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八十七章 面无表情的魔王

第八十七章 面无表情的魔王

  这些神官的血样红袍背后,绣有几乎占据整个背部的火焰符文,这在炼狱山中是长老的标志,而且这些神官的面目,都是有些干瘪,隐隐的泛青,这更是得到了魔王的“永生”恩赐的标志。

  所以在看到这些神官从队伍的深处行走出来时,外围所有吟咏的红袍神官们,全部都敬畏的跪伏下去。

  有金属转动声响起。

  有炙热的气流随着沉重的脚步声四溢。

  这些敬畏的跪伏下去的神官,很快发现,一尊尊金属傀儡和一头头火魁,从黑色的帷幔中行出,行在了这些神官的前方。

  一阵阵倒抽冷气的声音在这龙蛇山脉的旷野中响起。

  这声音反而大多来源于张平的这支队伍里,发出这些声音的,都是选择臣服于张平的云秦和大莽的修行者。

  除了厉害的修行功法和权势的利诱之外,这些修行者选择臣服张平,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因为觉得张平根本不可战胜。

  独轮傀儡和火魁都是圣阶的存在。

  他们之中的很多人,都是被一尊独轮傀儡或者一头火魁便慑服,很多人所在的宗门和修行之地,甚至是被一头火魁便消灭。

  事实上现在行出的金属独轮傀儡一共只有十一尊,火魁总数十三头,身后跟着十名蒙受了“永生”恩赐的炼狱山长老阶神官,光论数目似乎并不算庞大。

  然而现在整个世间的修行者已经很少,圣师更是死伤得可以直接如数家珍般一个个报出名来。

  这样的独轮金属傀儡、火魁和长老阶神官的组合,完全就相当于二三十名圣师同时出列,在往前行去。

  所有的人都可以肯定,青鸾学院现在加起来,都没有二三十名圣师。

  此刻龙蛇山脚下的旷原里,有一双睿智的眼睛始终在观察着战局。

  这双眼睛属于湛台浅唐。

  在先前的数月时间里,湛台浅唐一直在躲避着炼狱山的追杀,一直到此时,他才和许多云秦百姓一样,到了龙蛇山脉下的这片旷原里,变成了这场大战的旁观者。然而既然现在林夕已经决定正式决战,他和陈妃蓉一样,便坚信林夕一定能够获得胜利。

  抛开张平的实力本身,张平所拥有的实力的确是惊人的,只是此刻他唯一有些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张平自己还不出手,而只是砸出他的部下?

  ……

  此刻的旷原里,还有不少来自龙蛇边军的军人。

  相对于别的军队,边军一直是桀骜不驯的存在,尤其龙蛇边军和林夕之间本身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如果只是来自中州皇城的一纸空文,现在恐怕早已有十万以上的边军大部出现在这里,准备和张平战斗。

  真正让龙蛇边军的大部并没有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是林夕在早前就已经知会龙蛇边军,让龙蛇边军不要插手此次的战斗,所以最终出现在这片旷原里的,只是一些相当于观察员一样的龙蛇边军将领。

  这些将领是修行者,但和普通的修行者不同的是,他们还会以纯粹战争和领兵打仗的眼光去看问题。他们很清楚,在南宫未央很久的经营中,这座最早由流寇盘踞的山头上,肯定已经布置了无数的军械,而让他们现在也有些不理解的是,鳌角山一直静寂着…直到那些独轮傀儡、火魁和炼狱山长老已经进入大多数军械的射程之中,鳌角山还是寂静着。

  ……

  独轮金属傀儡像火魁面前的一面面盾牌,而身形魁伟的火魁,则像肉山一样挡在那些炼狱山长老的身前。

  这支队伍到了鳌角山的第一层“鳌背”上。

  就在这个时候,鳌角山的顶端放下了一个铁篮子。

  铁篮子有三个人。

  一个一脸认真的青衣少女,一名身穿红衣的女琴师,一名身穿月白长衫的剑师。

  独轮傀儡和火魁身后的炼狱山长老们骤然反应了什么,因为他们虽然不认识那名女琴师,但他们却认得那名一脸认真的青衣少女和那名身穿月白长衫的剑师。

  红衣女琴师微微一笑,手指落在琴弦上,一声清冽的琴音响起。

  独轮傀儡轰鸣、火魁咆哮,炼狱山长老尖啸,竟无形中汇聚成一曲独特的曲调。

  独轮金属傀儡和火魁、炼狱山长老的前进速度骤然快了数倍,拖出了残影,而身穿月白长衫的剑师,潇洒一剑往前刺出。

  一道飞剑直直飞起。

  鳌背上沁出无数条透明的剑意。

  无数丝剑光就像无数透明的符文,浮现在空气里,切割向独轮傀儡、火魁和这些炼狱山长老的身体。

  与此同时,一直静寂着的鳌角山发出了轰然的金属震鸣,整座鳌角山就好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喷着气的马蜂窝。

  许多沉重的刃车,同一时间从半山之上的山壁中冲出,狠狠的朝着这些独轮金属、火魁和炼狱山长老砸落。

  旷原上许多观战的龙蛇边军将领顿时释然。

  即便看不清月白长衫剑师的面目,但那些从山体和草木剑流散出来的透明剑气,也已让他们知道这名剑师只有可能是叶忘情。

  所以鳌角山并不是不发动,而是一发动就要是雷霆一击,彻底将炼狱山的这一股圣阶力量毁掉!

  …….

  无数丝透明剑光切割在独轮傀儡、火魁和炼狱山长老的身上。

  真正的天人剑已然失传,叶忘情只是能够领悟贺白荷的数分剑意,这些透明如丝的剑光无法切开独轮傀儡的金属表面,甚至虽然切入火魁和炼狱山长老的身体,却不能够真正深入。

  而且这些炼狱山长老修的某种功法,使得他们的身体完全就像坚硬的朽木一样,即便被切出深深的切口,也没有丝毫的鲜血流出。

  然而这些透明的剑光至少像一张透明的大网,在这一瞬间彻底限制住了这些独轮傀儡、火魁和炼狱山长老的行动,近乎将他们彻底的禁锢在当地。

  轰隆一声巨响。

  大量沉重的刃车就像是一座金属小山骤然压下,在这鳌背上堆积起来,堆得庞大的火魁都只剩下破碎的头颅或者手臂伸在外面。

  有数条漏网之鱼在金属小山的间隙中冲出。

  金属刃车一击堆积成山的画面足够震撼,而无论是独轮金属傀儡,还是火魁还是炼狱山长老,即便是漏网之鱼,也是足够强大。

  然而南宫未央连眉毛都没有跳动一下。

  她也只是很简单的出了一剑。

  一尊深蓝色的海妖王出现在空中。

  只是震起的剑风,就卷起了不少沉重的刃车。

  时隔半年,和上次中州城和张平交战时相比,她这一剑的力量,已经更为强大。

  然而她这一剑却不是刺击,而是拍势。

  她的这一剑,就像是一个无比巨大的深蓝色浪头。

  朝着她和叶忘情逼来的独轮金属傀儡、火魁和炼狱山长老全部都被往后拍飞而出。

  “鳌背”和地面也有着很多米的落差。

  又有数道箭光从山崖间飞出,落在这些独轮金属傀儡、火魁和炼狱山长老的身上。

  沉重至极的重物坠声响起。

  地面都好像为之一跳,许多炼狱山神官的面容也变得苍白起来。

  ……

  魂兵宝座上的张平依旧面无表情。

  他的手只是再次落在了魂兵宝座上。

  这次根本没有任何的金属震鸣声响起,然而一直安静的在他帐前等待着的巨大神象身上的神象军军士,却是全部抬起了头颅。

  所有的神象,开始动步!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