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八十九章 人生就是一面镜子

第八十九章 人生就是一面镜子

  那些被巨蜥虐杀着的军队早已没有战斗的勇气,溃逃在原野间。

  狰狞的巨蜥群也没有继续追击,在林夕出声的这时,战场开始变得真正安静下来。

  张平看着林夕,他冷漠的眼睛被厌憎所充斥,“我为什么不能战胜你?”他厌憎的看着林夕,说道。

  “在我们青鸾学院的试炼山谷里,我战胜了很多人,也会被人战胜。出了试炼山谷之后,我们也可以战胜学院更厉害的人,我们甚至可以试着战胜谷心音学长。这种战胜或者战败,我们都会很开心。”林夕平静的看着张平,道:“可是你说的这种战胜呢?连你自己都不会感觉到快乐。”

  “基于朋友友情之上的战胜么?”张平眸中杀意渐盛,微讽道:“你是将神,整个学院都站在你一边,我怎么战胜你?”

  “我们每个人都在为学院而战斗。”林夕看着张平,道:“我经历过接近死亡的次数,不会比你少。”

  张平冷笑道:“不要说作为青鸾学院的学生,应该为对方的强大而感到高兴这样的可笑的话。最终的结果是你在云秦成为学院的领袖,而我在炼狱山自生自灭。”

  “所以你认为这不公平,你认为这世界是丑恶的。”林夕平静的说道:“所以你带着无数信徒到这里,想要让我觉得为之战斗的世间都是丑恶的。”

  张平面无表情的看着林夕,道:“这个世间本来就是丑恶的,那些所谓正直和善良的人,只不过是没有足够的利益去诱惑他们。”

  “其实有关人性善恶的问题已经争论了无数年。”林夕静静的看着张平,说道:“这个问题在每个人的心中自有答案。我曾经听人说过一句话,人生就是一面镜子。我一直到经历过很多事情,进入到冰雪神原之后,我才有些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人生就是一面镜子。”林夕微仰起头,看着张平身后远处蔚蓝的天空,沉静道;“你对它笑,它也对你笑,你对它哭,它也对你哭。你怎么对它,它就怎么对你。”

  “这世间也是一样,你觉得它始终就是不公平的,那你的眼里就不可能看到公平,你的眼里觉得它是丑陋的,那它就是丑陋的。”

  林夕的声音很清晰的传播在原野,很多人都变得沉静下来,不由得思索这些话里的意义。

  张平依旧冷漠的看着林夕,一时却是没有出声。

  “夏副院长一直都有说,人活一世,最关键就是走的时候要安心。人活在这世上,难道不是为了活得安心,活得开心么?”林夕的目光再次停留在张平的身上:“你再掌控一切又如何?你还不是要每天吃令你都极其恶心的黑长虫?你还不是要担心我的修为强过你?你还不是要疲于奔命的镇压反对你的人们?但你原本完全可以不需要这样。当你从炼狱山回来,当我们面对炼狱山的战争已经结束之后,你完全可以平静的生活在云秦或者大莽任何一处地方,你完全可以行走在任何一条街巷,品尝着世间的烟火,体会着各种各样的人生,你完全可以去世上许多美丽的地方看花,可以去你想去的地方喝酒。你可以每天只想着为秦惜月做些什么,想着如何让她喜欢你。所有这些经历,都会温馨而美丽。现在呢?即便你能战胜我,杀死我,哪怕你用力量抢夺到任何人,你会感觉到快乐么?”

  张平冷漠的看着林夕,他很长时间没有说话。

  然而在冷漠的看了林夕许久之后,他却是用更加充满厌增的语气,冷道:“你以为你有资格可以教训我?”

  “你错了,其实我不想和你说话,是你想要让所有人觉得我们都是错的,让所有人觉得你这么做有充足的理由。所以你才会站在这里,不急着动手,而和我说话。”林夕看着他,摇了摇头,说道。

  张平沉默了片刻,微讽道:“所以和李苦说的一样,一切都是假的,最后终究是要看我和你的力量谁更加强大。”

  “不只是我一个人的力量。”

  林夕想到了那句“不是我一个人在战斗”的话,他觉得有些好笑,有些温暖,又有些为那些人骄傲,所以他就笑了起来,他骄傲而温暖的笑着,看着张平说道:“魔眼花应该可以让你的精神更振奋,让你感觉更好,更强大,只是蒙白发现了你这个秘密,你的魔眼花被蒙白所破。文轩宇为了要获得力量和你的红袍神官们战斗,他进了天魔狱原,你的神象军的秘密,被他所破。暮山紫也一直说是我的敌人,可是他也一直在为学院而战斗,他发现了你那些黑虫的所在,你的黑虫便断绝在他的手里。你的蛊惑人心的手段,被大德祥所破,而这源于云秦人的质朴和感恩…这些,才是你费尽心机,都根本不能逼我出手,不能逼我主动出现在你面前的原因。”

  张平看着林夕温暖而阳光的笑容,他没有接林夕的任何话,只是缓缓的说道:“从一开始,正是你这样的笑容,最让我感到厌恶。”

  “那我更应该笑。”林夕看着张平,道:“因为你现在是我的敌人。”

  “你可以做些让我更加不快,更加愤怒的事。”张平看着林夕,也嘲讽的笑了起来:“可惜不管怎么样,你心爱的妻子都死在了我的手里,你的很多好朋友都死在了我的手里,我还是杀死了他们,你身边的人也越来越少。”

  张平说这样的话,是要令故意让林夕愤怒,而林夕不可能不愤怒。

  林夕的双手微微的震颤起来。

  然而就在此时,一声声音从林夕身前不远处因为巨蜥钻出而崩塌下去的地洞之中响起。

  “真是太让你失望了,我的命看来还是很硬的。”

  这个声音一副很不爽快的语气,就好像谁都欠了他的钱一样,这个声音在千叶关对炼狱山掌教的时候也出现过,而且无论是林夕还是张平,都是十分的熟悉。

  林夕的呼吸在这一瞬间都彻底的停顿了。

  张平的面容也微微的一僵。

  一脸不快的徐生沫走了出来,然后扭头不看林夕,朝着林夕的身后走去。

  的确是徐生沫。

  林夕的身体微微的震颤起来,就连南宫未央的眼睛里都闪现出了异样的光彩。

  徐生沫应该已经在雷霆学院死去,然而他现在还活着,既然他还活着,那其余的人…。

  “张平,让你失望了。”

  一个清脆柔和的声音响起。

  林夕怔住。

  一个高挑的美丽女子走了出来。

  他看着这名女子,就像在昔日灵夏湖畔,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一样。

  “张平,让你失望了。”

  更多的声音响起,边凌涵和姜笑依也走了出来。

  林夕的眼眶微润,他张了张嘴,一时有些说不出话,只是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张平的呼吸声骤然变得沉重。

  他的身体也在微微的震颤,面容开始变得有些扭曲。

  “你们没有在雷霆学院被他杀死,为什么我们到了这里,你们还一直瞒着我们?”南宫未央看着走到面前的高亚楠,认真的问道。

  “因为我们想给他一个惊喜。”高亚楠牵住了林夕的手,她看着林夕的眼睛,也笑了起来,“因为他现在是我们的敌人,我们要给他最大的打击。”

  “你现在一定很生气吧,可是你连生气都不敢,真可怜。要我是你,自杀死了算了。”

  徐生沫一直很尖酸刻薄,而且在中州城一战之后,张平亲手杀死了许多青鸾学院的人,其中有些人,不算是徐生沫的老友,但至少也算徐生沫的老同学,所以现在徐生沫说话的语气和神情,比平时更加的刻薄和尖酸。

  张平抬起了头。

  他的双瞳变成了紫红色。

  他体内的血液彻底的燃烧了起来。

  他想要见到秦惜月,然而此刻,秦惜月还不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他想要杀死林夕身旁的所有人,让林夕笑不出来,然而他以为杀死的人,却都还活着,林夕反而笑得更加阳光和灿烂。

  他终于愤怒,比任何时候都要愤怒。

  “那你就先死吧!”

  他看着徐生沫,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在他说出这一句话的同时,地上一柄不知谁掉落的普通玄铁长枪落入了他的手中,被他投掷了出来。

  他和徐生沫之间相隔着一个战场,至少数千步的距离。

  然而在他这一掷之下,这柄黑色玄铁长枪就连最内里的金属都彻底燃烧了起来,化成了一道速度和力量难以想象的流焰,直接坠向了徐生沫。这种力量和速度,竟然超出了徐生沫感知和反应的极限,让徐生沫根本无法阻挡。

  天空中一团团的音爆和燃烧的空气炸开。

  这道燃烧着的铁焰将要落在徐生沫的身上。

  就在此时,林夕衣袖微震,一道金黄色的闪电如剑,刺击在这道铁焰上。

  铁焰骤然崩散,变成弥漫整个天空的白色细烟。

  “除非你能杀死我。”林夕看着张平,认真的说道。

  ***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