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八十八章 是你想战胜我

第八十八章 是你想战胜我

  神象军开始动步。

  所有先前跟随着神象军前来的军队也开始动步。

  然而所有人马上发现,这数万密密麻麻跟随在神象军身后的军队的脚步声,还没有百余神象的脚步声沉重和大声。

  所有的人在神象军往前跨出一步的时候,就感觉到了神象军的不同。

  来自唐藏般若分支的白色神象平时的脚步声已经充满力量感,然而今曰这种感觉却分外的令人战栗。

  地面在晃动不堪。

  很多修行者的眼皮都在不自觉的随着脚下地面的晃动而跳动。

  在如无数巨锤整齐划一的敲击地面的轰鸣声中,所有神象的身上,又传出了刺耳的崩裂声。

  这崩裂声,来自这些庞大神象身上的厚重铠甲!

  在无数骇然的目光里,包裹在这些庞大神象身上,炼狱山匠师们打造的厚重铠甲,竟然在内在的力量挤压下,直接如同瓷片一样的崩裂开来!

  所有的庞大神象每走一步,身上就有破碎的铠甲掉落下来。

  旷野上绝大多数人的呼吸都彻底的停顿了。

  他们看到,有黑色的气焰在这些崩裂的铠甲缝隙里流淌出来,像雾气一样缭绕,而铠甲下的肌肤,不再是雪白的白色,而是漆黑的黑色!

  所有的人看到,原先白色的神象,此刻竟然已经全部变成黑色,而且身体的肌肤、筋肉,就像岩石一般鼓胀起来,身形显得更为庞大。

  在呼吸之间,这些神象的气息十分炙热,喷出的气流,竟然呈现微微的红色。

  有金属锁链的震鸣声响起。

  “怎么可能!”

  “这些神象怎么会变成这样!”

  “难道这些神象也能魔变么!”

  无数从云秦四面八方赶来,来不及战斗或者根本无法参与到这样的对决里来的人们,骇然的看到,每四头白色神象便将一根长达数十米的金属撞柱拖曳至悬空。

  光是看那些金属巨柱的重量,就可以想象得出,此时这些神象的力量强大到了何等的地步!

  “这是来自炼狱的力量,这是属于魔王的恩赐…”

  相反,看到这些神象直接撑裂铠甲的异变,所有的炼狱山神官从颓败的情绪中瞬间挣脱出来,都瞬间变得惊喜而狂热,发出了更大声的吟咏。

  在他们看来,在这些异变的神象的力量之下,即便是整座鳌角山,都有可能被这些白色神象直接摧毁,倒塌!

  旷野中一些观战的龙蛇边军将领的额头和背心之中也都冒出了冷汗,这些冷峻的军人依旧能够保持冷静,但是他们可以看出这些白色神象不只拥有更强的力量,光凭**便崩裂铠甲,这些白色神象的肌肤和筋肉,恐怕比起金属还要坚韧,除了南宫未央以上这个级别的修行者出手之外,他们想象不出还有什么军队,还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挡神象军的冲击。

  哪怕就是方才那种沉重的刃车坠落,恐怕都会被这些神象扫飞,或者直接用身体抗开。

  这些庞大神象身上静坐着的神象军军士在外观上没有任何的改变。

  然而在这些神象异变之时,这些神象军军士却也有一种分外死寂的气息萦绕,显然也得到了张平的某种修行之法传承,他们在神象的背上,好像化成了一尊尊金属的雕塑,和身下的神象,一动一静,在此刻形成了一副视觉冲击感分外强烈的史诗画面。

  神象军统领梵明宁冷冷的看着前方的鳌角山。

  这是神象军的复仇,这是神象军有史以来最为强大的时刻。

  “风沙!”

  他用分外冷寂的声音,发出了军令。

  “胡…喝…”

  所有的神象军军士,发出了整齐而古怪的呼声。

  这里并不是黄沙沙漠,然而在这些力量增加了数倍的神象的踩踏之下,即便是坚硬的山石,也碎裂成粉,然后被震荡而起,形成烟尘。

  一场无数碎屑形成的沙尘暴,凭空而起,将要彻底淹没神象军和身后数万大军的身影。

  然而就在此时,神象军和这数万大军脚下坚实的地面,突然崩塌,凹陷了下去。

  这种崩塌和凹陷似乎是毫无理由的。

  因为先前的独轮金属傀儡和火魁、炼狱山长老都经过这样的地面,火魁的分量也是极重,而且以火魁和那些炼狱山长老的感知,如果地面有些虚浮的话,一定会感觉得出来。

  然而现在原本应该坚实的地面,却就是突然大片大片的塌陷了下去。

  在塌陷下去的瞬间,却又有庞大的身影从崩塌的泥土和山石中显露出来,以无比狰狞的态势,露出地面。

  “巨蜥!”

  有人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有不少人认出了此刻从地下狰狞冲出,跃起的东西是什么,然而即便是和这些东西有着不少交战经验的龙蛇将领,在这一瞬间也是失去了镇定,陷入了强烈的震撼和战栗之中。

  巨蜥的数量庞大。

  比他们以往任何一次会战中见到的数量都要庞大。

  只是在地面崩塌陷落的一瞬间,都至少有数百头巨蜥的身影显露出来。

  而且这些巨蜥身下的尘土涌动,一股股气流如热泉喷发般往上冲,还不知道有多少头这样狰狞的猛兽正在冲出来。

  先前每一头巨蜥骑乘,都已经是龙蛇边军的噩梦,然而此刻,让这些龙蛇将领失去镇定的,还不只是惊人的数量。

  从地下冲出的每一头巨蜥,都不是先前的墨绿色,而也同样是黑色的。

  它们的肌肤,也像是一块块绷紧了的金属,它们喷出的吐息,也是炽热得如同燃烧一般。

  而这些龙蛇将领第一时间还没有办法感觉和体验的是,所有这些巨蜥,变得更为暴戾和凶悍。

  地面变成了沸腾的,完全由巨兽组成的海洋。

  足有上千头巨蜥从崩裂的地下冲出,在发出剧烈嘶吼的同时,便扑上了神象的身体。

  单个而论,这些巨蜥的体型不如神象庞大,然而数头,甚至五六头同时扑在神象的身上,牙齿、利爪纷纷的嵌入神象的身体,所有这些神象便顿时变成了被狮群扑上的野牛。

  神象平时极少发出什么大的吼叫声,然而此时,在这些疯狂的巨蜥的撕咬下,这些神象却是都发出了震天的吼鸣声。

  有血肉不停的抛飞飞溅出来。

  有神象的,也有巨蜥的,每一块飞溅出来的血肉都是十分的巨大。裹入神象和巨蜥战团里的人们,脆弱得就像虫豸。

  旷原上绝大多数人震撼到麻木。

  这完全不像是人世间的交战,而像是神话故事里才有可能出现的场景。

  梵明宁也已经麻木,大脑已是一片空白。

  他和许多神象军军士已经拥有了比之前更强的修为,然而在这一瞬间神象和巨蜥的争斗厮杀里,他们却像一颗颗小石子一样,被轻易的冲撞,抛飞而起。

  有巨蜥嘶吼着,狠狠的咬住了梵明宁。

  他身外的铠甲十分强横,这头巨蜥没有能够咬透,嘶吼着将他抛起。

  但不等他落地,便又有巨蜥飞扑上去,将他叼在空中。

  有史以来最为强大的神象军,变成了庞大巨蜥群的盛宴。

  巨蜥的吼叫声和撕扯声充斥了整个天地,然而这还不是全部。

  在巨蜥冲出的下方,有无数藤蔓像巨蟒一样伸出,将无数军士扯入地下。

  无数破空声和投石车特有的挥动声响起。

  鳌角山开始真正的变化成巨大的堡垒。

  ……

  炼狱山神官们的吟咏全部都断绝了,在这样的景象面前,他们甚至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

  魂兵王座上,张平冷漠到有些空洞的眼眸中,出现了一丝人的情绪。

  他的双手落在了魂兵王座上。

  整个原野间响起了一声轰鸣,所有的旌旗和垂幔,被从他营帐间冲出的气流抖得笔直,如同悬浮在空中的金属片。

  然后他站了起来。

  他可以无视他眼前所有这些人的生死。

  无论是先前的火魁、炼狱山长老,还是现在的神象军。

  这些力量的损失,根本不会让他有任何特别的情绪,然而让他无法容忍的是,在他动用了如此多的强大力量之下,别说是毁掉鳌角山,竟然是连逼林夕露面和出手都根本没有做到!

  他开始感到愤怒。

  他知道自己不能愤怒,然而越是知道自己不能愤怒,他却越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林夕!”

  他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厉喝。

  他身外的营帐,直接裂成无数黑色的线条,飞向四面八方的高空。

  他身外的炼狱山神官们骇然拜伏在地的同时,都齐齐发出了一声惨叫,耳廓之中全部流出血来。

  发出了一声厉喝之后,张平的眼神却是又恢复了彻底的冷漠,他的语气也变得毫无感情的冰冷,他的声音缓缓的在天地间响起:“林夕,你以为这样便可以战胜我?”

  惨烈的巨蜥嘶吼声和撕扯声还在继续,然而因为他的声音,整个天地间却似乎安静了下来。

  鳌角山下烟尘落处,林夕的身影慢慢显现出来。

  他远远的看着张平,沉默了片刻,说道:“是你一直以来都想战胜我。”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