鬼脸鸠,却是奋不顾身的扑到它的身上。

  只是十数息的时间,云秦天凤的身上也缀满了许多鬼脸鸠。

  这些堆积上去的鬼脸鸠死死的抓着它金色的羽毛,身体的重量使得云秦天凤的飞行都有些吃力起来。

  炼狱山神官们的吟咏声变得更加大声。

  在他们看来这场空中的战斗,马上就要以他们的胜利而结束,鳌角山始终会处于他们来自空中的袭击中。

  ……

  云秦天凤在往鳌角山中降落。

  鬼脸鸠并没有追随而下,这便代表着天空依旧为炼狱山这一方占领,预兆着胜利。

  然而就在此时,鳌角山的山头又有无数的白光飞出。

  这种白光就像细小的飞剑,普通人在地面根本就看不清楚。

  数十条白光落在了一头鬼脸鸠的身上。

  这头鬼脸鸠的羽毛陡然如蒲公英一般四散,它的身躯上突然多出了数十道血肉模糊的伤口。

  一头头鬼脸鸠嘶鸣着坠落下来。

  就好像有一场瘟疫陡然降临在这些鬼脸鸠之中一般,近千头的鬼脸鸠,在数息的时间便坠落数百头,天空都变得清明起来。

  “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样的场面让许多炼狱山红袍神官都停止了吟咏。

  “这是….”

  等到有一些白色的物体掉落在他们的面前,他们才看到,那是一只只死去的巨蜂。

  …….

  张平面无表情的坐在魂兵王座上。

  有从空洒落的鸟血和羽毛落到了他这大帐外的旌旗和垂幔上,发出了噗噗如雨的声音。

  他的手落在了魂兵王座上。

  一声沉闷的金属嗡鸣声响起,许多人悚然一惊。

  在哗啦哗啦的声响中,数列身穿血样炼狱山神袍的神官,从旌旗和垂幔遮掩着的队伍中走出,朝着鳌角山前行。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