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九十一章 魔王之躯

第九十一章 魔王之躯

  万剑成海,林夕的无数飞剑,力量已经强大到这个时代的圣师都根本无法想象的地步。

  张平在漫天飞舞的飞剑中行走,当身外的符阵元气都被击溃之后,他的铠甲上顿时不停的发出无数尖锐的切割声。

  他身上的铠甲在巨大龙卷风暴一样的飞剑流的冲击下,就好像经历岁月的侵蚀,在迅速的锈蚀,出现刻痕。

  每一道飞剑切在他的飞剑上时,都能带起一缕让他的双瞳都有些刺痛的光芒,并有一股强大到可以令圣阶修行者都吐血的震荡之力通过铠甲传入。

  为了抵御这样的力量,他的魂力在不停的消耗,他无法和林夕一样可以肆意的调用天地元气,他的眼瞳之中依旧充斥着愤怒,然而他的面孔却是十分的冷漠,他始终拥有绝对的必胜信心。

  “如果在我杀死你之前,连我的这件铠甲都破不开,那你先前所说和所做的一切,便是真正的可笑。”

  他看着林夕,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同时,一道极其强悍的气息从他的体内释出,无数紫红色的火焰在他身外生成,开始灼烧所有冲击到他铠甲上的元气飞剑。

  然后所有的元气飞剑都开始燃烧。

  他前进的脚步陡然加快。

  他的每一步落下,脚下的土地往下凹陷,地面震动不堪,就像是被鼓槌重重敲打着的鼓面,而当他的脚步提起时,他脚下的地面已经被他身外火焰的恐怖热力灼烧成一汪沸腾的岩浆。

  他的每一步都放佛在穿越时空,在顷刻之间便已经接近鳌角山的“鳌背”,距离林夕已经唯有千步的距离。

  就连他身上原本已经剑痕斑斑而光芒黯淡的铠甲,在他体内流淌而出的力量的充斥下,甚至也反而变得明亮起来。

  旷野上以张平和林夕为中心刮起了大风。

  湛台浅唐眯着眼睛看着,这已经是连他这个级别的人都根本无法插手的战斗,他甚至也已经难以彻底看清张平前进的身姿,但他可以肯定,以张平这样的速度前行,林夕的万剑,绝对无法在张平欺近他的身前时击溃张平的铠甲。

  张平的确已经成为魔王,即便在他这样的圣师眼里,也已经是真正的魔王。

  在张平的话音还未落时,他的身体已经往上腾空而起,他的双脚,就要正式踏上鳌角山的“鳌背”。

  就在此时,他骤然抬首,眼中的火焰就像要直接喷射出来。

  只听一声巨大的轰鸣,一道剑光击碎他身前所有的火焰,刺击在他的身上,竟将他的身体往后震飞而出。

  他的双足落在地上,竟硬生生的往后犁出了两条深深的沟壑,沟壑里全部都是跳动的火焰和翻滚的岩浆。

  很多人都没有感知到发生了什么。

  他们首先看到天空里有一条白色的通道,这条通道甚至来自于他们的目光都无法触及的极高高空之中。

  白色通道开始崩散,化成狂风。

  然后这些修行者才反应过来,林夕这一道剑光是像一枝箭矢一样,抛射到了极高的高空,然后再坠落下来,落到张平的身上。

  张平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胸口。

  他胸口铠甲的光纹已经彻底熄灭,出现了数道裂纹,一片指甲般大小的碎屑,正从铠甲上掉落下来。

  他知道自己还是低估了林夕的强大,但他来不及更加的愤怒,第二剑已经落在了他的身上。

  天空中出现了一道道白色的通道。

  等到一道道剑光已经斩击在张平的身上,消失之后,嗤嗤的声音才后继在空中传开,响彻四方。

  旷野上所有的人都极其震骇的看着这如同天破的画面,不管今日最终的胜负如何,他们都清楚这样的画面在他们这一生里,已经不可能重现。

  铠甲的碎片不停的从张平的身上崩落。

  一滴滴黑色的鲜血,从他铠甲的裂缝里渗透出来,被他身外肆虐的天地元气切割成更为细小的粉末,但这些粉末却又沉重无比,飘出很远,落在地面,竟然激起一蓬蓬的尘土。

  铠甲已经碎裂。

  张平开始受伤。

  会受伤便说明会死。

  就连那些追随着他的,已然为数不多的最虔诚炼狱山神官,都已经感到了彻底的恐慌。

  “这还不够。”

  然而就在此时,张平却是看着林夕,憎恶而嘲讽的说了这一句。

  他身上碎裂的铠甲彻底的崩碎,发出无数嗤嗤的破空声而去,他的身体,却并未和魔变一样膨胀,而是微微的收缩。

  原本他的身材比林夕还要略高一些,但在他身上铠甲全部消失之时,他却是比林夕还要矮了半个头。

  他身上原本泛出的紫金色光芒在他的肌肤表面变得十分凝聚,变成了一粒粒如同钻石一般的光芒。

  从高空中坠落的剑光落到他漆黑而闪着紫金色钻石光芒的身上,依旧产生了恐怖的冲击,然而却不能让他的肌肤上再行出现什么伤口。

  这才是真正至强的魔变。

  真正的修魔者,魔王最强大的地方,就来源于他的身体。

  “是么?”

  然而看到他这样的魔变,听到他憎恶而嘲讽的声音,林夕却也只是平静的一笑,看着他,道:“可是你连头都抬不起。”

  林夕说的是事实。

  此时的张平在天破般的剑光坠落下,虽然已经能够再次前行,且身体不再出现任何的伤痕,但是在力量的巨压下,他的双膝始终微微弯曲,无法挺直自己的身体,他的头颅也始终无法扬起。

  在这样的力量下,只是如此便能做到前行,在别人看来已经是极其了不起的事情,然而在炼狱山,低头屈膝,却是表示顺从和臣服。

  张平的脑海中出现了无数自己在炼狱山跪伏的画面,他想到了自己拥有了力量,但在炼狱山还对那名大长老表示臣服时的画面。

  他无法忍受。

  他抬起了头。

  他听到自己的颈部都发出了轻微的碎裂声,然而他却依旧抬起了头,看着林夕,发出了一声厉喝:“我会杀死你。”

  “来啊。”林夕笑了起来,就和他最初在青鸾学院里遭遇一些同学的挑衅时一样,自信而阳光的笑了起来,笑得露出了雪白的牙齿,闪烁出冰冷的杀意。

  面对逼近的张平,他没有后退,反而朝前一步跨出,迎了上去。

  张平的身躯再低矮一寸。

  他体内的元气好像被他这样的骤然收缩彻底的压榨了出来,这一瞬间从他体内迸发出来的元气,比林夕之前的元气喷涌还要剧烈。

  这些元气在他身前形成了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燃烧着的影子。

  这个影子破开了他前方的所有空气,瞬间到了林夕的面前,他的身体,也好像被这条燃烧的影子带动,直接出现在了林夕的面前。

  他一拳,朝着林夕轰出。

  此时他的拳头和正常人比起来显得小了许多,然而谁都知道,他这一拳,是整个修行者世界里,千百年来,最最强大的一拳。

  林夕的身影被他这一拳的拳风固定在空中。

  然而林夕的脸上却是没有任何一丝惊慌的情绪,平静至极。

  他的浑身,也泛起了一层黑色的光华。

  有一股新的力量在他的体内生成,然后面对张平这充满对他和整个世间的愤恨,似乎要将整个世间都击碎的一拳,他也只是简单的往前,一剑刺出。

  这一次他刺出的,不是天地元气凝成的剑,而是一柄龙角制成的剑,昔日长孙锦瑟的真龙剑。

  这柄剑,也可能是现在整个修行者世界里,材质最为坚韧的一柄剑。

  就在他这一剑刺出的瞬间,从天地间贯入他体内的所有元气,全部贯入了这柄剑里,这柄剑耀眼到令人根本无法观看的地步,就连张平在这一瞬都发出了一声厉喝,不由得闭上了双目。

  就在他闭上双目的一刹那,林夕专心致志的递出这一剑,在他的拳头距离自己的身体还有两尺的距离时,将这一剑刺入了张平的身体。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凝滞。

  林夕和张平两个人僵持在空中。

  一点光斑从张平的背后透出来,然后是一截明亮到任何人无法直视的剑尖。

  无穷无尽的元气从剑尖透出,朝着天地间涌出。

  轰的一声巨响。

  天地元气的冲撞终于爆发开来。

  很多人都被迸发的天地元气产生的气流冲倒。

  林夕和张平却依旧没有分开。

  张平的胸口裂开了一个大洞。

  依旧从林夕剑中狂涌而出的力量,疯狂的切入了他的身体,然而张平的体内依旧有力量在生出,依旧和他死死的顶在一起。

  林夕的眉头微微的蹙起,有些惊愕的看向张平的身体。

  “你还是不够,从学院开始,你都始终低估我。”

  张平嘲讽而快意的看着他,说道。

  林夕看到他的体内,他的血肉,在这一瞬间变得不再像是血肉,而变成了无数扭动的黑虫。

  张平的身体,就连里面的内脏,都变得是无数黑虫绞合起来。

  林夕感知出来,除非能够彻底绞碎张平身体里所有的黑虫,才能够杀死张平。

  所以张平的身体,本身就是一个吸引他近身的巨大陷阱。

  张平的拳头,在元气的冲撞下,已然一寸寸临近他的身体,然而林夕却是反而再次笑了起来。

  他看着张平如无数黑虫扭动绞合的肝脏部位,看着上面许多**,许多鳞片触角般的凸起,笑道:“就算你变成了这样的怪物,但你依旧还是要被愤怒所败,这样一剑杀不死你,那你再试试这个。”

  在说话之间,他的身体便变得无比的寂寒,他就像变成了一个冰雪神原,无数极寒的气息,从他的身体里涌出,贯入了他的剑里。

  ***

  (更新来了,接下来我依旧继续不间断的写着大家继续有什么就投什么吧)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